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马尤乎子教子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袁俊生

  很久很久以前恼朱味,贺兰山下的城里恼朱味,住着一个靠打鱼为生的老汉恼朱味,名叫马尤乎子恼朱味,他的老伴发图麦也是个勤耕细作的能人究渐座。老两口你勤我俭恼朱味,你忍我让恼朱味,日子过得也算红火恼朱味,只是有一件事不顺马尤乎子的心:儿子姆萨不成器恼朱味,十七岁的大小伙子了恼朱味,事事都还靠爹唤妈的恼朱味,没有一点儿能耐究渐座。唉恼朱味,都怪老伴发图麦把姆萨这根独苗苗看得太娇贵了恼朱味,硬把个好生生的儿子惯成了个娇蛋蛋恼朱味,马尤乎子哪能不烦心!

  一天下午恼朱味,太阳只剩下一竿子高了恼朱味,马尤乎子才打鱼回来究渐座。一进家门恼朱味,他就栽倒在炕上恼朱味,头冒冷汗恼朱味,口喘粗气恼朱味,两眼盯着房梁发呆究渐座。发图麦吓黄了脸恼朱味,在老汉身边直叫唤:“姆萨他爹恼朱味,你这是咋了?”

  马尤乎子喘了好一阵子恼朱味,匀了口气恼朱味,伤心地说:“唉恼朱味,老婆子呀恼朱味,看样子我活不了几年了恼朱味,哪天一旦无常恼朱味,谁照看你呢?姆萨这娃娃不成器恼朱味,咱这个家就算是完了!”

  发图麦撩起衣襟擦着眼泪恼朱味,说:“他爹恼朱味,那你说怎么办?”

  “现在还有个救究渐座。”马尤乎子挣扎着坐起来说恼朱味,“趁我还能撑几年恼朱味,让姆萨到外头闯一闯恼朱味,学点手艺吧究渐座。常言说得好恼朱味,荒年饿死庄稼人恼朱味,饿不死手艺人究渐座。”

  发图麦听老伴说得有道理恼朱味,连连点头说:“对着哩恼朱味,对着哩!”

  过了几天恼朱味,马尤乎子把姆萨叫到跟前说:“靠爹妈养活不算能耐恼朱味,学下个手艺才算本事究渐座。姆萨恼朱味,你也不小了恼朱味,到外头去闯一闯吧恼朱味,不挣下血汗钱恼朱味,就别回来见我究渐座。”

  姆萨听了恼朱味,虽说心里一百个不愿意恼朱味,但在老爹面前不敢撒娇恼朱味,只好乖乖地点点头究渐座。

  临行前恼朱味,发图麦抱住姆萨的肩头恼朱味,眼泪扑簌簌往下淌:“儿呀恼朱味,别怪你爹心肠硬恼朱味,都是为你好恼朱味,你出去学点本事回来恼朱味,将来也不会遭罪呀!”

  姆萨噘着个嘴恼朱味,一肚子的不高兴:“看你说得轻巧恼朱味,叫我上哪里去挣钱嘛!”

  发图麦连忙从衣襟口袋里掏出一块银子塞到姆萨手里恼朱味,悄声说:“我的儿呀恼朱味,只要你能学下个手艺恼朱味,妈就是把嘴缝住不吃不喝恼朱味,也要给你攒几个钱呀!这几两银子就是这几年口挪肚省才攒起来的恼朱味,你可要拿好究渐座。好歹在外头学点本事回来恼朱味,把这银子交给你爹恼朱味,就说是你挣来的究渐座。”

  姆萨没吭声恼朱味,揣起银子怏怏地走了究渐座。他东游西逛恼朱味,不知该学啥手艺才好究渐座。有一天恼朱味,他看见一群叫花子在讨饭恼朱味,不用背背斗扛锹恼朱味,倒是个轻松营生恼朱味,于是恼朱味,他把那块银子小心地包起来藏好恼朱味,跟着那群叫花子一起讨饭恼朱味,好容易混到古尔邦节恼朱味,就赶紧转回家来究渐座。

  马尤乎子见姆萨学艺回来了恼朱味,高兴得合不拢嘴恼朱味,忙吩咐发图麦抓酽茶恼朱味,炸油香恼朱味,款待儿子究渐座。他仔细打量姆萨恼朱味,问他在外头混得咋样究渐座。姆萨没回答恼朱味,笑嘻嘻地摸出那块银子递给老爹究渐座。马尤乎子接过银子看了看恼朱味,一转身扔进炉火里恼朱味,眼看银子快化了恼朱味,可是姆萨翻着个白眼珠子恼朱味,一动也不动弹究渐座。马尤乎子生气地说:“这银子不是正道上来的!快说实话恼朱味,你究竟学的啥手艺?”

  姆萨没办法恼朱味,支支吾吾地把讨饭的事说了一遍究渐座。马尤乎子听罢恼朱味,气得浑身颤抖恼朱味,大骂姆萨:“没出息的东西恼朱味,你也就是当叫花子的货恼朱味,快说恼朱味,这银子是从哪里偷来的?”说着恼朱味,他抡起顶门棒要打姆萨究渐座。发图麦恰好赶来了恼朱味,一把抱住马尤乎子的腰恼朱味,哭着说:“都怪我呀恼朱味,姆萨他爹恼朱味,要打就打我吧恼朱味,那银子是我给的呀!”马尤乎子一听恼朱味,气愣了恼朱味,好半天才撂下手中的顶门棒恼朱味,大吼道:“姆萨硬是让你给惯坏啦!”

  过了古尔邦节恼朱味,老两口子细細地商量了好几天恼朱味,又打发姆萨出外学手艺去了究渐座。临走前恼朱味,马尤乎子拉着姆萨的手恼朱味,语重心长地说:“姆萨呀恼朱味,真的假不了恼朱味,假的真不了恼朱味,你可再不能干那好吃懒做的营生了究渐座。”

  姆萨连连点头恼朱味,转身上路了究渐座。他走啊走啊恼朱味,流浪了三个月恼朱味,遇见了一个好心的哈铁匠恼朱味,就恭恭敬敬地拜哈铁匠为师恼朱味,老老实实学打铁究渐座。有了哈铁匠的指点恼朱味,姆萨起早睡晚恼朱味,勤学苦练恼朱味,长进很快究渐座。哈铁匠喜欢姆萨手脚利索恼朱味,把手艺全都教给了他究渐座。三年后恼朱味,姆萨出师了恼朱味,哈铁匠送给姆萨一锭银子费锐耕、三吊麻钱子恼朱味,让他回去探望爹妈究渐座。

  马尤乎子见姆萨风尘仆仆地回来了恼朱味,照旧像上次一样高兴恼朱味,一边吩咐老伴赶紧沏茶做饭恼朱味,一边眯着眼睛打量变得又高又壮的儿子究渐座。姆萨不等老爹张口询问恼朱味,就把跟着哈铁匠学打铁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恼朱味,又从怀里掏出一锭白银和三吊麻钱子恼朱味,摆在炕桌上究渐座。马尤乎子不动声色地看了看恼朱味,没吭气究渐座。半晌恼朱味,他突然拿起银子恼朱味,一下子又扔进火炉里究渐座。

  姆萨一看恼朱味,大吃一惊恼朱味,光着脚板跳下炕恼朱味,把手伸进红红的炉火中掏出了那锭银子究渐座。马尤乎子心疼地看着儿子手上烫起来的血泡恼朱味,捋着胡子点着头说:“对恼朱味,对恼朱味,这才是用血汗挣来的!”他激动地搂着儿子恼朱味,淌着眼泪笑出了声:“姆萨恼朱味,我的好儿子恼朱味,这回你可算是成人啦!”

  发图麦端着饭菜走进来恼朱味,一见这情景恼朱味,也舒心地笑了究渐座。

  从此以后恼朱味,姆萨以打铁为生恼朱味,成了远近闻名的铁匠究渐座。

Tags: 马尤乎子 教子

本文网址:/minjian/15565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