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亲情故事 > 

父亲和他的老水牛

来源: 作者:徐亮

今日立春恼朱味,联想到春耕春作恼朱味,情不自禁地想起父亲和他的老水牛来究渐座。老家在川南越溪河畔的一个恬静的小山村恼朱味,因水源丰富恼朱味,千百年来的主要农作物是种植稻子恼朱味,自然离不开水牛的耕作究渐座。牛和土地一样恼朱味,是农民的命根子究渐座。父亲用他的一生来爱护这命根子究渐座。除了家人恼朱味,父亲最亲密的伙伴就是那头老水牛了究渐座。

在人民公社的时候恼朱味,生产队就养了很多水牛恼朱味,但那都是集体财产恼朱味,集体饲养究渐座。到土地包产下户后恼朱味,我们相邻的几家人即分得了一头水牛究渐座。这头水牛成了我们几户人家共有的财产究渐座。东家喂几天恼朱味,西家养几天恼朱味,谁家要使用的时候还得先打个招呼究渐座。

记忆中恼朱味,每当轮到我们家喂养的时候恼朱味,父亲的背上总是背着一个箩筐恼朱味,箩筐里还有一把镰刀究渐座。只要下地了恼朱味,父亲都会背着一箩筐草回家来究渐座。冬天的时候恼朱味,田野里的草都枯黄了恼朱味,父亲就想方设法让牛吃饱究渐座。将秋收时留下来谷草扎成把恼朱味,待晒干后恼朱味,在邻近房屋的透风的地方垒成高高的草垛恼朱味,到冬天找不到足够的青草时恼朱味,取下来喂牛究渐座。

牛圈是父亲亲自搭建的恼朱味,就在房屋的侧面恼朱味,有两层恼朱味,下面的就是圈牛的地方究渐座。那些年月里恼朱味,稻草很贵重恼朱味,常出现偷稻草的事情究渐座。为了水牛的食的安全恼朱味,父亲还将很大部分干草放在牛圈的二楼上究渐座。许多夜晚恼朱味,父亲干脆就睡在二楼的谷草堆里恼朱味,在当时看来恼朱味,父亲举动恼朱味,我并未读懂恼朱味,问父亲为什么不好好地睡在舒适的被窝恼朱味,父亲只是笑着说睡在草垫上恼朱味,软软的恼朱味,安逸究渐座。现在想来恼朱味,其实父亲一直害怕自己的牛被盗走究渐座。在村子里恼朱味,牛和土地一样恼朱味,在农民的心里占据着重要的位置恼朱味,一旦失去了恼朱味,那会是多么的疼痛;同时这样做恼朱味,也是为水牛守着过冬的食物究渐座。

酷暑炎夏恼朱味,父亲会在牛圈旁用干草和湿草混在一起燃烧恼朱味,熏起浓浓的白烟恼朱味,让老牛免受蚊虫叮咬恼朱味,偶尔夜半还起床拉起老牛去水塘边饮水费锐耕、泡凉;数九寒冬恼朱味,父亲会在牛棚里垫上厚厚的稻草恼朱味,还用热水和了麦饼给老牛吃究渐座。每当这时恼朱味,父亲总会蹲在一旁恼朱味,叼一支烟恼朱味,看牛吃得津津有味时便会露出憨憨的笑容究渐座。偏偏冬季里老牛不怎么吃食物恼朱味,只是猛喝水恼朱味,父亲就在一旁不停给它加水恼朱味,有时还拍拍它的头恼朱味,老牛便亲昵地冲父亲哞费锐耕、哞地叫上两声恼朱味,父亲总会满意笑着究渐座。

轮到要把牛交到别人家喂养时恼朱味,父亲便不放心恼朱味,总是千叮咛万嘱咐地告诉别人不要亏待了它究渐座。别人嫌烦恼朱味,冷不丁冒一句恼朱味,这又不是你一家的牛究渐座。父亲也不发火恼朱味,只是挥挥手笑一笑究渐座。说实话恼朱味,除了他恼朱味,有谁会愿意喂养老牛恼朱味,要草料不说恼朱味,还得清理牛棚恼朱味,防偷牛贼究渐座。有几次轮到该别人来领牛时没人领恼朱味,父亲也不去叫恼朱味,反倒乐得做个义工究渐座。

后来出事了恼朱味,一次犁地时水牛不听话恼朱味,被主人狠抽了几鞭后野性大发恼朱味,用牛角将那主人顶到空中掉下来恼朱味,摔得半死究渐座。后来很多人上去想要捆住水牛恼朱味,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近得了身究渐座。于是有人来叫父亲究渐座。父亲去后对老牛喝斥了几声恼朱味,水牛便不再撒野恼朱味,乖乖地被父亲牵着回家究渐座。

最令父亲得意的还得数他驭着老牛犁地的时候恼朱味,别人总是手执鞭子左鞭右打恼朱味,而父亲呢恼朱味,只需稍微勒动老牛两侧的缰绳就可以完全控制究渐座。有时甚至只需一两种特殊的语言恼朱味,什么唷费锐耕、驾恼朱味,不同声音的不同长短别人听不懂恼朱味,老牛却似乎熟谙不已究渐座。

一有空时恼朱味,父亲总是爱牵着那头水牛去野外转悠恼朱味,去帮水牛寻找青草吃究渐座。记忆犹新的恼朱味,还是那次在一个开春后的清晨吧恼朱味,父亲叫上我一同去野外放牛究渐座。春天的清晨很安静恼朱味,田边地角已成了花的海洋究渐座。一望无垠的油菜花恼朱味,如大海一般漫向天际究渐座。父亲费锐耕、我费锐耕、还有我们家的那头牛恼朱味,一起走在花丛的小径上恼朱味,轻风不时把一片片花瓣吹落到我们的身上究渐座。牛鼻子上拴着父亲用蛇皮线拧成的绳子恼朱味,牛走在前恼朱味,绳子就搭在牛背上恼朱味,虽然它偶尔伸长脖子去啃路旁的小草恼朱味,但牛还是很老实的恼朱味,没有去损害田里的庄稼究渐座。父亲嘴里含着一根烟杆恼朱味,他一边走恼朱味,一边巴嗒巴嗒地吸着究渐座。我走在最后恼朱味,春风不停地把油菜花的清香和父亲嘴里吐出的叶子烟送进我鼻息恼朱味,心里挺不是滋味的究渐座。而现在再也嗅不到那种久违费锐耕、久远的味道了!

也记不起是在哪一年了恼朱味,回家看见一下子老了许多父亲恼朱味,在几经询问下恼朱味,母亲有些伤感地说:是在那年的冬季恼朱味,老水牛倒下了究渐座。水牛实在太老了恼朱味,老得连喝水的力气也没有了究渐座。几天都不吃东西恼朱味,躺在牛栏里恼朱味,一动不动恼朱味,呆呆地盯着窗外恼朱味,那里曾经留下它许许多多耕作的脚印恼朱味,有它年轻的脚步恼朱味,它留恋着这块土地究渐座。父亲连夜打着电筒请来兽医恼朱味,强行给它喂了许多开胃片恼朱味,它却始终不再喝一口水究渐座。父亲黯然地说恼朱味,它恐怕是要去了究渐座。说完转过身恼朱味,走到房间里拿出一床旧的被褥恼朱味,极小心地披在老牛的背上恼朱味,生怕惊忧了它的梦境究渐座。在它也要回归这片土地时恼朱味,父亲整天整天的陪着它恼朱味,它依偎着父亲是止不住的颤抖恼朱味,喘着粗气恼朱味,泪水不住的流淌恼朱味,老水牛没能捱过那个冬季恼朱味,在那个雪花初绽的夜里离开父亲而去

Tags: 亲情

本文网址:/qinqing/15719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