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男女相关 > 

记忆深处那些野生的河鲜们

来源: 作者:

  自小生活在江南河滨交错费锐耕、水流纵横的水乡里恼朱味,常在水世界里扑腾游戏恼朱味,在水世界里认知费锐耕、捕捉各种各样的鱼儿恼朱味,对各种各样鱼儿的认知恼朱味,便就深了究渐座。

  

  {1}

  

  那时候生态环境还没有恶化到现在这种程度恼朱味,农人们种田恼朱味,不太使用化肥恼朱味,生活中恼朱味,塑料制品也少恼朱味,机动车辆恼朱味,更加不似如今那样到处都是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水乡的河滨里恼朱味,各种各样纯野生的鱼儿恼朱味,就特别地多究渐座。常见的鲢鱼费锐耕、鳙鱼费锐耕、青鱼费锐耕、鲫鱼等恼朱味,实在是太普遍太普遍地存活在江南的水世界里了究渐座。每当春雷响过以后恼朱味,气温稍高恼朱味,这些鱼儿们恼朱味,就会大小不等地恼朱味,成群结队着浮出水面恼朱味,在水面上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你如果想吃鱼的话恼朱味,只要手里拿上根鱼叉恼朱味,对准河面上想要的那条鱼恼朱味,使命戮去恼朱味,这鱼儿必会被你叉了上来究渐座。叉上三五斤重一条的鱼儿恼朱味,也是常有的事究渐座。

  

  江南水乡恼朱味,历来是个鱼米之乡究渐座。这鱼米之乡最常见的恼朱味,自然是水多费锐耕、鱼多费锐耕、米多了究渐座。我们在小的时候恼朱味,也就是七八岁那个年龄吧恼朱味,常常会穿着个小裤叉儿恼朱味,光着上半身子恼朱味,到夏天的水里去戏水究渐座。夏季天气热恼朱味,人钻进沁凉的水世界里游玩恼朱味,会感到分外的舒心爽意究渐座。每每恼朱味,等我们游玩得尽心了恼朱味,一大帮小伙伴们恼朱味,就会在河沿的水边儿里恼朱味,上下摸索着去逮野生的河虾究渐座。逮到手里以后恼朱味,便瓣下它的头恼朱味,剥光它的壳恼朱味,用清水飘一下它的肉身恼朱味,就将虾仁一口吞进自己的嘴里去了究渐座。这野生河虾的肉恼朱味,是很嫩很嫩的恼朱味,它的味儿恼朱味,又特鲜恼朱味,特润口究渐座。生食这虾仁恼朱味,可比吃现如今那些用油盐酱醋和鸡精炒熟的养殖虾儿恼朱味,要好吃上无数倍呢究渐座。

  

  逮河虾生吃恼朱味,不是我们戏在夏水里主要的游玩“项目”究渐座。更多的恼朱味,我们会在河脚边的水里摸索一些水洞子究渐座。这水洞子不大恼朱味,只够我们将小小的手臂恼朱味,伸进去鼓捣究渐座。我们之所以要到这些水洞子里去鼓捣恼朱味,是因为这样的水洞子里恼朱味,常常有野生的螃蟹在洞里蛰伏着恼朱味,它们可喜欢生活在这样的蟹洞里了究渐座。

  

  每每恼朱味,我们将小手伸进这样的蟹洞里恼朱味,蟹洞里有螃蟹的话恼朱味,它能感受到有一份危险即将入侵究渐座。它会将两只大钳子伸在它的身体前面恼朱味,一当我们的小手想捉住它身体时恼朱味,它就会用两只大蟹钳恼朱味,狠狠地咬我们的手指一口恼朱味,咬的重的话恼朱味,会咬得我们的手指皮破肉绽究渐座。我们吃痛了恼朱味,自然就会将手臂从水洞里缩回恼朱味,它就会很聪明地恼朱味,从水洞里趁隙爬出恼朱味,迅速逃跑究渐座。所以恼朱味,那时候在蟹洞里捉螃蟹恼朱味,还是份要讲点儿技巧的技术活呢究渐座。你得先将小手臂伸进蟹洞里小心地试探一下恼朱味,一当感受到有蟹钳子想咬你的手指恼朱味,千钧一发之间恼朱味,你就得将你的手臂迅速收回究渐座。然后恼朱味,又立即迅猛地伸进去恼朱味,一手将整只螃蟹的身子牢牢握住了究渐座。因为你抽出手臂的那一刹间恼朱味,螃蟹自以为聪明地觉得恼朱味,它自身的危险已经解除恼朱味,可以收回两只咬人的大钳恼朱味,迅速去逃命了究渐座。谁知你只是虚幌一枪恼朱味,只骗它收回咬人的蟹钳恼朱味,你又迅速地来抓它了恼朱味,它自然就来不及再伸出两只大钳来咬你恼朱味,只好乖乖地束手就擒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你确知已经将它的两只大蟹钳都掌控在你的手心里了恼朱味,你就可以完全放心地将它逮着恼朱味,放入你的小鱼篓里啦究渐座。那时候河滨里的野生螃蟹多恼朱味,如果我们用心在河脚边的水洞子里鼓捣的活恼朱味,通常恼朱味,不用小半个时辰恼朱味,总能逮到好几斤的螃蟹究渐座。通常恼朱味,一只螃蟹有二三两费锐耕、三四两重恼朱味,好几斤的话恼朱味,自然就可以拿回家去恼朱味,一大家子围成一桌恼朱味,好好地美餐一顿了究渐座。

  

  {2}

  

  那时候河滨里野生的费锐耕、各种各样的鱼儿是很多的究渐座。我们在河滨里戏水的时候恼朱味,总要激起许多浪花来恼朱味,水里的鱼儿们受到了惊吓恼朱味,便都会唿啦一下恼朱味,慌张着往远处奔逃究渐座。但那大白鲢鱼是好蠢好蠢的究渐座。它会蹿出水面恼朱味,象鲤鱼跳龙门一样在空中打一个滚儿恼朱味,然后潜入水里恼朱味,匆忙逃命究渐座。有的大白鲢鱼恼朱味,因为跳出水面太高了恼朱味,一下就蹿到河脚岸上去恼朱味,只能在泥面上蹦来跳去恼朱味,根本没法回到河水里去啦究渐座。这样的大白鲢鱼恼朱味,一般都有好几斤重恼朱味,在河脚岸上被人逮住了恼朱味,就只有被人拎回家去恼朱味,放在锅里让人烹煮享受的命儿了究渐座。但那时候大白鲢鱼在鱼族里恼朱味,是味儿不咋样的一种恼朱味,我们都不太喜欢吃它究渐座。所以恼朱味,它受了惊吓跳到岸脚上恼朱味,我们也不为难它恼朱味,常常会把它重新放回水里恼朱味,放任它逃命而去究渐座。

  

  那时候的河滨里恼朱味,味儿鲜美的鱼种数不胜数究渐座。那些鳙鱼费锐耕、青鱼费锐耕、鲫鱼的味儿都算是平常的究渐座。黑鱼的味儿鲜美些恼朱味,但还不算是最鲜美的究渐座。有种叫巧嘴白条的鱼儿恼朱味,就比黑鱼好吃多了究渐座。它形状瘦长恼朱味,有点象长江刀鱼的样儿恼朱味,其味儿的鲜美恼朱味,还真可与长江刀鱼媲美呢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我们在戏水捕捞的过程中恼朱味,如果逮住了巧嘴白条恼朱味,是决不会放过的恼朱味,必会放入鱼篓恼朱味,拿回家去好好享受究渐座。还有一种鱼恼朱味,俗名叫做黄姑子恼朱味,它的味儿恼朱味,就实在鲜美极了究渐座。它喜欢活动在河脚边的浅水里究渐座。你在河脚边的浅水里触碰到它恼朱味,它也不会慌张着逃生究渐座。所以恼朱味,逮它不是很难的究渐座。但是你得注意哦恼朱味,它的两腮和背脊上恼朱味,长有三根又硬又长的尖刺究渐座。你如果心急慌忙着想一把将它逮住的话恼朱味,它那又硬又长的尖刺恼朱味,就会刺入你的手中恼朱味,让你皮开肉烂究渐座。严重的话恼朱味,会刺穿你的掌心呢究渐座。这时候的你恼朱味,不要说还有心思去食用它了恼朱味,你这双小手恼朱味,恐怕都得养上一个月二个月恼朱味,才会痊愈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捉这种黄姑子鱼恼朱味,你得小小心心究渐座。通常恼朱味,我们逮它的时候恼朱味,会用双手轻轻地捧它恼朱味,然后再将它轻轻地放入鱼篓内究渐座。食用它的时候恼朱味,你要捏着它背脊上的尖刺恼朱味,将它放在菜板上恼朱味,用刀剁掉它的三根尖刺恼朱味,才不会触伤到你究渐座。你再去捏它的身子恼朱味,它会两腮嗡动着恼朱味,发出咕咕的轻微的叫声恼朱味,好象知道你即将要它的性命了恼朱味,在向你哀哀的求饶呢(黄姑子的名讳由此而来)究渐座。它的身体是黄色的恼朱味,皮肤上也没鱼麟恼朱味,但浑身上下沾满着一层滑腻腻的粘液究渐座。这层滑腻腻的粘液腥味特重恼朱味,烹饪之前如果不除尽的话恼朱味,烧出来的鱼味就会很腥究渐座。所以恼朱味,你得尽量将这层滑腻腻的粘液除尽究渐座。除尽它以后恼朱味,你就可以将这黄姑子鱼开膛破肚恼朱味,洗净恼朱味,控干水份恼朱味,然后放入锅内恼朱味,或清蒸恼朱味,或红烧究渐座。熟了以后恼朱味,你仔细品味它恼朱味,那味道恼朱味,嘿嘿恼朱味,可真是人间极为难得的美味佳肴啦!

  

  那时候河滨里野生的黄蟮也多恼朱味,它们常常盘恒在河脚边的浅泥浅水里究渐座。捕捉它们恼朱味,可是要耗用你很大的力气和智力的究渐座。它细长细长的恼朱味,整身滑不溜秋恼朱味,你要用双手捧它去捕捉恼朱味,它早从你手里溜走啦究渐座。你要在泥水里死命揿住它恼朱味,它也会在你双手的硬揿下恼朱味,挤呀挤地溜之大吉究渐座。你非要撑开你的手指恼朱味,用中指和无名指中间的空隙恼朱味,死命地拤住它的七寸究渐座。然后恼朱味,将你的拳头握紧捏死恼朱味,将它放进你的鱼篓恼朱味,它就再难生逃了究渐座。野生黄蟮的肉儿恼朱味,是鲜美异常的恼朱味,作为食物的营养价值恼朱味,也是相当地高究渐座。所以恼朱味,那时候我们逮住野生黄蟮恼朱味,是坚决不会放生的恼朱味,非要将它变成了我们餐桌上的美食不可究渐座。

  

  不过恼朱味,野生的黄蟮和野生的河鰻比起来恼朱味,其肉质的鲜嫩恼朱味,其味道的鲜美恼朱味,其营养的价值等恼朱味,还是要逊了河鳗很大一个档次究渐座。那时候河鳗在河滨里也多究渐座。它同样喜欢生活在河脚边的浅泥浅水里恼朱味,但较脏的水质恼朱味,它是不喜欢的恼朱味,它喜欢在水质清纯的河水里生活究渐座。要捕捉河鳗恼朱味,比捕捉黄蟮还要困难究渐座。两者捕捉的方法虽然一样恼朱味,但河鳗的身子更加滑不溜秋恼朱味,它的身体恼朱味,通常又比黄蟮长恼朱味,比黄蟮大恼朱味,力气还比黄蟮大得多究渐座。所以恼朱味,它挣扎费锐耕、逃生的能力恼朱味,自然要比黄蟮强啦究渐座。这时候要逮住河鳗恼朱味,单靠我们一个人的小身小量恼朱味,小手小臂恼朱味,就显得力不能逮恼朱味,常常是使尽了吃奶的力气恼朱味,仍旧逮不住究渐座。碰到这样的河鳗恼朱味,我们就会呼朋唤友恼朱味,叫上二三个小伙伴恼朱味,拥在一堆恼朱味,凑紧脑袋恼朱味,撅起屁股恼朱味,共同使力恼朱味,弄得泥水飞溅费锐耕、小身子浑身上下脏不可言恼朱味,才能终获战利品究渐座。每每捉住了一条河鳗恼朱味,将它放入鱼篓恼朱味,我们总会 哈哈大笑着闹成一团恼朱味,开心极了恼朱味,好似打了一场大胜仗一般究渐座。

  

  {3}

  www.duwenz.coM

  那时候恼朱味,我们每到河滨里去戏水和逮鱼恼朱味,更希望逮到的恼朱味,是河滨里的野生鳖究渐座。

  

  这野生的鳖恼朱味,可不是俗称的乌龟恼朱味,黄八究渐座。它就是人们通常称呼的甲鱼究渐座。这野生的鳖可难逮了究渐座。它不喜欢生活在河滨的浅水里恼朱味,喜欢蛰伏在河中间的软泥里生活究渐座。你要想逮住它恼朱味,就得往河中心底下的软泥里去趟泥究渐座。这时候恼朱味,我们这些七八岁的小娃儿恼朱味,身量不高呢恼朱味,一米的身高都很少有的恼朱味,河中心的水却常常有一米多深恼朱味,这就很难让我们趟得到河中心的软泥了究渐座。

  

  好在我们都是在水乡里长大的孩子恼朱味,在水世界里野惯了恼朱味,水性都是比较好的究渐座。正常的情况下恼朱味,扎个猛子在水底下潜行个一分钟左右恼朱味,都是可以的究渐座。所以恼朱味,我们就用这种本事去逮野生鳖啦究渐座。

  

  通常恼朱味,我们在下水之前恼朱味,如果商议着这天想逮个野生鳖什么的恼朱味,就会先在河岸上恼朱味,仔细观察一长段河中心的河面上恼朱味,是否有一些连续细小的水泡泛出究渐座。如果有的话恼朱味,十有八九能证明这水泡下面恼朱味,会潜伏着一只或几只野生鳖究渐座。之所以说有几只野生鳖恼朱味,是因为我们懂得恼朱味,野生鳖是喜欢群居的究渐座。那时候野生的鳖也多恼朱味,不象现在恼朱味,河滨里能发现野生鳖的机会恼朱味,已经微乎其微了恼朱味,更甭论能发现群居的野生鳖究渐座。

  

  当我们发现河中心有许长的水泡泛起恼朱味,我们一帮小伙伴们恼朱味,就会一块下水恼朱味,在这泛泡的河中心沉下水去恼朱味,去趟河底下的软泥 了究渐座。但时间却不能长恼朱味,稍隔个一分钟左右恼朱味,我们都得浮出水面来换气究渐座。换好气以后恼朱味,我们再沉下水去恼朱味,用脚在河底的软泥里细细排查究渐座。在这样的排查过程中恼朱味,如果踩到了软泥里的一个硬物恼朱味,就要用脚上的感觉去揣测恼朱味,觉得它很象野生鳖的壳背时恼朱味,就得想办法去逮它了究渐座。逮它之前恼朱味,我们是不敢用脚不停地去确认它的究渐座。因为用脚不停地去撩这东西恼朱味,假如真是一只野生鳖恼朱味,你撩得它性起了恼朱味,它会一张口恼朱味,猛一下咬住你的脚趾费锐耕、脚踵甚或脚背的究渐座。这野生鳖的嘴厉害得很恼朱味,它使劲咬的话恼朱味,会咬断你的脚趾的恼朱味,这可是一份极大的伤害了呢究渐座。

  

  当我们发现脚底下的硬物极似野生鳖的背壳时恼朱味,我们会迅速翻身儿扎猛子恼朱味,头上脚下着恼朱味,用双手直探这个硬物究渐座。手一触摸间恼朱味,确证它是野生蟹时恼朱味,我们的一只手就会用三根手指恼朱味,快速去扪野生鳖的嘴部恼朱味,如果能一下扪住它嘴部的话恼朱味,它就再也无法伸头张嘴地咬人了究渐座。接下来恼朱味,我们还要用另一只手的两根手指恼朱味,迅速插入它后面的两腿里恼朱味,捏得它死死的无法动弹究渐座。然后恼朱味,我们就可以迅速翻身浮出水面了究渐座。到了这个份上恼朱味,哈哈恼朱味,一只野生鳖恼朱味,就总能被我们十拿九稳地逮住啦!

  

  逮住这只野生鳖以后恼朱味,我们通常不会就此罢休究渐座。我们还会在这河中心水底的软泥里细细排查究渐座。通常恼朱味,总还能用同样的方式恼朱味,去逮住第二只费锐耕、第三只甚至更多的野生鳖究渐座。因为那时候河道里的野生鳖多得很恼朱味,很少有独居生活的究渐座。每每这个时候恼朱味,我们这帮野孩子们的兴奋恼朱味,就别提啦究渐座。我们会唱着跳着挎起鱼篓恼朱味,飞奔回村里恼朱味,向所有的大人们恼朱味,炫耀我们重大的战利品究渐座。因为那时候一只野生鳖的价值恼朱味,抵得上当时一个中等收入者一个月的工资呢究渐座。

  

  {4}

  

  那年那月的江南水乡恼朱味,那些纵横交错的河滨里恼朱味,各种各样的野生鱼儿恼朱味,确实是很多很多的究渐座。在这篇文章里提到的恼朱味,实在不到各种水族的三分之一究渐座。那时候河道里野生的鳊鱼啦费锐耕、鲤鱼啦恼朱味,也是多得数不胜数的究渐座。除开鳊鱼费锐耕、鲤鱼之外恼朱味,还有许多种鱼类恼朱味,比如螺蛳青鱼恼朱味,比如红眼鱼恼朱味,比如罗非鱼恼朱味,比如白条鱼费锐耕、泥鳅费锐耕、鲮鱼费锐耕、鲶鱼费锐耕、红金鱼费锐耕、小龙虾费锐耕、青虾等等恼朱味,还有许多小品种的鱼类恼朱味,生活在纵横交错的河滨里恼朱味,都让我们叫不出它们的名儿来了究渐座。它们生活在江南水乡数都数不清的河滨水泊里恼朱味,都能成为江南水乡人们餐桌上的美味恼朱味,能让大家品尝到享用不尽的口福究渐座。

  

  江南水乡里那个时候因为鱼多恼朱味,地上产出的蔬菜瓜果倒不显得如何丰富了究渐座。所以恼朱味,在那样的乡村社会里恼朱味,大人们的餐桌上如果少了些菜品恼朱味,看我们这些小猴子们(大人总喜欢这样称呼孩子)闲着无聊恼朱味,就手一挥说:“去恼朱味,到水里去弄点下酒菜来”究渐座。我们便会欢呼雀跃着恼朱味,呼朋唤类地到河滨里去摸鱼逮虾去啦究渐座。每每仅用小半个时辰恼朱味,就总能带着不少的鱼呀虾的返回来究渐座。饭桌上恼朱味,便又会飘起浓浓的鱼香味儿来究渐座。为此恼朱味,大人们还常常自豪着说恼朱味,我们农村里的人恼朱味,是用不着到一亩三分地里去种菜的恼朱味,我们的菜都种在河道里究渐座。我们的小猴子们恼朱味,就是我们的菜农究渐座。

  

  那时候的江南水乡恼朱味,看不到遍地养鱼的鱼塘恼朱味,人们也不吃养殖的鱼究渐座。那纵横交错的河道里恼朱味,有捕之不完费锐耕、食之不尽的各种各样的野生鱼恼朱味,所以恼朱味,谁都不去吃人工养殖的鱼了究渐座。野生鱼的味道恼朱味,可要比养殖的鱼味儿鲜美得多啦究渐座。论其营养价值恼朱味,还可以说一个是在天上恼朱味,一个是在地下呢究渐座。

  

  {尾声}

  

  唉恼朱味,弹指一挥间恼朱味,三十来年的时间恼朱味,倏忽恼朱味,就从指缝间流逝了究渐座。如今江南水乡的河道里恼朱味,那么多的淡水鱼种类恼朱味,那么多的野生鱼儿恼朱味,恐怕都已寥寥无几了吧!

  【作者的话】换种口味写文章恼朱味,还真觉得恼朱味,人生真是丰富多彩恼朱味,生活确实相当美好究渐座。所以恼朱味,人活世上恼朱味,还是多一些开心恼朱味,少一些抑郁的好究渐座。

  

Tags: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wangwen/nan/15655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推荐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