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女相关 > 

飘逝的红丝巾(十)

来源: 作者:
(十)

  可以说郑欣欣的青少年时代是在痛苦孤独中度过的究渐座。

  郑福根被厂里打回原形又回到车间上班恼朱味,而且因为徐慧兰和王莉的事让同事们都瞧不上眼恼朱味,事事都被冷落究渐座。这当然会让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无地自容恼朱味,于是天天以酒浇愁恼朱味,而且喝多了有时还拿郑欣欣出气究渐座。被打后的郑欣欣关上房门恼朱味,哭泣中抱着妈妈的照片回忆起童年的美好时光恼朱味,只有这时幼小的心灵才能感到一丝安慰究渐座。天长日久沉浸在对过去的回忆恼朱味,甚至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究渐座。她不愿意面对冷酷的现实恼朱味,天天把一遍又一遍自以为是自欺欺人的回忆想得美轮美奂恼朱味,像极了梦中的天堂究渐座。直到有一天她把自己演化成一位正义天使恼朱味,专门铲除人间邪恶恼朱味,特别是那些破坏别人家庭的妖艳女人的时候恼朱味,才鼓起勇气像黑夜的精灵开始捕捉属于自己的猎物究渐座。

  初中毕业后恼朱味,郑欣欣便辍学在家恼朱味,而后靠四处打零工维持生活究渐座。这时候她的人格已经开始了裂变恼朱味,白天打工时沉默寡言恼朱味,不善与人交流究渐座。夜晚却四处游荡恼朱味,物色猎物究渐座。在此期间她还仔细阅读了《福尔摩斯探案集》恼朱味,并对里面的推理细节崇拜之至究渐座。每次伴随着蝴蝶夫人高亢委婉的歌声恼朱味,她就会兴奋的做出作案时的各种预设和举措究渐座。二十岁恼朱味,本是一个充满理想和开始美好人生起航的年龄究渐座。但这些对于郑欣欣来说却是那么的陌生恼朱味,早熟的性格像是看透了人世间的一切究渐座。她的世界里到处充斥着阴暗费锐耕、冷酷费锐耕、无情和仇恨恼朱味,只有在回忆中和妈妈温馨的相聚恼朱味,才是生命的唯一依靠究渐座。

  泰戈尔说过这么一句话:如果错过太阳时你流了泪恼朱味,那么你也要错过群星了究渐座。郑欣欣是一个活在过去的人恼朱味,对将来肯定感到迷惘究渐座。记得巴金先生在《家》中塑造了一位梅表姐恼朱味,就是典型的活在过去的悲剧人物究渐座。她每天生活在对过去美好生活的回忆中恼朱味,虽然旧的制度使她的生活充满绝望恼朱味,但如果她能从过去的回忆中走出恼朱味,积极地面对生活恼朱味,把握当下来改变自己恼朱味,人生就会呈现出另一番面貌究渐座。也许郑欣欣的命运注定就是一场悲剧恼朱味,整天沉迷于对母亲的依恋恼朱味,而把一切又归咎于像王莉这种坏女人恼朱味,她们是魔鬼的化身恼朱味,她要替天行道究渐座。终于在二零零一年的一个仲夏之夜恼朱味,选择了一条走向深渊的路究渐座。

  第一次作案后即害怕费锐耕、紧张恼朱味,又带有一种莫名的兴奋和激动恼朱味,深夜回家后抱着妈妈的照片龟缩在床上颤抖着陷入一片迷茫恼朱味,她在自我封闭的世界里做着各种猜测究渐座。终于伴随着巧巧桑凄惨悲凉的歌声恼朱味,恍惚中看到徐慧兰带着赞许满足的笑容向她走来恼朱味,然后轻轻拥抱着她究渐座。郑欣欣在妈妈温暖的怀抱里沉沉睡去恼朱味,直到第二天被一阵沉闷的雷声惊醒究渐座。

  郭锐紧跟着郑欣欣的思绪恼朱味,同时脑海里验证着事件的进展究渐座。二零零一年七月发生在解放路的凶杀案恼朱味,卷宗里描述第二天确实下了雨恼朱味,因为附有干警在雨中探查现场的照片究渐座。

  以前都是我想妈妈恼朱味,而我杀掉一个女人后恼朱味,妈妈就会主动来到我身边究渐座。她是那么慈祥恼朱味,只有在妈妈的怀里我才不会感到孤独痛苦究渐座。郑欣欣那种忘我的陈述和表情恼朱味,使郭锐心中不寒而栗恼朱味,他感到一阵胃部的烁痛究渐座。

  可你的所作所为恼朱味,给无辜的家庭带来多少痛苦恼朱味,你知道吗?郭锐手捂胃部恼朱味,义愤填膺究渐座。

  我呢?郑欣欣猛地转过脸怒视着郭锐究渐座。是谁破坏了我的家庭恼朱味,是谁改变了我的生活恼朱味,是谁创造了我的痛苦?她厚重的男中音里夹杂着歇斯底里的怒吼恼朱味,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究渐座。Www.duwenz.com

  郭锐胃疼的紧咬着后槽牙恼朱味,这才想起中午来的匆忙忘记了吃药恼朱味,董芳菲基本上每天都发短信提示他按时吃药的究渐座。你本来是一个受害者恼朱味,现在却变成了一个罪犯恼朱味,你考虑过以后的路吗?

  郑欣欣苦笑了一声恼朱味,路?我的路已走到了尽头究渐座。说完长叹一声恼朱味,手中的不锈钢榔头滑落在地上究渐座。一阵山风吹过恼朱味,扬起她一头微卷的长发究渐座。郑欣欣缓缓弯下身又从挎包里拿书一双白色旅游鞋恼朱味,放在地上究渐座。这双鞋你应该不陌生吧?从穿上它的那一刻起恼朱味,我知道---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究渐座。她的声音很低恼朱味,蹲在那里像一只受伤的猫在呻吟究渐座。

  郭锐感受着郑欣欣情绪的起伏变化恼朱味,一会儿像狰狞的猎犬恼朱味,一会儿又像可怜的羔羊究渐座。这种精神的抑郁与错乱始终交织在一起恼朱味,会让人瞬间在心里产生出一种无畏和亢奋的举动究渐座。她会按自己设定的情景有条不紊的进入角色恼朱味,然后按照步骤机警准确的完成恼朱味,郑欣欣正是在这种狂妄的意识下作案的究渐座。

  看来这最后一条红丝巾是用不上了?郑欣欣像是自言自语恼朱味,她把从挎包里拿出的红丝巾轻轻缠在食指上恼朱味,微眯暗含忧伤的双眼放到鼻下嗅着!这种自我陶醉的状态让郭锐从心底升出一股怜悯之情究渐座。郑欣欣慢慢站起身恼朱味,突然睁大眼睛盯着郭锐恼朱味,郭锐条件反射式的往后仰了仰身子究渐座。良久她才诡秘的说道:你知道这条红丝巾我是为谁准备的吗?

  难道你选好了目标?

  董--芳--菲究渐座。郑欣欣那略带磁性的男中音优柔而魔幻恼朱味,正一字一字的锤击着郭锐的心脏究渐座。

  你认识她?郭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恼朱味,同时他也很费解究渐座。

  在医院医生值班表里有她的照片恼朱味,像这么骚的女人以后一定是个祸害究渐座。----不过她命不该绝恼朱味,而我却要带着这个遗憾走了究渐座。郑欣欣面无表情恼朱味,话说的云淡风轻恼朱味,像是在陈述一个与自己无关的故事究渐座。

  难道在你的世界里恼朱味,漂亮的女人就该死吗?郭锐很气愤恼朱味,不顾剧烈的胃疼恼朱味,提高嗓门驳斥道究渐座。

  郑欣欣没有回答恼朱味,自我陶醉般的仰头闭目沐浴在晚霞余晖的普照之中恼朱味,她缓缓打开双臂恼朱味,伸开五指恼朱味,让山风穿越自己的身体究渐座。她的头发在飞扬恼朱味,连衣裙的下摆也被风鼓起恼朱味,那条缠在指头上的红丝巾开始松散费锐耕、滑落恼朱味,飞到巨石上短暂停留便飞向了半空究渐座。随后郑欣欣身体前倾恼朱味,翻过了栅栏链条......

  郭锐下意识的想跨前两步抓住郑欣欣恼朱味,但为时已晚究渐座。这时刘长鸣和廖芳他们已经赶来恼朱味,看到郑欣欣瞬间坠落的情景恼朱味,廖芳捂住脸背过身去究渐座。刘长鸣拍拍郭锐的肩膀恼朱味,望着空旷的山谷说道:也许——这是她最好的选择究渐座。

  又一阵疼痛让郭锐再也无法坚持下去恼朱味,虚汗不断顺着脸流下来恼朱味,终于他在众人的呼喊和搀扶下渐渐晕了过去究渐座。在他的意识中恼朱味,天空中飘舞的红丝巾染尽了晚霞的底色究渐座。

  半夜郭锐醒来发现已躺在病床上恼朱味,董芳菲坐着方凳上正专心致志的看书究渐座。他没有出声恼朱味,只是静静的打量着她究渐座。董芳菲穿了一身便装恼朱味,马尾也已经散开恼朱味,落带棕色的长发遮住了她的侧脸恼朱味,有几次习惯的用右手中指把发丝挽在耳后恼朱味,露出那张白皙的面庞究渐座。

  郭锐曾清晰的记得郑欣欣所说的话恼朱味,她说董芳菲是她的下一个目标究渐座。所以郭锐在董芳菲脸上尽量寻找与死者有明显特征的地方恼朱味,就是右眼角下的黑痣恼朱味,可怎么看也没有啊?是不是她的容貌与王莉有相似之处呢?于是闭眼在脑海里对二人进行了比较恼朱味,发现还真有相似之处恼朱味,不光脸的轮廓相近恼朱味,特别是那一双丹凤眼更像究渐座。看来郑欣欣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扩大了捕捉的范围恼朱味,庆幸的是恼朱味,这一切已经被及时阻止了究渐座。

  郭锐轻轻吁了一口气恼朱味,睁开眼发现董芳菲正瞪着眼睛看着自己究渐座。然后笑眯眯的柔声说道:醒了!郭锐笑笑点点头恼朱味,有没有吃的?我饿了究渐座。董芳菲嘴角一撇在他面前指指腕表恼朱味,扑闪着大眼睛说道:我的大侦探恼朱味,过了十二点恼朱味,别说是吃饭恼朱味,水都不能喝恼朱味,明天早晨做胃镜究渐座。郭锐泄气的头歪向一边恼朱味,但他的心里却是甜蜜的恼朱味,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度过美好的夜晚恼朱味,不吃不喝又有什么关系?

  哎——你说穿着丧服的郝思嘉居然还能和白瑞德在一起跳舞恼朱味,那该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董芳菲露出想象般的眼神等待着郭锐的回复究渐座。

  郭锐瞥了一眼放在一旁的书恼朱味,知道这是美国女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的畅销小说《飘》里面的一幕戏究渐座。郭锐没有回答她恼朱味,脑海里始终萦绕着郑欣欣阴森的语气恼朱味,董——芳——菲究渐座。如果郑欣欣不自杀恼朱味,也许下一个受害者就是董芳菲究渐座。他无限爱怜的看着她恼朱味,此刻四目相对恼朱味,眼眸里流露出的皆是无穷的情愫和温馨究渐座。猛然郭锐把董芳菲紧紧搂住恼朱味,像是她会突然消失一般究渐座。二人脖颈相拥恼朱味,耳鬓厮磨究渐座。许久恼朱味,郭锐心里渐渐生出一阵酸醋恼朱味,不觉间竟流出两行热泪来究渐座。

  第二天早晨廖芳被局里派来照顾郭锐并告诉他恼朱味,景区管委会的巡逻人员和专案组干警恼朱味,在神女峰下一山坳处发现了郑欣欣的尸体究渐座。而那里也是当年发现徐慧兰和王莉尸体的地方……(完)

  

Tags: 男女相关

本文网址:/wangwen/nan/15704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