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上湿漉漉的 " />
[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三作文 > 

家乡的老槐

来源: 作者:

  二月里的乡村是个贪睡的孩童恼朱味,被大地母亲温柔地唤醒恼朱味,还恋着冬日的安闲恼朱味,更向往阳春的和煦恼朱味,如约而至的总是这大好的光景究渐座。 街上湿漉漉的恼朱味,行人寥寥无几究渐座。向西眺望恼朱味,总能看见一棵高大茂盛的老槐恼朱味,屹立在一群矮 在我刚会记事的时候恼朱味,回到过老家一次究渐座。那时姥爷还在中学教书恼朱味,他看到我求学的眼神究渐座。便每天清晨5点半就起来恼朱味,教我背诗学画究渐座。他常常教育我:“长大了要好好学习恼朱味,好好做人恼朱味,千万别老玩呀究渐座。”虽然每次我都答应他了恼朱味,可不安世事的心啊恼朱味,总把长辈的殷殷叮嘱当作耳边来去自如的风究渐座。 春天到来了恼朱味,归去来兮的燕子划破了往日寂静的苍穹究渐座。让人感到了生命的运动恼朱味,万物的复苏究渐座。凋零的花重开恼朱味,倾倒的树抽芽恼朱味,世界仿佛换然一新究渐座。然而恼朱味,门口的老槐却和往日一样宁静究渐座。它不屈服于冬日的狂风恼朱味,顽强地活到了今天恼朱味,可以很自豪地吮吸春天的阳光雨露究渐座。老槐干瘪的树皮像姥爷的皱纹一样饱经沧桑究渐座。风起时恼朱味,小树摇摇晃晃恼朱味,它依旧纹丝不动恼朱味,静静地俯视身下追逐的孩子和歇脚的路人究渐座。我无法追溯关于老槐神神道道的传说恼朱味,只知多年来没有一个村人敢攀上去恼朱味,砍根小小的树枝究渐座。 对于老槐的过去恼朱味,我了解得太少恼朱味,对于姥爷也是究渐座。听母亲说恼朱味,姥爷在年轻的时候恼朱味,头发就全白了究渐座。但是恼朱味,除了姥爷自己恼朱味,再也没人知道他的头发是为什么白的究渐座。我只知道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恼朱味,姥爷和姥姥因为是教师恼朱味,所以受尽了苦难究渐座。后来恼朱味,才好不容易过上现在的平淡生活究渐座。姥爷每天傍晚都站在老槐树下恼朱味,深深地叹息恼朱味,并且在小声嘀咕着什么究渐座。我看到后恼朱味,便跑去问姥姥究渐座。姥姥说恼朱味,姥爷在向老槐诉说他年轻时的经历究渐座。年幼的我感到十分奇怪恼朱味,老槐怎能听懂人话?姥姥却说我还小恼朱味,有些事是不会明白的究渐座。 永远记得那一天恼朱味,我养的蚕不知怎么死了恼朱味,悲伤在心中徘徊着究渐座。终于恼朱味,我忍不住了恼朱味,冲到饭桌前就哭了起来恼朱味,连父母的安慰也无济于事究渐座。后来恼朱味,我心中突然出现了老槐的画面恼朱味,便搬了张小凳子恼朱味,做在老槐树下恼朱味,聆听着树叶的沙沙声究渐座。在那个位置能一眼望到小路的尽头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我觉得老槐像是我的老朋友一样恼朱味,于是我就把“蚕之死”这件事告诉了它究渐座。老槐好像能听懂我的话一样恼朱味,用它那粗糟的树枝轻抚着我的小脑袋究渐座。想必恼朱味,姥爷也和我一样把老槐当作自己的朋友吧究渐座。 夏天的到来恼朱味,使老槐的枝叶显得更茂盛了究渐座。我住的房间有一个小窗口恼朱味,也是唯一的窗口恼朱味,我却一直喜欢趴在窗沿上向外张望恼朱味,织满眼帘的是一片令人醉心的绿恼朱味,巨大的树冠撑起一片化不开的浓郁恼朱味,偶尔有阳光从枝叶的缝隙筛下来恼朱味,也只是星星点点究渐座。销声匿迹许久的蝉儿恼朱味,发出了第一声鸣叫恼朱味,宣告它在阳光下短促而难忘的时光的到来究渐座。 不知不觉中恼朱味,我感到夏的脚步匆匆了恼朱味,仿佛就在眨眼的一瞬间恼朱味,秋就随着凉爽的风恼朱味,吹来了究渐座。秋给我的印象是金色的恼朱味,因为庄稼费锐耕、树叶……到了秋天都成了金色的了究渐座。但是恼朱味,老槐却依然保持着往日浓郁的绿究渐座。 是冬天的脚步吗?是的究渐座。它意味着我要回到南方上学了究渐座。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恼朱味,我来到朝夕相处老槐树下恼朱味,告诉它我要走了究渐座。它并没有说什么恼朱味,只是用沙沙的叶子声恼朱味,安慰我不要难过究渐座。我这一走恼朱味,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究渐座。终于恼朱味,我走了…… 八年过后恼朱味,我又见到久违的老槐树了究渐座。它看起来没什么变化恼朱味,而我恼朱味,长大了许多恼朱味,姥爷也苍老了许多究渐座。老槐依然很茂盛恼朱味,粗壮的枝干给了它自己不少的威风究渐座。我这一次回来恼朱味,只能待两天恼朱味,马上就要走了究渐座。心里虽有些遗憾恼朱味,但是恼朱味,我很快还会再来的究渐座。 一晃恼朱味,许许多多的日子只能在记忆的底片上闪现着原始的风景究渐座。我凝泪的回眸里恼朱味,仍找不出合适的字句去描述栉风沐雨的老槐恼朱味,面对它庇护下的一方憩园和乐土恼朱味,我又该倾诉些什么呢?它始终安详地站在那儿恼朱味,望着秋去春回和一岁岁生命的枯荣究渐座。我想恼朱味,那深埋在地下的根系一定比裸露的枝干还要蜷曲恼朱味,还要结实恼朱味,还要长……

Tags: 姥姥

本文网址:/z/g/g3/15777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