[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摆脱乔治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罗伯特·阿瑟

  达夫·丹尼斯的声音叫道:“劳拉恼朱味,你换好衣服了吗?”

  门上的叩击声惊醒了劳拉恼朱味,她猛然坐起究渐座。她坐在梳妆台前面恼朱味,依旧衣冠不整究渐座。劳拉之所以被吓了一跳恼朱味,是因为适才她正在做梦究渐座。梦中她站在一架照相机前面恼朱味,照相机的镜头渐渐幻化成乔治的眼睛恼朱味,而且不断朝她眨眼——就是乔治在杂耍时时常表演的那种不怀好意的眨眼究渐座。

  好在乔治已经死了恼朱味,感谢上帝究渐座。乔治已经死了五年恼朱味,而她总是在很累很累的时候梦见他恼朱味,比如现在——她是如此的累恼朱味,在楼下的聚会进行到一半时恼朱味,她竟然打起了瞌睡究渐座。

  “稍微等一下恼朱味,达夫究渐座。”她答道恼朱味,可是门已被推开恼朱味,福摩斯特影视公司公关部头目的矫捷的身影走了进来恼朱味,达夫的小圆脸怒气冲冲恼朱味,两手叉腰恼朱味,对她怒目而视究渐座。

  “喂恼朱味,劳拉!”他说恼朱味,“你大概忘了自己正在举办一个与新闻界拉关系的聚会吧恼朱味,干吗什么也不做恼朱味,却躲在这儿生闷气究渐座。斯塔克罗斯·拉芙答应今晚唱主角儿恼朱味,而且干得还不错恼朱味,可是如果你不露面恼朱味,你怎么能与那些写文章的人交朋友呢恼朱味,我的意思是快点究渐座。”

  “我就来恼朱味,达夫究渐座。”她努力克制自己究渐座。她讨厌达夫·丹尼斯恼朱味,就像他讨厌她一样究渐座。“我有点累恼朱味,就这么回事究渐座。”

  “明星没有累的权利究渐座。明星属于大家——也就是说属于报界究渐座。”达夫一副油腔滑调究渐座。

  “你最好离开这儿恼朱味,”劳拉·雷娜对他说恼朱味,声音里流露出危险的甜蜜恼朱味,“否则我就用这个砸你究渐座。”在她从梳妆台上拿起一座镀银雕像的时候恼朱味,达夫连忙退了一步究渐座。那座雕像是她的私人代理人哈利·劳伦斯送给她的礼物究渐座。

  “等等恼朱味,劳拉!”他忙说恼朱味,“如果今晚见不到大名鼎鼎的劳拉·雷娜的风采恼朱味,你就会名声扫地究渐座。”

  “别慌恼朱味,”她扭身掷给他个背影恼朱味,“我会对所有的混蛋都露出微笑恼朱味,装出一副好像我并不想往他们脸上吐唾沫的样子究渐座。海勒·法兰奇和比利·彼尔斯是不是也在?”

  “正在咬指甲等你呢究渐座。”

  “我就猜到他们会来究渐座。这两个家伙整天盘问玛丽恼朱味,我的个头恼朱味,还有彼得罗恼朱味,那个男仆恼朱味,想知道我什么时候刷牙究渐座。”她撅了撅嘴恼朱味,“玛丽被海勒收买了恼朱味,知道吗恼朱味,把她知道的什么鸡毛蒜皮都告诉他究渐座。彼得罗用同样的方法收买了比利究渐座。我晚上一说梦话恼朱味,那些畜生第二天就会知道究渐座。”

  “这些鸟事对明星的声誉至关重要究渐座。”达夫·丹尼斯说恼朱味,“你自然心里有数究渐座。我等你十分钟恼朱味,呃——对了恼朱味,新来了一位记者恼朱味,从东部报业集团来的究渐座。他想私下采访你恼朱味,问你作为一个被所有男人都渴望弄到手的女人感觉如何究渐座。”

  “滚他妈的蛋究渐座。给哈利·劳伦斯送一杯酒去恼朱味,我马上下来究渐座。”

  “听你的吩咐究渐座。”小男人说着关上了门究渐座。

  劳拉探过身子恼朱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究渐座。她今年三十五岁恼朱味,通常看起来只有二十九岁究渐座。可是今儿晚上她看上去简直像有四十岁究渐座。因为她累了——天哪恼朱味,太累了究渐座。不胜其烦的客套话啊恼朱味,聚会上的女主角啊恼朱味,等等恼朱味,等等——好在这一切都已过去究渐座。接连不断的轰动之后恼朱味,她解除了与公司的契约究渐座。现在她终于可以与哈利一道组建自己的公司恼朱味,拍自己想拍的片子了究渐座。他已经与联合公司商谈过三部片子的事宜恼朱味,这意味着他们每人可以赚到好几百万究渐座。更重要的是恼朱味,他们可以因此逃到海外去恼朱味,逃离所有那些用明星的血做墨水写文章的无聊文人和畜生究渐座。过去五年里恼朱味,那些家伙一直在吸她的血恼朱味,企图将她的背景和她的过去公之于众——而这正是她和哈利竭力想藏匿的究渐座。

  她在好莱坞引起轰动之前的那七年生活居然在她脸上一点也看不出来恼朱味,这不能不说是个奇迹究渐座。七年中她在全国各地的廉价杂耍班子里表演过恼朱味,跟丈夫乔治一起跳脱衣舞恼朱味,像个小丑恼朱味,乔治恼朱味,在她生病后拿走了她挣来的一切恼朱味,然后一脚把她踹了究渐座。乔治恼朱味,一生中所做的唯一一件不算自私的事情恼朱味,是在纽瓦克的一桩抢劫案中被人谋杀了究渐座。当她在报上读到他的死讯时恼朱味,她感到一辈子都没有那么快活过究渐座。

  可是海勒·法兰奇和比利·彼尔斯是多么想把这件事情捅出来恼朱味,捅给全国的三百家报刊和几千万读者啊!

  幸亏有了哈利·劳伦斯——噢恼朱味,感谢上帝派来了哈利!

  此时她仿佛看见了他恼朱味,个高肩宽恼朱味,声音平缓恼朱味,正在楼底下与那些记者和小明星从容周旋恼朱味,逗得人人发笑恼朱味,甚至连海勒·法兰奇也被逗弄得神魂颠倒究渐座。现在她和哈利可以双飞双宿啦——现在他俩已经拥有了自己的公司究渐座。当然恼朱味,首先得收拾海勒!她许诺过给海勒提供一条独家新闻恼朱味,那个掌管好莱坞流言栏的长舌瘦女人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究渐座。

  又有人敲门究渐座。她快活地转过身究渐座。

  “进来恼朱味,哈利!”

  门开了恼朱味,可是进来的却不是哈利·劳伦斯恼朱味,而是一个个头很小的男人恼朱味,留一头黑发恼朱味,戴一副很大的塑胶架眼镜恼朱味,几乎把整个脸都罩了起来究渐座。劳拉在一瞬间似乎感到来者似曾相识恼朱味,可是这点感觉马上就被恼怒冲掉了究渐座。

  “你是谁?”她喝问恼朱味,“跑到我房间里来干吗?”

  “东方报业集团恼朱味,”来人小声回答恼朱味,“就想跟你谈一小会儿究渐座。”他掩上门恼朱味,缓缓地环视了一遍舒适的梳妆室究渐座。

  “我跟达夫说过在楼下见你!”

  “我想你还是更愿意私下谈谈吧恼朱味,格罗丽娅究渐座。”

  “怎么恼朱味,你——”她说不出话来究渐座。用手捂住胸口究渐座。“你叫我什么?”

  他取下巨大的塑胶眼镜恼朱味,弄散油亮的黑发之后慢慢地闭上右眼恼朱味,半睁着眨动起来究渐座。

  “现在认出我了吧?”

  “不!哦恼朱味,不!”在她内心一个声音在叫恼朱味,乔治!没有死!没有死!“这不可能!见你的鬼恼朱味,你死了恼朱味,报上说的恼朱味,纽瓦克的抢劫案究渐座。”

  “是个误会恼朱味,故意弄出来的究渐座。总之我蹲了大牢恼朱味,用别人的名字恼朱味,六个月前才被放出来究渐座。你可让我好找啊恼朱味,小宝贝究渐座。新名字恼朱味,新鼻梁恼朱味,新牙齿恼朱味,新事业恼朱味,以前那个乔治和格罗丽娅喜剧演唱团里的老格罗丽娅·戈登可是一点影子也见不着啦究渐座。你现在这地方不赖恼朱味,比我俩以前混饭吃的那些耗子窝强多啦究渐座。”

  绝望和愤怒几乎让她发抖究渐座。这就是乔治恼朱味,就是他恼朱味,从死神的手里溜了回来恼朱味,又来糟蹋她的生活究渐座。

  “你要什么?”她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究渐座。“如果要钱恼朱味,我付你两万五千元了断一切恼朱味,然后离婚究渐座。”

  “离婚?”乔治咧嘴一笑恼朱味,露出发黄的大牙究渐座。“我可不干究渐座。我是你亲爱的丈夫恼朱味,在经过一段很不情愿也很无奈的离别之后恼朱味,又回来看你来啦究渐座。”

  “我情愿死恼朱味,”她厌恶地说恼朱味,“你过去是一头猪恼朱味,你现在还是一头猪究渐座。五万究渐座。我上哪儿去借来就是恼朱味,用五万块去填你那个洞究渐座。别忘了恼朱味,我可知道在克利夫兰发生的事恼朱味,你仍旧可能因为那件事情坐牢究渐座。”

  “可是假如人人都知道杂耍团的脱衣舞娘格罗丽娅·戈登现在成了好莱坞最卖座的性感肉弹劳拉·雷娜恼朱味,事情又会怎样呢?碰巧得很恼朱味,我手头正有几张你的脱衣舞玉照恼朱味,那些专登丑闻的破杂志对它们可是挺感兴趣的啰究渐座。”

  劳拉闭上了眼究渐座。

  “乔治恼朱味,”她说恼朱味,“你可要小心究渐座。我现在把价码提高到十万恼朱味,你最好拿了就走远点究渐座。我可不是孩子恼朱味,你甭想再敲诈我究渐座。”

  乔治将两手往皮带里一插恼朱味,露出一脸的狞笑究渐座。

  “小宝贝恼朱味,这里可是加利福尼亚恼朱味,别忘了公共财产法究渐座。(按美国一些州的法律规定恼朱味,男女结婚后恼朱味,夫妻双方共同享有家庭的所有财产究渐座。)我的是你的恼朱味,你的也是我的究渐座。你在银行里存了几百万块钱恼朱味,还是别来跟我计较这几个小零头吧究渐座。现在先过来亲亲你的失踪已久的丈夫恼朱味,他得了健忘症恼朱味,还需要你好好温存一番呢究渐座。”

  她跳了起来恼朱味,乔治朝她大步走过去究渐座。他一把抱住她恼朱味,迫使她头向后仰究渐座。

  “放开我!”她气喘吁吁究渐座。

  “你要我对你好点恼朱味,你就对我好点究渐座。过来恼朱味,亲亲孤独的老乔治究渐座。”他捉住她左手的手腕恼朱味,拧到她的背后恼朱味,疼得她咬紧嘴唇才没叫喊出来究渐座。

  “这就对了恼朱味,”他以一种残忍的幽默口吻说道恼朱味,“好了恼朱味,现在像个女人那样过来亲亲你丈夫究渐座。”

  疼痛和厌恶在她脑海里燃起了一片白色的火焰究渐座。她感到自己的右手碰到了那座镀银雕像恼朱味,随后用尽了全力便向下砸去究渐座。接下去的事情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发生的——就像另外几次使她声名狼藉的歇斯底里大发作那样恼朱味,整个身心都燃烧起愤怒的火焰究渐座。等到一切都告结束恼朱味,她发现自己手持雕像恼朱味,上气不接下气恼朱味,正弯腰看着乔治究渐座。乔治躺在壁炉前的地毯上恼朱味,眼睛睁得老大恼朱味,一副很吃惊的样子恼朱味,脑袋的一侧有个窟窿恼朱味,鲜血正缓缓往外流究渐座。

  这时劳拉意识到有谁走了进来究渐座。

  她转过身恼朱味,只见哈利·劳伦斯背朝门站在那儿恼朱味,手里拿着一只高脚玻璃杯究渐座。

  “天哪!”他惊叫恼朱味,“劳拉恼朱味,怎么回事?”

  她双手发抖恼朱味,接过他递来的酒杯恼朱味,在他去锁门的时候喝下去大半究渐座。然后她摸到梳妆台旁边的椅子坐下恼朱味,向他叙述了整个过程究渐座。

  “我明白了恼朱味,”待她说完后恼朱味,他说恼朱味,“是你丈夫恼朱味,天哪恼朱味,劳拉究渐座。”

  “我觉得他死了!”

  “他是死了究渐座。老天恼朱味,他现在确实死了究渐座。当然这属于防卫恼朱味,可是你非得打破他脑袋不可吗?”

  “他不放我走究渐座。我失去理智恼朱味,就不停地打他打他恼朱味,直到他倒下去究渐座。”

  “当然恼朱味,这我知道究渐座。可是那些写文章的家伙们呢?他们是不是要弄个头条新闻恼朱味,说你又大发脾气——把他打死了?”

  “他是只跳蚤恼朱味,”她低声说恼朱味,“他来这里敲诈我究渐座。”

  “我知道究渐座。可是如果你先抵抗一下子等我来——”他掏出一块手绢儿擦擦额头究渐座。“天哪恼朱味,劳拉恼朱味,就比如说海勒·法兰奇吧恼朱味,她一旦知道你对她隐蔽了自己的过去恼朱味,她就会渲染出一桩血案攻击你究渐座。她会站在乔治一边恼朱味,为这个可怜的家伙编造出悲惨的经历恼朱味,说他如何坐牢恼朱味,如何被你抛弃恼朱味,又如何爬回来向你求救恼朱味,而你干了些什么呢?你把他揍得脑浆四溅究渐座。她什么写不出来?而其他的人只会跟着她瞎起哄究渐座。”

  “我的上帝恼朱味,哈利!”她抓住他的手究渐座。“那就是说——一切都毁了恼朱味,是不是?我们的公司——跟联合公司的合作——我的前程……”

  “还可能以谋杀罪判处你在圣奎汀监狱坐大牢恼朱味,甚至终身监禁究渐座。这都取决于海勒和比利还有其他家伙写得有多恶毒究渐座。即便我们能逃过这一关恼朱味,我们的公司费锐耕、计划恼朱味,还有你的事业也都彻底完蛋了究渐座。”

  “不恼朱味,哈利恼朱味,不!”她用自己的脸庞贴紧他的手恼朱味,发疯似的在上面摩擦究渐座。“我们肯定可以做些什么究渐座。谁也不认识他恼朱味,他是化名到这儿来的恼朱味,而且他并不真是个记者恼朱味,也许我们可以摆脱掉他——为了公司的声誉恼朱味,达夫·丹尼斯可能会帮我们究渐座。”

  “他也许会究渐座。”哈利思考了一会儿恼朱味,“不行恼朱味,我们不能信任他究渐座。公司一旦解散恼朱味,他就会把整个事情全兜出去究渐座。为了一个故事恼朱味,达夫连掐死他奶奶都愿干究渐座。”

  “那我们怎么办?”她哭了起来究渐座。“能把他弄出去就好了——可这办不到究渐座。你知道我正被监视——我的一举一动玛丽和彼得罗都从不放过究渐座。我去到哪儿恼朱味,哪儿就有记者和拍照的人从灌木丛里钻出来究渐座。我不可能偷偷提一个大箱子出这幢房子私下打开恼朱味,比摆脱乔治还难究渐座。”

  “我知道恼朱味,但我们至少要把他藏起来才行啊恼朱味,而且你也必须到楼下去究渐座。你有没有大皮箱?”

  “有恼朱味,在里屋恼朱味,是个很旧的大衣箱究渐座。我一直带在身边恼朱味,因为是妈妈留给我的究渐座。现在空着究渐座。”

  “好究渐座。你现在赶紧打扮恼朱味,我来处理乔治究渐座。”

  她转身面向镜子恼朱味,发疯似的往脸上抹粉恼朱味,尽量凑近镜子恼朱味,免得从镜子里看见哈利在干什么究渐座。她听见搬动大衣箱的声响恼朱味,听见哈利叽里咕噜地发出抱怨恼朱味,听见大衣箱砰的一声合上了箱盖恼朱味,这时她正好梳妆完毕掉过身究渐座。大衣箱靠墙立着恼朱味,已经锁上究渐座。乔治和那块他躺过的地毯不见了恼朱味,染血的小雕像也没了踪影究渐座。哈利仔细检查了自己一遍恼朱味,没看到身上的血迹恼朱味,便朝大衣箱点了点头究渐座。

  “乔治安安静静地睡着呢恼朱味,”他说恼朱味,“让他睡着吧恼朱味,我来想想该怎么办究渐座。先应付应付楼下的事恼朱味,然后叫警察究渐座。我们当然可以证明这纯属自卫究渐座。拖得越久恼朱味,事情对我们就越不利究渐座。”

  “不!”她叫道恼朱味,“不哈利!我好不容易才爬到好莱坞的巅峰恼朱味,绝不能就这样轻易毁了究渐座。乔治毁不掉这一切究渐座。他曾经毁了我——他别想再这样做究渐座。我们一定得想想办法恼朱味,一定得想想!”

  “那好吧恼朱味,先到楼下去跟新闻界见了面究渐座。要笑恼朱味,劳拉恼朱味,笑究渐座。”

  她笑了究渐座。她喃喃自语了几句下流的笑话恼朱味,接着发出了女人的咯咯笑声究渐座。

  “东部报业集团的那名记者呢?”达夫·丹尼斯问她究渐座。她甜甜一笑:“我跟他谈过了恼朱味,他一定跑回去编他的故事去了究渐座。”

  海勒·法兰奇把她拉到角落里究渐座。“你今晚脸色不大好恼朱味,亲爱的恼朱味,”那个又高又丑的女人说恼朱味,“大概是劳累过度了吧究渐座。”

  “我喜欢我这一行恼朱味,亲爱的海勒恼朱味,”她轻声说恼朱味,“否则就不会这样玩命了究渐座。”

  “你那位经理呢?”海勒问恼朱味,“你们俩准备什么时候偷吃禁果?”

  “到那一天恼朱味,你会头一个知道究渐座。”劳拉笑笑恼朱味,继续与众人周旋究渐座。所有的脸都变成了一张脸——乔治的脸恼朱味,所有的眼睛都变成了乔治的眼睛恼朱味,朝她邪恶地眨动究渐座。她好像拥有x光的透视能力恼朱味,可以透过天花板恼朱味,看见自己的梳妆室恼朱味,再透过上锁的大衣箱恼朱味,看见乔治蜷缩在里面恼朱味,一生当中第二次死去——死去了还在企图毁掉她的一切究渐座。

  可是他办不到恼朱味,见他妈的鬼恼朱味,他办不到恼朱味,办不到——

  她的思绪忽然被打断了恼朱味,哈利挽住了她的胳膊究渐座。

  “放松些恼朱味,劳拉恼朱味,放松些!”他在她耳畔低声说恼朱味,“你的样子好像碰到鬼了究渐座。我已经决定了恼朱味,跟我来——跟着我走究渐座。达夫正像捅了黄蜂窝似的四处乱窜恼朱味,海勒会更疯究渐座。但我们只有这样做究渐座。”

  她跟着他恼朱味,不再吭声究渐座。他俩站在扶梯上恼朱味,俯视屋内恼朱味,哈利伸手揽住了她的腰究渐座。

  达夫·丹尼斯一副痛苦不堪的样子恼朱味,站在他俩身边恼朱味,敲响了一面进餐用的中国铜锣恼朱味,于是满屋子兴高采烈的记者和初露头角的影星纷纷聚拢过来究渐座。

  “诸位恼朱味,”达夫·丹尼斯笑了笑说恼朱味,“我要告诉你们一个惊人的消息究渐座。老实说恼朱味,我也是刚才才知道的恼朱味,因为劳拉和哈利刚刚才作出决定究渐座。因此恼朱味,请诸位原谅他俩用这种方式公布这条消息究渐座。他俩——还是让哈利来说吧究渐座。”

  哈利搂紧她恼朱味,向她传送自己的力量究渐座。

  “朋友们恼朱味,”他开口说恼朱味,“因为你们都是我俩的朋友恼朱味,劳拉的和我的恼朱味,所以这个消息就很简单了究渐座。劳拉和我——呃恼朱味,我们已经相爱有一段时间了恼朱味,现在劳拉的电影已经拍完恼朱味,我们觉得是时候了究渐座。我们准备结婚究渐座。今天晚上就出发恼朱味,飞往玉玛结婚究渐座。只要我包的飞机装得下恼朱味,任何人都将受到欢迎与我们同往恼朱味,剩下的欢迎留在这里继续跳舞恼朱味,明天我们还要回来收拾行装恼朱味,为蜜月做些准备究渐座。衷心希望得到各位的祝福!”

  下面立刻响起了嘈杂的喧闹声究渐座。劳拉一眼看见海勒·法兰奇憋紫了脸恼朱味,气呼呼地拨开他人朝她挤过来恼朱味,便赶紧努力振作起来究渐座。

  “可是为什么恼朱味,哈利恼朱味,为什么?”她悄声问恼朱味,“哦恼朱味,我真高兴恼朱味,可是为什么?”

  “因为恼朱味,劳拉恼朱味,”他同样悄声地告诉她恼朱味,“这是我们摆脱乔治的唯一办法究渐座。即使是好莱坞的明星恼朱味,也可以躲起来度度蜜月恼朱味,对不对?”

  她再次见到梳妆室是在过了一个白天和半个夜晚之后恼朱味,她悄悄推开门进去恼朱味,里面只有一只小灯泡熠熠闪亮究渐座。她放心地笑了恼朱味,哈利紧跟在后面恼朱味,关上门并上了锁究渐座。他们已经结婚十二小时恼朱味,两人一直形影不离究渐座。

  “我们就下来恼朱味,”他高声叫道恼朱味,“给我们留一杯究渐座。”

  门外的摄影记者散开恼朱味,纷纷走到楼下究渐座。劳拉的笑容不见了恼朱味,脸上一副绝望的表情究渐座。“哈利——”

  “放松些恼朱味,劳拉究渐座。”他伸出一只胳膊搂住她恼朱味,“最糟糕的已经过去了究渐座。”

  “如果再要我对那些记者笑……”

  “我知道究渐座。你从来就没表现得这么好究渐座。”

  “他们要我——再笑一点恼朱味,可我老想着乔治——躺在这个衣箱里——我就笑了恼朱味,哈利恼朱味,笑了!”

  他抱着她恼朱味,让她心里的难过慢慢退下去究渐座。

  “谢谢恼朱味,亲爱的恼朱味,”她说恼朱味,“我很快就会好的恼朱味,我们现在怎么办?”

  哈利环顾屋内究渐座。

  “不要紧恼朱味,”他说恼朱味,“让玛丽去收拾你的东西恼朱味,我的已经让佣人收拾好了恼朱味,大衣费锐耕、地图费锐耕、手套费锐耕、相机费锐耕、还有墨镜恼朱味,我想都收拾好了究渐座。叫玛丽带上彼得罗和你的司机往车上装行李恼朱味,我们去跟楼下的记者们道别恼朱味,然后告诉达夫别让任何人进来恼朱味,这样我们就可以摆脱乔治了究渐座。”

  有人叩门究渐座。“喂恼朱味,是达夫·丹尼斯究渐座。”

  “进来吧恼朱味,达夫究渐座。”哈利拧开锁恼朱味,把门拉开究渐座。

  “怎么样恼朱味,两只小情鸟恼朱味,度蜜月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恼朱味,亲爱的达夫究渐座。”劳拉的声音充满柔情究渐座。“谢谢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事究渐座。你都快变成一只小绵羊啦究渐座。”

  “没事究渐座。”文雅驯从的外表掩饰了他内心燃烧的怒火究渐座。“不过你们最好还是给我交代一些注意事项恼朱味,这个月所有的大报都会为我们发头条新闻的究渐座。”

  “爱情和战争不等人恼朱味,达夫恼朱味,”哈利·劳伦斯说恼朱味,“你知道该怎么做究渐座。”

  “好吧恼朱味,”公关部头头显出很宽容的样子恼朱味,“反正这下新闻界可有事干了恼朱味,你们度蜜月的这两个星期肯定热闹非凡——采访啦恼朱味,拍照啦恼朱味,事情可多呢究渐座。对了恼朱味,你们还没说起过准备去哪里究渐座。”

  “墨西哥究渐座。”哈利·劳伦斯冷冷地说恼朱味,“不过我可要告诉你——我们想保密究渐座。不想碰见谁恼朱味,不想碰见什么记者究渐座。”

  “等等!”达夫·丹尼斯和善的面罩忽然不见了恼朱味,“你们用宣布结婚的方式耍了我恼朱味,别想就这样跟外界断绝所有的联系究渐座。”

  “我们想恼朱味,而且准备这样做究渐座。”劳拉板着面孔说恼朱味,“即使在好莱坞恼朱味,度蜜月也可以自个儿过究渐座。”

  “我答应过海勒·法兰奇恼朱味,你结婚时给她提供独家新闻!”达夫·丹尼斯说恼朱味,“如果你想要她永远对你怀有敌意——包括你们准备组建的新公司……”

  “好吧恼朱味,”哈利插话说恼朱味,“两天怎么样?就给我们四十八小时究渐座。两天后向海勒提供独家消息究渐座。”

  “行啊恼朱味,”——达夫摊了摊他那女人气十足的小手——“两天究渐座。是墨西哥恼朱味,嗯?”

  “对究渐座。我们计划到山里去拜访一位老朋友恼朱味,顺便打打猎究渐座。两天内给你挂电话恼朱味,告诉你确切的位置究渐座。告诉海勒恼朱味,她可以电话采访恼朱味,单独采访究渐座。”

  “好吧究渐座。”达夫文雅地耸耸双肩恼朱味,“男男女女都在楼下等着给你敬酒恼朱味,劳拉恼朱味,你最好还是跟他们说几句话吧究渐座。”

  “她会说的恼朱味,达夫究渐座。我们先告诉玛丽恼朱味,让她交代佣人去装车恼朱味,然后就下去究渐座。”

  “行究渐座。”达夫出去了究渐座。

  劳拉闭上双眼恼朱味,哆哆嗦嗦地抽了一口气究渐座。

  “不要紧恼朱味,哈利恼朱味,我可以再跟他们见见面究渐座。”她说恼朱味,“我知道该说什么究渐座。”她站起来恼朱味,快活地笑笑恼朱味,伸出一只手做了个祈祷的手势究渐座。

  “谢谢恼朱味,谢谢恼朱味,谢谢各位究渐座。我无法表达现在有多么幸福恼朱味,你们的美好祝愿对我俩意味什么究渐座。你们是这么友善而富于理解力究渐座。现在我俩有个小小的请求究渐座。我俩准备躲起来——亲爱的朋友们恼朱味,请别打听我俩准备去哪里究渐座。我们只想要一个小小的结婚礼物——给我俩四十八小时单独在一起——就我们两个人究渐座。”

  她的脸色马上变了恼朱味,一副饱受折磨的样子究渐座。

  “就我们两个人恼朱味,”她想恼朱味,“这样我们就可以摆脱乔治恼朱味,我的前夫恼朱味,一个恶棍究渐座。”

  道路伸向漫漫黑暗中恼朱味,唯有旅行车的前灯在暗夜中闪烁究渐座。哈利·劳伦斯坐在方向盘前恼朱味,脸上布满了疲惫的皱纹究渐座。劳拉靠着他恼朱味,从他的体温和亲近感中获取安慰恼朱味,脸蛋因为极度困乏而凹陷下去究渐座。

  “现在总算自由了恼朱味,”哈利注视着空旷的道路恼朱味,平静地说究渐座。“虽然你装出很热情的样子恼朱味,但我敢打赌没有谁会跟踪而来恼朱味,我们把他们给甩了究渐座。幸好没告诉那个两面派丹尼斯究渐座。”

  “不管怎么说恼朱味,我们好歹结婚了究渐座。”她提高嗓门恼朱味,好像要垮下去了一样究渐座。“确有其事恼朱味,是不是恼朱味,哈利?我们的婚姻会一直保持下去恼朱味,因为没办法恼朱味,因为知道的事情太多了究渐座。”

  “是结婚了恼朱味,我真高兴!”他轻快地说恼朱味,“我们的婚姻会一直保持下去恼朱味,因为我们就想这样究渐座。多亏了乔治恼朱味,是他成全了我们究渐座。”

  “乔治!亲爱的乔治!是他让我们结了婚究渐座。现在快乐的新娘子正用大衣箱装着他的前夫恼朱味,像带着一件嫁妆似的带着他去度蜜月哩究渐座。”

  她用双手捂住了脸究渐座。哈利让她抽泣了几分钟恼朱味,然后腾出一只手拍拍她究渐座。

  “劳拉!后面有车灯跟踪我们恼朱味,追上来了!”

  她倒抽一口气究渐座。“记者?”

  “不是——你听究渐座。”两人都听见了尖厉的警笛声究渐座。“是警车究渐座。”

  “哈利恼朱味,他们发现了!哦恼朱味,天哪恼朱味,他们发现了!”

  “不可能究渐座。除了你和我——只有乔治知道这件事——而我们对谁都没说起过究渐座。我们的旅行车跑不过警车究渐座。不管怎么样恼朱味,好样的劳拉·雷娜——要尽量沉住气究渐座。”

  他一踩刹车板将车停在路旁恼朱味,警车呼啸着随即在他们身后刹住究渐座。劳拉神经兮兮地掏出化妆盒猛往脸上打粉究渐座。哈利则摸出一支烟恼朱味,正待点着恼朱味,一位矮壮的警官大步走到车旁恼朱味,将一张气势汹汹的脸贴在车窗玻璃上究渐座。

  “看看驾车执照恼朱味,”他高声说恼朱味,“先生你今晚急着想去哪里呀?”

  “当然啦!”哈利装出一副很幽默的样子回答道恼朱味,“我正是这样究渐座。我们刚刚结婚——”

  “哎恼朱味,警官究渐座。”劳拉伸手摸到顶灯恼朱味,将它拧亮究渐座。她探过身子笑了笑究渐座。“我想你会明白的恼朱味,我是劳拉·雷娜恼朱味,这位是我丈夫恼朱味,我们今天早上才结婚究渐座。”

  “劳拉·雷娜恼朱味,哦?”那张气呼呼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恼朱味,“我在电视上看过你的婚礼究渐座。新闻片恼朱味,今天下午究渐座。所有的报纸都登了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闹哄哄的究渐座。”她叹了一口气恼朱味,又可爱又可怜的模样恼朱味,恋爱中的女人只想寻求隐蔽究渐座。“现在我俩想躲起来安安静静度蜜月恼朱味,如果超速了恼朱味,这就是原因啦究渐座。”

  “哦恼朱味,当然究渐座。”警官说话的当儿恼朱味,哈利悄悄地将手伸到车窗外恼朱味,塞给警官几张钞票究渐座。“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究渐座。你瞧恼朱味,如果我老婆得知我在劳拉·雷娜去度蜜月的路上把她抓了起来恼朱味,她不把我踢出门才怪呢究渐座。”

  “你很通情达理究渐座。”劳拉轻声说恼朱味,用微笑表达了亲切的谢意究渐座。“什么时候带你太太到电影公司来恼朱味,我很乐意让她看看拍电影的过程究渐座。”

  “你说话当真?她肯定会高兴得跳起来究渐座。好了恼朱味,祝你们走运恼朱味,雷娜先生和雷娜夫人究渐座。”

  “非常感谢究渐座。”劳拉娇声说究渐座。旅行车重新又发动起来恼朱味,这时警车在他们身后渐渐远去究渐座。她一直等到警车的车灯从视野里消失恼朱味,才开口说话究渐座。

  “哈利恼朱味,我再也受不了了究渐座。受不了究渐座。”

  “差不多了恼朱味,心肝宝贝儿究渐座。再走一里往北拐恼朱味,就到我的山间小屋了究渐座。我们一直往南跑恼朱味,就担心达夫跟踪恼朱味,现在好了恼朱味,可以加速往回赶究渐座。到凌晨三点就可以住进小屋恼朱味,这个时节那地方绝对不会有人恼朱味,那时候我们就可以摆脱乔治恼朱味,永远摆脱他究渐座。”

  “快恼朱味,”她放低声音恼朱味,“快究渐座。每时每刻我都感觉到他在背后恼朱味,在大衣箱里恼朱味,朝我们眨眼恼朱味,好像他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情究渐座。”

  他点点头恼朱味,加快了车速究渐座。她盯着白色的路面疾驰而来恼朱味,直到两眼发酸恼朱味,最后靠着他的肩膀睡着了究渐座。

  在车子经过一段凹凸不平的路面时恼朱味,背后装着乔治的大衣箱翻动了一下恼朱味,汽车的后盖几乎被撞开究渐座。

  后盖仍旧闭着恼朱味,大衣箱躺回原处究渐座。

  在她再次睁开眼睛时恼朱味,汽车停了下来究渐座。四周一片寂静恼朱味,连小虫子的叫声都听不见恼朱味,只有夜风穿过松林时发出阵阵低语究渐座。哈利关了车灯恼朱味,他那栋摇摇欲坠的破旧屋子恼朱味,像一个无言的鬼影耸立在群星闪烁的天空下恼朱味,背后是一个孤零零的湖究渐座。

  “到了究渐座。”他说究渐座。她吓了一跳究渐座。“万事如意究渐座。我有一个小时没看见任何车灯究渐座。我们把乔治藏进小屋恼朱味,然后把这儿锁了恼朱味,让它烂掉究渐座。他在世界末日到来之前会活得好好的究渐座。”

  “感谢上帝恼朱味,”她说恼朱味,“我一直相信乔治会以某种方式毁了一切的究渐座。”

  “别担心乔治了恼朱味,”哈利钻出汽车恼朱味,打开后盖究渐座。“其实恼朱味,我对自己能在那么多记者的鼻子底下把乔治弄出来还是很满意的恼朱味,有一天我要拍一部有关乔治的电影究渐座。”

  “别!别那样说恼朱味,哈利!”

  “好吧恼朱味,好吧恼朱味,我忘了这念头究渐座。这是小屋的钥匙——这种破屋子你翻窗户都可以爬进去究渐座。我来扛乔治——你走前面恼朱味,把灯打开究渐座。”

  他打开大衣箱究渐座。她听见他骂了一句什么恼朱味,但是没敢回头看究渐座。她顺着凹凸不整的小路往上走恼朱味,他的缓慢沉重的脚步跟在后面究渐座。她登上石阶来到木条搭成的门廊恼朱味,摸索着将钥匙插进了锁孔恼朱味,把门推开究渐座。她摸着陌生的墙壁在前面引路恼朱味,想找到电灯的开关究渐座。

  “我找不到灯在哪儿究渐座。”她说究渐座。

  “是顶灯恼朱味,一拉线就行了究渐座。乔治越来越重了恼朱味,我想把乔治放到床上去究渐座。”

  她在漆黑中摸找电线恼朱味,刚刚摸到就听见忽然从隔壁房传来嘈杂的哄笑声和脚步声究渐座。

  “墨西哥恼朱味,那个人说恼朱味,”达夫·丹尼斯的嘲笑声把她的手指冻结在拉线上究渐座。“我一看到他外衣口袋里的那张路线图恼朱味,又见他没去办墨西哥的旅游卡恼朱味,心里就明白了究渐座。好了恼朱味,伙计们恼朱味,让我们正式欢迎快乐的一对儿究渐座。我猜想他正抱着他的新娘儿走进门来呢恼朱味,准备拍照拍照恼朱味,彼特究渐座。”

  立刻响起一阵乱哄哄的叫声究渐座。“新娘来了恼朱味,新娘来了——”闪光灯将屋内照得耀眼明亮究渐座。劳拉的手猛一痉挛恼朱味,拉亮了电灯究渐座。

  随着电灯亮起和闪光灯造成的炫目感逝去恼朱味,喧闹声刹那间凝固了究渐座。

  “天哪!”有人喊了一声恼朱味,随后一名女记者尖叫起来究渐座。

  哈利站在劳拉身边恼朱味,乔治横在他的肩膀上恼朱味,乔治的脸距她只有几寸远究渐座。她没看见达夫·丹尼斯恼朱味,没看见那群记者恼朱味,也没看见那个尖声乱叫的女人恼朱味,她只看见乔治那双死去的眼睛恼朱味,那么近恼朱味,因为严寒而略微睁开恼朱味,随后邪恶地眨动了一下恼朱味,又合上了究渐座。

Tags: 杂耍 死神

本文网址:/zhentan/15238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