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故事 > 

马恒健

来源: 作者:

洪涛是个自由撰稿人,好不容易靠稿费挣得了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究渐座。可是,这安乐窝却不安宁,每当夜幕降临,对门的邻居要么卡拉OK大作,要么高朋盈门喧声阵阵究渐座。夜晚本是他的写作时间,这无异于断了他的生路究渐座。他成天长吁短叹:好邻居可遇不可求啊!幸运的是,两个月后,对门的邻居卖掉房子搬走了究渐座。新来的邻居,是一个20岁多一点的女孩究渐座。这位女邻居体态婀娜费锐耕、双目顾盼生辉,让人看着养眼不说,并且作息时间竟和洪涛一致究渐座。每晚8点钟左右,洪涛便会听见对面“咣”的关门声,接着“咯噔咯噔”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每到凌晨两点左右洪涛收笔之时,那脚步声又由下而上,开门费锐耕、关门之后,便悄无声息了究渐座。  出于职业的敏感,洪涛对这昼伏夜出的女邻居产生了好奇心:看她那副勾人魂魄的长相,会不会是从事那种职业的呢?说不定能从她身上发掘出好的素材呢究渐座。  这天,凌晨1点刚过,洪涛正在电脑前苦思冥想,楼道里忽然传来急促而杂乱的脚步声,还夹杂着女人的呻吟究渐座。洪涛一跃而起,贴近猫眼看去,只见两个身材魁梧费锐耕、长相帅气的小伙子,将披头散发费锐耕、双目失神的女邻居左右胳膊紧紧挽住,其中一人腾出一只手来翻她的坤包,似乎是在找开门的钥匙究渐座。  “歹徒!”洪涛额头直冒冷汗,来不及多考虑,就反身扑向电话机,准备打110报警究渐座。  他刚拿起话筒,一阵“笃笃”的敲门声吓得他灵魂出窍,一个男人的声音问:“有人吗?”洪涛大气都不敢出,呆住了究渐座。  接着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先生,帮帮忙,我的钥匙丢了,帮帮忙吧!”那是他的女邻居!女邻居有难,不能不帮,洪涛来不及多想,“咔嗒”打开了房门究渐座。  一个挽着女邻居的男人冲他说:“先生,对不起,你的邻居是我们同事,她喝多了,钥匙也搞丢了究渐座。”他一边说,一边瞟着客厅的长沙发,“只有明天想法把门弄开了,今晚……”  这时,女邻居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冲洪涛满怀期盼地微微点头究渐座。洪涛哪里还能拒绝,连忙和那两个男子将女邻居抬到沙发上究渐座。那两人如释重负地喘着气,说了声“拜托啦”,便匆匆离去了究渐座。  洪涛知道浓茶能解酒究渐座。他转身到厨房烧水,准备给女邻居泡茶究渐座。当他再回到客厅时,惊得目瞪口呆:短短几分钟时间,女邻居已端坐在沙发上,风情万种地看着他,哪还有醉鬼的半点影子!见洪涛又惊又窘的模样,女邻居“吃吃”一笑,道:“洪哥,今晚我出尽了洋相,又妨碍了你的工作,真是抱歉得很究渐座。”  洪涛吃惊地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姓洪?”  女邻居又是一笑:“我租这里的房子,总要先了解一下邻居吧?”说罢,她躬身脱下一只高跟鞋,抽出鞋垫,摸出一把熠熠发亮的钥匙,向洪涛诡秘地一笑,便自顾拧开房门,飘然而去究渐座。对面开门关门声响过,一切又归于寂静究渐座。  洪涛如身在梦境,好一阵才回过神来究渐座。他在床上辗转反侧,琢磨着这事的来龙去脉,设想了若干种可能,可是越想越迷糊,直到黎明才昏昏睡去究渐座。  第二天晚上,对面又准时响起开门关门的声音究渐座。洪涛正犹豫要不要从猫眼看一下呢,却响起轻轻的叩门声究渐座。洪涛的心怦怦直跳,不知是兴奋还是紧张,他走过去打开门,扑面是一阵香水的气味,女邻居站在门口,浅浅地笑着,显得格外妩媚:“洪哥,昨晚真对不起!”  洪涛连连摆手:“远亲不如近邻嘛,小事一桩,何足挂齿!”  女邻居迟疑了一下,说:“是啊,出门靠朋友,居家靠友邻究渐座。今后,如果还有什么麻烦……”她特别加重了“麻烦”二字的语气究渐座。  洪涛脱口而出:“你太客气了,没问题费锐耕、没问题究渐座。”  女邻居冲洪涛嫣然一笑:“你看,我连自我介绍都忘了究渐座。我姓李,今后你叫我小李吧究渐座。”说罢,她微微欠了欠身,柔声道了声“再见”,便径直下楼了究渐座。洪涛直到“咯噔咯噔”的声音消失,才怅然若失地关上房门究渐座。  接着,一连几天平安无事究渐座。洪涛天天在猫眼里目送小李花枝招展地上夜班后,心猿意马地再也写不出一个字来究渐座。这个女邻居的一举一动,似乎都牵动着洪涛的心究渐座。  这天凌晨两点,门外又传来熟悉的脚步声,“笃笃笃”,洪涛的门被敲响了究渐座。“是她!”洪涛一跃而起,连猫眼也没看一眼便打开了门究渐座。果然是小李,只见她发髻散乱费锐耕、神色倦怠究渐座。洪涛还没来得及开口,小李飞速向楼道瞥了一眼,回头娇媚地说:“洪哥,你爱看书写字,能不能借几本书给我消遣消遣?”  洪涛大喜过望,连忙闪身,彬彬有礼地将小李请进屋里究渐座。待小李在沙发上坐定,他便迫不及待地走进书房,拿出一本《飘零的红粉》递给小李究渐座。小李慢慢翻阅着,脸上呈现出复杂的表情究渐座。洪涛想借这个机会劝劝她,就坐到她身边,柔声道:“小李,你能不能听我一句忠告?”  小李一愣,脱口问道:“我看起来真的像……”但她随即笑了起来,满不在乎地说,“看你说的,哪用得着那么正经!”  洪涛一时语塞究渐座。就在此刻,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就在洪涛一愣的刹那,小李捧着他的脸庞一阵急风暴雨般地狂吻,然后轻声催促他去开门究渐座。惊慌失措的洪涛完全懵了,呆坐着一动不动究渐座。小李杏眼圆睁,态度十分坚决:“求你了,洪哥!是找我的,没事!”  门开了,外面一前一后站着两个青年男子,前者目光犀利,后者神色阴冷究渐座。当他俩看见洪涛满脸殷红的唇印,又看见小李衣衫凌乱地斜躺在沙发上时,相互会意地一笑,阴阳怪气地冲着小李招呼道:“好好乐着吧,明晚的约会,就看你的了!”说罢,便匆匆离去了究渐座。  惊魂未定的洪涛刚一转身,小李已捧着书,泰然自若地走到他面前:“洪哥,谢谢你究渐座。这本书我一定认真拜读究渐座。晚安!”说完,她朝楼道里张望了一下,打开了自家的房门,留下洪涛像个傻子一样呆呆站在原地究渐座。  第二天晚上,外面准时响起关门声后,一张纸条从门外塞进洪涛屋里究渐座。洪涛拾起纸条一看,上面这样写着:“洪哥,谢谢你的关照和指点究渐座。这段时间工作忙,晚上可能不回来了,勿念!小李究渐座。”联想到昨晚那离奇古怪的“麻烦”,洪涛猛然悟到了点什么,他急忙开门追了下去,可是茫茫夜色中,哪里还有小李的踪影?  这一夜,洪涛一个字也写不出来,万分焦急地熬到小李的正常下班时间,可是楼梯上一点动静也没有究渐座。洪涛彻夜难眠,直到天亮才昏昏沉沉地睡去究渐座。  第二天,女邻居没有回来,第三天,也没有回来,一种不祥的预感围绕在洪涛的心头究渐座。第四天傍晚,他从门口的报箱取回报纸,头版一张照片让他瞪大了眼睛:那是一个英姿飒爽的女警察,这个警察不是别人,正是搅得他不得安宁的女邻居!照片旁边,硕大的标题赫然在目:女警官卧底舍身,大毒枭拒捕毙命究渐座。  洪涛全明白了,神秘的女邻居再也不会回来了究渐座。  在市公安局,一名警官接待了洪涛究渐座。他先向洪涛表示感谢,因为他们为卧底女警官精心选择的这个邻居,果然在无意中成功地扮演了掩护人的角色究渐座。接着,他回答了洪涛的疑问究渐座。小李假扮风尘女子,打入贩毒集团,那次她假装醉酒撒野卖傻,是危急之时的脱身之计;而后来贩毒集团对小李的身份有所怀疑,派两个负责盯梢的青年男子半夜来验证,为了消除他们的怀疑,小李将计就计,直奔洪涛家,演了一出戏给盯梢者看究渐座。  洪涛张着嘴,像是在听一个离奇的电影故事,他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真的发生在自己身边究渐座。警官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把钥匙,轻轻递到洪涛手里,说:“抢救小李时,她让我们将这把钥匙留给你作个纪念,并让我们谢谢你,她说如果有机会的话,很想再做你的邻居……”

Tags: 微故事

本文网址:/weigushi/15703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