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故事 > 

宋江的银子从何而来

来源: 作者:

《水浒传》中的宋江恼朱味,慷慨大方恼朱味,仗义疏财恼朱味,说白了就是经常送人银子究渐座。

据统计恼朱味,宋江曾先后十七次送银子给人恼朱味,如送武松费锐耕、李逵各十两恼朱味,送唱曲的宋老儿二十两究渐座。所以宋江是隔着窗户吹喇叭——名声在外究渐座。如第十八回吴用道:“只闻宋押司大名恼朱味,小生却不曾得会究渐座。虽是住居咫尺恼朱味,无缘难得见面究渐座。”第三十二回燕顺说:“小弟在江湖上绿林丛中走了十数年恼朱味,也只久闻得贤兄仗义疏财费锐耕、济困扶危的大名究渐座。”第三十八回宋江和李逵一见面恼朱味,就打发了他十两银子恼朱味,李逵寻思道:“难得宋江哥哥恼朱味,又不曾与我深交恼朱味,便借我十两银子恼朱味,果然仗义疏财恼朱味,名不虚传!”张顺见了宋江恼朱味,纳头便拜道:“久闻大名恼朱味,不想今日得会究渐座。多听的江湖上来往的人恼朱味,说兄长清德恼朱味,扶危济困恼朱味,仗义疏财究渐座。”甚至第二十二回武松还不认识宋江恼朱味,就说:“我虽不曾认的恼朱味,江湖上久闻他是个及时雨宋公明究渐座。且又仗义疏财恼朱味,扶危济困恼朱味,是个天下闻名的好汉究渐座。”

在北宋末年恼朱味,社会经济如何费锐耕、购买力怎么样?书上有依据究渐座。第十回只见那个人(陆虞侯)将出一两银子与小二道:“且收放柜上恼朱味,取三四瓶好酒来究渐座。客到时恼朱味,果品酒馔只顾将来恼朱味,不必要问究渐座。”第十五回吴用去劝说三阮入伙劫生辰纲时恼朱味,取出一两银子恼朱味,付与阮小七恼朱味,就问主人家沽了一瓮酒恼朱味,借个大瓮盛了恼朱味,买了二十斤生熟牛肉恼朱味,一对大鸡究渐座。如此看来恼朱味,当时的一两银子差不多够一个三口之家节俭着过一个月生活究渐座。宋江动不动就十两费锐耕、二十两地送人恼朱味,他是哪来的这么多银子呢?

一般来说恼朱味,宋江正常的经济来源有三条恼朱味,一是薪水恼朱味,二是家中供给恼朱味,三是自己经商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这三条都不大可能让宋江有太多的银子送人究渐座。

第一恼朱味,宋江只是郓城县一个押司究渐座。押司是个什么职位?《辞源》注释:“宋时地方官属吏恼朱味,办理案牍费锐耕、官司事物究渐座。由当地有产业人户中差选究渐座。”押司相当于现在的秘书之类的职务恼朱味,别说品级恼朱味,就连正式工作人员都算不上恼朱味,当时称为公吏恼朱味,就是政府派的公差恼朱味,连报酬都没有恼朱味,基本上是义务劳动究渐座。差不多与宋江同时代的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天下吏人恼朱味,素无常俸恼朱味,唯以受赇为生究渐座。”直到宋神宗熙宁年间以后恼朱味,开始有了少量俸禄究渐座。即使有一点也不多恼朱味,要吃饭恼朱味,还要养小蜜恼朱味,不可能有太多的富余究渐座。

第二恼朱味,根据书上的介绍恼朱味,宋江上有父亲在堂恼朱味,母亲早丧;下有一个兄弟恼朱味,唤做铁扇子宋清恼朱味,自和他父亲在村中务农恼朱味,守些田园过活究渐座。也就是说恼朱味,充其量恼朱味,宋江的父亲是个乡下的土财主恼朱味,没有多大的家业究渐座。而且第二十二回恼朱味,他父亲对公人发牢骚:“不孝之子宋江恼朱味,自小忤逆恼朱味,不肯本分生理恼朱味,要去做吏恼朱味,百般说他不从究渐座。”并于三年前告了宋江忤逆在官恼朱味,忤逆就是不孝敬父母恼朱味,这在过去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恼朱味,宋江就是因为这个恼朱味,被“出了籍册恼朱味,各户另居恼朱味,官给执凭公文存照恼朱味,不相来往”究渐座。也就是说恼朱味,宋江的父亲已经和他断绝了父子关系恼朱味,要他父亲拿出很多的钱来让他到处送人只怕不大可能究渐座。

第三条恼朱味,从《水浒传》上看恼朱味,宋江没有任何经商做生意的蛛丝马迹究渐座。他一天到晚不是交朋结友恼朱味,就是爱习枪棒恼朱味,哪里还有精力和时间去做生意?

如此说来恼朱味,如果不是捡到宝恼朱味,宋江根本就不可能有那么多银子送人究渐座。捡到宝只是一种假设恼朱味,而且一个人即使运气再好恼朱味,也不可能天天捡到宝究渐座。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恼朱味,就是枉法受贿究渐座。

再了解一下宋代一个押司的收入究渐座。作为县级政府没有品级的“小公务员”押司主要是征收税赋或处理狱讼恼朱味,辅助政府官员的日常政务恼朱味,负责案卷整理工作或文秘工作究渐座。宋朝一个正七品县官的月俸只有三十两银子恼朱味,押司与县官差了四个等次恼朱味,月俸绝不会超过十两恼朱味,而且没有奖金和补助究渐座。

其父宋太公在村中务农恼朱味,守些田园过活恼朱味,说明宋江距离“富二代”很远究渐座。他做押司恼朱味,顶多因为与县令私交甚好恼朱味,能多开几张发票恼朱味,装点碎银子进腰包究渐座。因为“吏道纯熟”恼朱味,在“上下经手”中恼朱味,可能有些“好处费”恼朱味,但押司官小身微恼朱味,灰色收入不会很多究渐座。《水浒传》里也没有关于他从事第二职业的记录究渐座。

我们只好心里阴暗地推想恼朱味,宋江的银子是否来自“吃黑”究渐座。他曾给晁盖“通风报信”恼朱味,其沉稳心态和娴熟伎俩恼朱味,不免让人怀疑宋江平日没少干这类事恼朱味,而晁盖只是其中的一个究渐座。那些因为犯事却被他“周全”过性命的人恼朱味,事后风平浪静时恼朱味,按惯例当然要“意思”“意思”究渐座。比如晁盖逃脱官府追拿上山后恼朱味,一出手就送给宋江“一百两金子”究渐座。这些金银应该是宋江的主要经济基础究渐座。

宋江一面在县衙当差办案恼朱味,一面为犯罪分子通风报信恼朱味,一面从贼人那里捞取钱财恼朱味,一面又救济别人赚口碑恼朱味,是一个标准的“执法犯法”者究渐座。难怪深知宋江“底细”的阎婆惜恼朱味,临死前骂他“公人见钱恼朱味,如蝇见血”费锐耕、“做公的人恼朱味,哪有猫儿不吃腥”恼朱味,原来他是“黑三狼”啊究渐座。

宋江区区一个押司恼朱味,职位低微恼朱味,却可以接近知县等一些县里的重要人物恼朱味,而且消息灵通恼朱味,加之“刀笔精通恼朱味,吏道纯熟”恼朱味,很有条件为别人摆平一些事情恼朱味,自然也就有了枉法受贿的可能究渐座。根据北宋时沈括《梦溪笔谈》卷十一“官政”的记载恼朱味,当时胥吏们枉法受贿也是非常普遍的究渐座。而且为了赚取送人的资本恼朱味,宋江胆子比一般人都大究渐座。晁盖劫了生辰纲恼朱味,犯了“弥天之罪”恼朱味,官府准备派兵抓捕恼朱味,他照样敢通风报信究渐座。事成之后恼朱味,晁盖果然派刘唐送黄金百两表示感谢恼朱味,出手非常大方究渐座。要不是这“黄黄的一条金子”恼朱味,宋江最后也不至于走上杀人造反的不归之路究渐座。连宋江自己都知道恼朱味,这么干迟早会出事恼朱味,因此早就在家里挖了个地窨子恼朱味,好用来藏身究渐座。

要是搁现在恼朱味,宋江完全够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恼朱味,判个十年八年的一点问题都没有究渐座。

Tags: [db:关键词]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xiaogushi/15638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