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女相关 > 

离别不言伤(上)

来源: 作者:
我是一个很害怕离别的人恼朱味,不论是同学费锐耕、朋友之间恼朱味,亦或是恋人费锐耕、血亲之间究渐座。每一次的离别都让我深刻的感受到自己的脆弱究渐座。

  

  小时候和亲人朋友离别恼朱味,总是笑嘻嘻的说“再见”究渐座。那时候不懂离别的含义恼朱味,总是觉得今天分开了恼朱味,明天依旧是会再相见的究渐座。

  

  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恼朱味,渐渐大概知晓了离别背后的含义恼朱味,每次离别时便总是会忍不住泪眼朦胧恼朱味,需要对方不断的温柔的安慰究渐座。现在慢慢长大恼朱味,慢慢学会了面带微笑去告别恼朱味,却还是常常在转身后泪如雨下究渐座。

  

  小时候离老家只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恼朱味,但父母忙于生计恼朱味,我们只有逢年过节时才会回家究渐座。

  

  每次回去后太婆都会牵着我的手说:“丽回来了究渐座。”然后拄着拐杖去给我找各种零食吃恼朱味,酥糖费锐耕、面包费锐耕、开心果恼朱味,果脯费锐耕、红枣费锐耕、炕炕馍恼朱味,橘子罐头恼朱味,花生饼干……这些普普通通的零食陪我度过了整个童年究渐座。

  

  以前太婆最喜欢吃炕炕馍恼朱味,姑姑们常常给太婆买回家究渐座。我每次回老家后太婆都会在炉火旁给我烤上一块儿恼朱味,然后再给我抹上她自己制作的豆腐乳究渐座。热腾腾的炕炕馍散发着豆腐乳独有的香味恼朱味,我咬上大大的一口恼朱味,一脸满足的对太婆说:“太好吃啦!”太婆总会笑着说:“慢点吃恼朱味,小心烫着究渐座。”

  

  很多年后我离开家乡去了他乡恼朱味,每次回到家乡都会去买上几个炕炕馍尝一尝恼朱味,但那些都已经不再是当年的味道究渐座。因为恼朱味,当年那个在夏天制作豆腐乳的人恼朱味,当年那个在冬天为我烤炕炕馍的人恼朱味,她已经不在了究渐座。

  

  那时候我才明白:这些味道是我童年的味道恼朱味,是从此以后只能停留在我记忆中让我难以忘怀却又只能回忆的味道究渐座。

  

  那时候太婆虽然已经年过八十恼朱味,但身体还很是硬朗究渐座。每次都会颤颤巍巍的去张罗饭菜恼朱味,我就会给她打下手恼朱味,做些生生火费锐耕、剥剥蒜费锐耕、理理葱费锐耕、洗洗菜之类的事情究渐座。普通的饭菜经过太婆的烹饪后恼朱味,都会成为独一无二的味道恼朱味,因为那里面有着关怀与疼爱究渐座。

  

  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喜欢上烹饪的吧?我想究渐座。这些年来一直觉得:让所爱之人吃上自己亲手烹饪的饭菜是一件很温馨而又极其美好的事情究渐座。

  

  每次吃完饭后就到了离别的时刻究渐座。每次太婆都会把茶杯递给我说:“喝茶了吗?喝口热茶再走究渐座。”我每次都会回答:“太婆恼朱味,我喝过了究渐座。”这时太婆就会说:“再喝一口吧恼朱味,这是今年的新茶究渐座。我和你婆婆一起去摘的究渐座。”

  

  我便会顺从的接过茶杯喝上几口究渐座。我想起儿时恼朱味,我也曾和太婆一起恼朱味,背着太公编制的竹笆篓去屋后的地里采摘刚刚冒尖的新茶究渐座。

  

  喝后恼朱味,我把茶杯放在方便太婆拿取的地方后恼朱味,对太婆说:“太太恼朱味,那我走了究渐座。”太婆每次都会笑着说:“嗯恼朱味,走嘛恼朱味,早点回来究渐座。”我每次都会笑着说:“好!”然后跟着父母开开心心的回了家究渐座。那时候年少恼朱味,总是以为来日方长恼朱味,所以那时的离别也是欢喜的究渐座。

  

  上初中后恼朱味,我离开了家乡究渐座。每一年只有在春节时才会回家 究渐座。我常常给太婆打电话恼朱味,那时候恼朱味,她的听力已经不是很好了恼朱味,婆婆就把我的话转述给她 究渐座。

  

  太婆每次都会问:“丽呀恼朱味,你在外面吃的饱吗?你什么时候回来呀?”父辈们小时候上学常常饿肚子恼朱味,父亲更是因为上学吃不饱饭而选择了辍学究渐座。所以太婆一直担心我们在学校会不会也是这样究渐座。

  

  我每次听到这句话后都会心头一热恼朱味,然后用愉快的语调告诉太婆:“我在外面很好恼朱味,吃的饱究渐座。太婆你别担心恼朱味,你好好保重身体恼朱味,我过年了就回来看你究渐座。”每一次打完电话后恼朱味,我感觉独在他乡漂泊奋斗的心灵瞬间有了归宿究渐座。

  

  我仍旧清晰的记得我上初二那一年的夏天回到老家小住究渐座。有时候我会和婆婆一起去山坡上放牛恼朱味,下午回家时我会采摘上一大把各色不知名的野花儿恼朱味,然后跑到屋后去挑选一个喜欢的空酒瓶恼朱味,洗净后注满水恼朱味,将花朵稍作修剪后插进去摆放在桌上究渐座。我想后来我那么喜欢花艺恼朱味,或许便是在那时候在不知不觉中埋下的种子吧究渐座。

  

  后来大部分的白天我都会在家中陪着太婆恼朱味,听太婆一遍又一遍的讲着那些她儿时的往事究渐座。我喜欢听太婆讲她们的往事究渐座。我每次都会不禁感叹:当年的先辈们是多么的不易恼朱味,但又是多么的坚韧啊究渐座。

  

  有一次午后恼朱味,我给太婆洗了头恼朱味,推着她在小院里晒太阳究渐座。她问我说:“丽呀恼朱味,我这摔了一跤恼朱味,把脚也摔坏了恼朱味,这以后还能不能好呀?”我连忙拉过太婆日渐干瘦的手恼朱味,拍着她的手背说:“太婆恼朱味,你放心恼朱味,会好的恼朱味,肯定会好起来的究渐座。”太婆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究渐座。

  

  过了一会儿后恼朱味,太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对我说:“你太公教了一辈子的书恼朱味,他从来没有照顾过人恼朱味,一直都是我照顾他究渐座。现在我生病了恼朱味,脚也动不了了恼朱味,还要他给我穿衣脱衣恼朱味,给我洗脸洗脚恼朱味,我不能给他洗衣服了恼朱味,还要给我洗衣服……”说着说着恼朱味,太婆哭的更凶了究渐座。

  

  我压下心里的震惊恼朱味,一边给太婆擦去眼泪恼朱味,一边安慰太婆说:“没事的太婆恼朱味,夫妻之间就是应该互相照顾呀究渐座。现在我回来了恼朱味,以后这些事情就交给我吧究渐座。”太婆这才点了点头恼朱味,止住了眼泪究渐座。

  

  我想起童年时代恼朱味,太婆喜欢烤柴火恼朱味,太公喜欢烤碳火究渐座。于是每一年的冬天恼朱味,太婆和我都会坐在火笼边烤着柴火恼朱味,太婆每天早上把碳火烧好送到太公的房里恼朱味,太公一整天都会在房间里伏案写东西究渐座。那一年八十多岁的太公开始学习周易究渐座。

  

  太婆过一会儿就会起身要去给太公加碳火恼朱味,我问太婆:“太婆恼朱味,你去干嘛?”太婆说:“我去给你太公加点碳恼朱味,今天冷究渐座。”我请太婆坐下恼朱味,自己立刻起身去究渐座。再过一会儿太婆又会起身说要去给太公加茶恼朱味,我又请太婆坐下恼朱味,自己又马上起身就去究渐座。

  

  太婆一个字也不认识恼朱味,太公却是当年的大学生究渐座。太婆喜欢吃辣恼朱味,太公却饮食清淡究渐座。太婆喜欢喝酒恼朱味,太公却偏爱甜汤究渐座。太婆喜欢言语恼朱味,太公却善于倾听究渐座。就是这样两个从性格学识到饮食习惯都截然不同的两个人恼朱味,是怎么相扶相持度过了一生呢?mxgsw.net

  

  太公在房间里学习写作恼朱味,太婆就会去菜园子里种种菜恼朱味,在火笼边烤烤火恼朱味,时不时起身去给太公加加碳添添茶究渐座。太婆每次炒菜时都会先给太公盛一碗后再放辣椒恼朱味,每一顿都会专门给太公烧一个汤究渐座。太公会在太婆生病的时候整夜的守着她恼朱味,会给太婆买她喜欢喝的酒……

  

  我那时想恼朱味,真正的爱情或许就是这样的吧:在平平淡淡中却时时刻刻牵挂着彼此究渐座。都清楚了解彼此的喜好恼朱味,又都不会为了对方硬是去改变自己恼朱味,但是却又会一直尊重彼此的喜好究渐座。

  

  你中有我恼朱味,我中有你恼朱味,但从始至终他和她又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人究渐座。太公太婆一起生活了七十多年恼朱味,但是仍然对彼此有着包容之心恼朱味,感恩之心恼朱味,体谅之心究渐座。仍然会心疼彼此究渐座。

  

  我的太公太婆从来没有言语恼朱味,或许他们也不曾说过什么爱情不爱情究渐座。但是他们却实实在在的做到了恼朱味,他们让我们晚辈更好的懂得和理解了什么是爱情究渐座。

  

  爱情不是风花雪月恼朱味,因为那是短暂的心动究渐座。而是在一天又一天恼朱味,一年又一年的柴米油盐酱醋茶中恼朱味,两颗不论身在何方恼朱味,却始终念着彼此的心呀!那样的两颗紧紧相依偎的真挚的心恼朱味,胜过人世间一切的最美的风花雪月究渐座。所以后来恼朱味,无论是爷爷辈亦或是父辈还是哥哥姐姐们恼朱味,他们夫妻之间都是相亲相爱的究渐座。

  

  在我离开的那顿饭桌上恼朱味,太婆在吃饭前喝了不少酒恼朱味,她对我说:“在外面恼朱味,如果一定要和别人打架恼朱味,那一定要打输究渐座。”那时候年少无知恼朱味,并没有真正懂得这句话里面包含的真正含义恼朱味,也没有真正理解太婆的一番苦心究渐座。

  

  那一天的最后恼朱味,太婆还对我说了一位古人的一联:“以天为盘以星为棋谁人敢下?以地为琴以路为弦何人敢弹?”太婆说完后恼朱味,端起酒杯喝了一口恼朱味,这才又开口说到:“做事情和做人都应该是这样究渐座。”我点头回应究渐座。那一刻恼朱味,我感受到了这短短一联恼朱味,字里行间的大气洒脱和豪迈狂放究渐座。

  

  那时候恼朱味,彼此之间拉长的距离让我们在离别时增添了丝丝忧愁究渐座。太公总是会把我送到路边恼朱味,我总是会不停的回头张望恼朱味,太公便会挥手让我快走究渐座。

  

  下篇可浏览作者个人文集

  

Tags: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wangwen/nan/15693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