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亩地恼朱味,一亩种了油菜恼朱味,九亩种了麦子究渐座。薅了东地的油菜恼朱味,拖磙碾好晒场恼朱味,又要收麦了究渐座。先收北地的 " />
[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友故事 > 

割麦

来源: 作者:

我家有十亩地究渐座。北地五亩恼朱味,东地也是五亩究渐座。

十亩地恼朱味,一亩种了油菜恼朱味,九亩种了麦子究渐座。薅了东地的油菜恼朱味,拖磙碾好晒场恼朱味,又要收麦了究渐座。先收北地的麦子究渐座。边割边拉恼朱味,四把镰刀忙碌一天恼朱味,收的麦子不到两亩究渐座。其实恼朱味,说是四把镰刀恼朱味,我十二岁恼朱味,妹妹十岁恼朱味,两个孩子能出多少力?割麦累得母亲腰酸背疼恼朱味,拉麦靠父亲装车架把究渐座。

忙了三天恼朱味,北地的麦子才割完究渐座。我牵牛恼朱味,父亲驾把恼朱味,母亲用叉子推车恼朱味,最后一架子车麦子拉进晒场恼朱味,太阳已落到树梢了究渐座。母亲说:“早上天气预报没说有雨恼朱味,要不麦秆不垛了究渐座。”母亲还望着北边说:“他家的麦秆都在场里堆着究渐座。”北边是田大河家的晒场究渐座。父亲往北看了看恼朱味,说:“人家的麦子晒两个日头就能打场了恼朱味,咱不能和他比究渐座。”父亲还说:“明天还要割麦恼朱味,怕天变了恼朱味,还是把麦秆垛起来吧究渐座。”

垛垛也累人恼朱味,先歇一歇究渐座。父亲燃了一根烟恼朱味,一口接一口地抽起来究渐座。母亲让我进看场的棚子里拿收音机恼朱味,再听听天气预报究渐座。在收麦的日子恼朱味,天气预报至关重要啊究渐座。虽然恼朱味,有时候收音机预报得并不准究渐座。天气预报说没雨恼朱味,父亲还要垛垛究渐座。把架子车扣到麦垛上恼朱味,我踩住它爬上垛究渐座。父亲和母亲一叉接一叉地把麦子甩上垛恼朱味,我一脚一脚地踩实了究渐座。麦子垛完恼朱味,星星已长满了夜空恼朱味,如宝石闪着光究渐座。站在高高的麦垛上恼朱味,我觉得抬手就能摘下一颗究渐座。

垛好麦子恼朱味,母亲牵牛恼朱味,父亲拉着架子车回家了究渐座。我躺在棚子里的床上听单田芳说《三侠五义》恼朱味,等父亲吃过饭来换我究渐座。听完评书恼朱味,父亲没来恼朱味,饥饿的感觉却来了究渐座。我拽了一把麦穗恼朱味,揉碎麦芒恼朱味,吹去麦壳子恼朱味,把一粒粒饱满的麦子塞进了嘴里究渐座。新麦的清香却让我更饿了究渐座。出了棚子恼朱味,我站在地头向村里望究渐座。村东的树林里隔一会儿就亮起一束光恼朱味,那是打着手电筒来看场的人究渐座。那些光都往别处去了恼朱味,不是父亲究渐座。九点多恼朱味,父亲才打着手电筒恼朱味,胳膊上搭条毛毯来了究渐座。阿黄也跟着父亲来了恼朱味,它绕着我的腿转圈儿究渐座。

循着路的白光恼朱味,我向村里走去究渐座。阿黄也跟着我回家了究渐座。它一会儿跑到前面恼朱味,一会儿跟在我屁股后面究渐座。走到树林里恼朱味,迎面过来了一束光究渐座。那束光照到阿黄恼朱味,一个孩子的声音说:“狗究渐座。”阿黄倏地蹿走了究渐座。那束光落到我的脸上恼朱味,刺得我捂住了眼究渐座。一个大人的声音说:“小华恼朱味,别瞎照!”是田大河和他儿子田小华究渐座。他们也是来看场的究渐座。我不想理他们恼朱味,径直往前走了究渐座。

因搭地边恼朱味,我们家和田大河家有过纠纷究渐座。去年秋播恼朱味,父亲先耩的豆子恼朱味,田大河后耩的玉米究渐座。田大河竟把我家的豆子翻了出来究渐座。父亲和田大河评理究渐座。田大河说父亲没留地墒沟恼朱味,父亲说田大河不该多耩半耧地究渐座。说着说着恼朱味,两个人吵起来恼朱味,要不是村里人拦住恼朱味,还差点儿打起来究渐座。从此恼朱味,两家人见面都不说话究渐座。

到了家恼朱味,饭在锅里留着究渐座。两个馒头费锐耕、半碗炒茄子费锐耕、一碗黄豆稀饭恼朱味,我一阵狼吞虎咽究渐座。母亲和妹妹在堂屋里睡了究渐座。我给牛拌了草料恼朱味,给阿黄扔了半个馒头恼朱味,把院子的门锁上了究渐座。我睡在过道的西屋里究渐座。

我往床上一躺恼朱味,一会儿就睡了究渐座。夜里恼朱味,我正做梦割麦哩恼朱味,却迷迷糊糊听见有人拍打院门究渐座。从床上坐起来恼朱味,我听见有人在喊:“亮子!开门!亮子!开门!”是父亲究渐座。打开院门恼朱味,才发现下雨了恼朱味,院子里都是水恼朱味,雨滴噗噗嗒嗒落在屋瓦上究渐座。父亲进了屋恼朱味,身上竟然湿漉漉的究渐座。脱了湿衣服恼朱味,拿毛巾擦去身上的雨水恼朱味,父亲裹着毯子睡了究渐座。父亲咋回来了?下雨了恼朱味,棚子漏水?父亲睡了恼朱味,我也不好问究渐座。吹灭灯恼朱味,我躺在父亲的脚下睡了究渐座。是一场阵雨恼朱味,一会儿就停了究渐座。挨着父亲恼朱味,我感到父亲的腿凉凉的究渐座。

清晨恼朱味,太阳出来了究渐座。母亲已经知道父亲夜里回来了究渐座。吃早饭时恼朱味,母亲把馍筐放到桌上恼朱味,说:“夜里咋回来了?是不是棚子漏水?”父亲拿起一个大馍恼朱味,说:“不是棚子漏水恼朱味,是给大河家垛垛究渐座。”母亲停下夹菜的筷子恼朱味,看着父亲说:“冒雨给他家垛垛恼朱味,你忘了他咋耩的地了?”“你看你恼朱味,那是一场的麦子嘛!夜里雨来得急究渐座。一刮风恼朱味,大厂费锐耕、铁头都去了恼朱味,没垛完雨就下了究渐座。”父亲说究渐座。其实恼朱味,母亲也不是真责怪父亲恼朱味,不过借机发点儿牢骚究渐座。

吃过早饭恼朱味,母亲把父亲的湿衣服扔在水盆里恼朱味,洗了费锐耕、晾了究渐座。拿着镰刀去东地里转一圈儿恼朱味,父亲回来说:“麦地里粘脚恼朱味,歇一天恼朱味,明儿再割麦究渐座。”

说是歇一天恼朱味,屋里的活儿也不少究渐座。找出一大卷破化肥袋子恼朱味,母亲拿针线补袋子上的窟窿究渐座。把牛从圈里牵出来恼朱味,父亲拿起铁锨和粪箕子清理牛粪究渐座。我和妹妹也被母亲分了活儿恼朱味,拣黄豆种里面的瘪豆子究渐座。

收了麦就该秋播了究渐座。

父亲刚清完牛粪恼朱味,阿黄却在院门口汪汪地叫起来究渐座。

田大河来了究渐座。田大河从镇上买了两瓶白酒恼朱味,杀了只公鸡恼朱味,喊父亲去他家吃午饭究渐座。田大河说:“一民哥恼朱味,大厂费锐耕、铁头都去了恼朱味,今天下不了地恼朱味,干不成活儿恼朱味,咱们喝两杯究渐座。”父亲说着“不去不去”恼朱味,田大河还是连推带拽地把他拉走了……

又是个晴天了恼朱味,还是四把镰刀恼朱味,东地的四亩麦子一天就割完了究渐座。

我和妹妹都没有割麦恼朱味,帮忙的是田大河和他媳妇刘小娥究渐座。

Tags: 网友故事

本文网址:/wygushi/15743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