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丽姬娅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爱伦·坡

  其中自有意志恼朱味,意志永生不灭究渐座。孰知意志之玄妙及其威力哉?上帝乃一伟大意志恼朱味,以其专一之特性遍泽万物究渐座。凡人若无意志薄弱之缺陷恼朱味,决不臣服天使恼朱味,亦不屈从死神究渐座。

  ——约瑟夫·葛兰维尔(约瑟夫·葛兰维尔(1636—1680)恼朱味,英国哲学家恼朱味,牧师恼朱味,作家究渐座。他是唯神论者恼朱味,认为一切都由上帝的行动而决定究渐座。以上题句并非出于葛兰维尔之手恼朱味,系爱伦·坡杜撰恼朱味,俾以配合本文中心思想究渐座。)

  说真的恼朱味,当初我跟丽姬娅(丽姬娅恼朱味,原是希腊文恼朱味,意指嗓子清脆究渐座。爱伦·坡曾在《明星》一诗第二五八至二五九行写道:“丽姬娅!丽姬娅!我的美人!”根据美国诗人兼评论家伍特贝里(1855—1930)的说法恼朱味,作者听到晚风恼朱味,想到天地万物的和声恼朱味,将丽姬娅三字构成《明星》中的仙女;在本文中恼朱味,根据微风的拂动和宇宙间的美妙乐声化成女人恼朱味,实乃坡的幻想美女究渐座。)小姐怎样认识恼朱味,几时相逢恼朱味,甚至究竟在何处邂逅恼朱味,全想不起来了究渐座。那是多年前的事恼朱味,何况我又饱经沧桑恼朱味,记性坏了究渐座。否则的话恼朱味,眼下追忆不起这种种细节恼朱味,或许是因为我心上人的性情脾气费锐耕、渊博的学问费锐耕、娴雅的绝色费锐耕、流水欢歌般的醉魂幽语恼朱味,潜移默化地印入我心头恼朱味,我才没注意恼朱味,也不知晓究渐座。可话说回来恼朱味,我大概是在莱茵河附近恼朱味,一座古老的费锐耕、破落的大城市里恼朱味,跟她萍水相逢恼朱味,之后就经常来往究渐座。她的家世倒确实听她亲口谈过究渐座。不用说恼朱味,是个历史悠久的世家究渐座。丽姬娅!丽姬娅!我正埋头研究一门学问恼朱味,比其他一切都宜于使人遗世忘俗恼朱味,单单这三个悦耳的字眼——丽姬娅——就教我仿佛见到她的倩影恼朱味,其实她早不在人世了究渐座。眼下恼朱味,手里写着这篇文章恼朱味,心头陡然想起恼朱味,她姓什么恼朱味,根本就不知道恼朱味,其实她还是我的好朋友恼朱味,我的未婚妻恼朱味,后来成了我的学伴恼朱味,最后又成了我的爱妻呢究渐座。难道能开玩笑地说这是我的丽姬娅不是?要不恼朱味,难道这是我爱情的试金石恼朱味,就用不着打听她姓什么?再不恼朱味,难道还是我自己想入非非——是热恋的神龛前一种风流绝伦的供奉?这件事只是隐隐约约记在心头恼朱味,怪不得前因后果都忘了个一干二净!说真的恼朱味,如果那个名叫风流的神仙——如果她恼朱味,崇拜偶像的埃及那个苍白的蝉翼仙子恼朱味,爱虚陶菲(爱虚陶菲恼朱味,埃及神话中并无此神恼朱味,疑系astarte一字之误究渐座。按“爱斯塔特”为腓尼基的爱与美的女神恼朱味,即圣经中的“亚斯他录”究渐座。)恼朱味,正如人家说的恼朱味,主管恶姻缘恼朱味,那么准是她在左右我的婚姻究渐座。

  话说回来恼朱味,有件宝贵的事倒没忘怀究渐座。就是丽姬娅的仪容究渐座。她身材修长恼朱味,有点娇弱恼朱味,临死前恼朱味,竟是形销骨立究渐座。要我画出她那雍容华贵的风度恼朱味,要我描出她那无限轻盈的费锐耕、飘飘欲仙的脚步恼朱味,真是妄想究渐座。她来去无踪恼朱味,像幽灵究渐座。要不是她的玉手按上我的肩头恼朱味,吐出欢歌般的低柔细语恼朱味,根本就听不见她进了我这间房门紧闭的书斋究渐座。她那张秀丽的脸恼朱味,天下没一个少女比得上究渐座。好似瘾君子的五光十色的梦境——心旷神怡的虚幻梦境恼朱味,比睡意朦胧的得洛斯(得洛斯恼朱味,爱琴海昔克拉德群岛之一究渐座。传说是阿波罗神与阿尔忒弥斯诞生的地方究渐座。)妇女心头萦绕的幻想还要绚丽呢究渐座。异教徒的古典作品中往往错误地指引我们爱慕端正的容貌恼朱味,可她并不属于那一类型究渐座。范吕兰姆男爵培根(培根(1561—1626)恼朱味,英国政治家恼朱味,哲学家究渐座。一六二一年封为范吕兰姆男爵究渐座。)对一切形式费锐耕、一切类型的美倒说得好恼朱味,“匀称中若无异点恼朱味,即不足以称之绝色”(照培根原文恼朱味,此句应为“匀称中若无异点恼朱味,即不足以称之为佳色”究渐座。“佳”(excellent)改为“绝”(exquisite)显系爱伦·坡笔误究渐座。)究渐座。我虽看到丽姬娅的容貌并不属于端正的古典美——我虽看出她那份美当真称得上“绝色”恼朱味,也感到她脸上多的是“异点”恼朱味,但要想看出什么不端正来恼朱味,找到心目中的“奇异”来恼朱味,却是枉费心机究渐座。我端详高阔费锐耕、苍白的额角——真是毫无瑕疵;那字眼一用来形容如此神妙的庄严模样恼朱味,真是多么平淡呵!再端详跟纯白象牙相仿的皮肤恼朱味,矜持而安详费锐耕、宽阔而饱满的天庭;再端详熠亮的费锐耕、浓密的蓬松乌丝恼朱味,活活道出荷马(荷马(约生于公元前850年)恼朱味,古希腊史诗诗人恼朱味,《伊利亚特》与《奥德赛》的作者究渐座。)式形容词“如风信子”(“如风信子”恼朱味,据希腊神话恼朱味,阿波罗爱上美少年海辛托斯恼朱味,两人作掷铁饼戏时恼朱味,阿波罗不幸击死海辛托斯恼朱味,无法救活恼朱味,遂使其血化成风信子恼朱味,花瓣上印有ai ai字样究渐座。一般将此字作白色解恼朱味,而荷马却将此字代表黑色究渐座。)的整个意义!我注视轮廓优美的葱鼻恼朱味,如此完美恼朱味,只有在希伯来人那种优雅的浮雕中才看到过究渐座。同样滑如凝脂的鼻子恼朱味,同样暗带鹰钩的鼻梁恼朱味,同样线条相称的鼻孔恼朱味,活活透着豪放气魄究渐座。我凝视惹人心疼的嘴巴究渐座。这真是登峰造极的杰作——模样庄严的短短上唇;柔软的费锐耕、娇媚的费锐耕、催人欲眠的下唇;喜盈盈的酒窝恼朱味,红艳艳的唇色;她镇静的费锐耕、沉着的恼朱味,但又喜洋洋的微笑恼朱味,一道道圣光射在牙上恼朱味,亮得出奇的一口牙齿就反射出这道道圣光究渐座。我打量下巴的模样——我也看到了希腊人那种下巴恼朱味,宽阔而又显得圆润恼朱味,柔软而又显得威严恼朱味,饱满而又显得脱俗——这种轮廓恼朱味,阿波罗神(阿波罗恼朱味,希腊神话中宙斯与勒托之子恼朱味,司预言费锐耕、医药费锐耕、文艺的神究渐座。)只有在梦中才让雅典人的儿子克里奥米尼(克里奥米尼恼朱味,第三世纪雅典著名雕刻家究渐座。梅迪奇的维纳斯像为其著名作品究渐座。)看到究渐座。于是我盯上丽姬娅那对大眼睛了究渐座。

  在远古时代可没有过这样一对眼睛究渐座。我心上人的眼睛里恼朱味,大概也蕴藏着范吕兰姆男爵提到的秘密究渐座。无可否认恼朱味,我们这族人的一般眼睛说什么也没那么大究渐座。连诺耶哈德谷(诺耶哈德谷恼朱味,出处不详恼朱味,疑系爱伦·坡杜撰究渐座。)那族人中最圆的羚羊眼睛(羚羊眼睛恼朱味,指温柔的棕色眼睛究渐座。)也赶不上那么圆呢究渐座。可话又说回来恼朱味,只有碰到兴高采烈的时刻恼朱味,这特点才往往在丽姬娅身上显得一清二楚究渐座。碰到这种时刻恼朱味,她的美就是天上玉女恼朱味,世外神仙那一种——土耳其神话中的火丽(火丽恼朱味,伊斯兰教中的天堂女神恼朱味,以永恒的青春及美丽著称究渐座。据说由麝香与香料造成究渐座。每一虔诚的伊斯兰教徒可得十二个火丽究渐座。)那一种;也许是我心里胡思乱想恼朱味,才显得这样吧究渐座。眸子黑得熠亮恼朱味,偌长的漆黑睫毛盖过眼睛究渐座。眉毛长得不太整齐恼朱味,也是这样黑究渐座。然而恼朱味,在眼睛里看到的“异点”恼朱味,性质上和脸庞的模样费锐耕、色泽费锐耕、神采迥然不同恼朱味,归根结蒂恼朱味,一定是神情上有“异点”究渐座。啊恼朱味,神情这字眼多没意义呵!我们掩饰自己对灵性一无所知恼朱味,就单单说出这含义广泛的字眼究渐座。丽姬娅这副眼神呐!整整半天来恼朱味,我多么专心地默默琢磨呵!整整一个仲夏晚上恼朱味,我多么专心地拼命想要领悟呵!深藏在我心上人眼珠里的——比德漠克里特的井(德漠克里特(前460?—前362?)恼朱味,古希腊哲学家究渐座。他说:“真相在井底”恼朱味,所谓“井”者恼朱味,疑指他想象中的原子活动的空间究渐座。)还深奥的——是什么呀?是什么呀?我一心只想揭穿这个秘密究渐座。那对眼睛呵!那对又大恼朱味,又亮恼朱味,又美的眸子呵!那对眼睛成了我心目中的勒达(勒达恼朱味,希腊神话中斯巴达王廷达瑞奥斯之妻究渐座。宙斯爱其美貌恼朱味,诱之恼朱味,遂生两蛋恼朱味,其中一个化出海伦;另一个化出卡斯托尔与波吕杜克斯恼朱味,即双子星座中之两星究渐座。)的双星;我成了那对眼睛的最最热心的星相研究家究渐座。

  心理学上有不少无从捉摸的变态心理恼朱味,其中最最惊心动魄的恼朱味,恐怕在学校讲堂里也根本不提恼朱味,这就是我们拼命想要追忆一件早已忘怀的往事恼朱味,常常发现快要回想起来恼朱味,可结果还是想不起究渐座。我仔细端详丽姬娅的眼睛恼朱味,也是往往觉得快要彻底领悟了——觉得眼神快要给我领悟了——可又不怎么了解恼朱味,结果终于莫名其妙!说来也怪恼朱味,啊恼朱味,真是怪到极点的谜恼朱味,在天底下最平凡的事物中恼朱味,我竟也看出不少类似的东西究渐座。我是说恼朱味,丽姬娅的美潜入我脑海恼朱味,像供奉在神龛里那样萦绕心头恼朱味,此后恼朱味,我一见到尘世万物恼朱味,有种心情就油然而生恼朱味,每逢看到她那对水灵灵的大眼睛恼朱味,总是这股心情究渐座。但到底是什么心情恼朱味,我照旧没法解释恼朱味,也没法分析恼朱味,连一直揣度都不行究渐座。还是重复一遍吧恼朱味,我有时候端详一株迅速生长的葡萄恼朱味,凝视一只飞蛾恼朱味,一只蝴蝶恼朱味,一条虫蛹恼朱味,一条流水恼朱味,这股心情便识破了究渐座。看见海洋恼朱味,看见流星陨落恼朱味,曾经体会过究渐座。看见年近古稀的老人的眼色恼朱味,曾经体会过究渐座。用望远镜仔细照照天上的一两颗星星恼朱味,尤其是天琴座中那颗大星附近的六等星恼朱味,双重星恼朱味,变幻不定的星星(指织女星究渐座。)恼朱味,曾经领悟过究渐座。听到弦乐器的某些声音恼朱味,曾经满怀这种心情;看到书上几节文章恼朱味,也难免时时充满这种心情究渐座。在其他无数事例中恼朱味,我尤其深深记得约瑟夫·葛兰维尔的一部书中有段文章恼朱味,看了总不免涌起这股心情——大概只是因为文章写得怪吧;谁说得上?——“其中自有意志恼朱味,意志永生不灭究渐座。孰知意志之玄妙及其威力哉?上帝乃一伟大意志恼朱味,以其专一之特性遍泽万物究渐座。凡人若无意志薄弱之缺陷恼朱味,决不臣服天使恼朱味,亦不屈从死神究渐座。”

  时隔多年恼朱味,经过一番回顾恼朱味,我当真还能找出丽姬娅的某些性格恼朱味,跟那位英国伦理学家(指约瑟夫·葛兰维尔究渐座。)的这节文章不无几分间接关系究渐座。她专心一意地思索费锐耕、行动费锐耕、谈话恼朱味,或许就是那种了不起的意志的产物恼朱味,要不至少也是它的反映恼朱味,在我们长期来往的过程中恼朱味,可没其他更具体的迹象流露了究渐座。我认识的女人当中恼朱味,就数她恼朱味,外表镇静的费锐耕、始终沉着的丽姬娅恼朱味,心里一股热情赛如翻江倒海恼朱味,折磨得她好苦究渐座。这股热情恼朱味,我可估计不出恼朱味,要么只有凭着大得出奇的眼睛恼朱味,叫我那么惊喜交加的眼睛;凭着她幽幽嗓音里那分清晰的费锐耕、沉着的费锐耕、抑扬顿挫的费锐耕、简直迷魂的声调;凭着她一贯那种咄咄逼人的谈吐(跟她说话神气一比恼朱味,逼人的威势更显著了)恼朱味,或许还估计得出究渐座。

  上文中谈到过丽姬娅的学问:真是渊博之至恼朱味,根本没听说过闺秀妇女有这样的学问究渐座。她精通古典语言;就我对欧洲现代方言的知识来说恼朱味,根本没见她给难倒过究渐座。说真的恼朱味,碰到任何深受崇拜的课题——就因为那是学院夸耀的学问中最深奥的一种——又何尝发现丽姬娅给难倒过?只有在这晚近几年恼朱味,妻子的这一特点才多么迥乎寻常恼朱味,多么惊心动魄地使人不得不全神贯注呵!上文刚说过恼朱味,我根本没听说过闺秀妇女有她这分学识恼朱味,可是世上哪里又有一个男人涉猎心理学费锐耕、物理学费锐耕、数理学等一切学问恼朱味,而且成绩斐然呢?我当初并不知道丽姬娅的才学了不起恼朱味,令人咋舌恼朱味,到如今才看清楚;但当初倒完全晓得她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可以支配我恼朱味,竟像孩子一样安心恼朱味,听凭她指导我研究玄而又玄的形而上学;婚后数年中恼朱味,我孜孜不倦研究的就是形而上学究渐座。正当我研究不大有人探索——不大有人通晓的学问恼朱味,她就伏在我身上恼朱味,我真是无限得意恼朱味,无限喜悦恼朱味,怀着无限美好的憧憬恼朱味,感到神妙的远景在眼前逐渐展开恼朱味,顺着那人迹未到的费锐耕、光辉灿烂的漫长道路恼朱味,可以到达学问的终点恼朱味,这种学问实在珍贵之至恼朱味,禁不住人要研究呵究渐座。

  因此恼朱味,过了几年恼朱味,眼看那些有根有据的希望化作一阵风恼朱味,吹散了恼朱味,我心头的悲哀不必提有多大了!失去了丽姬娅恼朱味,我不过是个孩子恼朱味,暗中摸索罢了究渐座。有她在眼前恼朱味,单听她讲解恼朱味,我们埋头研究的先验论(先验论恼朱味,乃德国哲学家康德(1724—1804)所创恼朱味,他将时间费锐耕、空间费锐耕、因果性费锐耕、必然性及逻辑的其他范畴和基本原理均称为超出经验范畴的认识形式究渐座。)中不少疑难恼朱味,就此迎刃而解究渐座。少了她那对亮晶晶的眼睛恼朱味,闪光的金字竟比铅还暗淡究渐座。可如今那对眼睛愈来愈难得射在我熟读的书上了究渐座。丽姬娅病啦究渐座。惶惑的眼睛闪出熠熠光芒;苍白的手指成了死尸般的蜡黄颜色;高阔额角上的青筋随着极其微妙的感情起伏骤涨骤落究渐座。我眼里看出她准死无疑——我心里就不顾死活地跟狰狞的无常拼命究渐座。可万万没料到恼朱味,多情的妻子跟死神的搏斗竟比我还厉害究渐座。她那冷酷的性格足以使我相信恼朱味,在她心目中恼朱味,死决不可怕;——谁知并非如此究渐座。她跟死神拼命的那股炽烈的反抗力恼朱味,决非笔墨所能描绘究渐座。我见了这副惨状恼朱味,痛心得长吁短叹了究渐座。真想安慰安慰她恼朱味,真想劝导劝导她;可她非常非常想活下去——想活下去——只想活下去——安慰她恼朱味,劝导她恼朱味,那才叫傻呢究渐座。她火烧似的心里虽然翻江倒海地折腾着恼朱味,不到最后关头恼朱味,那貌似沉着的态度却始终不变究渐座。嗓音愈来愈柔了——愈来愈低了——她悄悄说出一番话来恼朱味,那怪诞的意义恼朱味,我可不想细述究渐座。我晕头转向地听着恼朱味,恍恍惚惚的恼朱味,听着非同凡响的清音——听着人间未有的妄想和希望究渐座。

  她爱我恼朱味,这倒不必多疑;在她那种胸怀里恼朱味,爱情不比寻常恼朱味,这也一看便知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只有在她临终时恼朱味,我才给她的至深且巨的挚情彻底打动了心究渐座。整整半天来恼朱味,她紧紧握住我的手恼朱味,当面倾吐泛滥胸怀的衷曲恼朱味,心头那强如热恋的痴情无异就是至爱呵究渐座。我怎配听到这番心声呢?——我怎么活该倒霉恼朱味,碰到我心上人倾吐衷肠的时刻(某些版本恼朱味,如柯里尔版本恼朱味,此句作“碰到我倾吐衷肠的时刻”究渐座。本文从诺甫版本译出究渐座。)恼朱味,竟眼看她撒手人寰?要细述这件事恼朱味,可受不了究渐座。就这么说吧恼朱味,天呐!眼见丽姬娅强似常人地热恋着一个不该受人爱的恼朱味,不配受人爱的恼朱味,才终于看出如今她的生命行将结束恼朱味,她真心真意地怀着渴望恼朱味,一味想要活下去究渐座。这种炽烈的愿望恼朱味,这种一心想活下去恼朱味,只想活下去的火热心愿恼朱味,我可没本领描绘恼朱味,我可没措辞来表达究渐座。

  她去世那天晚上恼朱味,深更半夜恼朱味,她不由我分说恼朱味,招我到身边恼朱味,请我把她不多几天前写成的一首诗重念一遍究渐座。我遵从了究渐座。内容如下——看!这是个狂欢的晚上恼朱味,

  在凄凄凉凉的暮年!

  有群蝉翼仙子恼朱味,脸上

  蒙着轻纱恼朱味,热泪涟涟恼朱味,

  端坐戏院里恼朱味,观看一出

  恐惧和希望交织的悲剧恼朱味,

  乐队时作时辍地奏出

  缥缥缈缈的天外仙曲究渐座。

  丑角乔扮凌霄的天帝恼朱味,

  飞东飞西地往返无常恼朱味,

  咕哝不停恼朱味,声音低低恼朱味,

  只是傀儡恼朱味,横冲直撞恼朱味,

  听凭无形巨掌牵上牵下究渐座。

  无形巨掌瞬息换景恼朱味,

  扑扑秃鹰翅膀恼朱味,飞降

  灾祸恼朱味,看不清!

  这出戏真是五光十色!

  啊恼朱味,常记心头恼朱味,千万莫忘!

  人群不停追逐“幻影”恼朱味,

  伸手捕捉恼朱味,永远失望恼朱味,

  绕圈回旋地兜来转去恼朱味,

  始终回到同一地方恼朱味,

  剧中情节多的是恐惧

  和罪恶恼朱味,有的是疯狂究渐座。

  看呵恼朱味,一条横行爬虫恼朱味,

  闯进欢乐的小丑群中恼朱味,

  浑身猩红恼朱味,直往前冲恼朱味,

  扭出舞台僻角中!

  折腾蠢动!一声哀吟恼朱味,

  可怜丑角霎时丧身恼朱味,

  蠕虫的毒牙鲜血淋淋恼朱味,

  座上女神泣不成声究渐座。

  灯火转暗恼朱味,一一隐熄!

  好似棺套罩上灵枢恼朱味,

  帷幕势比骤雨恼朱味,倏地落下恼朱味,

  掩没人影恼朱味,战栗无救恼朱味,

  仙子摘下轻纱恼朱味,纷纷起身恼朱味,

  脸色刷白恼朱味,双目茫茫恼朱味,

  公认台上悲剧名唤“人生”恼朱味,

  主角便是“毒蛊霸王”究渐座。(一八三八年恼朱味,作者初次发表本文时恼朱味,并无以上诗句究渐座。该诗于一八四三年一月恼朱味,以《毒蛊霸王》为题恼朱味,初次发表于《葛雷姆杂志》究渐座。一八四五年恼朱味,作者将全诗略加改动(如将第十三行“隐约”一字改为“无形”恼朱味,最后一段的“垂死”改为“战栗”恼朱味,“憔悴”改为“刷白”等)恼朱味,插入本文恼朱味,再行发表究渐座。)

  “啊恼朱味,天呐!”我念完这首诗恼朱味,丽姬娅顿时跳起身恼朱味,急惊风似的双手一举恼朱味,半带尖声地喊道恼朱味,“啊恼朱味,天呐!啊恼朱味,老天爷呐!——难道这种情况始终不变?——难道这个霸王永远称霸不成?难道我们不是上帝您的骨肉?孰……孰知意志之玄妙及其威力哉?凡人若无意志薄弱之缺陷恼朱味,决不臣服天使恼朱味,亦不屈从死神究渐座。”

  这时她仿佛发泄了满腔怨愤恼朱味,累坏了恼朱味,两条雪白的胳膊刷地放下恼朱味,一脸严肃恼朱味,回到床上等死了究渐座。弥留之际恼朱味,嘴里还喃喃有词究渐座。我弯下腰恼朱味,凑着耳朵一听恼朱味,原来又是葛兰维尔那节文章中的最后一句:“凡人若无意志薄弱之缺陷恼朱味,决不臣服天使恼朱味,亦不屈从死神究渐座。”

  她去世了——我难过得肠断肝裂恼朱味,再也不堪独居在莱茵河畔那阴沉的破城里究渐座。我倒不缺世人所谓的财富究渐座。丽姬娅给我带来的财富恼朱味,远比凡人通常注定享有的还多恼朱味,要多得多呢究渐座。因此恼朱味,我疲惫地辗转漂泊了两三个月恼朱味,终于在风光绮丽的英国一个人烟稀少的荒芜地方恼朱味,买下座寺院恼朱味,修葺了一番究渐座。寺名不提了究渐座。我万念俱灰恼朱味,才到了这与世隔绝的穷乡僻壤;这座满目苍凉的堂皇巨厦恼朱味,这片荒凉的庄院恼朱味,还有不少跟巨厦和庄院有关的费锐耕、素有来历的凄恻纪念品恼朱味,倒跟我万念俱灰的心情很相配究渐座。寺院外部虽然面目未改恼朱味,一片绿阴凋零残颓恼朱味,可我好似孩子一样任性恼朱味,或许暗怀一线希望恼朱味,但愿减轻心头的悲伤恼朱味,竟大事铺张恼朱味,把屋内布置得比王府还华丽究渐座。这种傻事恼朱味,在童年就已经养成癖好恼朱味,如今仿佛活到凄凉的晚年恼朱味,竟又重新干起来了究渐座。天呐恼朱味,看看光怪陆离的花幔费锐耕、庄严的埃及雕刻费锐耕、怪诞的壁沿和家具费锐耕、图案杂乱的金丝地毯恼朱味,我觉得连初期疯病的症状都可以看出不少呢!我早就成了瘾君子恼朱味,无论工作和习惯都透着鸦片梦境的特色究渐座。但决不能掉转笔头来细述这种荒唐的事究渐座。还是光谈谈一间鬼房间吧究渐座。当初我一时神经错乱恼朱味,在圣坛前拜了堂恼朱味,领着特瑞缅因那位碧眼秀发的罗维娜·特瑞梵侬小姐恼朱味,当做新娘恼朱味,当做萦绕我心头的丽姬娅的替身恼朱味,就走到了那间卧房里究渐座。

  眼下恼朱味,新房中的构造和陈设无不历历在目究渐座。新娘的娘家势利成性恼朱味,贪图金钱恼朱味,竟听任这么可爱的一位姑娘恼朱味,一位千金踏进如此装饰的房里恼朱味,他们的骨气何在?上文刚谈过恼朱味,房里的一切细节恼朱味,我都丝毫不漏地记在心头恼朱味,可我对重要大事却伤心得忘怀了;那种异想天开的布置一点没次序恼朱味,一点不调和恼朱味,哪会留下什么印象究渐座。这间房在城堡式的寺院中一个巍巍塔楼上恼朱味,成五角形恼朱味,很宽敞究渐座。朝南那面开着一扇窗子——偌大一块威尼斯不碎玻璃——只有一个窗框恼朱味,漆成青灰色恼朱味,阳光和月光透过窗子射进来恼朱味,照得房里一切物件都蒙上了阴森森的光究渐座。这扇大窗的上半部搭出个花架恼朱味,盘着老葡萄藤恼朱味,缘着塔楼的巨墙往上爬究渐座。死气沉沉的橡木天花板恼朱味,其高无比恼朱味,构成拱形恼朱味,精工描绘回纹图案恼朱味,又是哥特式恼朱味,又是德洛伊式(德洛伊恼朱味,指上古时代高卢人与不列颠人中一种能妖术费锐耕、会预言的德洛伊教教徒究渐座。其图案花样作五点状究渐座。)恼朱味,真是稀奇古怪恼朱味,荒诞绝伦究渐座。这苍凉的穹隆正中心恼朱味,垂下一根长环金链恼朱味,挂着偌大一只撒拉森式(撒拉森恼朱味,原指叙利亚与阿拉伯间沙漠中的游牧人恼朱味,后又指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究渐座。)金香炉恼朱味,千镂万孔的费锐耕、五彩的火花灵若蟒蛇恼朱味,川流不息地在炉孔里穿进穿出究渐座。

  四处放着几张长榻恼朱味,几座金烛台恼朱味,一律都是东方式样究渐座。还有一张印度式卧榻——合欢床——低低的恼朱味,实心乌木上雕着花纹恼朱味,挂着一顶棺套似的床帐究渐座。卧房四角各竖一口硕大无朋的黑花岗石棺材恼朱味,全是从卢克索(卢克索恼朱味,中埃及尼罗河畔城市恼朱味,以狮身人面像费锐耕、方尖碑等古迹著称究渐座。)对面的皇陵中挖掘出来的恼朱味,古旧的棺盖上雕满不知何年何月刻下的花纹究渐座。可天呐!最最怪诞的就数房里的帷幔究渐座。巍峨的四壁真是高不可攀恼朱味,甚至高得不相称恼朱味,从顶到脚恼朱味,重重叠叠地挂着巨幅沉甸甸的帐幔——帐幔的料子看来就跟地毯费锐耕、床帐费锐耕、长榻的套子费锐耕、乌木床的罩单费锐耕、半遮着窗户的罗纹花窗帘一模一样究渐座。全是华贵无比的金布恼朱味,一团一团的布满阿拉伯式的图案(阿拉伯人崇尚的一种壁饰图案恼朱味,以树枝费锐耕、树叶以及漩涡交织一起恼朱味,称为蔓藤花纹究渐座。)恼朱味,或远或近的恼朱味,每团直径约莫一英尺光景恼朱味,在布上形成漆黑的花样究渐座。但只有从一个角度望去恼朱味,才带着几分真正的阿拉伯式花样究渐座。经过一番设计(这种设计目前流行世上恼朱味,其实太古时代就有了)恼朱味,这些图案便显得变化无穷究渐座。刚踏进房恼朱味,只觉得奇形怪状;可往前走几步恼朱味,这副怪样渐渐消失;在房里东转西转恼朱味,就逐渐看到四下川流不息的都是鬼影恼朱味,或是诺曼底人迷信的传说里的那一种恼朱味,或是出家人邪梦中出现的那一种究渐座。帷幔后面不断猛烈地吹过一阵阵风恼朱味,幻影幢幢的感觉就此骤增十倍——房里一切也就平添一种可怕的费锐耕、不安的活力究渐座。

  在这类厅堂里——在这种新房中——我和特瑞缅因那位小姐度过了蜜月恼朱味,无忧无虑地度过了究渐座。我不由看出妻子就怕我这种喜怒无常的脾气——看出她躲开我恼朱味,简直不爱我;可我心里反倒高兴究渐座。我把她恨得咬牙切齿恼朱味,这愤恨只有妖怪才有究渐座。我霎时想到了丽姬娅恼朱味,我的亲人恼朱味,我的天仙恼朱味,我的美女恼朱味,我的亡妻恼朱味,唉恼朱味,心头这分惋惜不必提有多大了!我出神追忆她的纯洁恼朱味,她的智慧恼朱味,她的至高无上的神妙性格恼朱味,她的如胶似漆的火热痴情究渐座。于是无所顾虑地燃着满腔熊熊情火恼朱味,比她还炽烈呢究渐座。在吞了鸦片后的乱梦中(因为我吸毒成瘾了)恼朱味,我会出声呼唤她的名字恼朱味,或者在万籁俱寂的晚上恼朱味,或者白天恼朱味,在隐蔽的幽谷山坳里恼朱味,仿佛只要我心痒难抓地费锐耕、热情如焚地诚意怀念亡妻恼朱味,就好使她重新回到早已抛弃的人生道路上——唉恼朱味,能永远如此吗?

  约莫在婚后第二个月的月初恼朱味,罗维娜小姐突然病倒了恼朱味,一病就病了好久究渐座。高烧摧毁了健康恼朱味,害得她夜不成眠;在半睡半醒的不安心情中恼朱味,她谈到塔楼上这间卧房里的声音和动静究渐座。我断定这无非是她胡思乱想的缘故恼朱味,要不恐怕是房里那幻影横生的感染力的影响究渐座。她终于渐渐复原——到底痊愈了究渐座。谁知没过多久恼朱味,又病了恼朱味,这次病得更凶恼朱味,缠绵病榻了;她身体素来虚弱恼朱味,这次病后恼朱味,从此毫无起色究渐座。过了这个时期恼朱味,病势可真严重恼朱味,旧病复发恼朱味,就分外严重恼朱味,医生用尽一切医道恼朱味,使出浑身解数恼朱味,怎么也治不好究渐座。这慢性病愈来愈严重恼朱味,分明就此牢牢缠住她恼朱味,人力挽回不了啦恼朱味,我便看出她那急躁不安的脾气恼朱味,也愈来愈厉害;碰到些微小事恼朱味,就吓得要命恼朱味,这种动辄激动的情绪也愈来愈厉害了究渐座。她早先提过帐幔间有声音——轻微的声音——异常的动静恼朱味,如今又谈到了恼朱味,而且谈得益发频繁恼朱味,益发执拗究渐座。

  九月末梢恼朱味,一天晚上恼朱味,她格外强调这一烦心问题恼朱味,引起我的注意究渐座。她刚从乱梦中醒来恼朱味,我看着她那瘦脸抽搐个不停恼朱味,心里又是焦急恼朱味,又是隐隐恐惧究渐座。我靠近她那张乌木床恼朱味,坐在一张印度式的长榻上究渐座。她半欠起身恼朱味,认真地低声谈到当时听到的声音恼朱味,可我听不到——谈到当时看见的动静恼朱味,可我看不出究渐座。帐幔后面飒飒吹过风恼朱味,我真想告诉她恼朱味,那简直听不大清的声息恼朱味,墙上那几乎没有变化的影子恼朱味,无非是风一直飒飒吹过而引起的恼朱味,但老实说吧恼朱味,这连我自己也不敢全信呢究渐座。话说回来恼朱味,眼见她脸上一片死白恼朱味,心里就有数恼朱味,尽管千方百计地想安她心恼朱味,结果还是落空究渐座。看模样她快晕过去了恼朱味,可身边又没个仆从好使唤究渐座。我想起卧房那头放着医生规定喝的一瓶淡酒恼朱味,就三脚两步地走去取来究渐座。谁知刚到香炉光下恼朱味,竟有两件惊人的事不由我不注意究渐座。只觉得身边轻轻走过什么看不清但又感觉得到的东西;眼里还看到香炉里射下熠亮灯光恼朱味,正中金黄地毯上有个影子——貌似天仙的模糊淡影——这种影子可能给当作幻影究渐座。可是恼朱味,我吞了过多的鸦片恼朱味,醉得晕头转向恼朱味,对这种事简直置之不顾恼朱味,也没有告诉罗维娜究渐座。我找到了酒恼朱味,重新回到卧房这头恼朱味,斟了一杯恼朱味,凑到这位人事不省的小姐嘴边究渐座。如今她倒有点苏醒了恼朱味,伸手拿了杯子恼朱味,我便倒身坐在附近一张长榻上恼朱味,眼睁睁地看着她究渐座。就在这时恼朱味,耳边分明听到睡榻附近地毯上响起一阵轻微的脚步声;转眼工夫恼朱味,罗维娜正将酒杯举到嘴边恼朱味,我猛然瞅见三四滴亮晶晶的费锐耕、红艳艳的流汁仿佛从房内半空中什么无形的泉源里流出来恼朱味,洒进了酒杯;要不也许是我做梦吧究渐座。如果我看到的话——罗维娜可没瞅见究渐座。她毫不犹豫恼朱味,将酒一口喝干恼朱味,我忍住了恼朱味,没把这事说出口恼朱味,照我看恼朱味,归根结蒂恼朱味,无非是因为眼见罗维娜小姐吓得要命恼朱味,再则吞了鸦片恼朱味,三则时间又在晚上恼朱味,幻想力就非常活跃恼朱味,幻想丰富了恼朱味,就势必引起这种联想究渐座。

  可我没法蒙过自己的眼睛恼朱味,就在那几滴红液洒进了酒杯之时恼朱味,妻子的病情突然一下子恶化了;到第三天夜晚恼朱味,奴婢准备给她下葬了恼朱味,到第四天恼朱味,剩下我一个人恼朱味,陪着她那裹衾的尸体恼朱味,坐在怪异的卧房里恼朱味,我和她的新房里究渐座。——面前展出一片荒诞的幻景恼朱味,吞了鸦片才有的幻景恼朱味,忽隐忽现恼朱味,影影绰绰究渐座。我眼花缭乱恼朱味,凝视房内四角那四口石棺恼朱味,凝视帷幔上那变幻无常的图案恼朱味,凝视头顶上那只香炉中穿进穿出的五色火舌究渐座。一想到前几天晚上的事恼朱味,眼光不由落在香炉光下那个地方究渐座。当初我在那儿见过朦胧影子恼朱味,可如今不见了究渐座。我舒舒畅畅地吸着气恼朱味,朝床上那苍白的费锐耕、僵硬的死尸看去究渐座。于是丽姬娅的无数事迹忽然一一浮现——转眼间恼朱味,势如山洪暴发恼朱味,心头重新涌现当初看她这么裹着寿衾而涌起的那股说不出的悲哀究渐座。夜尽了;我仍然怔怔望着罗维娜的尸体恼朱味,照旧满腔辛酸地想着深深迷恋的唯一亲人究渐座。

  大约到了深夜恼朱味,可能早一点恼朱味,也可能晚一点恼朱味,我可没留心时间恼朱味,耳边忽然响起一声呜咽恼朱味,低低的恼朱味,柔柔的恼朱味,但又清清楚楚恼朱味,我不由从迷梦中惊醒过来恼朱味,只觉得从乌木床上传来——从罗维娜临终那张床上传来究渐座。我不禁迷信起来恼朱味,害怕得要死地听着——谁知再也没听到第二声究渐座。我睁大眼睛恼朱味,看看尸体有没动静——谁知一点也看不出究渐座。可不见得是错觉究渐座。不管声音多轻恼朱味,到底听见过恼朱味,何况头脑也不是不清醒究渐座。我毅然死盯着尸体究渐座。可以解谜的事一件也没出现究渐座。过了片刻终于看清腮帮里费锐耕、眼帘上的凹陷的微血管忽然泛出微微一层红恼朱味,淡极了恼朱味,简直看不清究渐座。我心头起了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恼朱味,凡人的语言可没法充分表达恼朱味,只觉得坐在那儿恼朱味,心不跳了恼朱味,手脚僵了究渐座。不过恼朱味,一股责任感终于又使我重新安下心究渐座。我就肯定恼朱味,后事料理得太仓促了——罗维娜还活着呢究渐座。得马上挽救;但塔楼离寺院那角的下房很远——身边又没个仆人好使唤——要不离开房间几分钟恼朱味,就没法召他们来帮忙——可又不敢离开究渐座。因此孤零零一个人恼朱味,千方百计要将这游魂唤醒究渐座。不到片刻恼朱味,旧病无疑复发了;眼帘和腮帮上的血色消退了恼朱味,留下一片白恼朱味,竟比云石还白;嘴唇格外皱了恼朱味,噘成一团恼朱味,活脱脱一副狰狞的死相;尸体上霎时变得黏糊糊恼朱味,冷冰冰恼朱味,不由人恶心;紧跟着又照常僵硬了究渐座。我刚才吃惊不小恼朱味,从榻上站起身恼朱味,如今浑身一阵寒噤恼朱味,重新倒在榻上恼朱味,又专心想着丽姬娅那鼓舞热情的幻影了究渐座。

  这样过了一个钟头恼朱味,我第二回听到床那儿传来隐隐约约的一声——真有其事吗?我侧耳细听——心里怕极了究渐座。又传来啦——是声叹息究渐座。我匆匆奔到死尸前恼朱味,只见嘴唇在簌簌地抖恼朱味,看得清清楚楚呢究渐座。一眨眼恼朱味,不抖了恼朱味,露出珍珠似的一排皓齿究渐座。我心坎里原只是畏惧恼朱味,如今又添了分惊讶恼朱味,就此七上八下究渐座。只觉得眼睛花了恼朱味,脑子糊涂了;使了浑身力气恼朱味,才算打起精神恼朱味,出于责任感的鞭策恼朱味,我又去干起死回生的工作了究渐座。这时死尸的额角上恼朱味,还有腮帮上和喉咙上都泛出几分红晕;浑身上下摸得出有暖气;连心都微微悸动了究渐座。罗维娜小姐活着呢究渐座。我就格外热心地干起来;擦洗了尸体的太阳穴和双手恼朱味,凡是不消看什么医书恼朱味,单凭经验就可以知道的办法都使尽了究渐座。谁知白费力气究渐座。冷不防恼朱味,血色无影无踪恼朱味,心不跳了恼朱味,嘴上又显出副死相恼朱味,转眼间恼朱味,浑身上下冰凉了恼朱味,一片青灰恼朱味,僵硬无比恼朱味,只剩下副骨头恼朱味,多少天来恼朱味,早就成了死人的一切可憎的特征全流露出来了究渐座。

  我又重新想着丽姬娅的幻影——耳边又响起幽幽的一声(多不可思议呵恼朱味,眼下一边写着恼朱味,一边竟然还打寒噤呢!)——又响起幽幽的一声呜咽恼朱味,从乌木床那儿传来究渐座。可是恼朱味,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不可名状的恐怖恼朱味,何必细述呢?何必掉转笔头来描写这出复活的恐怖戏呢?何必说什么灰蒙蒙的黎明来临前恼朱味,这出恐怖戏一次次的搬演;一次次可怕地旧病复发恼朱味,结果无非是益发可憎的死亡恼朱味,分明挽回不了;一次次垂死呻吟恼朱味,模样浑似跟无形的仇人拼命;一次次拼命恼朱味,结果死尸容貌上总是显出说不出名堂的怪诞变化;这一切何必细述呢?还是赶紧把文章写完吧究渐座。

  那个恐怖的晚上过去了一大半恼朱味,她早就死了恼朱味,但又重新动弹了——这回比前几次动得更加厉害恼朱味,虽然复活这事根本毫无希望恼朱味,比什么都可怕究渐座。我早不搏斗恼朱味,早不动弹恼朱味,只是直僵僵地坐在长榻上恼朱味,七情六欲一一涌现恼朱味,我就是束手无策地受尽折磨恼朱味,其中的极端恐惧倒一点也不可怕恼朱味,也毫不消耗精力究渐座。再说一遍吧恼朱味,死尸动弹了恼朱味,这回比前几次动得更加厉害究渐座。脸上突然泛出血色恼朱味,这股子劲可不比寻常——手脚不僵了——要不是眼帘依然紧闭恼朱味,要不是尸体上有着绷带和披挂恼朱味,照旧显出一副阴森森的死尸模样恼朱味,我也许会以为罗维娜当真挣脱了死神加在她身上的桎梏呢究渐座。但如果这想法就连在当时也不全对的话恼朱味,至少可以肯定恼朱味,那裹衾的怪物确实在床上爬起身恼朱味,两腿无力恼朱味,双目紧闭恼朱味,浑像人家做着噩梦的模样恼朱味,踉踉跄跄地走着恼朱味,一寸一寸飘到房间当中恼朱味,实实在在(根据诺甫版本恼朱味,此处作“boldly”显眼恼朱味,本文从伐金版本译出究渐座。)恼朱味,清清楚楚究渐座。

  我并没哆嗦——我并没动弹——因为那人形的神气费锐耕、身材费锐耕、举止恼朱味,使我想起不少说不出的幻想恼朱味,在脑子里匆匆打转恼朱味,害得我反而麻木了——浑身冰凉恼朱味,成了石头人究渐座。我并没动弹——只是怔怔地望着这个鬼怪究渐座。心里乱七八糟——翻江倒海似的平静不了究渐座。眼前站着的当真是活生生的罗维娜吗?当真是罗维娜——特瑞缅因那位秀发碧眼的罗维娜·特瑞梵侬小姐吗?何必恼朱味,何必疑心呢?绷带不是紧紧扎在嘴边吗——这难道会不是活生生的特瑞缅因那位小姐的嘴?还有脸蛋——不是红艳艳的恼朱味,就跟她妙龄时代一样吗——对恼朱味,这确是活生生的特瑞缅因那位小姐的漂亮脸蛋究渐座。还有下巴恼朱味,两个酒窝恼朱味,就跟她健康时一样恼朱味,难道会不是她的?——但话可说回来恼朱味,难道病了以后恼朱味,身体就会长高了?一想到这念头恼朱味,我疯狂透顶了!一个箭步跳到她面前!她往后一缩恼朱味,不让人碰着恼朱味,听凭头上裹着的阴森森的寿衾掉下来恼朱味,松开来恼朱味,密密麻麻的一头蓬松长发恼朱味,就飘拂在房里川流不息的空气中了;比深夜里的乌鸦翅膀还黑呢!这时恼朱味,站在我面前的人形慢慢睁开眼睛究渐座。我出声尖叫了:“啊恼朱味,至少我决不会——决不会弄错——这对滚圆的恼朱味,漆黑的恼朱味,惶惑的眼睛——是亡故的爱人的——是小姐的——是丽姬娅小姐的究渐座。”

Tags: 尸体 婚姻

本文网址:/zhentan/15238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