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女相关 > 

山的那边

来源: 作者:
林平从小是母亲孤身一人含辛茹苦抚养成人的究渐座。不仅如此恼朱味,林平是渠水沟唯一一个考上大学恼朱味,走出过这个穷乡僻壤的山沟沟的人究渐座。而这和他母亲的支持和夜以继日的工作与付出离不开关系究渐座。渠水沟的所有人都以为他会留在城里恼朱味,之后再接他母亲一起在城里生活究渐座。但恼朱味,他却回来了究渐座。

  有人问:“林平恼朱味,你怎的不留在城里?往日里恼朱味,你不是最爱跑出去福到山上去看外面的城市了究渐座。”福到山是渠水沟最高的山恼朱味,取这个名字“福到”恼朱味,顾名思义是祈求福来的意思究渐座。至于是谁取的恼朱味,没有人知晓究渐座。渠水沟的人们从懂事起恼朱味,便听得这山恼朱味,是福到山恼朱味,也乐意叫这讨喜的名字究渐座。扎根在这渠水沟的人啊恼朱味,世世代代都静静地在此处生活着恼朱味,哪会去想这是福到山的由来究渐座。他们都忙碌着恼朱味,在这半温暖半寒冷地域为了生活究渐座。

  林平望着那静静伫立在那的福到山恼朱味,想起曾经那十几岁的自己恼朱味,每日下学必定要爬到福到山山顶看那远方的城市究渐座。那时恼朱味,那座城好似近在咫尺触手可及究渐座。可又像是飘在空中的海市蜃楼恼朱味,遥不可及究渐座。他总会在山上独自呆上许久究渐座。那放牛回家的老人问他:“平子恼朱味,还不回家恼朱味,在看什么呢?”那时的自己怎么回答的呢恼朱味,林平想着恼朱味,哦恼朱味,那时的他笑着说:“在看梦想!”之后恼朱味,便总会听到母亲大声而生气的呼喊时恼朱味,才跑下山去……

  思绪很快转回恼朱味,林平对着询问的人回道:“想家了就回来了究渐座。”林平笑着恼朱味,说完匆匆道别便转身离去究渐座。

  林平回到家中恼朱味,不恼朱味,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家究渐座。这是一口破烂不堪的敞口窑洞恼朱味,洞口上面有几只叫不上名号的鸟挖出的窝穴究渐座。在窑洞脑坢上还有了一条大裂缝究渐座。在窑洞里边恼朱味,没有什么家具恼朱味,家徒四壁恼朱味,只剩做饭的锅碗瓢盆究渐座。在窑洞深处还有分开的其他的窑洞恼朱味,林平走进所有窑洞中那尚且完好干净的窑洞中究渐座。“娘恼朱味,我回来了究渐座。饿了吗?我去做点吃的吧究渐座。”林平坐在炕上看着在炕上躺着的女人询问道究渐座。在炕上女人恼朱味,该如何去形容究渐座。女人面容枯槁恼朱味,眼眶深深地陷下去恼朱味,脸颊两边的骨头突起恼朱味,面色饥黄恼朱味,眼睛大恼朱味,却浑浊无光恼朱味,死死的看着窑洞顶端究渐座。不!这哪里是一个活着的人啊恼朱味,俨然一具死尸究渐座。等了许久恼朱味,林平也没有听到回答恼朱味,便自顾地转身走出去捣鼓吃食究渐座。这时恼朱味,床上的女人动了究渐座。她努力支起身子恼朱味,用那皮包骨的手拿起枕头下生锈的剪刀恼朱味,深深地望了一眼林平的忙碌的身影恼朱味,随后朝自己的腹部捅去……

  林平进来时恼朱味,只见满地血红恼朱味,整个屋子都被母亲的血笼罩恼朱味,空气都是宁静的恼朱味,耳边能够清晰的听见血滴落时“滴答”的响声究渐座。而看着静静地躺在炕上的母亲恼朱味,显然已经死了究渐座。手中端着的饭菜砰然坠地恼朱味,安静而空旷的屋子里响起清脆的瓷器碎裂的声音究渐座。林平将屋子打扫干净恼朱味,将母亲梳洗穿戴整齐恼朱味,背起母亲往福到山走去究渐座。全程林平没说掉一滴眼泪恼朱味,平静的不像话究渐座。www.duwEnz.com

  到了山顶恼朱味,林平将母亲轻轻地放在小时候他常坐的那块大石头上“坐好”恼朱味,自己也坐到一旁恼朱味,紧挨着母亲究渐座。林平望着远方那座城恼朱味,依旧繁华的令人向往究渐座。他坐了许久恼朱味,只是恼朱味,这是再无论如何没了母亲焦急的呼喊了究渐座。这时恼朱味,林平轻轻地说起:“怎么就不愿意再等等呢恼朱味,你从来都不是我的累赘恼朱味,我才是一直是你的拖累啊究渐座。对不起恼朱味,娘!二十几年来恼朱味,没让你过上一天好日子究渐座。如今……”此时恼朱味,林平泪水终于决堤恼朱味,二十几岁的人恼朱味,像个孩子一般哽咽着究渐座。山顶微风轻抚恼朱味,一切被悄悄吹散……

  后来恼朱味,听说渠水沟临近的那座城的街上多了一个疯子究渐座。你问他什么恼朱味,也不回答恼朱味,只是一直在念叨着:“对不起恼朱味,对不起恼朱味,等等恼朱味,等等恼朱味,再等等……”

  我爱故事网评分:9.0分

Tags: 男女相关

本文网址:/wangwen/nan/15704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