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悬疑 > 

它是什么?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菲茨詹姆斯·奥布赖恩

  我得承认恼朱味,要讲述自己遇到的这桩怪事恼朱味,我很没有自信究渐座。我打算详细讲述的这件事非常特别恼朱味,对于别人的怀疑和嘲笑恼朱味,我有充分的心理准备究渐座。我预先就准备好接受所有这些怀疑和嘲笑究渐座。我相信我有面对怀疑而写作的勇气究渐座。深思熟虑以后恼朱味,我决定尽我所能恼朱味,用简单而直接的方式来讲述去年七月我看到的一些事实情况恼朱味,在自然科学关于神秘现象的记录中恼朱味,还没有什么与它完全相同究渐座。

  我住在纽约第二十六街某号究渐座。从某些方面来说恼朱味,这宅子是很奇怪的究渐座。过去两年里恼朱味,它有闹鬼的名声究渐座。它是一座宽大而庄严的宅子恼朱味,一度被一个花园所围绕恼朱味,但花园现在只是一个围有篱笆的绿地恼朱味,被人们用来晒衣服究渐座。一个干涸的池子恼朱味,以前曾经是喷泉恼朱味,有几株果树恼朱味,参差不齐恼朱味,未加修剪恼朱味,表明这个地方过去曾是一个宜人的费锐耕、绿树成荫的憩息之所恼朱味,满是果树和花朵恼朱味,还有轻柔悦耳的水声究渐座。

  宅子很宽敞究渐座。一间相当轩敞的门厅通往一个宽大的螺旋式楼梯恼朱味,这楼梯从它的中央盘旋向上恼朱味,各个房间的面积也都很大究渐座。它是大约十五或二十年前由a先生建造的恼朱味,a先生是纽约的一个著名商人恼朱味,五年前恼朱味,他以一桩惊人的银行欺诈事件震动了商界究渐座。人人皆知恼朱味,a先生逃到了欧洲恼朱味,不久绝望而死究渐座。就在他死亡的消息传到这个国家并且被证实以后恼朱味,几乎立即在第二十六街上就有传闻说:某号闹鬼究渐座。

  前房主的寡妻被依法逐出了恼朱味,只有看守房子的人和他妻子住在里面究渐座。房子落到了房屋经纪人手里恼朱味,经纪人把他们安置在那儿恼朱味,想把房子出租或是卖出去究渐座。这些人宣称他们被奇怪的噪音所困扰究渐座。门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打开了恼朱味,剩余的家具散放在各个房间里恼朱味,夜里却被看不见的手一件一件堆起来究渐座。看不见的脚大白天在楼梯上走上走下恼朱味,伴着看不见的丝绸衣服的窸窣声恼朱味,看不见的双手沿着结实的栏杆滑动究渐座。

  看守房子的人和他妻子宣称恼朱味,他们不愿再在那儿住下去了究渐座。房屋经纪人笑着把他们解雇了恼朱味,让其他人代替他们究渐座。噪音和超自然现象还在持续着究渐座。邻居抓住这个说法恼朱味,于是宅子三年都没有人住究渐座。几个人来谈买房子的事恼朱味,但是恼朱味,不知怎么他们总是在成交以前就听到那些不愉快的流言恼朱味,于是就拒绝将交易往下进行了究渐座。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恼朱味,我的女房东有了一个大胆的主意恼朱味,她要租下第二十六街某号的这幢宅子究渐座。她那时在布里克街经营寄宿公寓恼朱味,想移到更靠近市中心的地方去究渐座。恰好她的公寓里有一帮相当勇敢而达观的房客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她把自己的计划摆在我们面前恼朱味,把她所听到的有关这幢宅子闹鬼的情况老老实实地全给我们讲了恼朱味,说想让我们搬到那儿去究渐座。除了两个胆怯的人——一个海船船长和一个回国的加利福尼亚人恼朱味,他们立即通知房东说自己要走恼朱味,莫法特太太的所有房客都宣布恼朱味,他们会陪她一起搬进这幢闹鬼的宅子恼朱味,她的这次搬迁颇有武士风范究渐座。

  五月份恼朱味,我们搬了家恼朱味,我们被自己的新居迷住了究渐座。我们的宅子位于第二十六街恼朱味,在第七和第八大道之间恼朱味,是纽约最宜人的地段之一究渐座。宅子后面的花园恼朱味,向下几乎延伸到哈德逊河恼朱味,夏天成了一条草木葱茏的大道恼朱味,完美无缺究渐座。这里空气纯净恼朱味,令人精神振奋恼朱味,风从威霍肯高地直掠过哈德逊河恼朱味,拂面而来究渐座。甚至就是围绕着宅子的那个花园恼朱味,虽然树木参差不齐恼朱味,在洗衣的日子里拉了太多的晒衣绳恼朱味,也还能给我们一块绿色的草坪恼朱味,供我们欣赏恼朱味,并且在夏日的夜晚提供一个凉爽的憩息之地究渐座。我们在暮色中吸着雪茄恼朱味,看着萤火虫在长草上闪着它们光线微弱的灯笼究渐座。

  自然恼朱味,我们一在某号的这幢宅子里安顿下来恼朱味,就开始期待鬼怪来临究渐座。我们绝对是急不可耐地等待着它们到来究渐座。我们晚餐的谈话是关于超自然现象的究渐座。有一个房客买了一本克洛太太的《大自然之夜》恼朱味,供自己私下消遣恼朱味,他被全体房客视为公敌恼朱味,因为他只买了一本而不是二十本究渐座。他读这本书的时候恼朱味,日子过得极其悲惨究渐座。一个间谍系统建立了恼朱味,而他就是受害者究渐座。如果他不小心把书放下一会儿恼朱味,离开房间恼朱味,那本书立即就被人抓走恼朱味,在某个秘密的地方向少数几个特选出来的人大声朗读究渐座。我发现自己成了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恼朱味,因为有人透露我对超自然现象相当精通恼朱味,还曾写过一个故事恼朱味,而那个故事的主要角色就是一个幽灵究渐座。如果我们聚在大起居室的时候恼朱味,一张桌子或是一块墙面镶板碰巧弯了恼朱味,大家就会立时安静下来恼朱味,每个人都准备马上听到链条的叮当声恼朱味,看到一个幽灵的形象究渐座。

  在一个月的心理激动之后恼朱味,我们被迫极其失望地承认恼朱味,没有一件哪怕有一丁点儿接近超自然的东西露过面究渐座。一次恼朱味,那个黑人男管家声称恼朱味,他正准备脱衣服上床睡觉的时候恼朱味,他的蜡烛被某种看不见的东西吹灭了究渐座。但是恼朱味,因为我不只一次发现这个黑绅士处于这样一种状态中恼朱味,那就是一支蜡烛在他看来显得像是两支蜡烛恼朱味,所以恼朱味,我认为恼朱味,可能他喝得更过了一点儿恼朱味,于是事情可能就倒过来了恼朱味,当他应当看到一支蜡烛的时候恼朱味,他却一支也没看到究渐座。

  当时事情就是这样恼朱味,可是恼朱味,忽然发生了一件事恼朱味,它发生得那么可怕恼朱味,那么费解恼朱味,一记起这件事恼朱味,我的理智就陷入混乱究渐座。

  那是7月10日究渐座。晚餐以后恼朱味,我照例和我的朋友哈蒙德大夫去花园恼朱味,我抽着烟斗究渐座。我和大夫之间并不存在某种精神上的共鸣恼朱味,我们是被一种恶习连接在了一起究渐座。我们都抽鸦片究渐座。我们知道彼此的秘密恼朱味,并且尊重它究渐座。我们一起享受着那美妙的浮想联翩的时刻恼朱味,那种不可思议的感知力的增强究渐座。我们似乎与整个宇宙息息相通恼朱味,那时我们体验到存在的那种无限的感觉——简而言之恼朱味,那是不可思议的精神上的至乐恼朱味,即使为了王位恼朱味,我也不愿意舍弃它恼朱味,而那种感觉恼朱味,我希望你恼朱味,读者恼朱味,决不——决不要去体味究渐座。

  我和大夫一起秘密地享受吸鸦片的快乐的时刻是被一种科学的精确性所规定着的究渐座。我们并不是盲目地吸着这种天堂之药恼朱味,我们并不让我们的梦想纯任偶然究渐座。吸的时候恼朱味,我们小心地掌握着我们的谈话恼朱味,使它沿着光明而平静的思想渠道前进究渐座。我们谈到东方恼朱味,努力回忆它那明丽而神奇的景色究渐座。我们批评那些最能激发美感的诗人——那些诗人把生活描绘得健康费锐耕、鲜艳恼朱味,洋溢着激情恼朱味,因为他们拥有青春费锐耕、力量和美恼朱味,生活在他们笔下充满欢乐究渐座。如果我们谈到莎士比亚的《暴风雨》恼朱味,我们对阿丽尔恋恋不舍恼朱味,却避开凯列班究渐座。就像袄教徒恼朱味,我们把脸朝向东方恼朱味,只看见世界光明的一面究渐座。

Tags: 房东 新居

本文网址:/zhentan/15237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