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女相关 > 

离别不言伤(下)

来源: 作者:
我上大二那一年恼朱味,太婆卧病在床恼朱味,我放假后回老家照顾她究渐座。那时候的太婆已经有些分辨不了我们这些后辈了恼朱味,她的脾气也因为病痛变得有些急躁究渐座。

  有一天早晨恼朱味,我端了洗脸水准备去给太婆洗脸究渐座。谁知一推开门恼朱味,就传来太婆愤怒的声音:“这么大一早上了恼朱味,总要进来看一眼嘛恼朱味,是死是活总要进来看一眼嘛!”我当场愣住了恼朱味,那是从小对我疼爱有加的太婆第一次对我发火究渐座。

  反应过来后恼朱味,我马上端着洗脸盆走出了房间究渐座。婆婆听闻赶了过来恼朱味,她接过我手中的洗脸盆端了进去恼朱味,我站在门外听见她对太婆说:“幺婶(我们家族恼朱味,公公婆婆把太婆叫幺婶)恼朱味,刚刚那是丽呀究渐座。”

  我听见半天后太婆才问婆婆说:“那是丽呀?”我感觉心里很酸恼朱味,不是因为太婆凶了我恼朱味,而是因为她已经有些不认识我了究渐座。

  那段时间恼朱味,太公通知家族里的人说太婆时日无多了恼朱味,家人们都从四面八方赶回老家究渐座。那是恼朱味,太婆已经不进米食恼朱味,连酒也不喝了恼朱味,气若游丝恼朱味,也已经完全认不清我们这些后人了究渐座。

  几天后恼朱味,太婆却突然睁开眼睛说:“水恼朱味,我要喝凉水究渐座。”姑姑们赶快把热水晾冷喂给她恼朱味,太婆喝了一口摇头究渐座。婆婆赶快去舀了半瓢凉水恼朱味,太婆喝了一口还是摇头究渐座。父辈们赶快拿着盆子和水勺跑去家后面的大水井里舀了井水端来究渐座。当姑姑们把震好的井水喂给太婆时恼朱味,她喝下后说:“还要究渐座。”

  当天晚上恼朱味,太婆还喝了几勺粥恼朱味,也能开口说话了恼朱味,精神好了很多恼朱味,我们都以为是太婆的病情有了好转恼朱味,她渡过了这个坎究渐座。于是太公让我们学生都回了学校究渐座。谁曾想到恼朱味,我们回到学校几天后恼朱味,太婆就与世长辞了究渐座。

  听到噩耗后恼朱味,我马上请假买了车票赶回了老家恼朱味,家里的客厅里停放着太婆的棺木究渐座。三天转灵结束后恼朱味,最后一次开棺告别恼朱味,我不敢上前恼朱味,我在人群的后面看了太婆惨白的面庞最后一眼恼朱味,我心里面很紧很酸恼朱味,但是我没有落泪恼朱味,我只是低下了头究渐座。我不敢再看第二眼恼朱味,当时的我心里很害怕究渐座。

  在葬礼上恼朱味,我看见在生意场上叱咤风云的叔叔独自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恼朱味,我倒了杯茶轻轻的放在他的旁边恼朱味,无声离去究渐座。我看见婶婶们躲在屋后面悄悄的抹着眼泪究渐座。我看见父辈们姑姑们哥哥姐姐们个个都双眼通红恼朱味,相对无言究渐座。我看见两位已经成为医生的哥哥在生死面前也是那么的无能为力 究渐座。

  只有太公一个人在姑姑们的搀扶下全程保持着平静究渐座。但是我们都知道恼朱味,太公才是我们所有人中最伤心最难受的人究渐座。

  姑姑说太婆快去世的时候一直看着太公恼朱味,太公握着太婆的手说:“你去吧恼朱味,你比我先去了我才会放心究渐座。你别担心我恼朱味,听话恼朱味,你去吧究渐座。听话恼朱味,你放心恼朱味,放心啊……”太婆点了点头恼朱味,闭上了眼睛究渐座。随后恼朱味,太公的泪水滚落了下来究渐座。www.duwenZ.com

  第二天一早送太婆上路恼朱味,我因为三天三夜没有睡觉恼朱味,被妹妹搀扶着踉踉跄跄的跟在人群后面恼朱味,当太婆的棺木下葬恼朱味,子孙行跪拜礼时恼朱味,我一个趔趄摔倒了恼朱味,我的手心被尖利的石块划破恼朱味,流出了鲜红的血液究渐座。

  我推开妹妹伸过来扶我的手恼朱味,跪正给太婆磕了三个头恼朱味,我在心里默念:太婆恼朱味,一路走好恼朱味,太婆恼朱味,永受嘉福究渐座。那一刻恼朱味,我知道:这是我们之间的最后的一次离别究渐座。这一次恼朱味,是太婆和我们所有人离别究渐座。

  我去市里上大学后几年才回一次家恼朱味,父母都在外省打工恼朱味,家中的房子多年来被一把锁紧锁究渐座。

  在过了很多很多年以后恼朱味,那个我儿时生活过的家早已被大火烧为灰烬究渐座。后来耸立在那片废墟之上的不过是一所房子罢了究渐座。不过是一个永不言弃的宣言罢了究渐座。不过是一个被打倒了又重新站起来了的标志罢了究渐座。

  但那里不是我的家恼朱味,那里的兰草枯了恼朱味,那里的冬天很冷恼朱味,那里没有我的家人究渐座。所以那里不是我的家恼朱味,不是究渐座。

  再后来恼朱味,我在猛然间发现我自己竟然连打开那所房子的锁的钥匙也在不知不觉中弄丢了究渐座。我感到了莫名的恐慌和害怕恼朱味,巨大的孤单和无助究渐座。是什么时候恼朱味,我成了…………?是什么时候恼朱味,我成了…………(这句话不能说出来究渐座。)

  我的老家恼朱味,儿时把我带大的太婆和太公居住的地方恼朱味,成为了我心中的家恼朱味,我把我的眼泪和脆弱放在那里恼朱味,我把我的思念和牵挂放在那里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我知道终有一天恼朱味,离别终有一天会到来究渐座。我逃避过恼朱味,痛苦过恼朱味,哭泣过恼朱味,质问过……再后来恼朱味,我看见了那一切离别恼朱味,然后我学着去与它和解究渐座。我想:我唯有眼含泪水微笑着告别恼朱味,或许只有这样恼朱味,爱我的人才不会再为我心忧究渐座。那么这一次恼朱味,换我来温柔的安慰离别的你恼朱味,好吗?

  纵使相隔万水千山恼朱味,纵使阴阳从此两离恼朱味,纵使时光跨越古今恼朱味,但仅仅是春天小院里盛开的山茶花恼朱味,仅仅是夏天屋后解冻的河流恼朱味,仅仅是秋天弥漫在房前屋后的桂花香恼朱味,仅仅是冬天竹林里冒出来的小胖笋恼朱味,都会勾起我对你的思恋恼朱味,而我的思恋会在梦中静悄悄的来到你的身边究渐座。

  现在恼朱味,我不再害怕和你离别恼朱味,因为你会一直在我的心里恼朱味,你知道的:你一直都在究渐座。所以恼朱味,这一次恼朱味,我们只道离别恼朱味,不言伤——

  

Tags:

本文网址:/wangwen/nan/15693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