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讨口封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魏炜

  从前恼朱味,村里有个周老汉恼朱味,一副菩萨心肠恼朱味,一辈子行善积德究渐座。这些天恼朱味,他见村南河上的小桥因年久失修恼朱味,摇摇欲坠恼朱味,村民过河只能坐摆渡船恼朱味,就想着为大伙儿修桥究渐座。可他家里太穷恼朱味,凑不满修桥所需的银两恼朱味,于是就到众乡亲家里去游说恼朱味,想让每一家都掏点儿究渐座。

  这天晚上恼朱味,周老汉来到村头的王大友家恼朱味,极力劝说究渐座。可任凭他磨破了嘴皮子恼朱味,王大友就是一毛不拔究渐座。周老汉只好告辞出来恼朱味,走出没几步恼朱味,想起烟袋忘在王大友家了恼朱味,想回头去取恼朱味,却听王大友的老婆正在劝他:“修桥是积德行善的好事呀恼朱味,你多少掏点吧究渐座。”

  谁知王大友却说:“这钱我坚决不能掏恼朱味,你知道那周老头为啥要修桥?”“为啥?”“周老汉上辈子是条黑鱼精恼朱味,在南河上为非作歹恼朱味,后来被一个老道给捉住了恼朱味,卡在了桥上究渐座。桥一拓宽恼朱味,他不就挣脱出来了?”他老婆哈哈大笑:“你从哪儿听来的?”王大友说:“我自个儿琢磨的究渐座。要不恼朱味,他干啥出钱费力干这事儿?那不是傻嘛!”

  听到这里恼朱味,周老汉气得直瞪眼恼朱味,回到家就病倒了究渐座。眼看着快不行了恼朱味,家里人开始着手给他准备后事究渐座。

  这天午夜恼朱味,一个白面判官来到周老汉面前恼朱味,不满地说:“你说你阳寿未尽恼朱味,却天天到我门口来晃恼朱味,晃得我眼花恼朱味,我就想来问问你恼朱味,你是不是真想跟我走了?要想走恼朱味,我这就带你走!”

  周老汉委屈地说:“我不想跟你走啊!我一辈子做好事恼朱味,怎么会有人说我是为非作歹的黑鱼精转世呢?判官大人恼朱味,请你还我个公道啊!”

  判官笑了笑说:“公道自在人心!你不愿跟我走恼朱味,可我也不能白来究渐座。这样吧恼朱味,我给你三个机会究渐座。从明早起恼朱味,你出门去讨口封吧究渐座。若都是好封恼朱味,我就治好你的心病;若都是坏封恼朱味,我就得带你走了究渐座。这讨口封可是有规矩的恼朱味,每天早上见到的第一个人恼朱味,张嘴说的第一句话里恼朱味,说你是啥就是啥究渐座。”说完恼朱味,判官一下就不见了究渐座。

  周老汉叹了口气恼朱味,闭上眼睛恼朱味,倒是睡了一宿好觉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天刚蒙蒙亮恼朱味,周老汉觉得有了些力气恼朱味,就爬起来恼朱味,出了门究渐座。村里冷冷清清的恼朱味,连个人影都没有究渐座。周老汉来到村口恼朱味,就见孙秀才慌慌张张地走过来究渐座。周老汉忙迎上去说:“孙秀才恼朱味,你快给我个口封究渐座。”

  孙秀才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恼朱味,说道:“真是倒霉恼朱味,碰上你这么个懊糟鬼!”

  周老汉一听恼朱味,气得要死恼朱味,一把揪住了孙秀才恼朱味,气呼呼地问道:“你给我说明白恼朱味,我怎么就是懊糟鬼了?”孙秀才一把甩开他恼朱味,大步走了究渐座。

  周老汉欲哭无泪恼朱味,他怎么也没想到恼朱味,自己头一次讨口封恼朱味,居然讨来这么个口封究渐座。懊糟鬼恼朱味,懊糟鬼恼朱味,难道自己在大伙儿心里就是这么个人吗?他顿时像霜打的茄子恼朱味,蔫头耷脑地回到家恼朱味,躺到炕上恼朱味,半睁着眼睛恼朱味,只等着明天了究渐座。

  好不容易熬到天又蒙蒙亮恼朱味,周老汉爬起身恼朱味,拄着拐棍来到村口恼朱味,却见村北的扒鸡窦拎着几只鸡恼朱味,一瘸一拐地走过来究渐座。周老汉忙迎上去说:“扒鸡窦恼朱味,你快给我个口封究渐座。”

  那扒鸡窦见到他恼朱味,先是一怔恼朱味,接着十分懊恼地说:“我怎么就碰上你这么个倒霉鬼!”他扒拉开周老汉恼朱味,就想往村里走究渐座。周老汉一把拽住他的衣襟恼朱味,大声问道:“扒鸡窦恼朱味,你给我说说清楚恼朱味,我怎么就是倒霉鬼?”

  扒鸡窦气哼哼地说:“不是你倒霉恼朱味,是我遇到了你倒霉恼朱味,行了吧?”周老汉还想再问恼朱味,可扒鸡窦已经气急败坏地甩开了他的手恼朱味,急急忙忙地回村去了究渐座。

  讨来的第二个封恼朱味,竟是倒霉鬼!周老汉气得一口气没上来恼朱味,眼前一黑恼朱味,跌坐在地上究渐座。亏得有几人路过恼朱味,把他抬回了家究渐座。周老汉躺在炕上恼朱味,长吁短叹恼朱味,闭不上眼究渐座。

  到了下午恼朱味,村里的里正刘四九突然来到他家恼朱味,问:“周大叔恼朱味,听说你这两天天天早起恼朱味,到咱村口去讨口封?”周老汉有气无力地点点头究渐座。

  刘四九问他:“可讨到了什么好封?”

  周老漢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哪有啥好封?都是糟心封!”

  刘四九顿时来了兴趣恼朱味,笑着问:“说来听听恼朱味,怎么个糟心法呢?”

  周老汉就把这两天的遭遇讲了一遍究渐座。刘四九听了恼朱味,略一沉思恼朱味,一拍手说:“原来是这两个混球!”说着他转身就走究渐座。周老汉听不懂刘四九说的是啥意思恼朱味,又长吁短叹起来究渐座。

  谁知到了晚上恼朱味,刘四九又来了恼朱味,进门就对周老汉说:“周大叔恼朱味,这回你可立了大功啦!”周老汉忙问他是咋回事恼朱味,刘四九这才一五一十地讲起来究渐座。

  前天夜里恼朱味,隔壁村的吴家小姐险些遭歹人迷奸恼朱味,吴老爷当即派了家丁四处追赶恼朱味,都没见到人影恼朱味,于是告到了县衙恼朱味,县老爷命各村详查究渐座。刘四九听周老汉说一大早碰到了孙秀才恼朱味,就找孙秀才去问话究渐座。孙秀才支支吾吾地说不出他夜里去了哪里恼朱味,刘四九就带着他去见了县老爷究渐座。

  县老爷一审恼朱味,很快就审明白了究渐座。那孙秀才好逸恶劳恼朱味,净想着给吴老爷当上门女婿恼朱味,就能一辈子不愁吃喝了究渐座。他又怕吴家小姐看不上他恼朱味,就想生米煮成熟饭恼朱味,夜里悄悄爬进吴家恼朱味,偷偷摸上了绣楼恼朱味,往吴家小姐房里撒了迷药恼朱味,却不知外间住的是小丫鬟究渐座。小丫鬟被迷倒了恼朱味,他进房想成好事恼朱味,吴家小姐听到动静后大喊恼朱味,他狼狈出逃恼朱味,好不容易躲过了吴家家丁的追赶恼朱味,不料在村口遇到了周老汉恼朱味,这才出言不逊恼朱味,骂周老汉是懊糟鬼究渐座。

  别看孙秀才平日里斯斯文文的恼朱味,谁知竟存了这龌龊心思恼朱味,若不是被周老汉撞到了恼朱味,露出了狐狸尾巴恼朱味,还不知道要做出啥伤天害理的事来呢究渐座。

  听刘四九讲到这里恼朱味,周老汉长出一口气恼朱味,解气地骂道:“这个孙秀才恼朱味,看上去人模人样的恼朱味,谁知道竟是个好色之徒!”

  刘四九笑道:“大叔恼朱味,你还不知道扒鸡窦呢究渐座。”

  周老汉惊疑地问道:“那扒鸡窦也有事?”

  刘四九说恼朱味,今天听说扒鸡窦封周老汉为倒霉鬼的事恼朱味,他就觉得事有蹊跷究渐座。天刚蒙蒙亮恼朱味,大伙儿都还没起来恼朱味,扒鸡窦去哪里收的鸡?他手里的鸡八成是偷来的究渐座。于是恼朱味,刘四九就去找扒鸡窦问话究渐座。扒鸡窦当时就傻眼了恼朱味,支支吾吾地说不出那鸡是怎么来的究渐座。刘四九立刻拉着扒鸡窦去见官究渐座。到了大堂上恼朱味,扒鸡窦不敢再隐瞒恼朱味,只好老老实实地交代恼朱味,那些鸡真是他刚刚偷来的究渐座。

  扒鸡窦打小就爱偷鸡摸狗恼朱味,还摸索出了一个偷鸡的法子恼朱味,他每天夜里都能偷上五六只鸡恼朱味,但偷来的鸡直接往外卖恼朱味,很容易被人抓到恼朱味,他少卖活鸡多卖扒鸡恼朱味,也就没人注意到了究渐座。昨天夜里恼朱味,扒鸡窦出去偷鸡恼朱味,回来时不小心崴了脚恼朱味,走得慢恼朱味,恰好进村时遇到周老汉讨口封恼朱味,他感觉到要倒大霉了恼朱味,这才说了个倒霉鬼恼朱味,果真就倒了霉究渐座。

  周老汉一拍手道:“这样的人恼朱味,倒霉了活该!”

  刘四九叹了口气说:“周大叔恼朱味,你也真是不走运恼朱味,连着遇到这两个小人讨口封恼朱味,都没讨到吉封究渐座。要不赶明儿再讨封时恼朱味,寻个好心人讨吧究渐座。”

  谁知恼朱味,周老汉却一摆手说:“我不讨了究渐座。”他已经想明白了恼朱味,他筹款修桥恼朱味,村里很多人都同意恼朱味,还捐了款究渐座。那王大友之所以坚决反对恼朱味,还编派他是黑鱼精转世恼朱味,无非是因为王大友靠在南河上摆渡赚钱恼朱味,河上没桥才好呢恼朱味,要是修好了恼朱味,那不是抢了王大友的生意嘛恼朱味,王大友自然不乐意了究渐座。这么一想恼朱味,周老汉心里轻松了不少究渐座。

  打那以后恼朱味,周老汉再也没出去讨口封恼朱味,他整天忙着张罗修桥的事了究渐座。他那病啊恼朱味,不知怎的恼朱味,也就好了恼朱味,再也没见判官来找他……

Tags: 修桥 口封

本文网址:/minjian/15590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