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女相关 > 

老夫少妻的鲁讯与许广平

来源: 作者:

  【许广平是个什么样的人】

  

  1898年恼朱味,许广平诞生在广东番禺的一个极有名望的家庭里究渐座。其祖上恼朱味,曾做到过浙江巡抚的大官究渐座。许广平家底殷实富足恼朱味,其母还且是个能诗能文的知识女性恼朱味,所以恼朱味,许家算得上是个名门望族的书香家庭究渐座。

  

  当时社会的文化氛围恼朱味,纯是封建礼教占着主流地位究渐座。人们喜欢给女子裹足恼朱味,认为女人只有拥有了“三寸金莲”的小脚恼朱味,才是女性之美的唯一评判标准究渐座。许广平的父亲顺应当时社会人们的审美观念恼朱味,在许广平年幼之时恼朱味,就硬要给她缠上小足究渐座。许广平却抵死不从究渐座。无奈之下恼朱味,他的父亲只好放弃了这个念头究渐座。

  

  许广平长到及笄之年恼朱味,父亲要给她圆了早就定好的一门娃娃亲事恼朱味,许广平又是扺死不从究渐座。声称父亲要是一定要给她完了这门婚事恼朱味,她就一头撞死在娃娃夫家的门庭前恼朱味,为此恼朱味,他的父亲又只得作罢究渐座。许广平夫家得知许广平家里悔婚恼朱味,便将官司打到了衙门恼朱味,硬逼着许广平嫁到他们家去恼朱味,许广平是以死相挟恼朱味,坚决不同意这门婚事究渐座。弄得衙门里的父母官也无可奈何恼朱味,只好默认了许家的悔婚行为究渐座。

  

  这时候恼朱味,时代已经走入二十世纪之初的岁月里恼朱味,西风东来恼朱味,中国社会民智渐开究渐座。许广平已经和当时的许多年轻人一样恼朱味,目睹清朝未年社会的黑暗腐败恼朱味,立志要成为一名改变中国社会的有志青年究渐座。1917年恼朱味,许广平独自北上京都求学恼朱味,大开眼界恼朱味,积极参与各种学生运动恼朱味,并成为了学生运动中的一个骨干份子究渐座。在大学课堂里恼朱味,许广平还经常聆听当时思想先进的费锐耕、在社会上有名望的学者和老师的演讲与授课究渐座。就在这过程里恼朱味,许广平认识了鲁讯先生究渐座。

  

  【初识鲁讯与初涉恋情】

  

  许广平初识鲁讯恼朱味,是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的时候究渐座。她曾经这样记录与鲁讯初识时的情形:“上课铃刚响恼朱味,教室里进来了一个黑影恼朱味,个子不高恼朱味,头发却有两寸长恼朱味,根根硬挺恼朱味,好似怒发冲冠究渐座。衣服裤子上到处都是补丁……” 面对这样一位老师恼朱味,惹得底下的女学生们顿时轰堂大笑究渐座。这还不算恼朱味,这位老师在讲课时恼朱味,还总喜欢上窜下跳恼朱味,极似一头还没被人驯服的狮子一般究渐座。

  

  鲁讯给许广平的初次形象恼朱味,尽管如此滑稽可笑恼朱味,但他讲的课恼朱味,却让许广平和许多学生十分着迷究渐座。以至于到了后来恼朱味,凡是鲁讯讲的课恼朱味,教室里总是坐无虚席究渐座。鲁讯讲得深刻有味恼朱味,学生们听得津津乐道恼朱味,收获甚多恼朱味,许广平更是沉醉其中恼朱味,欲罢不能究渐座。到了后来恼朱味,每有鲁讯的课恼朱味,许广平总是坐在第一排恼朱味,自始至经认真聆听恼朱味,时时刻刻细心体味究渐座。

  

  就这样恼朱味,鲁讯先生在课堂上讲得多了恼朱味,许广平在课堂下也就听得多了究渐座。斗转星移恼朱味,时日一长恼朱味,鲁讯的个人魅力在许广平的心里渐种渐深恼朱味,爱慕先生之情恼朱味,自然而然恼朱味,也就在她的心里不知不觉滋长了起来究渐座。经于有一日恼朱味,许广平忍耐不住自己地给鲁讯写下了第一封信究渐座。许广平在信中写道:“先生恼朱味,有什么法子在苦药中加点糖分?有糖分是否就绝对不苦?”

  

  第二天恼朱味,许广平就收到了鲁讯的回信究渐座。鲁讯在信中回复道:苦药加“糖”恼朱味,其苦之量如故恼朱味,只是聊胜于无糖究渐座。但这糖就不容易找到恼朱味,我不知道在那里恼朱味,只好交白卷了究渐座。”鲁讯先生这一幽默而又极富内涵的回信恼朱味,一下子让许广平觉得恼朱味,她与鲁讯之间的距离近了许多究渐座。自此以后恼朱味,俩人开始了长达好几年的书信来往恼朱味,最多的时候恼朱味,一个月之内恼朱味,竟然写下了二十二封来往的书信究渐座。俩人间的称呼恼朱味,也从刚开始时的“先生”恼朱味,变成了“我的害马”费锐耕、“我的”费锐耕、“我是你的”这样的昵称究渐座。到了这个份上恼朱味,许广平与鲁讯之间的感情之花恼朱味,已经盛开得相当茂盛了究渐座。以至于鲁讯在给许广平的信中恼朱味,竟有了这样的话语:“我寄你的信恼朱味,总要送往邮局恼朱味,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里恼朱味,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究渐座。”

  

  读者朋友们恼朱味,笔者始终觉得恼朱味,人是情感的动物究渐座。人与人之间恼朱味,但凡因相悦或爱慕生发出了爱恋恼朱味,无论是豆蔻年华的少女恼朱味,爱上了两鬓斑白的老汉恼朱味,还是青春年少的学子恼朱味,爱上了博学多才的老师恼朱味,只要相爱的双方出自真心恼朱味,就都应该给予肯定恼朱味,予以赞许究渐座。爱不分年龄恼朱味,不分学历地位究渐座。爱本身是人世间一件甜美的事情恼朱味,有了爱恼朱味,人间才会充满幸福恼朱味,世界才会充满快乐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世俗的力量恼朱味,却总排斥那些老夫少妻的爱恼朱味,排斥师生之间的爱究渐座。觉得这样的爱恼朱味,是有失人间伦理的恼朱味,有违师生道德的究渐座。特别是在当今社会恼朱味,如若生发出了老夫少妻之间的爱恼朱味,学生老师之间的爱恼朱味,更会遭受许多人的鄙视白眼费锐耕、遭受许多人的呵斥讽刺究渐座。其实恼朱味,这真是人世之间的一大怪异究渐座。爱情本身是人类社会生活里最纯粹费锐耕、圣洁的一种情感活动恼朱味,不掺杂任何功利费锐耕、世俗的目的恼朱味,爱就是爱恼朱味,无分高下恼朱味,不分卑贱究渐座。但功利化费锐耕、世俗化的社会氛围恼朱味,就是要在爱情里掺上些利益得失的思考恼朱味,让爱也变得世侩庸俗起来究渐座。当今社会有如此现象恼朱味,我们就更加可想而知恼朱味,近百年前许广平对鲁讯产生爱恋之情恼朱味,在当时的社会里恼朱味,就成了件多么离经叛道的事情了究渐座。

  

  【许广平的决断和鲁讯的徬彷】

  

  许广平对鲁讯先生的感情是真的恼朱味,鲁讯先生对许广平的感情恼朱味,自然也是真的究渐座。俩人之间的感情已经走到了这一地步恼朱味,鲁讯却始终有徬彷踌躇的举措恼朱味,没有明确表示过要和许广平生活在一起恼朱味,这令许广平十分不解究渐座。她是个敢爱敢恨的人恼朱味,爱了恼朱味,就希望能早日走到一起究渐座。直到“三一八”惨案暴发恼朱味,才让他们俩人的爱恋恼朱味,有了一个较好的突破口究渐座。

  

  当时的段祺瑞政府残酷镇压学生运动究渐座。三月十八号当天恼朱味,段祺瑞政府出动军警恼朱味,打死四十七名学生(许广平的同班同学刘和珍就被当场打死)恼朱味,打伤二百多人恼朱味,并在日后四处搜捕进步学生究渐座。值此血色恐怖之际恼朱味,鲁讯先生勃然大怒恼朱味,不顾生死安危恼朱味,毅然将许广平等进步学生恼朱味,藏匿在自己居住的胡同和居所内究渐座。针对北师大杨荫榆校长迎合段祺瑞政府恼朱味,想将北师大进步学生交给段政府的做法恼朱味,鲁讯愤然辞去北师大讲师之职恼朱味,一门心思袒护起这些学生来究渐座。

  

  许广平获得鲁讯先生的保护恼朱味,住在鲁讯北平的家里恼朱味,同处在一个屋檐的日子里恼朱味,俩人间的感情与日俱增究渐座。但是恼朱味,尽管如此恼朱味,鲁讯却始终不提迎娶许广平的话题恼朱味,与许广平相处一起恼朱味,也始终不突破男女大防的界限究渐座。这让许广平疑惑重重而又焦虑不堪究渐座。许广平哪里知道啊恼朱味,鲁讯在婚姻这个问题上恼朱味,是有他的难言之痛的究渐座。

  

  早在鲁讯留学日本的时候恼朱味,鲁讯的母亲曾用“痛重速归”的方式恼朱味,迅速召回鲁讯究渐座。鲁讯急急赶回家中后才得知恼朱味,所谓母亲病重恼朱味,原来是假的究渐座。母亲只是为鲁讯包办了一场婚事恼朱味,将一个目不识丁的小脚女人一一朱安恼朱味,硬浱给了鲁讯恼朱味,要鲁讯娶这个陌生的费锐耕、一无感情基础的女子为妻究渐座。鲁讯母亲年轻时就守寡恼朱味,独力抚养鲁讯兄弟仨人长大恼朱味,着实不易究渐座。面对这样的母命母恩恼朱味,鲁讯实在就难违所命了究渐座。尽孝之心恼朱味,可是中国传统文化里的一个极大命题啊恼朱味,百善孝为先恼朱味,谁还敢抗衡了如鲁母这样苦命女子对儿子的婚姻安排?无奈之下恼朱味,鲁讯只好硬着头皮与朱安结了婚究渐座。但是恼朱味,新婚第三天恼朱味,还没与新娘有过任何肌肤之亲的鲁讯恼朱味,便迅速回了日本究渐座。自此以后恼朱味,鲁讯重回国内恼朱味,定居京都恼朱味,一二十年来恼朱味,鲁讯从不回家恼朱味,从不与朱安去过实质性的婚姻生活究渐座。也不敢与朱安摆脱了这层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究渐座。一怕伤了母亲恼朱味,二来恼朱味,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恼朱味,鲁讯如要提出与朱安离婚恼朱味,恐怕就直接置朱安于生存的死地了究渐座。朱安是个旧式女子恼朱味,奉行封建礼教的“嫁鸡随鸡恼朱味,嫁狗随狗”的婚姻信条恼朱味,尽管深知鲁讯不喜欢她恼朱味,却无怨无悔恼朱味,甘愿终生独守空门恼朱味,始终守着鲁讯妻子的空头名份恼朱味,将一生幸福恼朱味,抛掷在了漫漫守候的无尽岁月里了究渐座。

  

  鲁讯在浙江绍兴的乡下恼朱味,有段名存实亡的婚姻恼朱味,处在盛名之下的鲁讯恼朱味,是不敢去动另婚再娶的念头的究渐座。鲁讯徬彷不已恼朱味,可许广平不管这些究渐座。有一次恼朱味,许广平与鲁讯彻夜长谈恼朱味,得知鲁讯在浙江绍兴的乡下恼朱味,已有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恼朱味,许广平不思后退恼朱味,反而替鲁讯下了决断究渐座。1925年10月恼朱味,许广平在媒体上公开发表文章(题名为《同行者》)恼朱味,公开了她与鲁讯的恋情恼朱味,并表明心迹恼朱味,不惧于社会的压迫费锐耕、冷漠恼朱味,止将一门心思向着爱的方向奔驰究渐座。

  

  【老夫少妻喜结良缘】

  

  许广平在媒体上公开了与鲁讯的恋情恼朱味,社会舆论一时大哗究渐座。鲁讯的亲弟弟周作人恼朱味,就公开发文讽刺自己的兄长恼朱味,说:“极力鼓吹民主与人权的周树人先生恼朱味,居然公开纳妾恼朱味,这简直就是跟和尚带头开荤恼朱味,却鼓励信徒吃素一样恼朱味,讽刺至极”究渐座。大家知道恼朱味,鲁讯与这个弟弟恼朱味,始终是“很不感冒”的究渐座。俩人虽是亲兄弟恼朱味,但由于个人思想观点恼朱味,人生价值观的不同恼朱味,他们老死不相往来恼朱味,视同路人一般究渐座。俩人虽然都在民国文学史上留下重名恼朱味,一个却是民主革命的先锋恼朱味,是一把以笔从戒的“投枪”恼朱味,是宣扬先进文化理念的“马前卒”恼朱味,一个却是歌颂旧有文化的保守者究渐座。周作人到最后恼朱味,竟然坠落到投身日伪北平政府的名下恼朱味,去做了一名日寇侵略者的帮凶究渐座。

  

  周作人讽刺自己的兄长恼朱味,却没想过鲁讯与朱安结婚恼朱味,均是封建礼教文化的受害者究渐座。缔结婚姻的前提是爱恼朱味,是幸福恼朱味,是快乐恼朱味,享受婚姻的结果恼朱味,同样也是爱恼朱味,是幸福恼朱味,是快乐究渐座。鲁讯的母亲却用包办婚姻的方式恼朱味,硬将一个目不识丁的小脚女子恼朱味,捆绑在具有了先进文化意识的鲁讯的生命里恼朱味,鲁讯的生命里恼朱味,还能拥有一生的幸福与快乐吗?有人曾经这样说过恼朱味,生活里恼朱味,许许多多的事情都可以将就恼朱味,唯独身边的枕头人恼朱味,却不可以将就究渐座。这是因为恼朱味,身边的枕头人恼朱味,是自己生命里的另一半究渐座。自己生命里的另一半人恼朱味,就必须要与自己的个性情趣相投恼朱味,人生志向相近究渐座。唯有如此恼朱味,俩人同处在一个屋檐下恼朱味,共拥在一个被窝里恼朱味,才能伉俪情深恼朱味,琴鼓相谐恼朱味,白头偕老恼朱味,永涉爱河究渐座。封建礼教的文化理念恼朱味,却不顾人们个性张扬里的这种渴望恼朱味,止将一对男女胡乱地搭配在一起恼朱味,以性的交媾来完成人类传宗接代的任务恼朱味,也就算完成了人类的爱情命题恼朱味,让人类皆大欢喜了究渐座。这样的文化理念恼朱味,实是殛灭人性的恼朱味,又哪儿能让人真正地过上幸福快乐的婚姻生活?

  

  许广平将与鲁讯的恋情公之于众恼朱味,社会舆论大哔恼朱味,不但鲁讯的亲弟弟发文公开讥嘲恼朱味,许多文人墨客也极尽嘲讽之能事究渐座。面对这样的舆情恼朱味,鲁讯却不做缩头乌龟究渐座。鲁讯对许广平坦言:“我先前偶一想到爱恼朱味,总立即自觉惭愧恼朱味,怕不配恼朱味,因而也不敢爱某一个人究渐座。但看清了他们言行思想的内幕恼朱味,倒使我自信恼朱味,我决不是自己贬抑到那么样的一个人恼朱味,我可以爱!”从这段话里恼朱味,我们当能体会到封建礼教的婚姻文化恼朱味,曾经那么深深地伤害到了这位思想大家恼朱味,甚至已经挫灭了他想大胆去爱一个人的做人权利究渐座。当鲁讯明白了“决不是自己贬抑到那么样的一个人”恼朱味,深信“我可以爱”的道理以后恼朱味,鲁讯便放下以往在婚恋观念上“不胜徬彷”的心态恼朱味,于1927年10月恼朱味,和许广平在上海公开同居了究渐座。1928年许广平怀孕以后恼朱味,鲁讯便与许广平正式结婚究渐座。其时鲁讯年已四十七八恼朱味,许广平才刚刚三十而立究渐座。以年龄来说恼朱味,鲁讯与许广平的婚姻恼朱味,可真算得上是一对标准的老夫少妻究渐座。

  

  【伉俪情深 共赴人生使命】

  

  许广平与鲁讯结婚以后恼朱味,就全力以赴地支持起鲁讯先生的文学事业究渐座。其实恼朱味,他们俩人的结合恼朱味,原本就以人生的共同情趣作为前提究渐座。鲁讯手握如椽巨笔恼朱味,为的是要喊醒这个国度里正在沉睡的万千迷糊生灵究渐座。许广平的人生追求恼朱味,同样是向往光明恼朱味,撼醒民智恼朱味,以图中国有一个越来越美好的明天究渐座。俩人志趣相投恼朱味,自然就能心往一处想恼朱味,劲往一处使恼朱味,这使得鲁讯生生的文学事业恼朱味,一如锦上添花一般恼朱味,愈发佳作频发恼朱味,声誉日隆恼朱味,名望更盛究渐座。

  

  有人说恼朱味,成功的男人背后恼朱味,都有一个温柔贤淑的女人在全力支付着究渐座。这话用在鲁讯与许广平这对伉俪身上恼朱味,是再合适不过了究渐座。许广平与鲁讯结合以后恼朱味,几乎将鲁讯从事创作外所有的身后事恼朱味,全部承包了究渐座。无论是日常生活里的买费锐耕、吃费锐耕、烧费锐耕、汰恼朱味,还是鲁讯创作过程中的整理费锐耕、眷稿费锐耕、寻找资料费锐耕、收发信件诸种事情恼朱味,全由许广平一手操办究渐座。这使鲁讯能腾出更多的时间恼朱味,集中精力用于创作究渐座。爱情生活的滋润恼朱味,也极大地激发了鲁讯的创作热情究渐座。所以恼朱味,婚后的大部分时间恼朱味,鲁讯都耗在一门心思的创作过程里究渐座。常常恼朱味,鲁讯会一整昼一整昼地待在二楼的书房里写文章究渐座。许多时候灵感一动恼朱味,鲁讯会大半夜大半夜地待在书房里奋笔疾书究渐座。所以恼朱味,与许广平婚后的数年恼朱味,就成了鲁讯文学事业上的最鼎盛时期恼朱味,许多重要的作品恼朱味,许多标炳世册的如椽巨著恼朱味,都是在这个时间段里完成的究渐座。

  

  文学创作恼朱味,其实是件很伤身累神的事情恼朱味,特别是写批判社会现实思考深刻的文章恼朱味,更是一件呕心呖血费锐耕、苦尽心神的事情究渐座。与许广平结婚以后恼朱味,鲁讯的创作又那么高产恼朱味,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恼朱味,这让鲁讯的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究渐座。1936年10月恼朱味,鲁讯先生因患气胸疾病(现在医学上称之为肺气肿)恼朱味,没有来得及及时救治恼朱味,不幸与世长辞究渐座。是时恼朱味,鲁讯享年55岁究渐座。

  

  临终之时恼朱味,鲁讯握着许广平的手说:“忘记我恼朱味,管自己的生活究渐座。”这是鲁讯先生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一句遗言究渐座。鲁讯把自己毕生的精力恼朱味,关注在这个苦难深重的民族身上恼朱味,关注在这个国度迷糊众生的唤醒身上恼朱味,临终时恼朱味,却把自己最后的一份精力恼朱味,关注给了自己一生最最挚爱的女人身上恼朱味,只望许广平日后能好好生活恼朱味,将他忘掉究渐座。可想而知恼朱味,许广平才是他此时此刻最最关切的一个人究渐座。这是他们一生挚爱恼朱味,在鲁讯心里最最刻骨铭心的真切写照究渐座。弥留之际恼朱味,鲁讯肯定是在想着恼朱味,许广平毕竟才三十多岁恼朱味,以后人生的路还长着呢究渐座。他已撒手人寰了恼朱味,他的未亡人恼朱味,唯有把他忘却恼朱味,才能好好地生活下去究渐座。这样的心态恼朱味,是最能体现鲁讯是真正关爱许广平的心迹的究渐座。

  mxgsw.net

  然而恼朱味,鲁讯离世以后恼朱味,许广平就真的忘记他了吗?没有恼朱味,一点都没有恼朱味,鲁讯早已融进许广平的生命里去了究渐座。鲁讯离世以后恼朱味,许广平耗用大量的心思费锐耕、精力恼朱味,整理鲁讯先生的遗稿费锐耕、信件费锐耕、书籍恼朱味,编撰出版鲁讯年誌费锐耕、文集究渐座。使得鲁讯先生的文学活动费锐耕、生平事迹得于完整地保存在了这个世上恼朱味,为发扬鲁讯精神恼朱味,壮大我国的文学事业恼朱味,尽心尽力恼朱味,躹躬后瘁究渐座。

  

  笔者行文至此恼朱味,十分感慨地悟识到恼朱味,人世间恼朱味,鲁讯先生与许广平的爱情恼朱味,才是最最纯粹的费锐耕、最最完美的爱之结合究渐座。他们双方恼朱味,都把自己的爱走到他们各自的生命里去了究渐座。他们不因年龄的差异而不走到一起来恼朱味,不因世俗的非议而在爱的面前怯步究渐座。因共同的志趣而共同奋斗在我国的文学事业上恼朱味,即使所爱之人先撒手人寰恼朱味,后继者却仍前仆后继恼朱味,将所爱之人的事业继续发扬广大究渐座。这才是爱的至臻境界恼朱味,这才是情的完壁无瑕啊!

  

  (全篇完)

  【作者的话】长文在我爱故事网上恼朱味,是很难获得多少阅读量的恼朱味,笔者也无所谓了恼朱味,只是一份兴趣使然恼朱味,想写恼朱味,就写了恼朱味,想发恼朱味,也就发了而已究渐座。

  

Tags:

本文网址:/wangwen/nan/15675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