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录 > 

要如何留念恼朱味,才不枉此生

来源: 作者:

  一次生病恼朱味,医生让拍一张头颅的CT片子究渐座。于是我得到了一张清晰准确的自己头骨的照片究渐座。我注视着它恼朱味,它也从幽深而细腻的灰黑色胶片颗粒中注视着我恼朱味,很严峻的样子究渐座。    

头颅有令我陌生的轮廓究渐座。卸去了头发恼朱味,撕脱了肌肤恼朱味,剔除了所有的柔软之物恼朱味,颅骨干净得像刚从海中捞出来的贝壳究渐座。突然感觉很熟识恼朱味,仿佛见过……不久以前——我记起了博物馆恼朱味,那里有新出土的类人猿头骨化石究渐座。夹进了几十万年进化的果子酱恼朱味,颅骨还是像两块饼干究渐座。造化可真是一位慢性子究渐座。假如我的头骨片落到一位人类学家手里恼朱味,便可以十分精确地分析出我的性别费锐耕、年龄费锐耕、体重费锐耕、身高……它携带着我的密码信息恼朱味,脱离我而孤零零地存在着究渐座。医生读着它恼朱味,却作出我是否健康的结论恼朱味,它似乎比我本身还重要究渐座。    

我细细端详它恼朱味,仿佛在鉴赏一件工艺品究渐座。实话说恼朱味,这个物件是很精致的究渐座。斗拱飞檐恼朱味,玲珑剔透恼朱味,乃是人体骨骼中最精妙的片断究渐座。不知道多少稻麦菽粟的精华恼朱味,才将它一层层堆砌而起;不知道多少飞禽走兽的真髓恼朱味,才将它润泽得玉石般光滑究渐座。阳光中的紫色恼朱味,馈赠它岩石般的坚硬;和煦的春风恼朱味,打磨它流畅的曲线究渐座。我感叹大自然的精雕细作究渐座。用山川日月费锐耕、金木水火费锐耕、天上地下费锐耕、风云雨雪的物质魂灵恼朱味,挑选着费锐耕、拼凑着费锐耕、混合着费锐耕、搅拌着恼朱味,一轮又一轮地循环……终于在许多偶然与必然的齿轮磨合中恼朱味,缝缀镶嵌起了无数颗头颅恼朱味,其中一颗属于我究渐座。    

我不由得伸手弹弹自己乱发覆盖下的头骨恼朱味,它发出粗陶罐的响声究渐座。这是一個半空的容器恼朱味,盛着水费锐耕、细胞和像流星一样游走的念头究渐座。念头带着阴电和阳电恼朱味,焊接时就散发出五颜六色的蛛丝恼朱味,缠绕在一起恼朱味,像电线发布命令恼朱味,驱使我具有各式各样的举动究渐座。正是这些蝌蚪一样活泼的念头恼朱味,才使我写下了以上的文字究渐座。罐子里的水会酸腐恼朱味,那些细胞会萎缩恼朱味,但文字是不会生锈不会腐烂的恼朱味,它们比有生命的物体更有生命究渐座。它们把念头们凝固下来恼朱味,像把混浊的豆浆压榨为平滑的固体究渐座。人人都公有的文字恼朱味,经过特定的组合恼朱味,就属于了我究渐座。组合的顺序就是一种思索究渐座。    

我望着我的头颅恼朱味,因为它是思索的宫殿恼朱味,我不得不尊重它究渐座。它却不望着我恼朱味,透过我恼朱味,它凝望着遥远的人类不知的地方究渐座。它比我久远恼朱味,它以它的久远傲视我今天的存在究渐座。但我比它活跃恼朱味,活跃是生命存在最显著的标志之一究渐座。但和文字比起来恼朱味,无论现在的活跃或者将来的久远恼朱味,都黯然失色究渐座。骨骼算什么呢?甲骨文不正是因为有了文恼朱味,才神圣起来恼朱味,否则不过是一块烤焦的兽骨!文字是先人们留给我们的符咒恼朱味,使我们得以知道一只只水罐曾经储存怎样的五彩念头究渐座。罐子碎了恼朱味,水流空了恼朱味,一代又一代最优秀的念头组合却像通电的钨丝一样恼朱味,在智慧的夜空勾勒着永不熄灭的痕迹究渐座。    

我注视我的头颅恼朱味,递给它一个轻轻的微笑:我们都有完全不复存在的那一天究渐座。那时候恼朱味,证明你我曾经存在的证据恼朱味,到哪里去寻找?制造念头吧!那些美丽的像鸟一样在空中飞翔的念头恼朱味,假如它们真的充满睿智恼朱味,假如它们真能穿越时代的雾海恼朱味,它们的羽毛就会被喜爱它们的人保存究渐座。

Tags: 经典语录

本文网址:/yulu/15737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