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民间故事:孽缘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阳春三月恼朱味,草长莺飞恼朱味,生机盎然究渐座。

  苏州城内外的桃花恼朱味,涂抹着浓淡相宜的胭脂恼朱味,翩跹着玲珑纤弱的身姿恼朱味,徒惹游人醉究渐座。

  城里凤鸾街喜气洋洋恼朱味,几里长的迎亲队伍恼朱味,笙箫唢呐恼朱味,敲锣打鼓恼朱味,好不热闹究渐座。

  队伍前面骑着高头大马的新郎是苏家二位公子恼朱味,后面鸾轿里坐着的正是京城王家两位小姐究渐座。

  苏家长公子苏麒身着蜀锦吉服恼朱味,胸挂蜀锦红花恼朱味,发束彩珠恼朱味,神采奕奕恼朱味,飘洒俊逸究渐座。

  后面一顶蜀锦红轿恼朱味,想来便是苏麒的娇娘王家大小姐王冰清究渐座。

  二公子苏麟及身后喜轿里的王玉洁乃一色葡桃文锦恼朱味,流光溢彩恼朱味,灼灼生辉究渐座。

  传言恼朱味,苏家二位公子冬至时陪老夫人去寺院烧香拜佛恼朱味,偶遇后院小住的京城王家小姐究渐座。

  寺院红梅映雪恼朱味,清香浮动恼朱味,树下佳人倩影恼朱味,莺啭嘤语究渐座。

  霎时恼朱味,寒冬残冰恼朱味,苍茫白雪恼朱味,纷纷消融恼朱味,只留一片盎然春意于心头究渐座。

  明眸相对恼朱味,秋波未送恼朱味,却已是芳心相许恼朱味,只愿君心似我心恼朱味,不负相逢意究渐座。

  一见钟情恼朱味,回眸一笑恼朱味,再见倾心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苏家二位公子上京提亲恼朱味,择良辰吉日恼朱味,双喜临门恼朱味,一时成为佳话究渐座。

  苏家大院结灯挂彩恼朱味,万里红云究渐座。前院高朋满座恼朱味,觥筹交错恼朱味,贺喜恭贺声此起彼伏究渐座。

  后院熙熙攘攘恼朱味,搬酒的恼朱味,做饭的恼朱味,杀鸡宰牛的……嘈嘈杂杂究渐座。

  而苏院遗花园一叶未发的木兰树下恼朱味,却有一个孤独佝偻的身影无所依依地站立着恼朱味,犹如苍山积雪中的一根枯枝恼朱味,良久恼朱味,一阵剧烈的咳嗽声湮没在春寒峭料中究渐座。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知客老爷洪亮的声音恼朱味,穿过红墙绿树恼朱味,穿过石砖瓦木恼朱味,清晰地渗入院内每个人的耳朵究渐座。

  喜堂上恼朱味,两对新人恭敬地跪在苏老夫人面前究渐座。

  苏老爷去世后恼朱味,苏院便由老夫人当家究渐座。

  为人妻恼朱味,她蕙质兰心恼朱味,温柔娴雅;为人母恼朱味,她以身作则恼朱味,慈威并重;为人主恼朱味,她赏罚分明恼朱味,持家有道恼朱味,持家二十载恼朱味,苏家也愈发昌盛究渐座。

  “阿福究渐座。”苏老夫人叫了一声究渐座。

  身后老管家便呈上一个红帕遮盖的银盘究渐座。

  老夫人拿掉盘上的红帕恼朱味,粼粼然恼朱味,众人眼前闪烁数道金光究渐座。

  只见金盘中站着一对精工细酌的金麒麟恼朱味,麒麟髭毛鬓发细致入微恼朱味,栩栩如生究渐座。

  相依于麒麟的是一对凤凰铂金簪恼朱味,凤眼是蓝田暖玉恼朱味,凰目为沧海明珠究渐座。

  如此贵重的东西恼朱味,惹得众人惊叹不已究渐座。

  苏老夫人将金麒麟放入苏麒苏麟手中恼朱味,教导他们以后要像麒麟一般相亲相爱恼朱味,遇到困难同进同退恼朱味,齐心协力打理苏家究渐座。

  然后恼朱味,老夫人拉过蜀锦新娘的手恼朱味,玉指青葱恼朱味,白净如柔荑恼朱味,只是手腕处有一道不知是何器物灼伤的疤痕恼朱味,让人徒生美玉瑕疵之感究渐座。

  老夫人将凤簪放入素手恼朱味,叮咛她日后要尽心服侍丈夫恼朱味,做个好妻子究渐座。

  最后的那支凰簪给了云锦新娘恼朱味,叮嘱她为人妻如何云云究渐座。

  丫鬟服侍新娘入了房恼朱味,苏麒苏麟留在前院答谢亲朋好友究渐座。

  苏老夫人叮嘱几句恼朱味,因身体不适恼朱味,先回了房究渐座。

  “你忍了十八年恼朱味,终于到头了……不过恼朱味,可别弄错了究渐座。”禅屋外传来一阵低沉的声音究渐座。

  苏老爷去世后恼朱味,老夫人便搬到禅园来住究渐座。

  这禅屋除了几个贴身丫鬟进来过恼朱味,苏府其他人都是禁步的究渐座。

  “我看了恼朱味,没有弄错究渐座。麒儿恼朱味,麟儿也都同意恼朱味,不会出事的究渐座。”

  “哎恼朱味,孽缘啊究渐座。”

  一阵悠长的叹息后恼朱味,屋外没了声音究渐座。

  苏老夫人手持念珠恼朱味,口颂着经书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她却心神不宁恼朱味,恍然间恼朱味,时光又回到了十八年前究渐座。

  那时苏夫人嫁入苏家已有三年恼朱味,苏麒刚满一岁究渐座。

  苏老爷常年经商在外恼朱味,对她也不甚关心究渐座。

  清明的时候恼朱味,苏老爷世交王子腾一家从京城回苏州祭祖恼朱味,暂住苏家究渐座。

  苏老爷日日繁忙恼朱味,顾不得照顾他们恼朱味,只得委托夫人究渐座。

  夫人通情达理恼朱味,对王子腾一家照顾得细致入微究渐座。

  苏夫人玉郁与王夫人同龄恼朱味,话语投机恼朱味,便经常在一起聊天究渐座。

  王子腾虽出身商家恼朱味,却无意经营恼朱味,对诗书琴画颇为着迷究渐座。

  人道是“腹有诗书气自华”恼朱味,这王子腾也真的是器宇轩昂恼朱味,一表人才究渐座。

  和王夫人交往久了恼朱味,难免时常遇上王子腾究渐座。

  或许是深闺难耐恼朱味,亦或是被王子腾的气质所诱惑恼朱味,玉郁竟迷恋上了王子腾究渐座。

  只是恼朱味,出身大家的玉郁恼朱味,自知此为孽缘恼朱味,只把一腔相思意堵在心头究渐座。

  愁上心头恼朱味,无处排遣恼朱味,只能深闺长叹究渐座。

  玉郁的陪嫁丫鬟小玉本性玲珑恼朱味,看出夫人的心思恼朱味,对夫人耳语几句恼朱味,霎时羞红了夫人如花似玉的脸究渐座。

  玉郁没有说话恼朱味,算是默许了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小玉让夫人作诗一首恼朱味,且看看王子腾意思恼朱味,再做其他打算究渐座。

  玉郁提笔娟书:玉楼吹彻玉笙寒恼朱味,自怜幽怨

  郁殿风来暗香满恼朱味,无限思牵

  倾城天淡银河远恼朱味,袖卷西帘

  心寄清风明月涧恼朱味,日暮垂怜

  玉郁写好后恼朱味,内心很挣扎恼朱味,深知自己不应做出有违妇德的事恼朱味,便没有把信交给小玉究渐座。

  此后恼朱味,玉郁也一直托故未见王夫人恼朱味,只想等他们拜祖回去后恼朱味,一切便都过去了究渐座。

  王子腾一家临行的前一晚恼朱味,苏老爷盛宴款待恼朱味,酒至半酣恼朱味,却有人来报南城商铺遭了盗恼朱味,损失惨重究渐座。

  苏老爷当下着急恼朱味,立刻赶了过去究渐座。

  直至深夜恼朱味,苏老爷也没有回来究渐座。

  玉郁心里着急恼朱味,加之王子腾一走恼朱味,日后定无再见之期恼朱味,不觉凄然究渐座。

  “郁妹究渐座。”漆黑的门外有人轻轻喊着恼朱味,玉郁当时心一惊恼朱味,她的闺名知道的人并不多究渐座。

  “郁妹恼朱味,是我恼朱味,子腾究渐座。前日小玉呈妹书恼朱味,特来辞行究渐座。”门口的声音压得很低恼朱味,可是恼朱味,玉郁心里恋着王子腾恼朱味,见他夜半而至恼朱味,心里便明白了他的意思恼朱味,竟神使鬼差地开了门究渐座。

  王子腾进屋后恼朱味,抱着玉郁便亲了起来究渐座。

  良宵一刻恼朱味,千金难求……

  听见厅内喧哗恼朱味,定是苏老爷回来了究渐座。

  王子腾匆忙间和玉郁道了别恼朱味,离开了究渐座。

  次日恼朱味,苏老爷送别王子腾一家究渐座。

  因南城损失惨重恼朱味,盗贼一直无法缉捕恼朱味,苏老爷一时抑郁恼朱味,加之日久操劳恼朱味,竟一病不起恼朱味,半年后就去世了究渐座。

  而那一夜的缠绵恼朱味,玉郁竟然怀了身孕究渐座。

  苏老爷病逝半年恼朱味,苏夫人诞下一女究渐座。

  那女孩儿越看越像王子腾恼朱味,苏夫人一时心虚恼朱味,便命从娘家带来的家仆阿福将孩子送到王家恼朱味,自己抱养了小玉和阿福的儿子恼朱味,也就是现在的苏麟究渐座。

  据阿福说恼朱味,那时王夫人正好诞下一女恼朱味,王家仆人在门口看见婴儿后恼朱味,便抱养了去恼朱味,为姐妹俩取名为冰清玉洁究渐座。

  十八年恼朱味,玉郁日日在忏悔中度过恼朱味,希望减轻自己不守妇道恼朱味,欺夫弃子的罪过究渐座。

  谁料恼朱味,在寺庙上香恼朱味,苏麒费锐耕、苏麟竟遇到王家小姐恼朱味,一见钟情恼朱味,要去提亲究渐座。

  本来是喜事一桩恼朱味,玉郁心想终于能见到女儿恼朱味,能弥补一下为娘的遗憾了究渐座。

  可惜恼朱味,天意弄人恼朱味,苏麒喜欢的竟然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玉洁恼朱味,苏麟看上的是冰清究渐座。

  此等丑事恼朱味,玉郁绝不能让其他人知道恼朱味,便说他和王家二小姐八字不合恼朱味,不同意他们的婚事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苏麟费锐耕、苏麒商量说两姐妹性情容貌不分上下恼朱味,便决定苏麒娶冰清恼朱味,苏麟娶玉洁究渐座。

  玉郁便允了……

  往事如烟恼朱味,却终飘不过那盏玲珑心究渐座。

  第二日恼朱味,新婚夫妇给苏老夫人上茶究渐座。

  冰清玉洁同端着新茶恭敬地跪在她面前恼朱味,“娘恼朱味,孩儿给您敬茶了究渐座。”

  看着那端起的茶杯恼朱味,老夫人突然颤了起来究渐座。

  那冰清玉洁姐妹左手腕竟然都有一个疤恼朱味,一模一样的疤究渐座。

  喜堂上恼朱味,玉郁特意检查了冰清的胳膊究渐座。

  阿福告诉她恼朱味,当初放下小姐时恼朱味,他用碎茶杯在她手腕上留了一个印记究渐座。

  “你们姐妹手上的疤是怎么回事?”

  “我的是出身时就有的恼朱味,妹妹的是幼时失手打破茶杯划伤的究渐座。”玉洁恭敬地答着究渐座。

  “妹妹?冰清是妹妹?”

  “父亲说世人总道‘冰清玉洁’恼朱味,似有先后究渐座。我是收养的女儿恼朱味,如若取了‘玉洁’恼朱味,惹人口舌恼朱味,便名为‘冰清’究渐座。”冰清略有诧异地答着究渐座。

  老夫人顿时晕了过去恼朱味,众人一片慌乱……

  老夫人屏退了丫鬟恼朱味,喃喃地说:“报应恼朱味,报应啊……”

  “不恼朱味,玉郁恼朱味,没有错究渐座。那个‘玉洁’才是你的孩子究渐座。当初恼朱味,苏麒费锐耕、苏麟怕你反对恼朱味,私自让两姐妹换了身份恼朱味,‘冰清’是玉洁恼朱味,‘玉洁’是冰清究渐座。苏麒的妻子是王家大小姐玉洁恼朱味,苏麟的是二小姐冰清恼朱味,并没有错啊究渐座。”门外那个佝偻的身影沉沉地说着究渐座。

  “你怎么知道?”

  “玉郁恼朱味,我想也该跟你说了究渐座。那晚……那晚去你房间的恼朱味,不是王子腾恼朱味,是我究渐座。从第一眼看见你恼朱味,我就爱上你究渐座。为了你恼朱味,我当了玉家的仆人恼朱味,随你来到苏家恼朱味,不辞劳苦地打理苏家……那女儿是我……”

  “胡说!你疯了吗?苏麟也是你的孩子啊!你——”

  “不恼朱味,苏麒是小玉的恼朱味,是玉儿和王子腾的孩子……”

  风乍起恼朱味,城内外桃花翩跹而舞恼朱味,如蝶如蛱……

Tags: 孽缘

本文网址:/minjian/15591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