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这一次不行了恼朱味,村 " />
[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故事 > 

神圣的豌豆

来源: 作者:[db:作者]

李孟是村里最胆小怕事的老实汉子恼朱味,他只顾种自己的地恼朱味,只要天不塌下来恼朱味,村里无论什么事儿他都不想管恼朱味,也没人要他管究渐座。

可这一次不行了恼朱味,村里要选村主任了恼朱味,凡是参加选举的村民恼朱味,村里可以少派他五天公益劳动究渐座。乡长的小舅子麻歪嘴还说恼朱味,谁不来参加选举投他的票恼朱味,今年就别想领到一两救济粮恼朱味,话说到了这个份上恼朱味,李孟就只好去了会场究渐座。

说是会场恼朱味,其实就是村里小学的操场究渐座。会议开始前恼朱味,村支书先是清点人数恼朱味,然后一人发一颗豌豆恼朱味,因为村里大多上年纪的老人不会写自己的名字恼朱味,识数也有些困难恼朱味,为图简便恼朱味,就用豌豆来代替选票究渐座。

候选人有两个:一个就是乡长的小舅子麻歪嘴恼朱味,大名王弼山恼朱味,是个游手好闲之辈恼朱味,不过却被说得好像比焦裕禄费锐耕、孔繁森还优秀;另一个叫李国元恼朱味,是个退伍军人恼朱味,谁家遭遇了难事恼朱味,他从来没有不帮忙的恼朱味,可此时却只三言两语地被简单介绍了几句究渐座。

李孟坐在角落里恼朱味,他巴不得选举早点结束恼朱味,哪怕回家拣一筐麦种费锐耕、编一只簸箕恼朱味,也比坐这强究渐座。但他进了会场就发现自己走不了恼朱味,因为麻歪嘴正用他那双三角眼肆无忌惮地在会场里四下打量恼朱味,李孟心里不由打了一个寒噤恼朱味,看来不投这家伙一票还真不行究渐座。

这时候轮到候选人说话了恼朱味,按当下时髦说法恼朱味,就是两人各自发表竞选纲领究渐座。王弼山说话时气壮如牛:“如果我当了村主任恼朱味,每年争取给全村人比现在多三倍的救济粮恼朱味,比现在多五倍的救济款!”李国元说话时却细声慢语:“如果我当了村主任恼朱味,争取一年后不要国家的救济粮和救济款究渐座。我们村的红砂多恼朱味,挖砂卖给炼废铁的恼朱味,不要本钱恼朱味,只要劳力;我们村的黑水沟一点没有污染恼朱味,看沟里那水清清的恼朱味,养出的鱼城里人一定喜欢……”

村民们都在底下静静地听着恼朱味,起初没怎么反应恼朱味,可当听到李国元说不要国家救济粮和救济款的时候恼朱味,他们都不由频频点起头来:是啊恼朱味,我们黑水沟的人恼朱味,难道真一辈子靠国家救济?

这时候好像只有李孟恼朱味,瞌着眼皮像老僧入定一般恼朱味,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什么究渐座。

按程序恼朱味,候选人说话之后恼朱味,选举就正式开始了究渐座。只见王弼山和李国元身后各放着一只碗恼朱味,村里人挨个儿排着队从他俩身后走过恼朱味,把自己手里的豌豆放入其中一只碗里恼朱味,就算是投下了神圣的一票究渐座。李孟也排在队伍里恼朱味,人家前后说说笑笑费锐耕、打打闹闹的都有恼朱味,可他却战战兢兢地跟着队伍走恼朱味,总觉得麻歪嘴王弼山那双三角眼老在扫他……

选举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恼朱味,而且充满了戏剧性:全村今天参加选举的一共是487人恼朱味,王弼山243票恼朱味,李国元不多不少也是243票究渐座。这个结果一宣布恼朱味,大伙儿就纷纷议论起来:这不就表明今天来开会的人里边恼朱味,有一个没投票嘛恼朱味,他是谁?

这时候恼朱味,村支书说话了:“有件事我得说一说!其实那个人也不是没投票恼朱味,只不过他是把一颗豌豆掰成两半了恼朱味,因为王弼山碗里有半瓣豌豆恼朱味,我们在李国元的碗里也找到了半瓣究渐座。所以我现在征求大家意见恼朱味,是重选呢恼朱味,还是咋办?”

一颗豌豆一掰二恼朱味,这倒是新鲜事!

村支书这话刚说完恼朱味,台下立刻议论声一片究渐座。可没多会儿恼朱味,场子里突然就冷寂下来恼朱味,大家沉着脸恼朱味,谁也不说话恼朱味,这一掰成了两半的豌豆就好像是一把火恼朱味,在燎着大伙的心究渐座。

这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恼朱味,坐在角落里的李孟恼朱味,头上却渗出一颗颗豆大的汗珠来……

村支书见没人开口恼朱味,就有点尴尬恼朱味,说实话恼朱味,这两个候选人他哪个也不想得罪究渐座。怎么办恼朱味,看来就只有重选了究渐座。他正要开口恼朱味,却突然发现不少人都不约而同地把眼睛朝坐在场子中央的青山老爷身上望去恼朱味,他心里猛一个激灵:是啊恼朱味,在黑水沟恼朱味,青山老爷德高望重恼朱味,是大家心目中的活神仙呀!他想了想恼朱味,便对青山老爷道:“老爷子恼朱味,这事儿……您看咋办好?”

青山老爷朝村支书摆摆手:“你还是问问那两个候选人吧恼朱味,他们说咋办究渐座。”

两个候选人能怎么说呢恼朱味,赶紧朝村支书点头:“我们听老爷子的究渐座。”

青山老爷看两个候选人这么爽快地表态恼朱味,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恼朱味,捋捋白须恼朱味,朗声道:“那好!要我说恼朱味,就按掰开的豌豆大小来决定吧:如果两瓣一样大恼朱味,你俩抓阄恼朱味,谁赢谁当选;如果不一样大恼朱味,那大的算一票恼朱味,四舍五入嘛!”

大伙儿都赞成恼朱味,两个候选人觉得这法子也行恼朱味,于是就把两只碗拿来看究渐座。

这一看恼朱味,王弼山惊呆了:他碗里的那瓣豌豆只有三分之一大恼朱味,而李国元碗里的那瓣却有三分之二恼朱味,还看得出是用牙齿咬的恼朱味,上面留着牙龈上脏兮兮的污垢究渐座。

把这两瓣豌豆合起来恼朱味,正好是一颗!

李国元当选了恼朱味,场子哩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究渐座。

谁也没有注意到恼朱味,这时候李孟悄悄摸了一下自己的腮帮子究渐座。他心里在偷着乐:这小小一颗豌豆还真不好咬恼朱味,先前恼朱味,他像做贼似的偷偷将它咬开之后恼朱味,还装模作样地让王弼山看到和听到他把豆子放进了那家伙身后的碗里究渐座。

可是没想到恼朱味,第二天传来消息恼朱味,说上头宣布这次选举作废恼朱味,因为“四舍五入”不合法恼朱味,得重选究渐座。这回发的就不再是豌豆了恼朱味,而是一人一颗小石子儿恼朱味,这是为了提防把豌豆咬成两瓣的情况再度出现究渐座。

没想到恼朱味,重选的结果十分悬殊:王弼山125票恼朱味,李国元362票恼朱味,票数遥遥领先究渐座。

别看李孟坐在角落里闷声不响恼朱味,其实心里比谁都乐究渐座。原来他心里明白着呢:自己曾经咬下的那半瓣豌豆恼朱味,唤醒了全村人的心……

Tags: 微故事

本文网址:/weigushi/15720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