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网友故事 > 

只求爱得舒服

来源: 作者:

  十一回家恼朱味,因为一点小事恼朱味,我跟哥哥争论不休恼朱味,我咄咄逼人的架势恼朱味,让母亲哭笑不得究渐座。当晚恼朱味,母亲坐在我的床边恼朱味,忽然跟我说:“你知道你为什么会离婚吗?因为总是有理的人不温暖恼朱味,道理不能温暖人恼朱味,人才能温暖人究渐座。”我一下愣住究渐座。母亲的话让我久久不能入眠究渐座。    我与前夫彭继超是在招聘会上认识的究渐座。学经济管理的他恼朱味,大夏天穿着西服费锐耕、扎着领带恼朱味,在拥挤的人群里恼朱味,热得满头大汗恼朱味,不时用衣袖擦汗究渐座。我递给他一包纸巾恼朱味,他羞涩地朝我笑笑恼朱味,我们就这样相识了究渐座。    聊起来才得知恼朱味,我们的学校相隔不远究渐座。他父母早就为他在老家烟台找好了工作恼朱味,我父母也希望我能回老家郑州教书究渐座。可当时的我们恼朱味,满腔抱负恼朱味,希望能在上海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究渐座。只是恼朱味,现实比我们的想象残酷得多恼朱味,走在上海街头恼朱味,高楼大厦林立恼朱味,却没有一张桌子可以安放梦想究渐座。我们相互鼓励恼朱味,相互打气恼朱味,到最后恼朱味,抱头痛哭究渐座。    我回了老家恼朱味,在县城教书究渐座。彭继超也回了烟台恼朱味,供职于一家银行究渐座。我们常常联系恼朱味,倾诉现实的无奈恼朱味,惺惺相惜中恼朱味,我们相爱究渐座。2009年春天恼朱味,不顾双方父母反对恼朱味,我辞职去了烟台恼朱味,半年后恼朱味,我们结婚究渐座。    强烈反对我们在一起的公公婆婆恼朱味,一再对我口出恶语恼朱味,把我们赶出家门究渐座。我们在彭继超单位附近租了一室一厅恼朱味,两人一起发誓恼朱味,一定要过好恼朱味,过得很好究渐座。法律专业毕业的我恼朱味,应聘到一家律师事务所恼朱味,从实习生做起恼朱味,白天勤奋工作恼朱味,晚上熬夜学习究渐座。第二年恼朱味,我就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恼朱味,获得了律师资格证究渐座。彭继超工作也分外努力恼朱味,升为业务经理究渐座。    生活渐渐步入正轨究渐座。我想先买房恼朱味,而彭继超认为恼朱味,他父母早就为他买好了房子恼朱味,等父母气消了恼朱味,我们就能住进新房恼朱味,他要先买车究渐座。我坚决不同意恼朱味,他父母如此反对我们在一起恼朱味,一年多来恼朱味,都不让我们进家门恼朱味,那我们也跟他们一刀两断究渐座。我不要他们的房子恼朱味,以后也不负责给他们养老究渐座。在我的一再坚持下恼朱味,我们按揭买了房究渐座。    见我们恩爱努力恼朱味,还买了房恼朱味,公公婆婆开始妥协恼朱味,多次托亲戚朋友传话恼朱味,让我们回家究渐座。彭继超也多次小心翼翼地在我面前提及他父母恼朱味,我要么态度冷淡恼朱味,要么义愤填膺恼朱味,每次都不欢而散究渐座。那时的我固执地以为恼朱味,我不需要他们的支持恼朱味,他们也不要指望获得我的原谅恼朱味,两不相干恼朱味,又何尝不是一种好结局究渐座。    公公婆婆多次到我们小区恼朱味,站在楼下向楼上望究渐座。有几次恼朱味,我甚至与他们迎面撞上恼朱味,但看到他们恼朱味,我就想起婆婆当初对我的辱骂恼朱味,想起彭继超跪下求他们成全的画面究渐座。我匆匆走过恼朱味,对他们视而不见恼朱味,心里甚至有一丝报复的快感究渐座。    2011年冬恼朱味,听说我怀孕了恼朱味,婆婆多次托彭继超的表姐劝说我们回家去住究渐座。彭继超工作很忙恼朱味,经常加班到半夜恼朱味,也劝我原谅他的父母恼朱味,回家去住恼朱味,相互有个照应究渐座。我当即跟他大吵一架恼朱味,并威胁他说:“如果你瞒着我回去了恼朱味,你前脚回去恼朱味,我后脚就去医院打掉孩子究渐座。”    公公婆婆依然不放弃恼朱味,多次把孩子的小衣服费锐耕、小被褥和各种营养品悄悄放在门口究渐座。我一概不收恼朱味,为了断绝他们和好的希望恼朱味,一次恼朱味,我当着他们的面把东西扔到楼下的垃圾桶恼朱味,并对门卫说:“大爷恼朱味,不要让一些外人进小区恼朱味,经常往我家门口扔垃圾究渐座。”他们当初对我有多决绝恼朱味,我就对他们有多冷漠究渐座。    这也是我和彭继超之间恼朱味,不可调和的矛盾究渐座。我的强硬和坚持恼朱味,让彭继超很为难究渐座。他一边悄悄安抚他的父母恼朱味,一边还要顾及我的感受究渐座。有一次醉酒后恼朱味,他哭着对我说:“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儿子恼朱味,也不是一个好丈夫恼朱味,不知道能不能做个好父亲究渐座。”我泪雨潸然恼朱味,默默发誓好好爱他恼朱味,关心他恼朱味,以弥补父母对他的愧疚恼朱味,和他对父母的亏欠究渐座。    那时候我以为恼朱味,只要我好好爱他恼朱味,我们好好生活恼朱味,就一定可以幸福究渐座。可是恼朱味,我却忽略了恼朱味,一个人无论多大年纪恼朱味,都是需要父母之爱的;缺乏父母的支持恼朱味,幸福注定无法圆满究渐座。    彭继超在家里的话越来越少恼朱味,越来越喜欢喝酒究渐座。而我一边和保姆一起照顾女儿恼朱味,一边工作恼朱味,忙得不可开交恼朱味,常常因为他不能尽到父亲的责任恼朱味,对他大加指责费锐耕、呵斥究渐座。而在他看来恼朱味,我忙恼朱味,我累恼朱味,都是自找的恼朱味,“完全可以让爸妈来带孩子费锐耕、做饭究渐座。”为此恼朱味,我们的矛盾越积越多恼朱味,甚至半个月都不说一句话究渐座。    女儿11个月大的时候恼朱味,在晚饭桌上恼朱味,忽然蹦出了“奶奶”两个字究渐座。我顿时懵了恼朱味,盯住她问:“你说什么?”女儿从座椅上侧着身子恼朱味,指向门口:“奶奶究渐座。”再看彭继超恼朱味,他赶紧抱起女儿离开餐桌恼朱味,跟我解释说:“她是想喝奶了究渐座。”我一再追问保姆恼朱味,才知道恼朱味,原来白天我去上班的时候恼朱味,公公婆婆会不时来家里究渐座。    气愤一时涌满胸膛恼朱味,我跟彭继超吵了整整一夜究渐座。相比于公公婆婆来家里恼朱味,我更生气的是恼朱味,彭继超对我的欺骗究渐座。而在彭继超看来恼朱味,我如此强硬恼朱味,置他父母的颜面于何地究渐座。“他们一而再再而三低三下四地来和好恼朱味,而你呢?有没有一点晚辈的姿态?”我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恼朱味,谁不想一家人和和睦睦恼朱味,可每当想到当初他们给我的屈辱恼朱味,我便无法心平气和地与他们相处究渐座。    彭继超对我的指责和埋怨恼朱味,每一句都像在我心里剜了一刀究渐座。我一直跟自己说恼朱味,如果他能体会一下我的心境恼朱味,理解一下我的苦楚恼朱味,跟我说几句安慰的话恼朱味,或许我就可以示弱恼朱味,可以妥协恼朱味,但他没有究渐座。从他的语言和态度里恼朱味,我知道恼朱味,我们的爱恼朱味,所剩无几究渐座。当初爱得浓烈恼朱味,反衬出如今恼朱味,爱的苍白究渐座。我伤心至极究渐座。    那一夜之后恼朱味,公公婆婆开始在家里公然出入恼朱味,我们偶尔说两句话恼朱味,也都是关于孩子的究渐座。有时候看着他们在客厅嗑着瓜子聊天恼朱味,我就觉得自己只是一个外人究渐座。仿佛一夜之间恼朱味,我就又回到了最初来烟台的那段日子恼朱味,我在他们家里恼朱味,时时小心翼翼恼朱味,却受尽冷嘲热讽恼朱味,一再遭到驱赶究渐座。    当初恼朱味,我和彭继超爱得坚定恼朱味,这份爱让我有勇气承受所有;而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恼朱味,我们的心都已伤痕累累恼朱味,无以支撑这份婚姻走向永远究渐座。    2013年夏天恼朱味,我提出离婚究渐座。最终恼朱味,女儿归我究渐座。随后恼朱味,我带着女儿恼朱味,与朋友合伙在上海开了一家律师事务所究渐座。回顾过往恼朱味,我也有诸多不对的地方恼朱味,年轻气盛恼朱味,不懂得退让究渐座。    现在的我恼朱味,成熟了很多恼朱味,宽容了很多究渐座。希望找一个善解人意的伴侣恼朱味,不介意彼此的过往恼朱味,只求爱得舒服恼朱味,踏实究渐座。  

Tags: [db:关键词]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wygushi/15634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