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微故事 > 

劫后余生

来源: 作者:

  乡民政科科长韩福祥一向是个洁身自好的人恼朱味,通常男人喜好的“酒色财气”4个字恼朱味,他至多沾上一个“酒”字恼朱味,不过即使喝酒也只是下了班在家喝点究渐座。可是这天晚上恼朱味,他不仅喝了大酒恼朱味,还赌起了钱究渐座。

  这时已经快过年了恼朱味,韩福祥顶着寒风骑着电动车来到西山村村部恼朱味,此行有项重要工作恼朱味,就是核定来年享受低保的对象究渐座。这项工作一向颇有难度恼朱味,因为有的村干部会弄虚作假恼朱味,把低保名额给他们的亲戚朋友恼朱味,说不定其中还有黑色交易恼朱味,稍不留神就会中他们的圈套究渐座。在原则问题上恼朱味,韩福祥是不会让步的究渐座。

  不出所料恼朱味,韩福祥对村干部报来的低保名单产生了怀疑恼朱味,因为这跟他平时掌握的情况有出入恼朱味,于是就着名单和几位村干部一个不落地核实起来究渐座。但核实来核实去他心里还是没底恼朱味,毕竟自始至终听到的只是村干部的一面之词究渐座。最后他决定暂不下结论恼朱味,明天挨家挨户走访一下再说究渐座。

  这时天色已晚恼朱味,韩福祥正要走恼朱味,老天忽然下起雨来究渐座。村干部便拦住不让走恼朱味,说天黑路滑恼朱味,雨打在身上又冷恼朱味,出了事谁承担?韩福祥想想也是恼朱味,这样的寒冬腊月天恼朱味,冷雨打在身上可不好受恼朱味,万一冻出病就麻烦了恼朱味,再说晚上正好再把工作聊聊恼朱味,于是便答应不走恼朱味,就在村部办公室借住一宿究渐座。村干部一听立即兴奋起来恼朱味,一迭声地嚷着弄晚饭究渐座。韩福祥忙制止他们恼朱味,说:“随便吃点就行了恼朱味,如果弄太多菜恼朱味,我马上就走究渐座。”

  村干部一听笑个不停恼朱味,说:“韩科长恼朱味,你这是暗示我们多弄点菜吗?告诉你恼朱味,这是在农村恼朱味,不是城市恼朱味,又在晚上恼朱味,即使想弄什么好菜恼朱味,也得弄得到啊是不是?”

  在村主任家恼朱味,说笑间几个菜端上了桌恼朱味,果然只是几样家常菜恼朱味,最多有点鱼和肉而已恼朱味,就现在的生活水平而言恼朱味,这几样菜确实太平常了究渐座。韩福祥这才放下心来恼朱味,可随即吃了一惊恼朱味,因为村主任拿出两瓶酒来究渐座。

  那竟是两瓶相当名贵的酒究渐座。韩福祥嚷道:“这可不行恼朱味,快拿回去恼朱味,我只吃饭恼朱味,不喝酒究渐座。”

  村主任笑道:“韩科长恼朱味,我得郑重表明我的态度:一恼朱味,现在是下班时间恼朱味,不是工作时间恼朱味,同时在我家里恼朱味,不是在饭店恼朱味,所以喝酒是纪律允许的;二恼朱味,这酒是去年过年时我外甥孝敬我的恼朱味,来路正大光明;三恼朱味,今晚的酒菜全是我私人请客恼朱味,绝不走账报销究渐座。韩科长恼朱味,难道这点面子都不给吗?”

  韩福祥一愣恼朱味,好个伶牙俐齿的村主任恼朱味,说的话句句在理恼朱味,都把自个逼到墙角了究渐座。可是恼朱味,这酒要是一喝恼朱味,明天的工作可就难开展了恼朱味,那时再否定村主任上报的享受低保名单恼朱味,好意思吗?

  他还在犹豫恼朱味,有人已半真半假地嚷了起来:“韩科长恼朱味,皇帝还与民同乐哩恼朱味,你总是端着架子高高在上恼朱味,是不想跟我们群众打成一片吧?是瞧不起我们吧?”

  另一位也跟着喊:“韩科长恼朱味,我长这么大还从没喝过这么好的酒哩恼朱味,你就让我跟你沾沾光开次洋荤吧?”

  事已至此恼朱味,韩福祥就是铁石心肠也抵挡不住了恼朱味,再说以后工作还得大家配合恼朱味,关系搞得太僵是不明智的恼朱味,只好摆摆手说道:“不然恼朱味,就少喝点吧恼朱味,点到为止好不好?”

  大伙顿时一声欢呼恼朱味,然后说说笑笑地吃喝起来恼朱味,当最后打着酒嗝放下筷子时恼朱味,那两瓶酒都已见了底究渐座。在这样的氛围下恼朱味,要想不喝尽兴恼朱味,根本不可能究渐座。韩福祥开始还想劝大家少喝点恼朱味,但两杯酒一下肚恼朱味,见大家情绪这么高涨恼朱味,根本就不忍扫大家的兴了恼朱味,何况他也好酒恼朱味,连他自己不知不觉中也放开了量究渐座。

  村主任脸一片酡红恼朱味,笑嘻嘻地提议道:“长夜漫漫恼朱味,哪里睡得着?要不恼朱味,摸两圈好不好?”

  韩福祥懒洋洋地歪坐着恼朱味,一听这话刚要本能地反对恼朱味,早有人“哗”的一声倒上了麻将恼朱味,又七手八脚地来拉韩福祥恼朱味,韩福祥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坐在了桌边究渐座。

  韩福祥对麻将根本就不精恼朱味,只是稍会一点点恼朱味,可今晚奇怪了恼朱味,总有人点炮恼朱味,和得那叫一个痛快究渐座。几圈过后恼朱味,面前的钱竟码了一大堆恼朱味,估计有好几百究渐座。韩福祥可兴奋坏了恼朱味,突然间无缘无故心里一凛恼朱味,像是触动了什么究渐座。

  于是韩福祥定定神站起身恼朱味,说:“暂停恼朱味,我到后面方便一下究渐座。”大伙一听也一同起身恼朱味,说一起方便一下恼朱味,于是把钱揣好一同来到屋后恼朱味,屋后几步远有个公厕究渐座。

  实际上韩福祥方便是假恼朱味,想冷静一下是真究渐座。他总觉得今晚的事有点不对劲恼朱味,所以想出来让冷风吹下头脑恼朱味,好把事情捋捋顺究渐座。

  此时雨已经停了恼朱味,方便完的韩福祥正拼命想着这事恼朱味,臉一侧恼朱味,猛地一惊:前面巷子口有个人影一闪而过究渐座。借着路灯认出来了恼朱味,是警察恼朱味,而且是派出所所长究渐座。

  不好恼朱味,肯定有人暗中通风报信恼朱味,警察这是抓赌来了!那派出所所长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恼朱味,谁的账也不买恼朱味,一旦被他抓住那就是死路一条!这时身后的一位村干部也看到了这一幕恼朱味,颤着声说:“刚才那位像是派出所所长……”

  韩福祥再也忍不住心头恐惧恼朱味,说:“大家快跑恼朱味,千万不要被他抓住恼朱味,抓住了一定死不承认!”说完掉头就跑究渐座。他这一跑恼朱味,大伙立即撒开腿玩命地跑究渐座。

  那几位是本村人恼朱味,所以四散开后立即往自个家中跑恼朱味,而韩福祥只有一条路可去恼朱味,就是回乡里究渐座。虽说有好几里路恼朱味,但也并非遥不可及恼朱味,毕竟比起工作费锐耕、声誉来恼朱味,这点苦算什么?

Tags: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weigushi/15653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