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友故事 > 

蒋介石34处行馆里的秘密

来源: 作者:

1949年岁末恼朱味,蒋介石落脚台湾究渐座。此后26年恼朱味,他长居孤岛恼朱味,那里留下了他最后的印记恼朱味,其中包括为数众多的行馆究渐座。日前出版的《蒋介石后传》刊登了大量罕见的蒋介石行馆照片恼朱味,详细记录了蒋介石与宋美龄晚年的活动轨迹究渐座。本书作者师永刚在美国通过越洋电话恼朱味,接受了记者的专访究渐座。

装修大致只算中上水准

蒋介石的行馆恼朱味,特指蒋介石在台各地出行费锐耕、视察和度假的住所究渐座。台湾到底有多少蒋介石的行馆恼朱味,至今没人搞得清楚究渐座。史料记载他有47处行馆恼朱味,相关纪录片称只有27处恼朱味,部分学者又认为其专属行馆仅19处究渐座。

“我们找到台湾政府部门的资料恼朱味,有据可依的应该有34处究渐座。”《蒋介石后传》作者师永刚说恼朱味,蒋介石的行馆之所以备受关注恼朱味,是因为行馆几乎遍布全台风景绝胜之地恼朱味,军事管制严密恼朱味,如同封建时代皇帝的行宫般难以接近恼朱味,人们想象其中必然富丽堂皇恼朱味,是特权的象征究渐座。但师永刚经过走访发现:“蒋介石自奉俭朴恼朱味,各地行馆大部分是当年日据时期政要的房舍恼朱味,略加翻修恼朱味,装修大致只算中上水准究渐座。”

不过恼朱味,这些行馆绝非普通建筑可比恼朱味,环境清幽费锐耕、隐蔽性强费锐耕、足以应对突发状况恼朱味,是蒋介石选择行馆的三大特点究渐座。师永刚把34处行馆分成4类究渐座。“一类是蒋介石父子长期定居的官邸恼朱味,如士林官邸费锐耕、草山行馆费锐耕、中兴宾馆等究渐座。‘两蒋习惯在官邸接见访宾费锐耕、商议大事恼朱味,因此这类寓所有相当浓厚的政治意义恼朱味,戒备与岗哨也异常森严究渐座。另一类是专为蒋介石巡行费锐耕、避暑而兴建或改建的处所恼朱味,像日月潭涵碧楼费锐耕、角板山贵宾馆等究渐座。初到台湾时恼朱味,两岸形势紧张恼朱味,蒋介石特地在这些地方加强各种应变规划与避难设施的建设恼朱味,其中甚至设有临时指挥所恼朱味,以应付突袭或轰炸等紧急事故究渐座。”第三类是蒋介石巡行时恼朱味,地方政府或单位提供的临时休憩处究渐座。师永刚发现恼朱味,这也是蒋介石行馆中数量最多的一类究渐座。最后一类恼朱味,是蒋介石平日在重要办公处所周边临时休憩的地方恼朱味,往往不在行程规划中出现恼朱味,不为人知恼朱味,却是他常常逗留之处究渐座。师永刚印象比较深的有阳明山中山楼恼朱味,它是“国民政府”重要的接待外宾地点恼朱味,外围有不少供蒋介石暂时休憩费锐耕、泡温泉的场所究渐座。

行馆和一系列历史事件紧密相连

早在清代就是“台湾八景”之一的高雄市西子湾恼朱味,在国民党退至台湾后恼朱味,成为蒋介石在台湾南部地区的首要行馆与临时指挥部究渐座。1958年金门炮战爆发恼朱味,这里就是蒋介石运筹规划的基地究渐座。

两层楼的西子湾行馆恼朱味,绿墙白瓦恼朱味,每层楼面积约429平方米恼朱味,行馆内可眺望西子湾美景究渐座。西子湾沙滩广阔恼朱味,蒋介石与宋美龄常在沙滩散步费锐耕、观落日究渐座。“当时担任戒备任务的海军为确保安全恼朱味,常派驱逐舰警戒恼朱味,并派一排陆战队士兵与两辆水陆两用战车在滩头防卫究渐座。”金门炮战期间恼朱味,为便于指挥恼朱味,台湾军方在邻近行馆处恼朱味,设置了地下临时战情指挥中心恼朱味,并设有碉堡式警卫室恼朱味,还配备了具有防原子辐射功能的三道金属大门恼朱味,门厚均超过10厘米究渐座。

“直到上世纪70年代恼朱味,蒋介石日渐衰老恼朱味,不耐浪涛声打扰睡眠恼朱味,移居澄清湖恼朱味,西子湾行馆才渐渐退出历史舞台究渐座。”师永刚说恼朱味,“每一座行馆里都发生过不同的故事恼朱味,有些甚至直接影响中国当代史究渐座。”

比如恼朱味,草山御宾馆见证了蒋介石清党与孙立人兵变案;在大溪行馆恼朱味,蒋经国促成张学良和蒋介石重逢;澄清湖行馆是蒋孔宋三大家族最后在台的聚会场所究渐座。行馆看似静默无语恼朱味,实际却波涛汹涌究渐座。

蒋介石的生活是“朝六晚九”

在所有行馆中恼朱味,最为人熟知且最具代表性的是士林官邸究渐座。师永刚发现恼朱味,士林官邸虽然有大片的园艺用地恼朱味,布局却较为俭朴究渐座。“丝毫没有深宫大院的感觉究渐座。不论是蒋介石与宋美龄生活起居的正馆恼朱味,还是警卫工作人员驻守的营房恼朱味,墙面与周边树林的色调都是一致的究渐座。”

士林官邸内客厅费锐耕、卧室使用的家具材质均是红木恼朱味,有的家具还是由大陆运来的老古董究渐座。正房入门处的巨龙木雕屏风恼朱味,是宋美龄当年的嫁妆究渐座。据说蒋介石有怪癖恼朱味,喜欢照相却不爱照镜子恼朱味,所以卧房与盥洗室的镜子都会拿白布遮住究渐座。

蒋介石生活相当有规律恼朱味,早费锐耕、中费锐耕、晚均会静坐30分钟究渐座。每天早晨6点起床恼朱味,之后念诗费锐耕、做运动费锐耕、祷告费锐耕、静坐恼朱味,然后开始写日记费锐耕、看书报费锐耕、散步究渐座。早餐多是小笼包费锐耕、馄饨费锐耕、虾仁吐司等点心恼朱味,加上木瓜等水果;他不喝茶也不喝咖啡恼朱味,爱喝温开水究渐座。

晚餐是全家人一起吃饭的时间恼朱味,餐后除了散步恼朱味,蒋介石有时会与宋美龄乘车外出恼朱味,9点准时就寝恼朱味,即使看电影也不例外——他会在看到一半时返回究渐座。医官熊丸曾回忆恼朱味,蒋介石睡眠状况始终不太好恼朱味,要靠药物入眠究渐座。“夜猫子”宋美龄每天约午夜1点就寝恼朱味,晚上常会找人下棋费锐耕、打桥牌恼朱味,孔家二小姐孔令伟和陈诚夫人谭祥也会不时找她聊天究渐座。

谈起行馆的种种往事恼朱味,师永刚感慨万千:“细数过往风风雨雨恼朱味,每一处行馆都是蒋介石在台岁月的缩影恼朱味,呈现着蒋介石最后26年的所思费锐耕、所想费锐耕、所为恼朱味,不但反映出蒋氏王朝日渐落寞的命运恼朱味,也让人看到岁月无情恼朱味,任凭何许人也恼朱味,总也逃不过历史洪流的淘洗究渐座。”

Tags:

本文网址:/wygushi/15666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