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一作文 > 

荒芜

来源: 作者:

  树上枯落的枝叶恼朱味,已尽生命最后一丝精气恼朱味,被秋风凛冽后恼朱味,吐露出垂死后的脉络究渐座。

  撮在手里恼朱味,是深秋荒芜的平原究渐座。

  1.

  被确诊抑郁症的那天威海刚下了一场雨恼朱味,阴云大片大片的覆盖在天上恼朱味,雾霭一般蔓延到整个天璧恼朱味,从地平线抬头仰望恼朱味,如同一幅被水侵染过的巨大水墨画究渐座。脚下的水泥路散发着湿漉漉的泥土气味儿恼朱味,掺杂着源自远处海风的新腥味儿恼朱味,一股脑吸入肺部究渐座。

  父亲跟在我身后恼朱味,手里攒着医院刚刚下达的病症证明恼朱味,单子上陈列着许多我看得懂或看不懂的文字和图案恼朱味,这些印鉴如深藏在山头坟墓里的陈旧葬品恼朱味,同我灵魂之深恼朱味,不轻易触碰恼朱味,仍能被人挖掘了去究渐座。我看不见他的脸恼朱味,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他内心深处的惶恐究渐座。

  这个男人与我记忆里的模样没有丝毫改变恼朱味,他的性子早已被岁月与生活凛冽的更加尖锐恼朱味,很多的人和物恼朱味,在日益流去的时光里渐渐淡出回忆的视角恼朱味,记忆也便不再清晰明媚恼朱味,如同初春被暖化的冰山融水恼朱味,从大山的一角流入地表的河流恼朱味,最终汇入茫茫大海恼朱味,与万千流水混为一体恼朱味,甚至忘记自己来自何方又将回归于何处究渐座。而有些人和事恼朱味,永远无法抹去恼朱味,他真实的存在恼朱味,不仅仅只在回忆究渐座。

  有关于父亲的记忆恼朱味,大多停留在儿时恼朱味,在我金钗之年往后的日子恼朱味,似乎没有太多接触恼朱味,除了学习恼朱味,彼此之间没有其余话题的沟通恼朱味,这是一种常态恼朱味,明知是一种悲哀恼朱味,也是无法打破的禁锢恼朱味,正因如此恼朱味,在我身上发生经历的事情恼朱味,他从不知晓恼朱味,即使现在偶尔提起恼朱味,也只当玩笑调侃恼朱味,于是我开始放肆大胆的在学校里横冲直撞恼朱味,避开老师恼朱味,避开熟悉的人恼朱味,以全新的另一个我恼朱味,封存在自己小小的世界里恼朱味,无人知晓恼朱味,也无人靠近究渐座。

  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恼朱味,本身没有任何矛盾不和恼朱味,却日渐疏远恼朱味,如同树干新发出的两根枝杈恼朱味,彼此紧凑恼朱味,随着时间推移恼朱味,在生长的同时距离越来越远恼朱味,但无论枝尖距离如何恼朱味,它们始终有着同一的根恼朱味,彼此无法分离共同完整究渐座。

  母亲常常提及我的小时候恼朱味,是一段混沌的时光恼朱味,没有任何有关记忆的映象恼朱味,现在听起来让我感到格外讽刺恼朱味,母亲说恼朱味,出生后第一声啼哭是在父亲的怀里恼朱味,如同孵化而出的鹰雏恼朱味,会将第一相见的恼朱味,当做自己最亲近的人究渐座。之后因为工作的缘故恼朱味,只有将我寄托给乡下的外婆照看恼朱味,在外婆的家里恼朱味,我日夜啼哭恼朱味,外婆无奈把我接回城里的家中恼朱味,放我在自己的卧室里玩耍恼朱味,听到父亲开门的声音便焦急的爬过去恼朱味,小手紧紧的握着父亲恼朱味,口齿不清的叫了一声爸爸恼朱味,然后依在父亲的怀抱里恼朱味,怎样都不肯离开究渐座。

  2

  由于抑郁症的缘故恼朱味,很快我从学校搬回了家恼朱味,父亲帮我整理好行李然后带我出去大吃了一顿恼朱味,他坐在我对面恼朱味,餐单挪给我恼朱味,叫我随意点餐究渐座。

  高中在校住宿恼朱味,所以很少有回家的时间恼朱味,一家人一周在一起最多时间不超过十二小时恼朱味,大多时候都是彼此沉默恼朱味,各做各的事情恼朱味,或者聊聊关于怎样提高成绩的话题恼朱味,通常我会闭口不语恼朱味,只有父亲柔和中带着强硬的声音在空气里蔓延然后消失恼朱味,母亲在一边为我剥桔究渐座。

  每周回家的晚饭格外丰盛恼朱味,母亲告诉我恼朱味,全都是父亲亲自张罗来的究渐座。

  我所喜爱的恼朱味,他全知晓究渐座。

  父亲对我的爱和关怀可谓大过一切恼朱味,很多亲人朋友甚至连同自己都认为这种感情不是人人都可付出的究渐座。人世间有两种最不平衡的感情恼朱味,第一来自父母本性的爱恼朱味,第二源自老师甘愿奉献的精神恼朱味,两者之间的任何一种都是从古至今最为流传盛名的恼朱味,也是常常挂在嘴边的孝与德究渐座。

  尽管如此恼朱味,我同身边最要好的朋友不止一次说过我不想回家究渐座。

  唠叨是种病恼朱味,自打我出生之后它就就根深蒂固般的存在在父亲的脑海里恼朱味,他在同事面前永远是如着蒙娜丽莎般的柔软的微笑恼朱味,仿佛身具保护世界和平的重大责任恼朱味,他温柔寡欲恼朱味,善解人意恼朱味,即使心里有苦也不会轻易翻腾出来恼朱味,很多人评价父亲会说这定是位不可多得的居家好男人究渐座。

  小的时候亲友常常问我喜欢爸爸还是喜欢妈妈恼朱味,那时候我总会毫不犹豫的说父亲好恼朱味,他温柔谦和待我如掌心之宝最重要他会阻止母亲对我使用暴力恼朱味,然后控诉很多对母亲的不满恼朱味,我母亲性格火爆恼朱味,只消一句话与她相违就会火冒三丈将我痛骂或者痛打一顿恼朱味,在我确诊患病之后她曾三次亲自对我道歉恼朱味,认为儿时对我的打骂是引起我心里抑郁的重要因素恼朱味,其实在我成长以后很少能忆起小时候的痛楚恼朱味,所以这种被心理医生所说的阴影并没有潜移默化的深藏在我心里恼朱味,很多人的童年都是在家人的拳头与摩擦中不觉经过的恼朱味,现在看起来这都是无可厚非的事究渐座。

  如今仍有人偶尔问起我最喜欢的是谁恼朱味,我不再像幼时那样口无遮拦而是微微一笑说谁都好究渐座。

  可现在若是问我怎样评价父亲也许我一个字也答不出来究渐座。

  3.

  我记得父亲第一次打我是因为成绩的问题恼朱味,这个问题从小学一直让我家人头疼到现在恼朱味,父亲年少时成绩非常不错恼朱味,也许他无法想象自己的女儿会如此糟糕恼朱味,古人说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思就体现在这里恼朱味,父母本身的初衷都是为了孩子恼朱味,无论贫富贵贱他们都有唯一一个共同的目的恼朱味,希望孩子将来过得更好究渐座。有一句话说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恼朱味,教育孩子在不同的家长心里应有不同的教育方式恼朱味,可偏偏大多数家长都守在一个成绩上面恼朱味,不惜一切也要将孩子的成绩日日提升恼朱味,做梦都在梦里喊着一句别玩了赶紧去看书恼朱味,父母的心切并不是无所体会恼朱味,在内心已变得富足而充实之后恼朱味,也会为现在的状态感到忧心恼朱味,却不感惭愧究渐座。那时父亲整日整夜检查我做好的作业恼朱味,通常会熬到凌晨恼朱味,有些在我眼里难以理解的问题他总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解答出来恼朱味,儿时我最崇拜的就是父亲恼朱味,仿佛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超人究渐座。只是人的耐心总是有限的恼朱味,所以当我父亲在第三次讲述此类问题而我仍感到懵懂的情况之下恼朱味,他的暴力因子会火速分裂繁殖最终爆发出来究渐座。

  那时候对于父亲我总是又爱又恨恼朱味,后来父亲决定放弃对我的监督恼朱味,我的成绩也慢慢开始上升究渐座。

  高中的班主任告诉我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学习恼朱味,就好比有些人擅长跳舞恼朱味,有些人擅长运动恼朱味,有些人知识掌握的很好能灵活的运用在生活恼朱味,有些人会很条理的答在试卷之上恼朱味,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天赋恼朱味,至于学习恼朱味,努力不一定会有收获但是一定可以得到你意料之外的享受究渐座。

  每每跟父亲谈起学习之事他总是一肚子油墨恨不得吐出来把天空染黑的架势恼朱味,索性我也学会玩儿起深沉高冷很少在父亲面前提起有关学习的字眼儿恼朱味,再之后演变成不再与父亲主动谈话的局面究渐座。

  可能是年代的差距恼朱味,很多事情两人之间没办法达成一致的思想恼朱味,有时我会觉得父亲简直不可理喻恼朱味,甚至他会因为一件小事儿对我严声呵厉究渐座。

  很多时候我都很想赶紧逃离这个家恼朱味,或者祈祷时光再快一些轮转让我早日长大有离开家的资本和理由究渐座。

  4.

  可怜天下父母心恼朱味,可怜的不是父母的心而是掏出一切拥有的给孩子时孩子连看都不看一眼恼朱味,以及为孩子忙碌操心了大半辈子却仍甘愿付出的那份执着

  这几年他的变化我始终明白心里恼朱味,这个为家辛劳十几年的父亲早已千疮百孔恼朱味,在社会这条凶猛的洪流里他别无他法只得伪装顺行恼朱味,他将在外的压力释放在这个家里恼朱味,他的妻子女儿身上恼朱味,因为我们恼朱味,是他最大的动力恼朱味,最大的依靠究渐座。当班主任把我自残自伤的做法告诉我父亲时恼朱味,他眼里存储的泪水早已蓄势而下恼朱味,放下所有工作想要接我回家谈谈却被我拒绝恼朱味,我不知道要跟他说些什么恼朱味,更何况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究渐座。

  我以前总是在朋友面前说我父母不懂我恼朱味,我的师兄告诉我是因为我从来没给过他们了解我的机会究渐座。

  我想恼朱味,也许吧究渐座。

  母亲告诉我这段时间父亲总是失眠恼朱味,因为我的病他心生愧疚整日昏沉究渐座。

  他内心的痛以一种比时光流逝更加凶猛的速度催使他老去恼朱味,这么多年恼朱味,第一次瞧见他的脆弱究渐座。

  5.

  父爱这棵树为它脚下的生命遮风挡雨恼朱味,无论多庞大威武的它同样需要阳光雨水的照耀浇灌恼朱味,时光将它冠上的叶子一片一片卷走恼朱味,化作肥硕的养料供给其他生命恼朱味,它始终相信恼朱味,再荒芜的平原也总有繁茂的一天究渐座。

  他一直等待着恼朱味,春暖花开究渐座。

高一:张馨平

Tags: 父亲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z/g/g1/15758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