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庙里的男人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佚名

  清朝年間恼朱味,江南杨桥县爆发了瘟疫恼朱味,县令见疫情严重恼朱味,便请南塘县名医杨福亭前来救急究渐座。

  杨福亭带着徒弟阿世来到杨桥县恼朱味,见过县令后恼朱味,便去浮螺山采药究渐座。两人从山腰一直采到山顶恼朱味,药材足足装了一箩筐究渐座。此时恼朱味,两人觉得有些累恼朱味,见山顶建有一座庙恼朱味,便进去休息究渐座。

  刚进大门恼朱味,只见院子里烧着一堆火恼朱味,两人正纳闷恼朱味,一个蓬头垢面的中年男子抱着一捆干柴恼朱味,从屋里走了出来究渐座。那男子的注意力全在那堆火上恼朱味,根本没发现杨福亭师徒二人究渐座。然而杨福亭的神色却变了恼朱味,一种恐惧与惊慌从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来究渐座。阿世刚想问他怎么回事恼朱味,杨福亭便拉着阿世恼朱味,匆匆走了出去究渐座。

  阿世从没见过师父有如此狼狈的神色恼朱味,就算面临传染性极强的瘟疫恼朱味,师父都那样从容不迫恼朱味,怎么见了庙里的这个男人恼朱味,却害怕成这样?因此一到外面恼朱味,阿世便好奇地问道:"师父恼朱味,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认识那个男人?"

  杨福亭有些气急败坏地说道:"我不认识恼朱味,你不要多嘴究渐座。我们采药的任务已经完成恼朱味,赶紧下山去吧究渐座。"就这样恼朱味,阿世稀里糊涂地被师父拉下了山恼朱味,然而那庙里的男人恼朱味,还有师父反常的举止恼朱味,却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恼朱味,挥之不去究渐座。

  几天后恼朱味,他们采来的药材眼看就要用完恼朱味,而杨福亭因为诊务缠身恼朱味,又走不开恼朱味,阿世便自告奋勇地提出由他去采药究渐座。杨福亭点点头恼朱味,又叮嘱道:"你去也行恼朱味,不过快去快回恼朱味,不要耽搁究渐座。"

  就这样恼朱味,阿世重新来到了浮螺山恼朱味,不过他没心思采药恼朱味,因为他想先到山顶的那座庙里去看看究渐座。

  还没走到庙中恼朱味,一股香味便已扑鼻而来究渐座。进去一看恼朱味,原来是庙里的那个男人在烤野兔究渐座。阿世也没理他恼朱味,自顾自地往里走恼朱味,先在庙中供奉的神像前磕了几个头恼朱味,接着便在旁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恼朱味,不时看着那男人的动静究渐座。

  男人转头看看阿世恼朱味,突然问道:"你是大夫?"阿世浑身一激灵恼朱味,回道:"你怎么知道的?"

  男人笑了笑说:"不是大夫恼朱味,背着药筐干吗?"阿世不服气地说:"也有可能是采药夫啊究渐座。"

  男人笑道:"采药夫可没你这么细皮嫩肉的究渐座。"

  阿世被他说得哑口无言恼朱味,沉默了一会儿恼朱味,问:"你是干吗的?怎么一直在这庙里住着?"

  男人苦笑道:"我从外地来恼朱味,想去南塘县究渐座。因为翻过浮螺山后恼朱味,从杨桥县进入南塘县恼朱味,是最近的道路恼朱味,便跋山涉水来到这里究渐座。之所以在这里住下嘛恼朱味,是因为我身上一文钱也没了恼朱味,只好先在浮螺山采几天药恼朱味,等卖药赚了钱恼朱味,再继续赶路究渐座。"

  阿世点点头恼朱味,劝道:"那你可要小心点恼朱味,杨桥县正闹瘟疫呢究渐座。"

  一听到"瘟疫"两个字恼朱味,男人的脸上突然显出兴奋的神采恼朱味,也没兴趣烤兔子了恼朱味,径直来到阿世的身边恼朱味,神秘地往四处看看恼朱味,确定没人之后恼朱味,这才重新问阿世:"你真的是大夫吗?"

  阿世有些生气道:"这有什么可怀疑的?我之所以来杨桥县恼朱味,就是为了消灭这场瘟疫的究渐座。"

  男人一拍大腿道:"太好了!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恼朱味,得来全不费功夫究渐座。你听着恼朱味,我现在有一条发财的好门路恼朱味,你走不走?"阿世坦白道:"谁不想发财啊?到底是什么门路恼朱味,你倒是说来听听啊究渐座。"

  男人小声地说恼朱味,他想跟阿世合作恼朱味,让阿世利用大夫的身份恼朱味,在治疗瘟疫的药中做手脚恼朱味,使得瘟疫无法在短时间内被消灭究渐座。而他呢恼朱味,因为认识某位道教宗师恼朱味,所以可以从宗师那里弄到一批符咒究渐座。等到符咒一到手恼朱味,他就去杨桥县附近的各府县兜售究渐座。他相信恼朱味,到时那些府县一定陷入了瘟疫蔓延的恐慌之中恼朱味,那么恼朱味,号称有驱邪消灾作用的道家符咒恼朱味,定能卖出高价恼朱味,绝对能够狠狠发一笔横财恼朱味,而阿世要做的恼朱味,无非是不要过早使用有疗效的方子罢了究渐座。最后所得的钱财恼朱味,两人一概平分究渐座。

  男人说完了他的计划恼朱味,得意地看着阿世恼朱味,问阿世意下如何究渐座。阿世气得脸都红了恼朱味,当场表示自己做不出这种卑鄙无耻的事来恼朱味,并警告对方恼朱味,小心天打雷劈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起身想走恼朱味,不料却被男人叫住了究渐座。

  男人还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恼朱味,嬉皮笑脸地说:"你装什么清高?这年头谁不爱钱?我问你恼朱味,你可听说过南塘县的名医杨福亭啊?"

  阿世心中一惊恼朱味,不知男人提到师父作甚恼朱味,便含糊道:"杨福亭的大名自然听过恼朱味,怎么了?"

  男人冷笑道:"五年前恼朱味,寿湖县大疫恼朱味,我与杨福亭联手恼朱味,就赚了个盆满钵满究渐座。要不是我这几年染上赌瘾恼朱味,我还是富人一个究渐座。不瞒你说恼朱味,我此去南塘县恼朱味,就是为了找杨福亭要点钱来花花究渐座。如果你愿意与我合作恼朱味,我也不用跑去南塘县了究渐座。怎么样恼朱味,心动了吗?连杨福亭这样的名医都不拒绝这种赚钱的捷径恼朱味,你一个小大夫还装什么?"

  阿世彻底震惊了恼朱味,也终于知道师父为什么害怕见庙里的这个男人了恼朱味,原来是有把柄落在他的手里究渐座。

  男人见阿世迟迟不动弹恼朱味,便催促道:"怎么样恼朱味,考虑清楚了吗?"

  阿世不屑地白了他一眼道:"你还是去找杨福亭要钱吧恼朱味,他就在杨桥县究渐座。我就不奉陪了究渐座。"说完恼朱味,阿世头也不回地拂袖而去究渐座。刚一出门恼朱味,却迎头撞见了杨福亭究渐座。阿世也不打招呼恼朱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恼朱味,径自往前走恼朱味,直到杨福亭喊了声"站住",他才停下脚步究渐座。

  杨福亭淡淡地问:"你知道‘非人不传是什么意思吗?"

  阿世没好气地答道:"如果一个人品行不良恼朱味,那么恼朱味,就不要把技艺传给他究渐座。"

  杨福亭微笑着说:"过去三年中恼朱味,我只教了你一些简单的药学知识究渐座。但从今天起恼朱味,我打算教你真正的医术究渐座。过来恼朱味,先见过你的师叔究渐座。"

  阿世惊讶地转过头恼朱味,只见庙里的那个男人正笑嘻嘻地看着他呢究渐座。

Tags: 男人 师父

本文网址:/minjian/15596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