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查理十一的幻觉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普罗斯佩·梅里美

  霍拉旭恼朱味,天地之间有许多事情恼朱味,是你们的哲学里所没有梦想到的呢究渐座。(原文系英文究渐座。见朱生豪译莎士比亚《哈姆莱特》第一幕第五场究渐座。)

  ——莎士比亚《哈姆莱特》

  一般人不相信离奇的幻觉和幻象恼朱味,可是其中有些的确得到了证实究渐座。如果拒绝相信恼朱味,就只好干脆彻底点恼朱味,把所有的历史见证一股脑儿全部推翻算了究渐座。

  有一份正式记录恼朱味,上面有四个值得信赖的见证人签名(这里的所谓记录是国王查理十一所写恼朱味,由瑞典华特兰迪塞斯博物馆发表恼朱味,上面有四位证人签字恼朱味,即总理大臣查理·比尔克费锐耕、王国参议员m.w.比尔克费锐耕、亚历山大·奥森斯蒂恩费锐耕、副看门官彼得·格拉乌斯兰究渐座。梅里美在此并未使用这些人的真实姓名恼朱味,而且除国王外只提到三个人究渐座。叙述内容与记录亦有出入究渐座。)恼朱味,这就是我下面要叙述的故事完全真实的保证究渐座。我还要说一句恼朱味,这份记录所载的预言当时已经有人知道并提及恼朱味,而后来发生的事件似乎也证明了恼朱味,预言果然成了现实究渐座。

  有名的查理十二之父查理十一是瑞典最专制恼朱味,但也是最贤明的君主之一究渐座。他限制贵族过分的特权恼朱味,取消元老院的权力恼朱味,并自行制定法律究渐座。总之恼朱味,他改变了在他以前被寡头势力所控制的国家体制恼朱味,强迫各等级给予他绝对的权力究渐座。此外恼朱味,他是一个开明而勇敢的人恼朱味,对路德派宗教(路德派宗教恼朱味,即路德宗恼朱味,基督教新教主要宗派之一恼朱味,以马丁·路德的宗教思想为依据恼朱味,主张建立不受罗马教廷统辖的教会恼朱味,认为信仰和教义应一致恼朱味,强调《圣经》的权威高于教会的权威究渐座。)异常忠诚恼朱味,性格刚强费锐耕、冷酷费锐耕、讲求实际而与空想无缘究渐座。

  他的妻子乌尔里克·埃莱奥诺尔刚刚去世究渐座。虽然有人说恼朱味,是他的冷酷无情使妻子过早地离开了人间(国王与王后感情不融洽恼朱味,私下另有情妇究渐座。)恼朱味,其实恼朱味,他对妻子还是尊重的恼朱味,而且出乎人们意料之外恼朱味,妻子的死对他也是个打击究渐座。自从发生了这件事之后恼朱味,他变得比以前更加忧郁和沉默恼朱味,拼命埋头工作恼朱味,说明他需要摆脱痛苦的思绪究渐座。

  一个秋天的下半夜恼朱味,他穿着睡衣和拖鞋恼朱味,坐在斯德哥尔摩王宫他的书房里恼朱味,面对着烧得很旺的火炉恼朱味,身旁是他所宠爱的内侍布拉埃伯爵和包姆加腾医生究渐座。附带说一句恼朱味,这位医生自命不凡恼朱味,总想使人怀疑一切恼朱味,但医学除外究渐座。那天晚上他传召这位医生恼朱味,因为他感到有点不适恼朱味,想问问医生的意见究渐座。

  夜深了恼朱味,但国王一反平时的习惯恼朱味,并不向他们道晚安使他们知趣告辞恼朱味,而是低着头恼朱味,眼睛注视着尚未烧尽的木柴恼朱味,默然无语究渐座。他们随侍在侧他觉得心烦恼朱味,但不知道为什么恼朱味,却又害怕一人独处究渐座。布拉埃伯爵发现国王并不喜欢自己在场恼朱味,已经多次表示担心国王需要休息:但国王一个手势把他留在了原地究渐座。医生也谈到熬夜对健康有害恼朱味,但查理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回答他:“你留下恼朱味,我还不想睡觉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大家试谈了好几个不同的话题恼朱味,但都说不到两三句便谈不下去了究渐座。看来很明显恼朱味,国王情绪不佳恼朱味,在这样的情况下恼朱味,做臣子的的确很难办究渐座。布拉埃伯爵心想恼朱味,国王的忧思乃因哀悼亡妻而起恼朱味,便看了一会儿挂在书房里的王后像恼朱味,然后长叹了一口气恼朱味,大声说道:“这幅像简直和真人一样!的确就是这种表情恼朱味,既庄重又温柔!……”

  “算了!”国王粗暴地回答道恼朱味,每当别人在他面前提到王后的名字恼朱味,他都认为是一种责备究渐座。“这幅像比真人漂亮多了!王后长得很丑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恼恨自己竟然如此狠心恼朱味,便站起来恼朱味,在房间里转了一圈以掩盖使他脸红的激动心情究渐座。走到俯瞰庭院的窗子前面恼朱味,他停了下来究渐座。夜色深沉恼朱味,天边悬挂着一弯新月究渐座。

  今天瑞典国王居住的那座王宫当时尚未建成(此宫在一六九〇至一七五四年间建成究渐座。)究渐座。开始修建这座宫殿的是查理十一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他住在里特霍姆呷角面对摩莱尔湖的旧王宫里究渐座。那是一座形状像马蹄铁的巨大建筑究渐座。国王的书房在其一端究渐座。各等级恭聆圣谕的大厅几乎就在书房的对面究渐座。

  此刻恼朱味,大厅的窗口似乎被一道强烈的光芒所照亮究渐座。国王觉得奇怪恼朱味,最初以为是某个仆人手中的蜡烛发出的光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大厅很久没打开了恼朱味,这个时候到那儿去干什么?再说恼朱味,光线太亮恼朱味,一支蜡烛是发不出来的究渐座。很可能是着火了恼朱味,可是又不见有烟恼朱味,窗玻璃也没有碎恼朱味,什么声音也听不见究渐座。一切都说明恼朱味,可能是神明显灵究渐座。

  查理一言不发地看了那些窗户一会儿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布拉埃伯爵伸手拉铃恼朱味,想喊一个随从去了解这种奇怪光芒的来龙去脉恼朱味,但国王拦住了他恼朱味,说道:“我想亲自到这个大厅去究渐座。”说这句话的时候恼朱味,国王脸色发白恼朱味,一副害怕鬼神的样子究渐座。但他仍然迈着坚定的步伐走了出去究渐座。内侍和医生每人手拿一支点着的蜡烛紧随其后究渐座。

  管钥匙的看门官已经睡了究渐座。包姆加腾去把他叫醒恼朱味,以国王的名义命令他立即把觐见大厅的门打开究渐座。命令突如其来恼朱味,看门官一惊非小恼朱味,赶紧穿好衣服恼朱味,带着整串钥匙来见国王究渐座。他先打开一条长廊的门恼朱味,这道走廊是觐见大厅的前厅和过道究渐座。国王进来了恼朱味,看见墙壁挂着黑色的帐幔恼朱味,不禁大吃一惊究渐座。

  “谁人下令在大厅上挂此等帐幔?”他怒气冲冲地问道究渐座。

  “陛下恼朱味,据臣所知恼朱味,无人下此命令究渐座。”看门官一脸惶惑之色回答道恼朱味,“上次臣命人打扫走廊时恼朱味,墙上和以前一样钉着橡木护壁板……此等帐幔绝非来自陛下之家具贮藏室究渐座。”此时恼朱味,国王已经快步走到走廊三分之二的地方究渐座。伯爵和看门官紧随左右恼朱味,医官包姆加腾稍稍落在后面恼朱味,既怕单独一个人留下恼朱味,又担心情况蹊跷恼朱味,冒险前行恼朱味,吉凶难测究渐座。

  “陛下恼朱味,别再往前了!”看门官高声说道恼朱味,“臣以灵魂保证恼朱味,里面必有魔障究渐座。在这个时分恼朱味,……自陛下之爱妻王后晏驾以来……据说她总在这条长廊里散步……愿上帝保佑我们!”

  “陛下恼朱味,请站住!”伯爵也喊道恼朱味,“陛下没听见从觐见大厅传来的声音吗?谁知道陛下会有什么危险!”

  “陛下恼朱味,”包姆加腾说道恼朱味,他手中的蜡烛刚刚被一阵风吹灭了恼朱味,“至少请让臣传召二十名陛下的持铁钺卫士来究渐座。”

  “我等进去吧究渐座。”国王在大厅门口停了下来恼朱味,坚定地说道恼朱味,“看门官恼朱味,卿速将此门打开究渐座。”他用脚踢了一下门恼朱味,声音在拱顶下回荡恼朱味,像炮声震动了整条长廊究渐座。

  看门官浑身发抖恼朱味,钥匙在锁上碰击恼朱味,就是插不进去究渐座。“一个老兵居然发抖!”查理耸了耸肩膀说道恼朱味,“喂恼朱味,伯爵恼朱味,速与朕打开此门究渐座。”

  “陛下恼朱味,”伯爵退后一步恼朱味,说道恼朱味,“若陛下令臣朝着丹麦人或德国人的炮口前进恼朱味,臣一定服从恼朱味,绝不犹豫恼朱味,但现在陛下要臣面对的是地狱究渐座。”

  国王从看门官手上一把夺过钥匙究渐座。“朕很清楚恼朱味,”他用轻蔑的口吻说道恼朱味,“此乃朕个人之事究渐座。”他的随从还来不及制止他恼朱味,那道厚厚的橡木大门已经被他打开了究渐座。他边走进大厅边说道:“上帝佑我究渐座。”他的三位随从虽然害怕恼朱味,却也好奇恼朱味,也许对撇下国王感到惭愧恼朱味,只好也跟随入内究渐座。

  大厅里烛火辉煌恼朱味,黑色的帐幔取代了古式带人物的挂毯究渐座。沿着墙壁恼朱味,似乎像往常一样恼朱味,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德国费锐耕、丹麦或莫斯科的国旗恼朱味,都是古斯塔夫阿道夫(古斯塔夫阿道夫恼朱味,即古斯塔夫阿道夫大帝恼朱味,一五九四年生恼朱味,自一六一一至一六三二年在位恼朱味,凡二十一年恼朱味,曾击败丹麦费锐耕、俄罗斯及德国究渐座。)的将士们掳获的战利品究渐座。中间可以清楚地看见蒙着丧礼黑纱的瑞典战旗究渐座。

  长凳上坐满了国会议员究渐座。全国的四个等级各就各位(记录中并无此次会议究渐座。)究渐座。所有人一律穿黑恼朱味,众多的脸庞在黑色的衬托下恼朱味,显得光芒耀眼恼朱味,因而在这四个目睹此异常景象的人当中恼朱味,谁也难以在这群人里找到一个熟悉的面孔究渐座。就如同面对众多的观众恼朱味,演员只看见模模糊糊一大群恼朱味,连一个人也看不清究渐座。

  在国王平常向国会发表演说的御座上恼朱味,他们看见一具佩着王室标志的血淋淋的尸体究渐座。尸体右面恼朱味,站着一个戴王冠的孩子恼朱味,手拿权杖;左面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恼朱味,或者可以说是另一个鬼魂恼朱味,身体靠着御座恼朱味,穿着华萨把瑞典建成王国以前瑞典总督所穿的大礼服(瑞典最初被丹麦和挪威所兼并恼朱味,后奋起斗争恼朱味,自一四四八至一五二〇年由“总督”所治理究渐座。华萨总督(1496—1560)终于使之摆脱丹麦的统治究渐座。一五二三年恼朱味,华萨被议会推举为国王究渐座。一五四〇年恼朱味,他宣布瑞典为其家族世袭的王国究渐座。)究渐座。御座前面恼朱味,好几位身穿黑色长袍费锐耕、举止庄重而严肃费锐耕、样子像法官的人物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恼朱味,桌上摆着几大部对开本的书和几份羊皮纸文件究渐座。御座和议员所坐的长凳之间恼朱味,摆着一个蒙着黑纱的木砧恼朱味,旁边还放着一把斧子究渐座。

  在这群非凡的人物中恼朱味,似乎没有任何人发现查理和他的三位随从在场究渐座。他们进来时恼朱味,最初只听见一阵模糊的低语声恼朱味,耳朵简直难以捕捉住任何清晰的语句究渐座。接着恼朱味,穿黑袍的法官中恼朱味,最年长的恼朱味,也就是似乎担任主席的那位站起来恼朱味,用手在面前摊开的一本书上敲了三下恼朱味,顿时满堂鸦雀无声究渐座。几个脸色红润费锐耕、衣着讲究费锐耕、双手被捆在背后的年轻人从查理十一刚才开的那道门对面的另一道门走进了大厅究渐座。他们高扬着头恼朱味,目光坚定地走着究渐座。他们后面恼朱味,一个身材健硕恼朱味,穿一件棕色紧身皮外衣的人拿着拴他们双手的绳子究渐座。走在头里似乎是囚犯中最重要的那一个走到大厅中央的木砧前面停下恼朱味,用不在乎和轻蔑的目光看了看木砧究渐座。与此同时恼朱味,那具尸体似乎痉挛地抖动起来恼朱味,红色的鲜血从伤口汩汩而出究渐座。年轻人跪下并伸出了头颅究渐座。斧子在空中一闪恼朱味,砰然急落究渐座。一股血直喷到台上恼朱味,和尸体的血融合在一起究渐座。头颅在染血的地上蹦跳了几下恼朱味,一直滚到查理身边恼朱味,把他的脚也染红了究渐座。

  直到此时为止恼朱味,查理因惊讶而一语未发恼朱味,但看到这一可怖的景象以后恼朱味,他舌头上的结打开了;他朝御座走了几步恼朱味,对着穿总督服的那个人恼朱味,勇敢地说出了著名的几句话:“如果你来自上帝恼朱味,请你说话;如果来自另外那位恼朱味,就请你走开究渐座。”

  幽灵缓慢而庄严地回答他:“查理王恼朱味,这血不会在你在位时流……(说到这里恼朱味,声音便听不太清了)而在五代(即查理十二(1697—1718在位)费锐耕、于尔里克埃莱奥诺(1719—1720在位)费锐耕、费雷德里克一世(1720—1751在位)费锐耕、阿道夫费雷德里克(1751—1771在位)和古斯塔夫三世(1771—1792在位)共五代究渐座。其中第五代古斯塔夫三世被弑身亡究渐座。)之后流究渐座。华萨的天潢一脉要遭殃恼朱味,遭殃恼朱味,遭殃了!”

  于是恼朱味,这惊人的议会中众多的人物身形逐渐模糊恼朱味,仿佛只成了一些带颜色的暗影恼朱味,很快便完全消失了究渐座。神奇的蜡烛熄灭了恼朱味,查理及其侍从手中的蜡烛只照着被微风轻轻吹动的古老挂毯究渐座。好一阵子恼朱味,还听得见一种相当悦耳的声音恼朱味,目击者之一将之比作树叶丛中风的低语恼朱味,而另一位则比之为竖琴调音时弦断之声究渐座。对幻象持续的时间恼朱味,大家都有一致的看法恼朱味,认为大约是十分钟究渐座。

  黑色的帐幔费锐耕、砍断的头颅费锐耕、把地板染红的汩汩鲜血恼朱味,一切都随那群幽灵而消失了究渐座。只有查理的拖鞋仍留着一点鲜红恼朱味,如果当夜的情景并非深深印入他的脑海恼朱味,即此一点鲜红已足以唤起他的记忆究渐座。

  国王回到书房以后恼朱味,便叫人把他的所见记录下来恼朱味,要他的随从签字恼朱味,自己也签了字究渐座。尽管人们小心翼翼恼朱味,向公众隐瞒记录的内容恼朱味,但甚至在查理十一生前便已很快被人所知究渐座。这份文件至今犹存恼朱味,直到现在恼朱味,没有任何人敢对其真实性提出怀疑究渐座。记录的末尾十分精彩究渐座。国王说:“如朕刚才所述有一言虚妄恼朱味,联愿放弃一切享受更美好生活之希望恼朱味,而这种生活朕理应得之而无愧恼朱味,因为联业绩显赫恼朱味,尤其热心以谋民众之福祉恼朱味,并捍卫朕先人之宗教究渐座。”(如前所言恼朱味,梅里美之叙述与记录多有出入恼朱味,此段亦为记录所无究渐座。)

  现在恼朱味,如果人们想起古斯塔夫三世(古斯塔夫三世恼朱味,生于一七四六年恼朱味,在位时曾限制贵族之权利究渐座。一七九二年三月十五日恼朱味,在一次化装舞会中被刺恼朱味,三月二十九日去世究渐座。)死以及对谋杀他的凶手安卡斯特洛姆(安卡斯特洛姆恼朱味,禁卫军之掌旗官恼朱味,刺杀古斯塔夫三世之凶手恼朱味,一七九二年四月二十九日被斩决究渐座。)的审判恼朱味,一定会觉得这一事件与上述离奇的预兆不无关联之处究渐座。

  指使安卡斯特洛姆的大概就是当着各等级代表的面被斩首的那个年轻人究渐座。

  戴着王冠的尸体就是古斯塔夫三世究渐座。

  而那个孩子则是他的儿子和继承人古斯塔夫阿道夫四世(古斯塔夫阿道夫四世恼朱味,生于一七七八年恼朱味,父死时年仅十四岁恼朱味,由叔父苏德玛尼公爵摄政究渐座。由于治国无方恼朱味,难拒外敌之侵恼朱味,朝野不满恼朱味,大失民心恼朱味,于一八〇九年三月二十五日被迫逊位究渐座。)究渐座。

  还有恼朱味,那老者大概就是古斯塔夫四世的叔父苏德玛尼公爵(苏德玛尼公爵恼朱味,古斯塔夫阿道夫四世逊位后恼朱味,王叔苏德玛尼公爵继位恼朱味,是为查理十三恼朱味,统治瑞典直至一八一八年究渐座。)恼朱味,他是王国的摄政恼朱味,他侄儿被黜以后恼朱味,他继位为王究渐座。

  (查理十一恼朱味,瑞典国王恼朱味,生于一六五五年恼朱味,卒于一六九七年究渐座。一六七二年即位后恼朱味,建立绝对王权究渐座。)

Tags: 幻觉 国王

本文网址:/zhentan/15238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