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冰钓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魏炜

  清河村有个年轻后生恼朱味,名叫孙全恼朱味,平日里爱耍点小聪明究渐座。这日午后恼朱味,孙全正和几个人在家里打牌恼朱味,忽然听到门外有人喊他恼朱味,出门一看恼朱味,见是远房表哥常三林恼朱味,忙把对方让进屋究渐座。

  这常三林可是稀客恼朱味,他是京城富户沈老爷家的管家恼朱味,平常忙得很究渐座。常三林见牌桌还支着恼朱味,就说他只是进来暖一暖的恼朱味,过会儿就走究渐座。孙全给常三林倒了碗热水恼朱味,问他到清河村来做什么究渐座。

  常三林说沈老爷想吃鱼恼朱味,派他来这里找“钓神”刘大壮买几条恼朱味,谁知那刘大壮到现在才钓到两条小鲫鱼恼朱味,他还得再等等究渐座。外面太冷了恼朱味,恰好表弟就住这儿恼朱味,他就进来暖和暖和究渐座。

  孙全听罢恼朱味,忍不住笑道:“哥恼朱味,你家沈老爷可真有意思恼朱味,难道京城里就没有卖鱼的?何必跑这么远来买!”

  常三林说沈老爷特别爱吃鱼恼朱味,也特讲究究渐座。集市上卖的鱼恼朱味,大多是在水坑里养的恼朱味,是死水鱼恼朱味,土腥味大恼朱味,他吃不下;而这个村里的清河是活水恼朱味,钓上来的鱼做出来有清香味恼朱味,沈老爷才爱吃究渐座。

  孙全不禁感叹道:“看看恼朱味,有钱人多讲究啊究渐座。为了吃口鱼恼朱味,还得跑出三十多里地来买究渐座。哥恼朱味,沈老爷买这鱼恼朱味,也得多出点银子吧?”

  常三林举起一只手晃了晃恼朱味,得意地说:“五钱银子究渐座。”孙全和一桌牌友都惊讶极了究渐座。

  常三林暖和得差不多了恼朱味,起身告辞究渐座。他前脚刚走恼朱味,有牌友就问上了:“孙全恼朱味,你哥不是在吹牛吧?五钱银子买几条鱼恼朱味,打死我都不信啊!”

  孙全也不信:“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恼朱味,咱们看他给刘大壮几个钱!”几个人也不打牌了恼朱味,直奔清河边究渐座。

  众人到了河边恼朱味,却见常三林和刘大壮站在冰上恼朱味,正吵架呢究渐座。常三林很生气恼朱味,端着瓦罐给他们看:“你们给评评理恼朱味,就给我这么五条小鲫鱼恼朱味,我回去怎么交差呀?”

  刘大壮委屈地嚷嚷道:“鱼不吃食恼朱味,我有什么办法?今早天一亮恼朱味,我就跑过来了恼朱味,一蹲就是一天究渐座。这寒冬腊月的恼朱味,我在冰上蹲着恼朱味,脚都快冻掉啦!常大哥恼朱味,以后你也别找我买鱼了恼朱味,我也不受这个罪了!银子你留着恼朱味,这鱼我也不卖了恼朱味,拿回家去我自己炖汤喝究渐座。”

  刘大壮正要上前夺瓦罐恼朱味,常三林反倒软了下来恼朱味,他护住瓦罐恼朱味,赔着笑脸说:“兄弟恼朱味,你消消气恼朱味,是我着急了究渐座。这样吧恼朱味,我先把鱼拿回去恼朱味,你也想想辙恼朱味,看怎么能多钓点儿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就掏出五钱银子给了刘大壮恼朱味,抱着瓦罐走了究渐座。

  孙全追上常三林恼朱味,问道:“哥恼朱味,我要是钓了鱼恼朱味,你能按这个价买下吗?”

  常三林点点头说:“只要是清河里的鱼恼朱味,我都出高价买究渐座。五钱银子一斤恼朱味,一个子儿都不会少!”孙全得意地笑了:“好嘞!”

  第二天一早恼朱味,孙全提着钓竿来到河边恼朱味,意外地发现那几位牌友都来了恼朱味,已经在河里支上了摊子究渐座。他选中了一块地方恼朱味,在冰上凿出冰洞恼朱味,先撒下香饵打好了窝子恼朱味,然后就垂下了钓钩究渐座。

  过了半个时辰恼朱味,鱼还没上钩恼朱味,孙全的脚先给冻麻了究渐座。他站起身来跺着脚恼朱味,看看脚又看看冰恼朱味,忽然灵机一动恼朱味,跑回家去恼朱味,抱了两捆柴禾来恼朱味,人坐在板凳上恼朱味,脚搭在柴禾上恼朱味,果然就没那么冷了究渐座。那几位牌友见状恼朱味,也纷纷效仿究渐座。

  就一上午恼朱味,大伙兒都钓到了好几条鱼究渐座。

  晌午恼朱味,几个人聚在一起喝酒恼朱味,一位牌友问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咱们都能钓这么多鱼恼朱味,怎么刘大壮反倒钓不着几条呢?他常钓鱼恼朱味,该比咱们钓得多呀恼朱味,不然外号怎么叫‘钓神呢?”

  孙全摆摆手恼朱味,不屑地说:“什么‘钓神?我看都是胡扯!不瞒你们说恼朱味,昨天我偷偷看了他的鱼饵究渐座。你们猜他用的什么?就是一团白面究渐座。白面有啥味道?那鱼能爱吃吗?我这饵里恼朱味,有白酒恼朱味,有香油恼朱味,一入水恼朱味,味道就传出去了恼朱味,鱼都往这里跑恼朱味,还能钓得少?”

  到了下午恼朱味,常三林又来了究渐座。他看到几个人瓦罐里都有很多鱼恼朱味,乐坏了恼朱味,忙拿出秤来恼朱味,每斤鱼都按五钱银子算究渐座。他还说恼朱味,昨天拿回去的几条小鲫鱼恼朱味,只炖了两碗汤恼朱味,沈老爷给他的孙子孙女喝了恼朱味,自己只尝了一小口恼朱味,一个劲儿地说不过瘾恼朱味,今天又催他过来买鱼呢究渐座。眼下买这么多条回去恼朱味,沈老爷能吃个痛快了恼朱味,说不定还会赏他一笔呢究渐座。

  孙全转了转眼珠恼朱味,问:“哥恼朱味,我们要是钓得多了恼朱味,你还会出这个价钱吗?”

  常三林拍着胸脯说:“没问题呀恼朱味,京城里有钱人家多得是究渐座。你们只管钓恼朱味,钓得多了恼朱味,沈老爷家吃不了恼朱味,我帮你们卖给别人家究渐座。”

  送走了常三林恼朱味,孙全就开始盘算怎么能再多钓点儿鱼究渐座。那哪儿是鱼呀恼朱味,简直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可要想多钓鱼恼朱味,也没啥好办法恼朱味,就得往上搭工夫究渐座。白天的工夫不够恼朱味,还得搭上夜里究渐座。可夜里冷啊恼朱味,特别是这冰河上恼朱味,冷风一吹恼朱味,没遮没挡恼朱味,能把人冻死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他抬眼看到不远处有个窝棚恼朱味,不由得眼睛一亮:在冰上搭个窝棚恼朱味,不就能避风御寒啦?说干就干恼朱味,他立刻动手搭起了窝棚恼朱味,那几位牌友也跟着搭究渐座。很快恼朱味,冰河上就有了几座窝棚究渐座。孙全躲进窝棚里恼朱味,笑道:“刘大壮那个傻子恼朱味,怎么也想不到冰钓能这么舒坦吧!”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是啊恼朱味,是啊究渐座。”

  突然恼朱味,有人气哼哼地骂道:“是个屁!”

  众人一回头恼朱味,见是刘大壮来了究渐座。孙全语带讥讽地说:“你别见我们钓鱼钓多了就眼红恼朱味,你看看恼朱味,我们这么钓鱼是不是比你舒坦多了?”

  刘大壮生气地说:“你们都当别人傻呢?你们能想出来的主意恼朱味,我早就想过了恼朱味,不行!”

  孙全惊愕地问:“为啥?”

  刘大壮没回答他的问题恼朱味,却反问道:“我的鱼为啥能卖那么贵?”几个人都摇了摇头究渐座。

  刘大壮叹了口气恼朱味,说:“物以稀为贵究渐座。我钓上来的鱼越少恼朱味,他给的价儿就越高究渐座。我越钓不着恼朱味,就越能吊起他的胃口究渐座。今天我特意躲出去恼朱味,就是为了让常三林白跑恼朱味,下回他还肯出高价究渐座。结果回来的路上碰到了他恼朱味,才知道你们卖给了他那么多鱼究渐座。清河鱼的价钱啊恼朱味,是上不去咯究渐座。”

  孙全狡黠地一笑恼朱味,说:“大壮啊恼朱味,我看你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究渐座。我也怕这手儿恼朱味,所以呢恼朱味,提前跟我哥把价钱说好了究渐座。不管我们钓多少鱼恼朱味,他都按每斤五钱银子来收究渐座。”

  刘大壮无奈地说:“行恼朱味,那你们就等着发财吧!”说完恼朱味,他气呼呼地走了究渐座。

  第二天恼朱味,常三林果然又来收鱼究渐座。孙全和那几位牌友都钓了一天一夜恼朱味,又用着香饵恼朱味,每个人都收获颇丰究渐座。大伙儿捧着白花花的银子恼朱味,脸上都乐开了花究渐座。

  过了几天恼朱味,常三林赶着一辆马车来到清河岸边究渐座。他跳下车恼朱味,冲着河里喊:“你们几位赶紧上来吧!”孙全惊喜地问:“哥恼朱味,你今天这么早就来收鱼啦?”常三林笑道:“是啊究渐座。”

  众人抱着盛鱼的瓦罐上了岸恼朱味,来到常三林跟前究渐座。谁知恼朱味,常三林理都不理恼朱味,却冲马车上的几个人一挥手恼朱味,那几个人拿着冰镐下了车恼朱味,跑到河中间一通猛砸恼朱味,很快就在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窟窿恼朱味,露出清清的河水究渐座。

  孙全惊讶地问:“哥恼朱味,你这是干吗?”

  常三林这才说恼朱味,沈老爷看他买回了那么多鱼恼朱味,又有很多达官贵人说过想尝尝这么鲜的鱼恼朱味,觉得捕鱼也能赚上一笔恼朱味,就让他带着人来了恼朱味,在冰面上砸个洞恼朱味,往下撒张大网恼朱味,里面肯定就有不少鱼究渐座。

  刘大壮闻讯赶来恼朱味,指着孙全说:“你们这是自断财路啊!”

  孙全呆立在岸恼朱味,欲哭无泪恼朱味,他们几个吃苦受累半天恼朱味,却告诉了沈老爷这么一条发财之道啊……

Tags: 冰钓

本文网址:/minjian/15584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