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语录 > 

母爱恼朱味,是一场难以体面的退出

来源: 作者:

  小时候恼朱味,姥姥经常来我们家小住究渐座。一是因为姥爷去世早恼朱味,妈妈怕姥姥孤独寂寞恼朱味,二是我父亲在外地工作恼朱味,妈妈有很多事要做恼朱味,姥姥帮着照看我们几个孩子究渐座。    

我的童年恼朱味,家里虽不富有恼朱味,但也算得上殷实恼朱味,所以家里吃的饭菜恼朱味,会时常有鱼有肉究渐座。我那时可真馋恼朱味,只吃素菜就像咽药那么难恼朱味,有荤菜就能吃很多饭究渐座。    

记得那时恼朱味,妈妈总是摆好饭菜让姥姥和我们吃恼朱味,她出去忙活一会儿恼朱味,喂狗喂猫恼朱味,等她回来时恼朱味,我就差不多吃饱了恼朱味,好吃的东西也所剩无几了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每到有荤菜时恼朱味,姥姥总是手疾眼快拿碗拨出一些恼朱味,给妈妈留起来恼朱味,还告诉我们恼朱味,吃饭不能只顾自己恼朱味,妈妈是家里最累的人恼朱味,要让她多吃点好的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每次等妈妈回来恼朱味,她马上把菜倒回盘子里恼朱味,还埋怨姥姥:“您别整天给我单独留菜恼朱味,我吃了孩子们就少吃了恼朱味,他们正长身体的时候恼朱味,我年轻力壮吃这么好干吗恼朱味,您和孩子们吃好就行了恼朱味,甭管我究渐座。”    

姥姥也会反驳:“孩子们贪吃恼朱味,不给你留着点恼朱味,你就只能吃菜汤了究渐座。”    

妈妈会毫不在乎地说:“菜汤蘸馒头挺好的究渐座。”    

而下次做了好吃的恼朱味,姥姥还是照样给妈妈留菜恼朱味,妈妈还是埋怨恼朱味,这样的场景重复了无数次恼朱味,直到我长大究渐座。    

姥姥在我们家很少有闲着的时候恼朱味,恨不得把所有的家务都包了究渐座。我当时很不理解恼朱味,问姥姥:“妈妈都这么大年纪了恼朱味,你怎么还这么疼她?”    

姥姥总是先是嗔怪后是谐趣地白我一眼恼朱味,说:“你妈妈年纪再大恼朱味,在我眼里也是个孩子究渐座。”    

姥姥晚年的时候恼朱味,回舅舅的身边居住究渐座。每次去看她恼朱味,她老人家除了问我的各种生活状况恼朱味,都会说一句恼朱味,你妈妈也上年纪了恼朱味,你们有空就自己带带孩子恼朱味,她腰椎不好恼朱味,估计你们都不知道吧?    

我还真不知道恼朱味,妈妈一直把我捧在掌心长大恼朱味,我生了女儿简直就是给她生的恼朱味,哪怕我在场恼朱味,她也冲在前面给女儿做这做那究渐座。    

有一年中秋节恼朱味,我在妈妈家过恼朱味,爸爸和我老公小酌恼朱味,我就抱着女儿在一边吃菜恼朱味,女儿的小手一会儿指这个菜一会儿指那个菜恼朱味,我就用筷子夹给她究渐座。    

妈妈看我顾不上自己恼朱味,就让女儿去她那儿恼朱味,女儿那天不听话恼朱味,谁都不找恼朱味,只让我抱究渐座。妈妈就坐在我旁边恼朱味,一直给女儿做工作恼朱味,“妮妮乖恼朱味,上姥姥这儿来恼朱味,让你妈妈吃点儿饭恼朱味,她还饿着呢”究渐座。    

女儿无动于衷恼朱味,妈妈就不停地说恼朱味,闹得爸爸听不下去了恼朱味,唠叨妈妈:“你操那么多心干吗呀恼朱味,孩子都多大了恼朱味,她还吃不饱饭吗恼朱味,人家也是怕女儿饿着恼朱味,你别管了恼朱味,真是瞎操心!”    

可是恼朱味,妈妈直到临终恼朱味,也没有停止为我“瞎操心”究渐座。    

妈妈此生对我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二子恼朱味,一定要生个二胎恼朱味,不然老了一个孩子怕照顾不过来你究渐座。    

我哭得说不出话来恼朱味,她自己都到了生命最后一刻恼朱味,却还在想着我遥远的老年究渐座。    

什么叫春蚕到死丝方尽恼朱味,蜡炬成灰泪始干?我从来不觉得那是描写爱情的诗句恼朱味,它更像母爱恼朱味,至死方休究渐座。    

女儿上中学后恼朱味,似乎一夜之间成了大姑娘恼朱味,她在自己的QQ签名上写道:“我已亭亭恼朱味,无惧亦无忧究渐座。”    

她还和我说恼朱味,以后没事少去她的房间恼朱味,她自己的东西自己整理究渐座。    

我暗暗偷笑恼朱味,你个小屁孩恼朱味,自己能干啥呀?    

女儿有个布娃娃恼朱味,每晚都要抱着它睡恼朱味,一次我从她卧室门口过恼朱味,就听她和布娃娃在说话:宝宝恼朱味,白天我去上学恼朱味,你要在家乖乖地等我回来恼朱味,不要哭哦究渐座。    

那天恼朱味,女儿去上学恼朱味,我走进她的房间给她收叠被子恼朱味,那个布娃娃掉了出来恼朱味,我拿起来恼朱味,看着它可爱的笑脸恼朱味,似乎看到了未来外孙女的样子究渐座。    

我想起那年恼朱味,女儿坐在妈妈身上恼朱味,妈妈抱着她恼朱味,和她认真地说:“妮妮恼朱味,你记住恼朱味,长大了要疼妈妈恼朱味,她为了让你生活得好恼朱味,天天拼命工作恼朱味,她太累了……”    

我的眼泪瞬间涌满眼眶究渐座。    

这个世界恼朱味,再也没有那样一个人恼朱味,无论何时何地恼朱味,都牵挂着我恼朱味,怕我苦怕我累怕我疼恼朱味,怕我吃不饱穿不暖睡不好究渐座。    

记得看过作家叶倾城的一篇文章恼朱味,写她一位朋友的外婆得了老年痴呆症究渐座。她只认得一个人——朋友的母亲恼朱味,记得她是自己的女儿恼朱味,毛毛究渐座。    

有一年国庆节恼朱味,来了远客恼朱味,朋友的母亲下厨烹制家宴恼朱味,招待客人究渐座。外婆夹菜恼朱味,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恼朱味,宾主都装作没看见究渐座。    

上完最后一个菜恼朱味,一直忙得脚不沾地的朋友的母亲恼朱味,从厨房里出来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外婆一下子弹了起来恼朱味,一把抓住女儿的手恼朱味,用力拽她恼朱味,外婆一路把女儿拉到门口恼朱味,笑嘻嘻地把刚才藏在口袋里面的菜捧了出来恼朱味,往女儿手里塞:“毛毛恼朱味,我特意给你留的恼朱味,你吃呀恼朱味,你吃呀究渐座。”    

女儿双手捧着那堆各种各样费锐耕、混成一团费锐耕、被挤压得不成形的菜恼朱味,好久才愣愣地抬起头恼朱味,看着母亲的笑脸恼朱味,哭了究渐座。    

疾病切断了外婆与世界的所有联系恼朱味,生命中的一切关联恼朱味,一切亲爱的人恼朱味,几乎遗忘殆尽恼朱味,而唯一不能割断的恼朱味,是母女的情缘究渐座。    

有人说恼朱味,真正的母爱恼朱味,是一场体面的退出究渐座。可是恼朱味,又有多少母亲能够做到?    

在你面前恼朱味,她永远无法从容恼朱味,无法淡定恼朱味,只要她一息尚存恼朱味,就会冲在前面恼朱味,去做为孩子挡风的墙恼朱味,尽最大可能地恼朱味,不让这个世间的凄风冷雨吹到孩子身上究渐座。    

无论她有多老恼朱味,无论她的孩子有多能干恼朱味,在她眼里恼朱味,也永远是那个需要保护的孩童究渐座。    

她永远不会吝啬于表达“我爱你”这个血浓情愫恼朱味,哪怕你强大到可以指挥千军万马恼朱味,她也难放心让你独闯天涯究渐座。    

别人只关心你飞得有多高恼朱味,她却只关心你飞得有多累究渐座。    

无论你觉得她有多么不得體恼朱味,她都难以体面退出“我爱你”这场人生大戏究渐座。    

爱有多深恼朱味,方寸就有多乱究渐座。而她恼朱味,永远无怨无悔究渐座。

Tags: 经典语录

本文网址:/yulu/15696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