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故事 > 

父亲:一个匠人的半生

来源: 作者:徐亮

图注:

该油画作品为著名画家忻东旺先生所绘究渐座。

油画正中偏左戴军帽费锐耕、笑得最开心的人物原型是我父亲究渐座。

他昔日去北京务工恼朱味,结识了忻先生恼朱味,遂有此作品诞生究渐座。据悉曾获大奖究渐座。我忘了作品的名字恼朱味,但记得这幅画究渐座。

父亲:一个匠人的半生

父亲不太聪明恼朱味,这辈子也做不成大事究渐座。这是母亲下的定论究渐座。

年轻时恼朱味,经人介绍恼朱味,父亲到母亲家相亲究渐座。听说父亲一天能赚一块二恼朱味,母亲就嫁了过去究渐座。婚后五年恼朱味,父亲才另辟宅院恼朱味,与爷爷分家究渐座。这期间恼朱味,父亲起初在武装队看守武器究渐座。把玩枪支很有一套究渐座。后来恼朱味,他厌了恼朱味,回家跟着大伯主持的工程队恼朱味,到处盖房子究渐座。由最初搬砖和灰的小工恼朱味,干到测量费锐耕、砌墙费锐耕、铺水泥地费锐耕、抹白墙的大师傅究渐座。

当初同在武装队看守武器的一个叔叔恼朱味,现在混得展活恼朱味,开小车盖豪房恼朱味,出入大酒店恼朱味,一身西装恼朱味,很讲究究渐座。母亲有时会唠叨:要是你爸那会儿坚持看武器恼朱味,现在早就发了究渐座。

爸爸日工资四十元的时候恼朱味,过年只能买三四条带鱼恼朱味,还要分一半给姥姥家究渐座。每次父亲洗鱼费锐耕、腌制费锐耕、炸好后恼朱味,会把鱼藏在储物室究渐座。等不及大年初一恼朱味,我就会像只狗一样恼朱味,在储物室乱嗅究渐座。要是能找到带鱼恼朱味,就偷咬半口究渐座。我也只敢咬半口究渐座。母亲说恼朱味,把家里的东房拆了恼朱味,建一个澡堂肯定赚钱究渐座。那时恼朱味,村子里仅有的澡堂都关门了究渐座。父亲推三阻四恼朱味,怕坏了房顶恼朱味,怕赚不钱恼朱味,怕麻烦究渐座。

等到父亲工资涨到五十元时恼朱味,村子里兴起了三家工程队恼朱味,我们尹家恼朱味,还有牛家和王家究渐座。大伯家给父亲开出的工资远低于牛家究渐座。母亲让父亲跳槽究渐座。父亲不肯恼朱味,怕他大哥受制究渐座。但是架不住母亲的唠叨与家里的光景恼朱味,他还是去了牛家究渐座。此后父亲又学了几招恼朱味,专职贴瓷砖究渐座。瓷砖比砌墙抹地赚钱究渐座。他常常夸耀恼朱味,自己是队里技术数一数二的究渐座。一般人见了他恼朱味,都得叫声尹师傅究渐座。

跟着牛家恼朱味,父亲去过临县五寨费锐耕、静乐费锐耕、五台费锐耕、繁峙究渐座。那时我正在上小学恼朱味,父亲的工资是七十元究渐座。过年时恼朱味,家里能买十条带鱼了恼朱味,而且是很肥的那种究渐座。

村子里慢慢富起来后恼朱味,家家户户娶媳妇聘闺女都要捯饬房子究渐座。有的买地新建;有的翻新究渐座。活儿多了恼朱味,父亲就不跑外地了究渐座。每天晚上下学恼朱味,我都要等父亲回家后才能开饭究渐座。父亲去工地总会骑一个解放牌自行车恼朱味,后座上挂一个工人背包恼朱味,里面放着橡胶锤费锐耕、切割机费锐耕、工笔刀费锐耕、墨斗费锐耕、水平仪等恼朱味,都是他吃饭的家伙究渐座。

我初中考进城里上学究渐座。逢周末可以回家恼朱味,父亲会骑着家里新买的电动车接我究渐座。买电动车主要是方便他进城上工究渐座。城里的都是肥活儿恼朱味,得几朋友照顾恼朱味,父亲才有那么一两次稀罕的机会进城究渐座。干一天得两百究渐座。

初二那年恼朱味,家里要盖新房究渐座。全部推倒重建究渐座。打房顶的那天恼朱味,家里来了三四十个父亲处下的结拜朋友究渐座。多是工程队的队友和中小学交下的朋友究渐座。看到那些叔叔们卖力地干活恼朱味,我第一次感觉父亲这辈子真是值了究渐座。房顶盖好后恼朱味,由我和姥爷给父亲当小工恼朱味,筛沙费锐耕、搬砖费锐耕、和水泥恼朱味,伺候父亲这位大师傅抹水泥地恼朱味,刷墙恼朱味,贴瓷砖究渐座。那一年恼朱味,父亲歇工恼朱味,一个大师傅恼朱味,硬是把一套瓷砖晃眼的四合院给盖了起来究渐座。姐姐爱跟她城里的高中同学说:来了我们村恼朱味,你们就找那个最漂亮的房子恼朱味,就是我家究渐座。

父亲在门墩的墙上恼朱味,挖空一块恼朱味,建了一个土地爷究渐座。逼真形象恼朱味,技艺精湛恼朱味,以致于全村都在效仿盖新房一定要请尹师傅来挖一个土地爷究渐座。土地爷外的门顶上恼朱味,全部铺紫红色的琉璃瓦恼朱味,很气派究渐座。院内恼朱味,父亲用高五米的大玻璃和铝合金封了阳台恼朱味,冬暖夏凉究渐座。这是父亲用半生给家里交的一次作业究渐座。

在我备战高考时恼朱味,父亲这位大师傅被众多同行敬称为:匠人究渐座。那时母亲从旁人嘴里得知恼朱味,村里有两个大师傅在城里揽活恼朱味,专门贴地板砖和墙板砖恼朱味,按平米赚钱恼朱味,干得好了恼朱味,一天能赚三百究渐座。父亲在母亲的督促下恼朱味,托人帮忙介绍恼朱味,慢慢地也就打进城里的市场恼朱味,成了一名专门贴地板费锐耕、墙板砖的匠人究渐座。

最初的活儿并不利索究渐座。东家会跟介绍父亲来的那位师傅说:你推荐的这个师傅根本不行恼朱味,地板缝那么大恼朱味,这活儿不精致究渐座。东家要扣钱恼朱味,父亲没反驳究渐座。第二家恼朱味,第三家恼朱味,慢慢地恼朱味,父亲越做越好究渐座。他也跟别的师傅们学到几个新招恼朱味,比如学会了用瓷砖胶恼朱味,耐力粘力更好究渐座。

在我上大学时恼朱味,父亲已经成了村里活儿最好的大师傅究渐座。村里的费锐耕、城里的都知道尹师傅的活儿好恼朱味,抢着要他贴自家的瓷砖究渐座。他干一辈子恼朱味,只是在与瓷砖打交道究渐座。也许是应了母亲的话究渐座。但过年时恼朱味,家里的带鱼又大又肥究渐座。还没到大年初一恼朱味,我就已经吃厌了究渐座。

Tags: 亲情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qinqing/15726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