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幽默故事 > 

都是赌气惹的祸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嗜笑

  任自雄是滨江市税务局局长究渐座。这天恼朱味,他到省税务局开完会恼朱味,刚走出办税大厅恼朱味,迎面与一位戴墨镜的男人撞了个满怀究渐座。

  不等任自雄说话恼朱味,那个趾高气扬的男人就喊了起来:“你瞎了眼啊恼朱味,怎么走的路?”任自雄正想发作恼朱味,那人突然摘下墨镜恼朱味,惊讶地叫起来:“天哪恼朱味,你不是任自雄吗?”任自雄定睛一看恼朱味,这个耀武扬威的家伙原来是大学同学陆定捷究渐座。

  陆定捷握住任自雄的手说:“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恼朱味,一家人不认一家人究渐座。任老弟恼朱味,你到这个地方来干什么恼朱味,莫非是跟我一样恼朱味,来交个人所得税的?”

  任自雄心里有气恼朱味,随口说:“你看我像交得起个人所得税的人吗?”

  没想到陆定捷上下打量了任自雄两眼恼朱味,不客气地说:“不像恼朱味,看老弟一身劳动人民的打扮恼朱味,我猜你还在清水衙门里穷熬着吧究渐座。今天我请客恼朱味,东方巴黎大酒店恼朱味,让老同学也享受一下资产阶级的腐朽生活究渐座。”说着话恼朱味,他向外一招手恼朱味,走过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恼朱味,低声下气地说:“陆总恼朱味,您有什么吩咐?”

  陆定捷正眼也不瞧那位漂亮的小姐恼朱味,而是炫耀地看着任自雄说:“这是罗莎恼朱味,我的司机兼生活秘书究渐座。”随即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硕大的鳄鱼皮夹恼朱味,取出一张支票恼朱味,道:“罗莎恼朱味,把我这个月的所得税交了究渐座。另外你告诉丁局长恼朱味,说中午我有客人恼朱味,他的饭局我就不参加了究渐座。”罗莎温顺地说着是是是好好好究渐座。接着恼朱味,陆定捷不由分说恼朱味,拉着任自雄上了大厅门外的宝马恼朱味,来到省城最豪华的东方巴黎大酒店究渐座。

  进了酒店恼朱味,陆定捷要了一个包厢恼朱味,两人落座究渐座。陆定捷调侃地说:“老同学恼朱味,大学时恼朱味,我们都佩服你人最聪明费锐耕、最有魄力恼朱味,怎么现在混成了小市民?瞧你穿的那西装恼朱味,跟民工似的恼朱味,那是成功男人穿的衣服吗?”说罢恼朱味,他从皮夹里拽出一沓百元大钞恼朱味,数也没数就甩给任自雄:“老弟恼朱味,揣上这笔钱恼朱味,到专卖店里买一套像样的衣服恼朱味,把自己包装包装究渐座。”

  任自雄冷冷地推开陆定捷甩过来的钱恼朱味,不动声色地说:“我记得当初毕业时恼朱味,老兄分在一个小县城的政府机关里恼朱味,多年不见恼朱味,看来混得不错啊恼朱味,现在在哪里发财呢?”

  陆定捷似乎没有意识到任自雄的不快恼朱味,还是大大咧咧地说:“机关里的那点薪水还不够我抽烟的呢!没多长时间恼朱味,我就辞职下海了究渐座。现在恼朱味,我在省城开了个公司恼朱味,钱不算多恼朱味,几百万元还是有的究渐座。”说着恼朱味,陆定捷把身体陷在沙发里恼朱味,抖动着大腿恼朱味,眯缝着眼睛恼朱味,得意地道:“我现在要车有车恼朱味,要房有房恼朱味,人生不就是那几十年吗?要及时行乐啊究渐座。对了恼朱味,我还不知道老同学现在哪里混恼朱味,怎么样恼朱味,还过得去吗?要是混得不如意恼朱味,到兄弟的公司里恼朱味,我给你个部门经理做做恼朱味,总比你在单位穷熬强究渐座。”

  任自雄怒火中烧恼朱味,但还是不动声色地说:“谢谢老同学心里还有我这个人究渐座。不过恼朱味,兄弟我现在还过得去恼朱味,我在滨江市税务局当差恼朱味,虽然是个芝麻官恼朱味,可好歹是一把手恼朱味,还活得下去究渐座。”

  陆定捷显然有些吃惊恼朱味,他从沙发里坐直了身子恼朱味,悻悻地说:“看来兄弟我自作多情了恼朱味,老同学都混上局长了究渐座。”

  看着陆定捷这微妙的变化恼朱味,任自雄乐在心里恼朱味,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究渐座。

  陆定捷显然还不服气恼朱味,过了一会儿恼朱味,他又挑起了战火:“任大局长恼朱味,公务员总是公务员恼朱味,你有机会出入这样的高消费场所吗?在这里消费一天恼朱味,没有三千块钱可打不住啊究渐座。”

  任自雄的火终于压不住了恼朱味,他冷冷一笑恼朱味,摸出手机恼朱味,拨了一个号码恼朱味,对着手机说了几句话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走进来一个妙龄女郎究渐座。

  女郎看见任自雄恼朱味,惊喜地叫道:“任哥恼朱味,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恼朱味,怎么不提前打电话?”任自雄微笑不语恼朱味,妙龄女郎一屁股坐在他的大腿上恼朱味,撒娇道:“狠心的家伙恼朱味,这么长时间不来看我究渐座。”

  这下恼朱味,陆定捷的脸上有些挂不住了究渐座。任自雄似笑非笑地说:“老同学恼朱味,看看我的林露恼朱味,人家可是堂堂的大学生呢恼朱味,还算有气质吧?”陆定捷悻悻地说:“不错恼朱味,不错恼朱味,比我那个生活秘书强点究渐座。”任自雄乘胜追击:“好是好恼朱味,可养她成本可高着呢恼朱味,我在608号房给她长期包了房间恼朱味,光房费每天就上千元究渐座。”

  陆定捷的声音小了下去恼朱味,点头哈腰地说:“自古英雄爱美人恼朱味,值得恼朱味,值得究渐座。”

  任自雄挥挥手恼朱味,对林露说:“我们还有事要谈恼朱味,你先走吧究渐座。”林露撅着嘴站起来恼朱味,说:“那你晚上要来看我呀究渐座。”然后走出了包厢究渐座。

  陆定捷傻乎乎地望着林露从门口出去恼朱味,想了想恼朱味,又从皮夹里掏出一张卡片恼朱味,说:“任大局长恼朱味,我下午约定和丁大局长到富豪俱乐部打高尔夫球恼朱味,要不你也来放松一下?别看这张卡片恼朱味,会员费要20万元呢究渐座。”

  任自雄呵呵一笑道:“不好意思恼朱味,兄弟俗务缠身恼朱味,下午要到省政府拜访张秘书长恼朱味,没时间陪老弟清闲究渐座。不过我这里也有张贵宾卡恼朱味,价值30万元恼朱味,老弟要是不方便恼朱味,可以用我这张卡去消费究渐座。”

  陆定捷目瞪口呆恼朱味,他半信半疑地拿过任自雄的贵宾卡恼朱味,翻来覆去地看着恼朱味,好像是在鉴别真伪究渐座。

  任自雄得意地笑了恼朱味,索性又掏出一大把卡恼朱味,一张张指给陆定捷看:“这张国际信用卡恼朱味,里面的钱不多恼朱味,只有五十来万元恼朱味,平时零用的;这张是贵宾卡恼朱味,去商场拿个几十万东西没问题……对了恼朱味,我在北山还有栋别墅恼朱味,这是钥匙恼朱味,你要是在城里呆腻了恼朱味,可以到那里住几天究渐座。”

  陆定捷被彻底地打败了恼朱味,他羡慕地把任自雄的这些东西拿在手里恼朱味,看了又看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任自雄把那些卡片夺了回来恼朱味,装进腰包里究渐座。

  陆定捷奇怪地问:“老同学恼朱味,干吗那么紧张恼朱味,我还没到抢你的卡来花的地步吧?”

  任自雄笑着不说话究渐座。陆定捷突然明白过来了:“哦恼朱味,你是怕我拿着这些卡去告发你贪污受贿恼朱味,对不对?”任自雄微笑着说:“人心叵测啊!”陆定捷说:“我要想告你还不简单恼朱味,写封信就是了究渐座。”任自雄说:“证据呢?你以为这些卡都是用我的名字吗?”

  陆定捷摸摸脑袋恼朱味,说:“608房间的那个女孩不是证据么?”任自雄说:“我一个电话恼朱味,她马上会从那个房间消失究渐座。”陆定捷心悦诚服地说:“佩服佩服恼朱味,老同学做事真是滴水不漏啊!”说完恼朱味,他拿起手机恼朱味,拨了个号码恼朱味,轻声说了几句话究渐座。

  任自雄等待着陆定捷发起新的进攻恼朱味,他倒要看看恼朱味,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老同学还有什么资本在他面前炫耀究渐座。他思考着恼朱味,是不是把他的秘密存折拿出来和陆定捷斗一番恼朱味,他今天就是要证明恼朱味,当年大学同学时恼朱味,我任自雄比你陆定捷强恼朱味,现在我依然比你强究渐座。

  正在这时恼朱味,门开了恼朱味,走进一高一矮两个男人究渐座。二人径直走到任自雄面前恼朱味,拿出一张纸恼朱味,对他说:“任自雄同志恼朱味,我们是省反贪局的工作人员恼朱味,鉴于你有贪污受贿的重大嫌疑恼朱味,现在宣布恼朱味,对你实施‘双规’究渐座。请你在规定的时间和规定的地点恼朱味,向组织交代问题究渐座。”

  任自雄从沙发里跳起来恼朱味,嘴巴半张恼朱味,却说不出话来恼朱味,头上的冷汗刷刷直往下流究渐座。

  两个人又走到陆定捷的面前说:“陆处长恼朱味,任自雄可以交给我们了恼朱味,廖局长要你在完成任务后恼朱味,立即回局里开会究渐座。”

  陆定捷点点头恼朱味,站起身来恼朱味,逼视着任自雄说:“老同学恼朱味,实话实说吧恼朱味,我不是什么暴发户恼朱味,也从来没有下海经商恼朱味,同你一样恼朱味,我也一直是国家机关的工作人员究渐座。最近恼朱味,我从县反贪局调到省反贪局工作恼朱味,省局有许多检举揭发你贪污受贿的材料究渐座。但你是一个反侦察的好手恼朱味,你的违法活动做得滴水不漏恼朱味,天衣无缝究渐座。我们几经侦查恼朱味,总是打不开你的缺口究渐座。在这种情况下恼朱味,我们设计了今天这出戏恼朱味,引蛇出洞究渐座。我希望你老实交代还没有暴露出来的问题恼朱味,坦白从宽恼朱味,争取宽大处理恼朱味,这是我作为一个老同学给你的忠告究渐座。现在恼朱味,我命令你把身上所有卡片交出来恼朱味,这可是铁证究渐座。”

  任自雄目瞪口呆究渐座。陆定捷又转身对高个子说:“现在恼朱味,你立即到608号房间去究渐座。”高个子说:“陆处长恼朱味,去那里干什么恼朱味,那可是高消费场所恼朱味,呆长了会违反纪律的究渐座。”

  陆定捷轻轻一笑说:“那里有一个美女恼朱味,她现在还没有被转移走恼朱味,你现在马上去把她扣留恼朱味,她可是我们重要的人证呢究渐座。”

  一边的任自雄重重跌坐在沙发里恼朱味,两眼无神恼朱味,嘴里喃喃道:“完了恼朱味,这下全完了!都是赌气惹的祸啊……”

Tags: 赌气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youmo/15581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