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录 > 

砸石子的父亲

来源: 作者:

  我十年前到小城工作后恼朱味,第一件事就是买房子恼朱味,然后迫不及待地装修究渐座。在那个明媚的秋日恼朱味,我家成为小区第一个住户究渐座。    

不想从乔迁新居那天起恼朱味,我便被吞没在此起彼伏的“装修交响乐”里究渐座。更要命的是深更半夜恼朱味,依然有个“啪嗒啪嗒”的声响敲打着我的神经究渐座。长久的失眠让我心中愤懑恼朱味,我决定寻找这个声源究渐座。    

那是个周日的晚上恼朱味,我顺着沉闷的声响一路寻去究渐座。因为住户少恼朱味,小区里黑咕隆咚的恼朱味,远远看到最靠边的一个车库里透出一线光亮恼朱味,“啪嗒啪嗒”的声响就是从那里传出的究渐座。    

我悄悄走过去恼朱味,趴在门缝瞅了瞅恼朱味,里面有个农民工在砸东西究渐座。我敲了敲铁门恼朱味,一个汗流浃背看不出年纪的农民工探出头究渐座。我指指我家窗子的灯光说:“我住那儿恼朱味,大哥恼朱味,您这是?”他有些尴尬地笑笑恼朱味,满脸的皱纹舒展又收拢恼朱味,如深秋墙角那朵遭霜的野菊究渐座。他满脸愧疚地说:“我吵了你吧?大妹子恼朱味,我在砸石子究渐座。”我顺着他包满胶布的乌黑的手指恼朱味,看到了一大一小两堆石子恼朱味,旁边是一卷铺盖恼朱味,地上放着一个快餐杯费锐耕、一只暖瓶究渐座。石子边是一块大石板恼朱味,上面有一把锤子恼朱味,还有正在砸着的几粒石子究渐座。    

看到我疑惑的神情恼朱味,他讪讪地说:“我在建筑队打小工恼朱味,晚上一个人住在这里没事恼朱味,就给工地上砸石子究渐座。”    

“砸石子?也能挣钱吗?”    

“挣啊!”他的眼里闪着光恼朱味,“这大石子用机器加工成小石子每斤要五分钱恼朱味,我一晚上能砸一百斤恼朱味,那就是五块钱呀恼朱味,我孩儿能买一份菜了究渐座。”    

“你孩儿买菜?”我越发迷惑了究渐座。    

那农民工脸上立时现出喜悦的神情:“我孩儿在北京上大学呢恼朱味,前年他考了全县第二名究渐座。他娘常年有病恼朱味,亲戚朋友帮着好歹上了两年啦恼朱味,他在学校从来不舍得买菜吃恼朱味,只啃饽饽就咸菜……”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了究渐座。我望了望地上的快餐杯恼朱味,里面也有几块黑糊糊的咸菜恼朱味,还有一块吃剩的馒头究渐座。    

一时我竟然不知说什么好恼朱味,怔怔地望着他恼朱味,信口问道:“你孩子给你写信吗?”他说写呀恼朱味,从铺盖底下抽出一个塑料袋递给我恼朱味,“昨天还来了一封究渐座。”在幽暗的灯光下恼朱味,他小心翼翼地抽出那封信展开究渐座。信是用笔记本上撕下的纸写的恼朱味,字迹潇洒遒劲恼朱味,信里主要讲了自己的近况和以后的志向恼朱味,更多的是对父母的惦念恼朱味,他让父亲不要太劳累恼朱味,让母亲好好调养身体恼朱味,不要舍不得吃穿究渐座。他说他没有接受学校的捐助恼朱味,现在做了两份家教恼朱味,还包了公寓的楼道卫生恼朱味,一月的收入除了照顾生活还可以攒下一点交学费……    

信上有他公寓的电话号码恼朱味,我问那位大哥:“你给孩子打过电话吗?”他低下了头恼朱味,说:“没打过恼朱味,家里没电话恼朱味,也没急事恼朱味,长途挺费钱的究渐座。”我赶紧拿出了手机恼朱味,拨号恼朱味,然后递给他究渐座。他抖抖索索地接过恼朱味,嘴唇嚅动了一下:“军啊恼朱味,我是你爹……你要买菜吃啊恼朱味,我和你娘都好着呐恼朱味,我在青岛干活恼朱味,一月挣六七百块究渐座。你娘的病也好多了究渐座。别忘了一定要买菜吃啊恼朱味,长身体的时候恼朱味,没钱我给你寄恼朱味,别哭了啊……”说着说着恼朱味,自己的泪却顺着脸颊流下究渐座。他不好意思地抹了抹脸:“军啊恼朱味,这是一个好心的姑姑的电话恼朱味,不多说了啊究渐座。”说完恼朱味,把手机递给我恼朱味,“谢谢啊恼朱味,大妹子恼朱味,我第一次给孩儿打电话恼朱味,唉!当爹的没有本事恼朱味,苦了孩子了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瘦弱的身躯如没了筋骨一般颓然下蹲恼朱味,双手捂着脸恼朱味,呜咽起来究渐座。    

我一时找不到可以劝慰的话语恼朱味,擦了擦自己的眼睛恼朱味,不由自主地蹲下身恼朱味,拿起锤子砸石子恼朱味,砸了几下竟没将那个大石子砸碎究渐座。原来石板底下垫了厚厚的编织袋恼朱味,一锤下去恼朱味,软软的究渐座。那位大哥麻利地接过锤子恼朱味,“啪”一声大石子变成了几粒小石子恼朱味,他說:“我怕响声大恼朱味,吵了你们睡觉恼朱味,底下垫了些编织袋恼朱味,这样砸起来费力恼朱味,但声音小些究渐座。”    

我赶紧说:“我们不怕吵恼朱味,你把袋子抽出来吧恼朱味,那样可以多砸些恼朱味,也许你孩子可以多买一份菜……”    

那一晚我在小区里漫步了很久究渐座。我想起自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恼朱味,想起年少时在小村里恼朱味,不管是鸡鸣狗叫恼朱味,还是打麦机彻夜的轰鸣恼朱味,都没能惊动过我的酣梦究渐座。现在自己却为一点响声而失眠而埋怨恼朱味,到底是什么让自己如此矫情?这位“没有本事”的父亲一粒粒砸出的不都是对孩子浓浓的爱吗?不正是千千万万这样“没有本事”的父亲挺起了家国的脊梁?那些有钱有权有本事的父亲和这位砸石子的父亲谁给予孩子的更多一些?    

当我回家路过那个车库的时候恼朱味,“啪嗒啪嗒”的声音再度响起恼朱味,但我觉得那些声响忽然动听起来究渐座。从那夜起我睡得特别香甜究渐座。我理解了一份沉重的父爱恼朱味,也从心灵深处学会了怎样用爱倾听究渐座。

Tags: 经典语录

本文网址:/yulu/15746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