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担着两只筐恼朱味, " />
[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友故事 > 

爹非要这么着

来源: 作者:

腊月二十八恼朱味,我跟着爹去赶年集究渐座。我八岁恼朱味,是村里小学校一年级的学生究渐座。爹四十八岁恼朱味,名字叫赵清和恼朱味,是村里最普通的庄稼人究渐座。

爹担着两只筐恼朱味,筐里装满了白菜恼朱味,要到集市上去卖究渐座。我空着手恼朱味,尾巴似的跟在爹的身后恼朱味,紧跑慢跑恼朱味,还是跟不上爹的脚步究渐座。小路弯弯曲曲绕在沙滩上恼朱味,路面暄暄的恼朱味,走一步陷下去恼朱味,走一步陷下去究渐座。爹的担子沉恼朱味,担子吱吱地响恼朱味,哼着一曲沉重的歌;爹的脚步也沉恼朱味,深深地陷进沙窝里恼朱味,也是吱吱地响恼朱味,也是一曲沉重的歌究渐座。走了五里路之后恼朱味,我看见爹的脖子里有了明晃晃的汗水恼朱味,冒着丝丝缕缕的热气恼朱味,而我们还必须再走五里路恼朱味,才能到达集市所在地史家寨村恼朱味,才能卖掉白菜恼朱味,才能给我买一双新鞋恼朱味,才能买回过年用的东西恼朱味,例如鞭炮费锐耕、年画等究渐座。

长这么大恼朱味,我是第一次跟爹赶年集究渐座。爹本来不想让我跟他一块儿去恼朱味,说我个头小恼朱味,身体弱恼朱味,天气冷恼朱味,冻坏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恼朱味,起码过年过不好究渐座。可是爹又高兴我在学校考了第一恼朱味,语文和算术都得了100分恼朱味,所以想奖励我一下恼朱味,所以又同意了我和他一块儿去赶集究渐座。我想恼朱味,寒冬腊月恼朱味,爹的身上既然冒汗了恼朱味,他一定很累很累究渐座。

我跑到爹的前头恼朱味,立在路边说:“爹恼朱味,咱们歇会儿吧恼朱味,天气还早呢!”

爹看了一眼已经高高升起的太阳恼朱味,笑了:“小子恼朱味,你累了?”

我说:“爹恼朱味,你累了恼朱味,看你脖子里那汗究渐座。”

爹用手随意在脖子里抹了一把:“小子恼朱味,不敢再耽误工夫了恼朱味,咱们还要卖东西恼朱味,还要买东西究渐座。咱接着走吧恼朱味,爹不累究渐座。”

爹又走在了前面究渐座。爹挑着的担子咯吱吱恼朱味,咯吱吱;爹的脚步咯吱吱恼朱味,咯吱吱究渐座。爹告诉我他总共挑着22棵白菜恼朱味,前边筐里11棵恼朱味,后边筐里11棵恼朱味,两筐白菜加起来恼朱味,大约有120斤左右究渐座。我想恼朱味,也许是因为挑得太多太重了吧恼朱味,所以爹的担子和脚步都很受委屈恼朱味,所以一齐诉苦恼朱味,所以一齐咯吱咯吱乱咯吱究渐座。

所以爹就淌汗了究渐座。

爹怎么会不累呢?爹除了起早贪黑地在地里种庄稼恼朱味,还要在家里推碾做饭费锐耕、缝补浆洗究渐座。昨天夜里爹给我补棉袄恼朱味,油灯如豆恼朱味,灯光迷离恼朱味,在一片似有若无的昏黄里怎么也纫不上针恼朱味,爹的眼里就有了泪水究渐座。我问爹:“为什么就哭了呢?”爹摇了摇头恼朱味,长长地感叹一声说:“小子呀恼朱味,别问了恼朱味,你爹没出息恼朱味,没出息!”

后来我就睡着了究渐座。

后来我就听见鸡叫了究渐座。

鸡叫的时候我们家里还亮着灯恼朱味,爹还在给我补棉袄究渐座。

爹怎么会不累呢?

正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恼朱味,爹大声喊道:“小子恼朱味,好好走恼朱味,小心脚下的渠沟!”

我低头一看明白了恼朱味,原来小路又从沙滩上绕到了山根儿恼朱味,路面上有道浇地用过的渠沟没有用土填平恼朱味,需要跳一大步才能过去究渐座。爹担着担子使劲儿向前一迈恼朱味,渠沟是跳过去了恼朱味,可是一颠一颤恼朱味,从后边那只筐里骨碌碌地滚下一棵白菜来究渐座。

白菜正好落到了渠沟里恼朱味,爹回头看了一眼也没有发现究渐座。

我跑上去把那棵白菜抱了起来究渐座。

我不想让爹知道他掉了一棵白菜究渐座。

怕爹看见恼朱味,我把那棵白菜用双手托在背后恼朱味,就像倒背着手走路一样究渐座。

而且呢恼朱味,我还和爹保持了一定距离究渐座。

我希望爹再丢一棵白菜恼朱味,再让我给拾起来究渐座。

数九寒天恼朱味,滴水成冰恼朱味,野地里的风像刀子一样削我的脸恼朱味,削我的耳朵恼朱味,当然也削我的手究渐座。没有那棵白菜恼朱味,我还可以把手插进兜里恼朱味,蹦蹦跳跳地走恼朱味,这样暖和一些;有了这棵白菜恼朱味,哪只手也不能放进兜里了恼朱味,托着它就像托了一块冰凌(抱在怀里怕爹看见)恼朱味,简直凉到了心里究渐座。我咬着牙往前走恼朱味,离集市还有二里地恼朱味,还有一里地恼朱味,还有半里地……

爹回过头来问我:“小子恼朱味,你累了吧?”

我摇了摇头:“爹恼朱味,我不累恼朱味,我又没拿着东西究渐座。”

爹问:“不累你怎么跟不上我?”

我想到爹要在年集上给我买一双新鞋恼朱味,急忙回答:“爹恼朱味,我的鞋破了恼朱味,不跟脚究渐座。”

我是在到达集市以后把那棵白菜交给爹的究渐座。爹赶紧用他那双大手捧住我的一双小手恼朱味,呼呼地给我哈了一阵热气说:“小子恼朱味,你看你的手都冻红了恼朱味,冻僵了!”

爹跺着脚说:“小子恼朱味,你要是冻出个好歹来恼朱味,这年咱们怎么过?”

爹又点着我的脑门儿说:“你傻啊恼朱味,我筐里掉了白菜恼朱味,你为什么不言声?这棵白菜少说也有十来斤……”

爹的眼睛红了恼朱味,泪光闪闪的样子究渐座。

我说:“爹恼朱味,你挑的担子太沉了恼朱味,我想替你分担一点点儿恼朱味,可是只掉下来一棵恼朱味,所以我能拿得动究渐座。”

那一天我是被爹担回家里的究渐座。爹的一只筐里装了年货恼朱味,一只筐里坐了我究渐座。

我不这么着恼朱味,怕人笑话;爹非要这么着恼朱味,说没人笑话究渐座。

路上有人问爹:“赵清和恼朱味,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八九岁的孩子恼朱味,不会自己走吗恼朱味,你还担着他?”

爹回答:“大叔恼朱味,哪个孩子不是在爹娘的怀抱里长大的?这孩子从小没了娘恼朱味,我愿意担着他——担着他我心里舒服究渐座。”

按公历说恼朱味,那是1950年春节前的事情恼朱味,我记得非常清楚究渐座。

Tags: 网友故事

本文网址:/wygushi/15749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