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最危险的游戏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理查德·康奈尔

  “从那里出去往右的某个地方恼朱味,是一个巨大的岛屿恼朱味,”惠特尼说恼朱味,“那是个相当神奇的……”

  “是哪个岛?”雷恩斯福德问道究渐座。

  “老的航海图上管它叫船舶陷阱恼朱味,”惠特尼回答恼朱味,“这是个富有暗示性的名字恼朱味,难道不是吗?海员们对那个地方害怕得让人奇怪究渐座。我不知道为什么究渐座。有的迷信……”

  “看不见恼朱味,”热带湿热的夜把游艇笼罩在温暖浓厚的黑暗之中恼朱味,雷恩斯福德试图透过黑夜看见那个岛屿究渐座。

  “你眼力不错恼朱味,”惠特尼笑着说恼朱味,“我看到过你开枪打死四百码之外枯黄的灌木丛中的驼鹿恼朱味,可是在没有月光的加勒比海之夜恼朱味,你甚至看不到四英尺远究渐座。”

  “是看不到四英尺恼朱味,”雷恩斯福德承认道恼朱味,“啊!就像是潮湿的黑天鹅绒究渐座。”

  “到里约热内卢会亮得多恼朱味,”惠特尼说恼朱味,“我们几天之内就会到那里究渐座。我希望这批猎美洲虎的枪已经从帕迪那里运出来了究渐座。我们应该在亚马孙河好好打几天猎究渐座。打猎恼朱味,多好的运动啊究渐座。”

  “世界上最好的运动恼朱味,”雷恩斯福德赞同地说究渐座。

  “对于猎手恼朱味,”惠特尼修正道恼朱味,“而不是对于美洲虎究渐座。”

  “别说废话恼朱味,惠特尼究渐座。你是一个能打猎的大玩家恼朱味,而不是哲学家究渐座。谁会在意美洲虎的感觉呢?”

  “也许美洲虎在意究渐座。”

  “呸!它们没有理解力究渐座。”

  “即使是这样恼朱味,我还是相信它们懂得一件事——恐惧恼朱味,对于痛苦的恐惧和对于死亡的恐惧究渐座。”

  “胡说八道恼朱味,”雷恩斯福德笑道恼朱味,“这么炎热的天气把你融化了恼朱味,惠特尼究渐座。这个世界是由两个阶层组成的——猎手和猎物究渐座。幸运的是恼朱味,你我都是猎手究渐座。你觉得我们过了那个岛吗?”

  “天太黑了恼朱味,我看不清究渐座。我希望是这样究渐座。”

  “为什么?”

  “那个地方很有名气——坏名气究渐座。”

  “食人吗?”

  “差不多究渐座。甚至食人族都不能在这样一个上帝遗弃的地方生存究渐座。可是不知为什么恼朱味,海员们很在意这个地方究渐座。你注意到了吗恼朱味,今天船员的神经都稍稍有点紧张究渐座。”

  “他们那会儿是有点奇怪恼朱味,现在你说到了这一点究渐座。连内尔森船长都是这样究渐座。”

  “是啊恼朱味,连那个意志坚强的老瑞典人都是这样恼朱味,他是敢跟魔鬼打交道的究渐座。那双蓝色的鱼眼睛露出的目光恼朱味,我以前从来没见过究渐座。我从他那里能知道的也就是:‘这个地方在海员那里名声不好恼朱味,先生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会庄严地说:‘难道你没感到什么吗?’哦恼朱味,你不要笑恼朱味,我觉得有点凉恼朱味,可是没有风啊究渐座。我觉得是——这不是肉体的寒冷恼朱味,而是一种恐惧究渐座。”

  “纯粹的想——恼朱味,”雷恩斯福德说恼朱味,“一位迷信的船员能让他的恐惧感染整船的同事究渐座。”

  “可能是这样吧究渐座。有时我觉得船员有一种特异功能恼朱味,这能使他们辨别是不是处在危险之中……无论如何恼朱味,我很高兴我能把这说出来了究渐座。哦恼朱味,雷恩斯福德恼朱味,我要上床睡觉了究渐座。”

  “我还不困恼朱味,我到后面的甲板上去抽管烟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坐在那里恼朱味,夜寂静无声恼朱味,只有游艇的发动机低沉的震动声恼朱味,还有螺旋推进器的嗖嗖声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靠在一把椅子上恼朱味,抽着他钟爱的石南烟斗恼朱味,一阵困意上来了究渐座。“天太黑了恼朱味,”他想道:“我不闭上眼就能睡着恼朱味,夜晚将会是我的眼皮……”

  突然有一个声音惊醒了他究渐座。他听到声音就在他的右边恼朱味,他的耳朵在这方面有特长恼朱味,不可能搞错究渐座。他再一次听到了那个声音恼朱味,然后又是一次究渐座。在黑暗之中的某个地方恼朱味,有人开了三枪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跳起来恼朱味,迷惑地跑到围栏前究渐座。他尽力往发出声音的方向张望恼朱味,可是就像是隔着一张毯子在往外看究渐座。他靠在围栏上恼朱味,保持着平衡恼朱味,尽力抬起身究渐座。他的烟管从嘴上掉下来恼朱味,打在了一根绳子上究渐座。他俯身想要抓住它恼朱味,马上意识到自己动作幅度太大恼朱味,失去了平衡恼朱味,他的唇间发出一声短促而嘶哑的喊叫究渐座。就在他的头被海水淹没时恼朱味,他的叫喊声也被加勒比海的波涛淹没了究渐座。

  他努力浮出水面恼朱味,大声喊叫着恼朱味,可是全速前行的游艇击起的浪涛冲刷着他的脸庞恼朱味,咸咸的海水冲进他张开的嘴里恼朱味,把他呛住了究渐座。在游艇的尾灯光里恼朱味,他绝望地拼命击打着水面恼朱味,然而恼朱味,他只游了五十英尺就停下了究渐座。他的头脑冷静下来恼朱味,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处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之下究渐座。船上的人能听见他的叫喊声的机会越来越渺茫恼朱味,随着游艇继续向前恼朱味,这种机会更加渺茫了究渐座。船上的灯光微弱下来恼朱味,像萤火虫一样消失恼朱味,最后完全被夜色吞没了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记得那几声枪响究渐座。他顽强地朝着枪声响起的那个方向游去恼朱味,他慢慢地游着恼朱味,保存着自己的体力究渐座。他和大海搏斗着恼朱味,像是没有尽头究渐座。他开始数自己的动作恼朱味,他可能还可以游一百下恼朱味,然后——

  他听到了一个声音究渐座。一声高声的尖叫从黑暗中传来恼朱味,那是一个处于极度痛苦和恐惧之中的动物的叫喊究渐座。他不知道发出声音的是哪种动物究渐座。他的体内又重新注入了活力恼朱味,继续向它游去究渐座。他又听到了那个声音恼朱味,然后被另一声脆响切断了究渐座。

  “有人在开枪究渐座。”雷恩斯福德嘟哝着继续往前游究渐座。

  经过十分钟坚强的努力恼朱味,他听到了有生以来听到过的最热烈的欢迎声恼朱味,他游过大海到了布满岩石的海岸究渐座。他看到海岸时恼朱味,几乎已经到了上面究渐座。要是没有海水冲击海岸的声音恼朱味,他会被撞得粉碎究渐座。他竭尽全力地从水流中脱身出来究渐座。参差不齐的峭壁出现在夜色中究渐座。他一步一步地努力往上爬究渐座。他手上的皮磨掉了恼朱味,最后终于气喘吁吁地来到峭壁顶上的一块平地上究渐座。浓密的丛林一直蔓延到峭壁的边缘恼朱味,雷恩斯福德只知道自己已经精疲力竭恼朱味,其余的什么都顾不上了恼朱味,他扑倒在地上恼朱味,沉沉地睡着了恼朱味,这是他有生以来睡得最熟的一次究渐座。

  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恼朱味,他从太阳的方位知道已经是下午了究渐座。睡眠给他补充了体力恼朱味,这时他觉得自己饿极了究渐座。

  “哪里有枪声恼朱味,哪里就有人;哪里有人恼朱味,哪里就有食物究渐座。”他想道恼朱味,可是透过草丛和树林结成的密密的网络恼朱味,他看不到一点点痕迹恼朱味,到海边要更容易一些究渐座。在离他上岸不远的地方恼朱味,他站住了究渐座。

  有什么东西受伤了恼朱味,落在了树林下的草丛中恼朱味,显然是一个巨大的动物究渐座。雷恩斯福德看到了一个小小的闪光的东西恼朱味,他把它拾起来究渐座。那是一个空的弹药筒究渐座。

  “一个二十二恼朱味,”他想恼朱味,“真是古怪究渐座。一定也是个相当大的动物究渐座。这个猎手能带着一支轻便枪来对付这样的动物恼朱味,真是斗胆究渐座。很明显恼朱味,这个畜生一定是发起了反击究渐座。我想恼朱味,我先前听到的三声枪响恼朱味,一定是猎手惊动了他的猎物并把它打伤了究渐座。最后的一声是他追到这儿恼朱味,把它结果了究渐座。”

  他搜查着近处的地面恼朱味,终于找到了他想要找到的东西:猎手的靴子印究渐座。它们沿着峭壁去了他去过的那个方向究渐座。他急忙跟了上去恼朱味,因为夜色就要降临到这个岛上了究渐座。

  在雷恩斯福德看到灯光之前恼朱味,黑暗就笼罩了海面和丛林究渐座。他向灯光走去恼朱味,在海岸线上绕了个圈恼朱味,他的第一个念头是自己来到了一个有许多灯光的村庄究渐座。可是当他再往前走恼朱味,才看见所有的灯光都是在一个建筑物上——那是一个立在高高的绝壁上的城堡究渐座。

  “海市蜃楼恼朱味,”雷恩斯福德想究渐座。可是石阶是真实的恼朱味,他举起门环恼朱味,它发出涩涩的吱吱声恼朱味,就像是从来没有人用过究渐座。

  门开了恼朱味,透出一线耀眼的光亮究渐座。一个高个子男人握着一支连发左轮手枪立在雷恩斯福德面前恼朱味,他身材魁梧恼朱味,黑髯及腰究渐座。

  “别慌恼朱味,”雷恩斯福德微笑着说恼朱味,他希望能消除对方的戒备心理恼朱味,“我不是强盗恼朱味,我从一艘游船上落水了究渐座。我是纽约人恼朱味,我的名字叫桑格·雷恩斯福德究渐座。”

  那个人没有任何表示恼朱味,不知他是不是听懂了对方的话究渐座。那把险恶的左轮手枪固执地瞄准着恼朱味,似乎那个巨人是一尊雕像究渐座。

  另一个人正沿着宽阔的大理石石阶走下来恼朱味,那是一个身着晚装的身材纤细笔直的男人究渐座。他走上前来恼朱味,伸出手究渐座。

  他彬彬有礼的语调带着轻微的口音恼朱味,这使他显得更加细致和深思熟虑恼朱味,他说:“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地欢迎著名猎手桑格·雷恩斯福德先生到我家里来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机械地握着那个男人的手究渐座。

  “我读过你关于在西藏猎取雪豹的书恼朱味,”那个男人解释道恼朱味,“我是扎罗夫将军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的第一个印象是恼朱味,这个男人非常英俊恼朱味,第二个印象是他脸上有一种奇异的品质究渐座。将军是一个过了中年的高个子恼朱味,他的头发白了恼朱味,不过眉毛和胡子都是黑的究渐座。他的眼睛也是又黑又亮究渐座。他的脸一看就是那种惯于发号施令的人究渐座。他转向那个身穿制服的人恼朱味,打了个手势究渐座。那个人把手枪拿开恼朱味,敬礼恼朱味,撤退了究渐座。

  “伊凡强壮得令人难以置信恼朱味,”将军评论道恼朱味,“可是他很不幸恼朱味,又聋又哑究渐座。他是个简单的人恼朱味,只是有一点儿野蛮究渐座。”

  “他是俄国人吗?”

  “他是哥萨克恼朱味,”将军说恼朱味,微笑从他红红的嘴唇和锋利的牙齿中间露出来恼朱味,“我也是究渐座。”

  “来吧恼朱味,”他说恼朱味,“我们不应该在这儿聊天究渐座。你需要衣服费锐耕、食物恼朱味,还需要休息究渐座。你得有这些东西究渐座。这是一个极其宁静的地方究渐座。”

  伊凡又出现了恼朱味,将军跟他说了几句话恼朱味,他的嘴唇翕动着恼朱味,可是没有发出声音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先生恼朱味,要是你愿意恼朱味,就跟着伊凡吧究渐座。我正打算吃晚饭恼朱味,不过我会等一会儿究渐座。我想我的衣服你穿正合适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跟着那个人进了一间巨大的卧室恼朱味,里面有一张上面遮着罩盖的大床恼朱味,足够睡下六个人究渐座。伊凡拿出一件睡衣恼朱味,雷恩斯福德在穿上这件衣服的时候恼朱味,注意到它是伦敦的裁缝做的究渐座。

  “可能你会奇怪我知道你的名字恼朱味,”他们坐在一个像是封建时代的大厅里吃饭时恼朱味,将军这样说:“不过恼朱味,我读过所有关于狩猎的书恼朱味,英文版的恼朱味,法文版的恼朱味,俄文版的究渐座。我在生活中没有别的兴趣恼朱味,只有狩猎究渐座。”

  “你这些头颅真不错恼朱味,”雷恩斯福德盯着墙上说恼朱味,“这个南非黑水牛头颅是我见过最大的究渐座。”

  “哦恼朱味,那个玩意儿啊?他逮住了我恼朱味,把我往一棵树上扔过去恼朱味,我的骨头都折断了究渐座。不过我把这畜生收拾了究渐座。”

  “我一直在想恼朱味,”雷恩斯福德说恼朱味,“南非黑水牛是所有大型狩猎中最危险的究渐座。”

  将军停了一会儿没有回答恼朱味,然后恼朱味,他慢吞吞地说恼朱味,“不恼朱味,南非黑水牛不是最危险的究渐座。”他呷了一口酒恼朱味,“在这个岛上我的领地中恼朱味,我进行着更危险的狩猎究渐座。”

  “这个岛上也有大型的狩猎吗?”

  将军点点头恼朱味,“最大的究渐座。”

  “真的吗?”

  “哦恼朱味,不是这个岛上土生土长的恼朱味,我得自己进货究渐座。”

  “你进什么猎物恼朱味,将军?是老虎吗?”

  将军咧嘴笑笑:“不恼朱味,自从我把它们折腾得差不多恼朱味,猎老虎对我没有什么吸引力了究渐座。老虎不会让我发抖恼朱味,这没有什么真正的危险究渐座。我是为了危险而生的恼朱味,雷恩斯福德究渐座。”

  将军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金烟盒恼朱味,给他的客人递了一支长长的黑色雪茄究渐座。有一圈银线商标的雪茄发出像熏香一样的香气究渐座。

  “我们将会进行一次绝妙的狩猎恼朱味,我和你究渐座。”将军说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猎什么?……”雷恩斯福德这样说究渐座。

  “听我说究渐座。你会开心的恼朱味,我知道究渐座。我想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恼朱味,我做了一件罕见的事究渐座。我发明了一种新的耸人听闻的东西究渐座。还要再来一杯吗?”

  “谢谢恼朱味,将军究渐座。”

  将军把两个杯子都倒满了恼朱味,然后说道:“上帝让有的人成为诗人恼朱味,有的人成为国王恼朱味,有的人成为乞丐究渐座。而他让我成了一位猎手究渐座。但是在经过了快乐的日子之后恼朱味,我发现打猎对我已经没有吸引力了究渐座。你也许能猜到是为什么吧?”

  “不恼朱味,为什么呢?”

  “没有别的恼朱味,打猎不再是你说的那种‘运动’究渐座。我总是能猎取我的猎物恼朱味,总是恼朱味,没有比尽善尽美更难的了究渐座。”

  将军重新又点燃一支烟究渐座。

  “动物除了腿和本能恼朱味,一无所有究渐座。而本能不是智力的竞赛究渐座。当我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恼朱味,我觉得自己非常悲惨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靠在桌子上恼朱味,全神贯注地听着主人的话究渐座。

  “我突然获得了灵感恼朱味,知道了什么是我必须做的究渐座。”

  “什么呢?”

  “我得发明一种新的动物恼朱味,然后猎取它究渐座。”

  “一种新的动物恼朱味,你在开玩笑吧究渐座。”

  “我从来不拿打猎开玩笑究渐座。我需要一种新的动物究渐座。我找到了一种究渐座。于是我买下了这个岛屿恼朱味,建起了这座房子恼朱味,我在这儿狩猎究渐座。这个岛正合我意——这里的丛林中有魔宫一样的曲径恼朱味,还有群山和沼泽……”

  “扎罗夫将军恼朱味,可是那个动物……”

  “哦恼朱味,”将军说恼朱味,“这是世上最有趣的狩猎究渐座。我每天打猎恼朱味,而且再也没有感到厌倦恼朱味,因为我有了一个可以进行智力竞赛的对手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脸上现出迷惑不解的神情究渐座。

  “我需要完美的猎物恼朱味,于是我说:‘什么才算得上是完美的对手呢?’答案当然是这样的:‘它必须有勇气恼朱味,必须狡猾恼朱味,还有恼朱味,首当其冲的一点是恼朱味,它必须能够思考究渐座。’”

  “可是没有动物能够思考恼朱味,”雷恩斯福德抗议道究渐座。

  “亲爱的朋友恼朱味,”将军说恼朱味,“有一种可以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你不会是说——”

  “为什么不可以呢?”

  “我想你不是认真的恼朱味,扎罗夫将军究渐座。这个笑话让人毛骨悚然究渐座。”

  “为什么我不会是认真的呢?我在谈论狩猎究渐座。”

  “狩猎?天啊恼朱味,扎罗夫将军恼朱味,你说的是谋杀究渐座。”

  将军嘲弄地看着雷恩斯福德恼朱味,“当然恼朱味,你在战争中的经历……”

  “不要让我宽恕冷血的谋杀者恼朱味,”雷恩斯福德坚定地说完了这句话究渐座。

  将军笑得抖了起来恼朱味,“我跟你打赌恼朱味,一旦你和我一起狩猎恼朱味,你就会忘了自己的观点究渐座。你会体验到一种新的真正的战栗恼朱味,雷恩斯福德先生究渐座。”

  “谢谢你恼朱味,我是一位猎手恼朱味,而不是杀人犯究渐座。”

  “天啊恼朱味,”将军平静地说恼朱味,“又是这个让人不愉快的字眼究渐座。可是我猎取的是这个世界上的渣滓——不定期的航班上的水手恼朱味,东印度水手恼朱味,黑人恼朱味,东方人恼朱味,白人恼朱味,蒙古人究渐座。”

  “你怎么弄到那些猎物的?”

  将军的眼帘垂了一下:“这个岛叫船舶陷阱究渐座。跟我到窗子这儿来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走到窗前恼朱味,朝海上望着究渐座。

  “看!看那儿!”将军一边喊一边摁了一个按钮恼朱味,雷恩斯福德看到外面很远的地方恼朱味,灯光一闪即逝恼朱味,“它们指示着那个地方有一条路线恼朱味,实际上这条路并不存在究渐座。蜷缩在那里的岩石像剃刀一样锋利恼朱味,它们就像海怪一样究渐座。它们能把一条船碾得粉碎恼朱味,就像碾碎一只坚果究渐座。哦恼朱味,是的恼朱味,那是电究渐座。我们努力做得文明一些究渐座。”

  “文明?你是要把那些人击毙吗?”

  “我对我的客人会照顾得周到入微恼朱味,”将军用最快乐的语调说恼朱味,“他们会得到最好的食物恼朱味,还能得到锻炼究渐座。他们的身体条件会处于最好的状态究渐座。你明天就能从你自己身上看出来究渐座。”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这就去参观我的训练学校恼朱味,”将军微笑着说恼朱味,“在地下室里面究渐座。那儿大约有一打了究渐座。他们是从一条西班牙三桅帆船桑路卡号上来的恼朱味,他们运气不好恼朱味,登上了那儿的岩石究渐座。非常遗憾地说恼朱味,那是级别比较差的一群恼朱味,他们更习惯于甲板而不是丛林究渐座。”

  他抬起一只手恼朱味,伊凡送来了浓浓的土耳其咖啡究渐座。“这是一次狩猎恼朱味,你明白恼朱味,”将军温和地继续说道恼朱味,“我跟其中的一个人说恼朱味,我们去打猎究渐座。我给了他三个小时让他先动手究渐座。我随后出发恼朱味,只带一支最小口径和射程的手枪究渐座。要是我的猎物躲过了三整天恼朱味,他就赢得了这场行猎究渐座。要是我找到了他恼朱味,”将军微笑着恼朱味,“他就输了究渐座。”

  “假如他拒绝做猎物呢?”

  “他有选择的权力究渐座。要是他不想打猎恼朱味,我就把他交给伊凡究渐座。伊凡曾在白俄沙皇的政府里做过行刑官恼朱味,他对于运动有自己的见解究渐座。他们总是选择狩猎究渐座。”

  “要是他们赢了呢?”

  将军脸上的笑容扩散开来恼朱味,“到目前为止恼朱味,我还没有失过手究渐座。”

  然后恼朱味,他匆匆地加上一句:“我不想让你认为我在自吹自擂恼朱味,雷恩斯福德先生恼朱味,有一个人差点赢了究渐座。最后恼朱味,我不得不用上了我的那些狗究渐座。”

  “狗?”

  “这边恼朱味,来吧究渐座。我让你看看究渐座。”

  将军领头到了另一个窗口究渐座。灯光忽隐忽现恼朱味,下面的院子里显出奇形怪状的图案来恼朱味,雷恩斯福德能看见一打左右硕大的黑影正在走来走去究渐座。它们转过身来的时候恼朱味,他看到了它们的眼睛闪着绿色的光究渐座。

  “我每天晚上七点钟把它们放出来究渐座。要是有人想进我的房子恼朱味,或是想从里面出去恼朱味,就会有些遗憾的事发生了究渐座。现在我想让你看看我新的头颅收藏品究渐座。你要来我的收藏室吗?”

  “我希望今天晚上你能原谅我恼朱味,”雷恩斯福德说恼朱味,“我实在是感觉不太舒服究渐座。”

  “啊恼朱味,真的吗?你需要好好睡一夜究渐座。明天你就会觉得像个全新的人了究渐座。然后我们去狩猎恼朱味,嗯?我还有一个有希望的前景……”

  雷恩斯福德匆匆地从房间里出来了究渐座。

  “非常遗憾你今晚不能跟我一起去恼朱味,”将军喊道恼朱味,“我更希望要公平的运动究渐座。他是个强壮的大个子黑人恼朱味,他看上去足智多谋……”

  床很不错恼朱味,雷恩斯福德非常疲倦恼朱味,可是他只是打了个盹恼朱味,无法入睡究渐座。天亮的时候恼朱味,他听到远处的丛林里恼朱味,传来一声枪响究渐座。

  扎罗夫将军直到午餐的时候才出现恼朱味,他牵挂着雷恩斯福德的健康状况究渐座。“至于我恼朱味,”他说恼朱味,“我觉得不太好究渐座。昨天晚上的狩猎不太精彩究渐座。他径直往前走恼朱味,一点难度也没有究渐座。”

  “将军恼朱味,”雷恩斯福德坚定地说恼朱味,“我想马上离开这个岛究渐座。”

  他看到将军呆板的黑眼珠在研究他恼朱味,那双眼睛突然闪了一下究渐座。他说:“今天晚上恼朱味,我们得去打猎——你恼朱味,和我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摇摇头恼朱味,他说:“不恼朱味,将军恼朱味,我不打猎究渐座。”

  将军耸耸肩恼朱味,“随你便究渐座。选择由你来做恼朱味,可是我得跟你说清恼朱味,我的运动观念比伊凡的要有趣得多究渐座。”

  “你的意思不是说……”雷恩斯福德大叫道究渐座。

  “亲爱的朋友恼朱味,”将军说恼朱味,“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我说的打猎意味着什么吗?这是一个真正的灵感究渐座。为值得我付出力量的敌人干杯究渐座。”

  将军举起他的杯子恼朱味,可是雷恩斯福德坐在那里瞪着他究渐座。“你会发现这场狩猎是物有所值恼朱味,”将军热情地说恼朱味,“你的大脑和我的竞赛恼朱味,你的森林知识和我的竞赛恼朱味,你的力量和毅力和我的竞赛究渐座。露天国际象棋比赛!这场比赛不是没有价值的吧恼朱味,嗯?”

  “那么恼朱味,要是我赢了……”雷恩斯福德声音沙哑地说究渐座。

  “要是我到第三天午夜还没有找到你恼朱味,我会高高兴兴地认输恼朱味,”扎罗夫将军说恼朱味,“我的单桅帆船将会把你送到一个小镇附近的陆地上究渐座。”

  将军研究着雷恩斯福德在想些什么究渐座。

  “哦恼朱味,你可以信任我恼朱味,”哥萨克人说恼朱味,“我以一位绅士和运动员的身份向你保证究渐座。当然恼朱味,你也得同意对你在这儿的经历只字不提究渐座。”

  “我不会同意任何这类问题究渐座。”

  “哦恼朱味,要是那样的话——可是为什么现在要讨论这个问题呢?三天以后恼朱味,我们可以喝着酒讨论这个问题恼朱味,除非……”

  将军呷着他的酒究渐座。

  然后恼朱味,一种生意场上的气氛鼓舞了他恼朱味,他说:“伊凡会为你准备猎装费锐耕、食物恼朱味,还有刀子究渐座。我建议你穿上鹿皮鞋恼朱味,它们留下的鞋印会轻一些究渐座。我还得建议你躲过岛上东南角的大沼泽究渐座。我们管它叫‘死亡之沼’究渐座。那里有流沙究渐座。有个愚蠢的家伙试着去过一次究渐座。可叹的是拉扎勒斯跟着他究渐座。你不能想象我的感觉恼朱味,雷恩斯福德先生恼朱味,我爱拉扎勒斯恼朱味,他是我那一群猎犬里面最棒的究渐座。哦恼朱味,现在我得求你原谅恼朱味,我在午饭之后总得睡一会儿恼朱味,我想你是连打盹的时间都没有了究渐座。毫无疑问恼朱味,你会想要出发究渐座。我到黄昏的时候才会跟上来究渐座。晚上狩猎要比白天刺激得多恼朱味,是吧?再见恼朱味,雷恩斯福德先生恼朱味,再见究渐座。”

  扎罗夫将军彬彬有礼地鞠了个躬恼朱味,出了房子恼朱味,伊凡从另一个门走了进来究渐座。他的一只胳膊底下夹着猎装费锐耕、一帆布包食物费锐耕、一把装在皮鞘中的长刃狩猎刀究渐座。他的右手扶着竖在左肩上的深红色肩带中的左轮手枪……

  雷恩斯福德在丛林中努力前行了两个小时恼朱味,可是最后他停了一会儿恼朱味,透过紧闭的牙关自语道:“我得保持自己的勇气究渐座。”

  自城堡的门在他身后关上以来恼朱味,他的头脑还没有完全清醒究渐座。他的第一个念头是和扎罗夫将军保持距离恼朱味,为了这个目的恼朱味,他被眼前的惊慌刺激着恼朱味,跃步向前究渐座。现在恼朱味,他清醒了一些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停下来恼朱味,估计一下自己的情况恼朱味,并观察一下环境究渐座。

  一直往前逃走是无用的恼朱味,因为这样不可避免地会到海里究渐座。大海已经成了一幅以水为框的图画恼朱味,他的行动必然也在这个框框里究渐座。

  “我得给他留下一点印迹恼朱味,让他来追我恼朱味,”雷恩斯福德这样想着恼朱味,也就没有从大路上跑到不会留下痕迹的荒草中究渐座。他想起了猎狐狸的知识以及狐狸的诡计恼朱味,于是在自己的脚印上绕来绕去究渐座。到了晚上恼朱味,他的腿很累恼朱味,树枝不停地抽打在他的手和脸上究渐座。他处在一个树木繁茂的山脊上究渐座。他非常需要停下来歇一会儿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想道:“我扮演过了狐狸恼朱味,现在我得演演寓言故事中的猫究渐座。”

  一棵树干粗大的大树向四周伸出它的枝叶恼朱味,考虑到不能留下任何痕迹恼朱味,他跳到树丫间恼朱味,在一根大树枝上躺下来恼朱味,休息了一会儿恼朱味,他重新获得了信心恼朱味,而且还有一种安全感究渐座。

  令人恐惧的夜像蛇一样恼朱味,慢慢地蜿蜒而来究渐座。到早晨恼朱味,当天空中的灰黑色消失的时候恼朱味,一只鸟儿的惊叫声吸引了雷恩斯福德的注意力究渐座。有什么东西从灌木丛中过来恼朱味,慢慢地恼朱味,小心翼翼地恼朱味,沿着雷恩斯福德走过的路走来究渐座。他平靠在树干上恼朱味,从挂毯一样密集的树叶中注视着究渐座。

  是扎罗夫将军究渐座。他在往前走恼朱味,眼睛密切地注视着地下究渐座。几乎就在这棵树下恼朱味,他停了下来恼朱味,跪下恼朱味,研究着地面究渐座。雷恩斯福德的脉搏像一只黑豹一样跳动恼朱味,可是他看到将军的右手握着一支小小的半自动手枪究渐座。

  猎手像是有些迷惑地摇了几次头恼朱味,然后恼朱味,他直起身恼朱味,从口袋里掏出黑色的雪茄恼朱味,它辛辣的熏香般的气味直冲雷恩斯福德的鼻孔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屏住呼吸究渐座。将军的双眼离开了地面恼朱味,一点一点地在树上移动究渐座。雷恩斯福德吓呆了恼朱味,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绷得像弹簧一样究渐座。可是恼朱味,猎人锐利的目光在到达雷恩斯福德待的那根树枝前停止了搜寻究渐座。他棕色的脸上荡开一丝微笑究渐座。他老谋深算地在空气中吐了个烟圈恼朱味,然后从大树旁走开恼朱味,满不在乎地沿着他来时的印记离开了究渐座。树林下的草丛擦过他的猎靴的声音越来越微弱究渐座。

  压抑太久的呼吸热腾腾地从雷恩斯福德的肺腔里冲出来恼朱味,他的第一个念头使他觉得恶心麻木:将军能在夜里跟踪着脚印穿过树林;他能跟踪相当模糊的足印;他一定有离奇的力量;只是由于最细微的机会恼朱味,让他错过了他的猎人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的第二个念头更加恐怖恼朱味,这个念头让他一阵战栗:将军为什么要微笑呢?他为什么回转身呢?

  雷恩斯福德不愿意相信理智告诉自己的是事实——将军是在和他游戏恼朱味,为了第二天的运动而放过了他究渐座。那个哥萨克是只猫恼朱味,他是老鼠究渐座。这时恼朱味,雷恩斯福德知道了恐怖的意义究渐座。

  “我不会失掉我的勇气恼朱味,”他对自己说恼朱味,“我不会究渐座。”

  他从树上滑下来恼朱味,钻进了树林中究渐座。在离他的藏身之处三百码远的地方恼朱味,他停了下来恼朱味,一条巨大的死树不太稳地斜靠在一棵小点儿的活树上究渐座。他扔掉食物袋恼朱味,从刀鞘中取出刀子恼朱味,开始工作究渐座。

  这项工作完成以后恼朱味,他倒在一百英尺远的一根伐倒的圆木后面究渐座。他不用等太长时间究渐座。那只猫回来跟老鼠游戏了究渐座。

  在一只大猎犬的安全陪同下恼朱味,扎罗夫将军追寻着足迹走来了究渐座。在苔藓中恼朱味,哪怕是一点碎玻璃片恼朱味,哪怕是弯曲的细枝恼朱味,哪怕是一点点印记恼朱味,无论多么细小恼朱味,没有什么东西逃得过那双搜寻的黑眼睛究渐座。哥萨克的围捕相当专心恼朱味,他一脚踩上去才看见雷恩斯福德做好的东西究渐座。他的一只脚踩在突出的大树干上恼朱味,那是一个机关究渐座。他一踏上去恼朱味,就意识到了他的危险恼朱味,立即像猿一样敏捷地跳了回来究渐座。但是他还不够快恼朱味,那棵微妙地靠在那棵砍削过的活树上的枯树倒下了恼朱味,倒下来的时候擦在将军的肩上恼朱味,要不是他闪开了恼朱味,一定会被它击倒究渐座。他踉跄了一下恼朱味,不过没有摔倒恼朱味,他的左轮手枪也没有掉下来究渐座。他站在那里恼朱味,摩挲着受伤的肩膀究渐座。雷恩斯福德再一次恐惧地屏住了呼吸恼朱味,他听到将军嘲弄的笑声在丛林中回荡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恼朱味,”将军喊道恼朱味,“要是你能听到我的声音恼朱味,让我祝贺你究渐座。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怎样做马来人的捕捉器究渐座。庆幸的是恼朱味,我也在马六甲打过猎究渐座。雷恩斯福德先生恼朱味,你原来挺有趣究渐座。我现在得去把伤口包扎一下恼朱味,只是一点轻伤究渐座。不过我得回去究渐座。我得回去究渐座。”

  将军回去收拾肩上的伤去了恼朱味,雷恩斯福德又开始逃走恼朱味,他又赢得了几个小时的时间究渐座。薄暮降临了恼朱味,然后是漆黑一片恼朱味,他还在努力前行究渐座。在他的鹿皮鞋下恼朱味,土地渐渐变软恼朱味,植被变得繁茂稠密恼朱味,虫子成群地向他袭来究渐座。他继续往前走恼朱味,一只脚陷到了泥里究渐座。他努力地要把它拔出来恼朱味,可是泥浆满怀敌意地吸住了他的脚恼朱味,就像那是一只巨大的水蛭究渐座。他猛地用力把脚拔了出来究渐座。他知道了现在自己在什么地方——死亡之沼恼朱味,还有那里的流沙究渐座。

  松软的土地让他想起了一个主意究渐座。他从流沙那里后退了十几步恼朱味,像某种巨大的史前时代的海狸一样恼朱味,开始挖掘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曾经在法国挖过工事恼朱味,当时恼朱味,要是一秒钟的延迟都意味着死亡究渐座。不过和他现在的挖掘相比恼朱味,那是一段平静的消闲时光究渐座。坑越来越深恼朱味,挖到他的肩膀那么深时恼朱味,他爬了出来恼朱味,从一些结实的小树上砍下树桩恼朱味,把它们削尖究渐座。他手指如飞地把它们编织成一张粗糙的毯子恼朱味,盖在洞口处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全身汗湿又累又痛地靠在被他削得光秃秃的一根树桩上究渐座。

  他听到软泥上的脚步声恼朱味,知道追逐他的人来了究渐座。夜风带来了将军雪茄的香气究渐座。对这个被追猎的人来说恼朱味,将军到来的速度快得不同寻常恼朱味,他好像不是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的究渐座。从雷恩斯福德藏身的地方看不到将军恼朱味,也看不到那个陷阱究渐座。他觉得一日长于一年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听到了树枝折断的脆响恼朱味,陷阱的掩体垮掉了恼朱味,就在尖树桩露出地面时恼朱味,他听到了痛苦的尖叫声究渐座。他缩了回来究渐座。离陷阱三英尺远的地方恼朱味,一个手拿电筒的男人站在那里究渐座。

  “干得好恼朱味,雷恩斯福德恼朱味,”将军喊道恼朱味,“你的缅甸老虎陷阱吃掉了我最好的狗究渐座。你又赢了究渐座。现在我要看看你怎么对付我的一群猎犬究渐座。我得回去休息休息究渐座。这个夜晚太有意思了恼朱味,谢谢你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躺在沼泽边恼朱味,黎明的时候恼朱味,他被远处一个微弱而飘忽不定的声音唤醒了恼朱味,他知道那是一群猎犬的低吠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知道恼朱味,在两件事里他可以选择一件去做究渐座。他可以待在原地不动恼朱味,那是自杀;他可以逃走恼朱味,那是在拖延不可避免的结局究渐座。他站在那里想了想究渐座。他忽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扎紧腰带恼朱味,走出了沼泽地究渐座。

  猎犬的低吠声越来越近究渐座。雷恩斯福德爬上一棵树究渐座。他看见在不到四分之一英里远的地方恼朱味,一个水道下面的丛林在移动究渐座。他极力望去恼朱味,看到了扎罗夫将军清瘦的外形究渐座。雷恩斯福德发现恼朱味,就在将军的前头恼朱味,有另外一个身影恼朱味,他的两肩宽阔恼朱味,从芦苇丛中猛冲而来究渐座。那是巨人伊凡恼朱味,他看上去像是被拖着往前走究渐座。雷恩斯福德认识到恼朱味,他一定是握着拴狗脖子的皮带究渐座。

  他们随时就要到他这里了究渐座。他的思想疯狂地活动着恼朱味,他想到了在乌干达学到过的当地的一种诡计究渐座。他从树上滑下来恼朱味,抓住一棵有弹性的小树恼朱味,把自己的狩猎刀绑在上面恼朱味,刀刃冲着先前留下的痕迹究渐座。他把一点点野葡萄酒绑在小树上……然后恼朱味,他开始逃命究渐座。猎犬找到了新鲜的气味恼朱味,它们的声音大了起来恼朱味,雷恩斯福德知道海滩上的动物是什么样的感觉究渐座。

  他不得不屏住呼吸究渐座。猎犬的低吠突然停止了恼朱味,雷恩斯福德的心脏也停止了跳动究渐座。它们一定是碰到了那把刀究渐座。

  他兴奋地爬上一棵树恼朱味,往回看究渐座。他的追逐者停了下来究渐座。雷恩斯福德看到扎罗夫将军还站在那里恼朱味,他脑子里的希望落空了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伊凡不见了究渐座。小树弹回来的刀子不是完全没有生效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一落到地上恼朱味,就听到猎犬群中又发出了吠叫究渐座。

  “勇气恼朱味,勇气恼朱味,勇气!”他一边往前冲恼朱味,一边气喘吁吁地告诉自己究渐座。一道蓝色的缺口从树丛中显露出来恼朱味,前面是死路一条究渐座。群犬越来越近究渐座。雷恩斯福德不得不继续往前究渐座。他到了海边恼朱味,通过小峡谷恼朱味,他可以看到城堡灰色的石头究渐座。在他下面二十一英尺远的地方恼朱味,大海在咆哮究渐座。雷恩斯福德犹豫了究渐座。他听到了群犬的声音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纵身一跳恼朱味,跃入水中究渐座。

  当将军和他的群犬到达缺口的时候恼朱味,哥萨克人停了下来究渐座。他凝视着宽阔的深蓝色水域恼朱味,站立了一会儿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坐了下来恼朱味,从一个银制的长颈瓶中拿出白兰地恼朱味,点燃一支芬芳的雪茄恼朱味,哼起了《蝴蝶夫人》的唱段究渐座。

  那天夜里恼朱味,扎罗夫将军在他巨大的大厅里举行了一顿丰盛的晚宴究渐座。他喝了一瓶保尔·罗杰恼朱味,还有半瓶香贝坦红葡萄酒究渐座。有两桩小事使他不能感到彻底的快乐究渐座。一件是很难有人能取代伊凡;另一件事是恼朱味,他的猎物跑掉了究渐座。当然恼朱味,那个美国人没有遵守游戏规则——在晚宴后品尝利口酒时恼朱味,将军这样想究渐座。

  为了安慰自己恼朱味,他到自己的图书馆里读了些马里·奥里利乌斯(罗马皇帝兼斯多噶派哲学家恼朱味,121—180年究渐座。)的著作究渐座。十点钟的时候恼朱味,他回到卧室究渐座。转动门上的钥匙时恼朱味,他自言自语说恼朱味,真的是太累了究渐座。屋里有一点点月光恼朱味,在开灯之前恼朱味,他走到窗前恼朱味,往下看着庭院究渐座。他可以看见那些巨大的猎犬恼朱味,于是他喊道:“下次运气更好究渐座。”然后恼朱味,他开了灯究渐座。

  有一个人一直躲在床帘里面恼朱味,这时站在他面前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恼朱味,”将军尖叫起来恼朱味,“天哪恼朱味,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是游过来的究渐座。我发现这比从丛林中走过来要快得多究渐座。”

  另外一个人吸了一口气恼朱味,微笑着恼朱味,“祝贺你究渐座。你赢了究渐座。”

  雷恩斯福德没有笑恼朱味,“我仍然是海滩上的一只野兽恼朱味,”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恼朱味,“做好准备吧恼朱味,扎罗夫将军究渐座。”

  将军深深地鞠了一躬恼朱味,他说:“我明白了恼朱味,好极了究渐座。在我们当中应该有一个人成为猎犬的晚餐究渐座。另一个将睡在这张非常舒适的床上究渐座。小心恼朱味,雷恩斯福德……”

  他从来没有睡在一张比这更好的床上恼朱味,雷恩斯福德这样断定究渐座。

Tags: 游戏 岛屿

本文网址:/zhentan/15238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