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故事 > 

半夜出车

来源: 作者:

晚上九点多恼朱味,小车司机王鹏接到张局长从家里打来的电话恼朱味,让他马上去一趟恼朱味,说是有要紧事情找他究渐座。王鹏家离张局长家不太远恼朱味,所以放下电话他很快就赶了过去究渐座。

一走进张局长家恼朱味,王鹏就感觉气氛不对恼朱味,忙问出什么事了究渐座。局长夫人叹了口气恼朱味,说:“唉恼朱味,还不是那孽子又出去惹事儿了究渐座。”王鹏知道恼朱味,局长夫人说的孽子恼朱味,就是她和张局长的宝贝儿子小远恼朱味,小远成天和一帮狐朋狗友鬼混在一起恼朱味,三天两头地惹事究渐座。

张局长告诉王鹏说恼朱味,刚才接到小远电话恼朱味,说是在河源镇上赌输了恼朱味,被人家扣着恼朱味,让张局长天亮之前带二万块钱去赎他究渐座。张局长接到电话气得脸都歪了恼朱味,但气归气恼朱味,当父亲的又不能坐视不管究渐座。

王鹏一听恼朱味,忙对张局长说:“局长恼朱味,您别急恼朱味,我这就去局里把车开过来究渐座。”

张局长朝王鹏摆摆手:“这么晚还折腾你恼朱味,我也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究渐座。但我不想用我那辆公车恼朱味,你能不能去替我借辆车恼朱味,最好是出租车究渐座。”

王鹏略一思索恼朱味,说:“行恼朱味,局长恼朱味,您等着恼朱味,应该没问题究渐座。”

临走时恼朱味,张局长嘱咐王鹏来时别忘换套旧衣服恼朱味,总之是越普通越好究渐座。

这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恼朱味,王鹏忙活了半天恼朱味,好不容易借到一辆“夏利”车恼朱味,开过来给张局长一看恼朱味,张局长挺满意恼朱味,于是急匆匆跳上就走究渐座。

一路上恼朱味,王鹏由于平时开惯了高档车恼朱味,冷不丁开这夏利恼朱味,觉得特别不顺手恼朱味,所以他一点不敢大意究渐座。大约开了有一多半路恼朱味,王鹏看看天亮之前赶到河源镇应该没问题了恼朱味,这才稍稍放松了一下精神恼朱味,随手拽了支烟含在嘴里究渐座。

可谁知还没等点上火恼朱味,王鹏猛地觉得有什么东西将车轮弹了一下恼朱味,随后又一震恼朱味,车身接着就向路边滑去究渐座。王鹏赶紧往回打方向盘恼朱味,就在车子调过来的瞬间恼朱味,只听“噗”一声恼朱味,紧接着他就感觉车子往下沉恼朱味,“糟糕!”他赶紧将车停住恼朱味,下车一看恼朱味,傻眼了:左侧一个轮胎瘪了究渐座。

这前不着村费锐耕、后不着店的地方恼朱味,何况又是深更半夜的恼朱味,上哪儿找人修车去?张局长围着车子急得直转磨磨究渐座。

王鹏抓着脑壳出主意说:“局长恼朱味,要不咱们推着车子走吧?前面应该会有人家恼朱味,到那儿再问问有没有修车的究渐座。”

张局长想想也只好如此恼朱味,便和王鹏推着小车一路向前走起来究渐座。果然恼朱味,走了没多远恼朱味,前面散散落落地出现了一所所房子恼朱味,王鹏别提有多兴奋了恼朱味,快步上去恼朱味,“砰砰砰”敲开了其中一家的门究渐座。

这家男人只将门错开一条缝儿恼朱味,很不高兴地问:“你是哪的人?这么晚了还敲门?”

王鹏满脸赔笑地向他解释恼朱味,问附近有没有修车的地方究渐座。那人一听是为这事儿恼朱味,语气稍稍缓和了点恼朱味,告诉王鹏说恼朱味,村里没有专门的修车铺恼朱味,若是拖拉机什么的坏了恼朱味,就去找赵哑巴修究渐座。赵哑巴住村西头道边第一家恼朱味,他让王鹏去那里看看;还说恼朱味,赵哑巴门上有一个按钮恼朱味,只要一按恼朱味,屋里的灯就会闪恼朱味,赵哑巴就知道有人在敲门了究渐座。

一听有希望恼朱味,王鹏和张局长便急忙推着夏利车直奔村西头究渐座。他们看到那第一家的屋里似乎还隐隐约约透着光恼朱味,便去到房前恼朱味,王鹏用手摸到门框上的按钮恼朱味,就使劲按了几下究渐座。

不一会儿恼朱味,屋里传来了脚步声恼朱味,但没有立即开门恼朱味,好像是在趴着门缝往外瞅究渐座。王鹏赶紧掏出打火机点燃恼朱味,为的是让赵哑巴看清他和张局长不是坏人究渐座。

果然恼朱味,赵哑巴很快就把门打开了恼朱味,王鹏一看恼朱味,这赵哑巴三十岁还不到恼朱味,个子不算高恼朱味,但长得挺敦实恼朱味,王鹏于是一抱拳恼朱味,用手指指身后夏利车上那个瘪了的轮胎究渐座。

赵哑巴明白了王鹏的意思恼朱味,可是头却摇得像拨浪鼓恼朱味,他一边比划着摇手恼朱味,一边就要关门究渐座。

王鹏急了恼朱味,赶紧抢身挤进门去恼朱味,张局长也紧跟其后究渐座。两人进屋一看恼朱味,发现赵哑巴住的是两间套房恼朱味,外面这一间是厨房恼朱味,还堆放着柴草及工具等恼朱味,里面那间虽然亮着灯恼朱味,但门窗关得挺严实恼朱味,大概是卧室究渐座。

赵哑巴见王鹏和张局长强行进屋恼朱味,有点不高兴恼朱味,脸沉了下来究渐座。聪明的王鹏立刻给他抱拳拱手恼朱味,点头哈腰恼朱味,没办法恼朱味,赵哑巴只好指指火炉旁边的板凳恼朱味,示意他们坐下恼朱味,然后恼朱味,他进里屋去穿了件好像是专门干活穿的破衣服出来恼朱味,又从墙角拿起修车工具恼朱味,快步走了出去究渐座。

赵哑巴走路很快恼朱味,看上去像是个性子很急的人恼朱味,可是干起活来却不行恼朱味,王鹏和张局长很快就看出来恼朱味,他其实对补轮胎这行并不在行恼朱味,功夫笨拙不说恼朱味,手脚也慢恼朱味,足足用了一个多小时恼朱味,才终于将补好的轮胎重新安到车上究渐座。

上好轮胎恼朱味,赵哑巴直起腰来恼朱味,用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恼朱味,朝王鹏和张局长笑笑恼朱味,又扬扬手恼朱味,那意思似乎是告诉他们:轮胎补好了究渐座。

王鹏刚想掏钱恼朱味,突然恼朱味,传来一阵汽车马达声恼朱味,转眼间一辆小卡车就开过来停在了赵哑巴家的门前恼朱味,从车上吵吵嚷嚷跳下来一伙人究渐座。赵哑巴一看恼朱味,脸色大变恼朱味,立刻惊慌地用自己的身子把门挡住究渐座。

这下来的七八个人中恼朱味,为首的是一个横眉竖目的四十多岁中年男人恼朱味,紧跟其后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瘦老头究渐座。中年男人气势汹汹地上来恼朱味,一把将赵哑巴往旁边一扒拉恼朱味,冲进屋里恼朱味,只片刻工夫就连扯带拽地拖出一个女子来究渐座。

王鹏和张局长一看恼朱味,这女子长得挺标致恼朱味,二十多岁年纪恼朱味,在中年男人手里连哭加比划恼朱味,拼命地挣扎究渐座。他俩愣住了:这女子也是个哑巴?

这时恼朱味,就见瘦老头指指赵哑巴恼朱味,低眉顺眼地对中年男人说:“四顺恼朱味,您瞅见了恼朱味,这小子在修车恼朱味,说明我们来得正是时候恼朱味,没让他捡了便宜究渐座。”

Tags: 微故事

本文网址:/weigushi/15712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