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老保姆的故事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伊丽莎白·盖斯凯尔

  你们知道吧恼朱味,我的小宝贝们恼朱味,我这个老保姆恼朱味,你们的保姆妈妈恼朱味,是个孤儿恼朱味,没有父母恼朱味,也没有兄弟姐妹究渐座。你们都听说过你们的外公是北方威斯特摩兰郡的牧师吧恼朱味,我也是从那地方来的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我还是乡村学校的学生究渐座。一天恼朱味,你们的外婆来学校找我们老师恼朱味,问有没有人能做保姆究渐座。我就大胆说恼朱味,我行究渐座。老师喊我起来恼朱味,说我针线做得不错恼朱味,人又忠厚老实恼朱味,家境虽不怎样恼朱味,可父母都是本分人究渐座。那位太太(你们的外婆)说恼朱味,她快要生孩子了恼朱味,有些事要我做恼朱味,说的时候脸涨得和我一样红究渐座。我看着她恼朱味,心里想恼朱味,能服侍这样的太太真是太好了!看来恼朱味,你们更想听后面的故事究渐座。好吧恼朱味,我马上就会说到的究渐座。在罗萨蒙德小姐(就是你们的妈妈)出生前恼朱味,我就这样被雇佣恼朱味,在你们外婆家住下了究渐座。当然恼朱味,孩子一出生恼朱味,我也没怎么能照顾她恼朱味,因为你们的外婆一天到晚抱着她恼朱味,整夜都和她一块睡究渐座。有时恼朱味,她让我帮忙照看一下你们的妈妈恼朱味,我就很高兴究渐座。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宝宝恼朱味,虽说你们小时候也都挺可爱的恼朱味,可你们长得都没有她那么漂亮!她长得很像你们的外婆究渐座。你们的外婆可是个天生的美人恼朱味,是诺桑伯兰郡弗尼瓦尔爵士的孙女究渐座。我猜想恼朱味,她没有兄弟姐妹恼朱味,就这样在弗尼瓦尔家族中长大恼朱味,直到嫁给了你们的外公究渐座。你们的外公那时只是个助理牧师恼朱味,卡莱尔区一个小店主的儿子恼朱味,但他聪明能干恼朱味,知书达理恼朱味,在教区里又踏踏实实恼朱味,勤奋肯干——这教区可大啦恼朱味,包括了所有韦斯特摩郡的丘陵地带究渐座。但是恼朱味,当你们的妈妈罗萨蒙德小姐还只有四五岁时恼朱味,你们的外婆在两星期里就死了父母究渐座。哎恼朱味,那真是些难熬的日子啊!那时恼朱味,漂亮的女主人(你们的外婆)快生第二胎了恼朱味,可你们的外公在一次出远门时被雨淋了恼朱味,浑身湿透恼朱味,加上劳累恼朱味,回家就发高烧死了究渐座。这之后恼朱味,你们的外婆一病不起恼朱味,苦苦撑到把孩子生了下来恼朱味,可那孩子在肚子里就死了究渐座。她把死孩子抱在胸前恼朱味,没过几天也死了究渐座。她临死前要我照顾好你们的妈妈罗萨蒙德小姐恼朱味,其实就算她不说恼朱味,我这辈子也不会离开小姐的究渐座。

  接下来恼朱味,我们的眼泪还没擦干恼朱味,遗嘱执行人和监护人就来处理事情了究渐座。他们是你们外婆的表哥弗尼瓦尔爵士恼朱味,和你们外公的弟弟埃斯维特先生恼朱味,他在曼彻斯特开了一家小店恼朱味,生意一直不太好恼朱味,家里人倒挺多究渐座。不知道是他们商量出来的呢恼朱味,还是女主人临死前嘱咐她表弟的恼朱味,反正他们要把我和罗萨蒙德小姐送到诺桑伯兰郡的弗尼瓦尔庄园去住究渐座。弗尼瓦尔爵士说恼朱味,这是女主人临死前的意思恼朱味,说她曾对他说恼朱味,他的庄园很大恼朱味,多一两个人算不了什么恼朱味,所以他同意了究渐座。我其实不想去恼朱味,可我舍不得小姐恼朱味,她现在是我的小主人恼朱味,又那么聪明伶俐恼朱味,到哪儿都像阳光一样惹人喜爱究渐座。还有恼朱味,别的仆人都羡慕我恼朱味,说我有福气恼朱味,可以和小姐一起到弗尼瓦尔庄园去住恼朱味,我也很高兴究渐座。

  后来我知道恼朱味,我们不是和弗尼瓦尔爵士住在一起究渐座。弗尼瓦尔家族的人早在五十多年前就搬出去了恼朱味,不住在弗尼瓦尔庄园究渐座。我想也是恼朱味,我那死去的女主人就在这个家里长大的恼朱味,可我从没听她说在那儿住过究渐座。我本想恼朱味,罗萨蒙德小姐到她母亲住过的地方去住恼朱味,倒也不错恼朱味,听他们这么一说恼朱味,我心里有点冷究渐座。

  弗尼瓦尔爵士的随从还对我说——这是我大着胆子问出来的——那座庄园挺大的恼朱味,在坎伯兰郡的一座荒山脚下恼朱味,有一个年老的弗尼瓦尔小姐恼朱味,就是我那死去的女主人的姑妈恼朱味,还有几个仆人恼朱味,住在那儿究渐座。弗尼瓦尔爵士说恼朱味,那儿环境很好恼朱味,挺合适罗萨蒙德小姐在那儿住上几年的恼朱味,还说罗萨蒙德小姐住在那儿恼朱味,说不准还会让她那个上了年纪的姑奶奶高兴起来究渐座。

  弗尼瓦尔爵士还对我说恼朱味,要隔天把罗萨蒙德小姐的行李收拾好究渐座。他不多说话恼朱味,说话时的样子又很凶恼朱味,听说弗尼瓦尔家的男人都这样究渐座。我听说恼朱味,弗尼瓦尔爵士过去很喜欢他表妹恼朱味,就是我那死去的女主人恼朱味,还想娶她恼朱味,只是后来知道她父亲不同意恼朱味,她不管弗尼瓦尔爵士怎么求她恼朱味,最后还是嫁给了埃斯维特先生(就是你们的外公)究渐座。其实恼朱味,整件事我也不很清楚恼朱味,只知道弗尼瓦尔爵士后来一直没结婚究渐座。我本想恼朱味,他要是喜欢过罗萨蒙德小姐的母亲恼朱味,那一定会很关心小姐的恼朱味,可他没有究渐座。他让他的随从送我们去那个庄园恼朱味,还要他当晚就赶到纽卡斯尔去见他究渐座。这样恼朱味,那个随从送我们到了那里恼朱味,就匆匆走了恼朱味,没时间把我们介绍给庄园里的那些人究渐座。而我们两个可怜人呐(我那时也没到18岁)恼朱味,就这样被留在了那个又老又大的庄园里究渐座。我现在想起来恼朱味,还觉得那好像是昨天的事儿究渐座。我们一大早离开自家的宅子恼朱味,心里很不好受恼朱味,坐的是爵士的马车(我盼望了好久恼朱味,还是第一次坐)恼朱味,可我们还是哭得心都要碎了究渐座。那是个九月里的下午恼朱味,我们在一个小镇上停了下来恼朱味,那里雾蒙蒙的恼朱味,他们最后一次给车换马究渐座。那个镇子上住满了挖煤的矿工究渐座。罗萨蒙德小姐那时睡着了恼朱味,那个随从(我们叫他亨利先生)要我叫醒她恼朱味,说要让小姐一到那儿就看到庄园和那里的房子究渐座。后来恼朱味,小姐又睡着了恼朱味,我不想再叫醒她恼朱味,可我害怕亨利先生会到爵士那里去告状恼朱味,还是把小姐叫醒了究渐座。马车走啊走啊恼朱味,我再也没有看到小镇恼朱味,连村庄也没有了究渐座。后来恼朱味,马车进了一扇大门恼朱味,里面是一个一眼看不到边的大庄园恼朱味,到处是一堆堆乱石头恼朱味,一片片野草地恼朱味,一棵棵老得已褪了皮的老橡树恼朱味,还有一条小河恼朱味,样子一点也不像是北方的庄园究渐座。

  马车在庄园里又走了两英里多路恼朱味,这才看到一座大屋子究渐座。屋子的两边种满了树究渐座。树干都快贴着墙了恼朱味,风一吹过恼朱味,枝条都蹭到墙上恼朱味,有些枝条断了恼朱味,有些树枝就挂在那里恼朱味,看上去好像没人打理似的究渐座。只有屋前那块地方看上去干净一点恼朱味,那里有一条很宽的费锐耕、弯弯的马车道恼朱味,上面没有一根杂草究渐座。屋子很宽恼朱味,墙上有好多窗子恼朱味,可窗前没有树恼朱味,也没有草地究渐座。那屋子真是很荒凉恼朱味,可要比我想的大究渐座。屋后有座山恼朱味,好像是座荒山究渐座。我接着在屋子的左面看到有个老式花园恼朱味,不很大究渐座。屋子西边黑乎乎的树丛里好像有一扇门恼朱味,听说是特意为那个老弗尼瓦尔小姐开的恼朱味,可那扇门好像全被树枝挡住了恼朱味,不知道人是怎么进出的究渐座。还有恼朱味,我在那里没有看到一朵花恼朱味,听说那地方种花好像大多是种不活的究渐座。

  我们进了屋子的大门恼朱味,到了大厅里恼朱味,我想我们大概要迷路了——屋子真是很大很大恼朱味,人在里面觉得空荡荡的——那些大吊灯高高地挂在你头上恼朱味,好像全是铜的究渐座。这样的大吊灯恼朱味,我从来没有见过恼朱味,很好看究渐座。大厅的一头有个大壁炉恼朱味,大得比我们村子里的屋子还大恼朱味,旁边有一大堆柴恼朱味,还有一群狗守着究渐座。大壁炉旁边有个老式的大沙发究渐座。大厅的另一头恼朱味,就是你进门的左边——西边——有一架管风琴靠墙放着恼朱味,那管风琴大得差不多把整个一堵墙都挡住了究渐座。

Tags: 故事 庄园

本文网址:/zhentan/15237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