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最后一刀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梅芳竹清

  老刀其实不是刀恼朱味,而是早年间老城衙门里的一个行当恼朱味,说白了恼朱味,就是拿着断头刀砍人头的刽子手究渐座。老刀们平时都很闲恼朱味,到了秋决犯人时才忙几天恼朱味,平时薪俸也高恼朱味,可砍人头的行当既晦气恼朱味,又沾染着血光恼朱味,因此极少有人肯干这一行究渐座。老城里的老刀中恼朱味,李三山算是名头最响的一个恼朱味,他不但刀快恼朱味,而且出了名的刀狠究渐座。

  李三山父母早亡恼朱味,又无妻子儿女恼朱味,只与亲弟弟李四水相依为命究渐座。那年恼朱味,李四水因误杀人命恼朱味,被判斩立决恼朱味,衙门里另一个老刀正好告假恼朱味,这个差事理所当然地派给了李三山究渐座。当时老城都轰动了恼朱味,人们都想瞧瞧恼朱味,平日里砍别人脑袋眼都不眨的李三山恼朱味,能不能下手杀自己的亲弟弟究渐座。

  行刑当日恼朱味,法场人山人海究渐座。午时三刻恼朱味,追魂炮一响恼朱味,只见李三山肩扛断头刀恼朱味,怀抱老酒坛恼朱味,大步流星地上了断头台究渐座。只见他来到李四水跟前恼朱味,拍开酒坛恼朱味,倒了两碗老酒恼朱味,捧给弟弟一碗:“四水恼朱味,你犯了国法恼朱味,天理难容究渐座。今日你喝哥哥一碗酒恼朱味,我送你上路究渐座。”

  李四水含泪喝完酒恼朱味,哽咽着说:“哥恼朱味,等会儿下手快点恼朱味,给兄弟个痛快究渐座。”

  “开斩!”监斩官一声令下恼朱味,李三山一口干掉另一碗酒恼朱味,擎起断头刀恼朱味,大喝一声恼朱味,血光飞溅恼朱味,李四水人头落地究渐座。围观的人群先是一愣恼朱味,随即爆出一阵叫好声究渐座。李三山却面沉如水恼朱味,一滴泪也没掉恼朱味,转身大步而去究渐座。自此恼朱味,人们暗地里都说恼朱味,这李三山刀无情恼朱味,人更无情究渐座。

  李三山操了一辈子断头刀恼朱味,砍头无数恼朱味,临老孑然一身恼朱味,独自住在一个偏僻小院究渐座。这年入秋后的一个晚上恼朱味,李三山正在家中喝闷酒恼朱味,就听有人轻轻敲门究渐座。打开一瞧恼朱味,门外站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恼朱味,手里还提着两个盒子究渐座。女人开门见山道:“我叫韫娘恼朱味,你可是衙门的李老刀?”

  李三山疑惑地问:“我是李三山恼朱味,你有何事?”韫娘不说话恼朱味,只是浅浅一笑恼朱味,进门后打开左边的盒子恼朱味,里面是“斋爽楼”的几盘精致小菜费锐耕、一壶上好汾酒;打开右边的盒子恼朱味,里面是满满一盒子马蹄银究渐座。韫娘斟酒端菜恼朱味,又把银子推到李三山面前恼朱味,之后便挨着李三山坐下恼朱味,脸色晕红究渐座。

  李三山正襟危坐恼朱味,沉下脸一把推开韫娘:“你有何事就直说恼朱味,要是拐弯抹角搞鬼把戏恼朱味,就请离开我家究渐座。”

  韫娘一呆恼朱味,随即意味深长地一笑:“都说李老刀冷面冷心恼朱味,砍头不眨眼恼朱味,连杀亲弟弟都不掉一滴泪恼朱味,没想到果真如此究渐座。”见李三山脸上变色恼朱味,韫娘轻叹一声恼朱味,突然扑通给他跪下恼朱味,“求您老手下留情究渐座。”韫娘说恼朱味,她的丈夫早亡恼朱味,只留下个遗腹子叫天宝究渐座。半年前恼朱味,天宝和几个地痞争斗时恼朱味,失手打死了一个恼朱味,被判斩刑究渐座。韫娘为了保住儿子性命恼朱味,上下打点恼朱味,买通了刑场的上上下下恼朱味,如今就差李三山恼朱味,只要行刑当日恼朱味,李三山刀下留情恼朱味,砍头时故意假装失手恼朱味,砍断绑缚天宝的绳子恼朱味,天宝就能趁机逃出刑场究渐座。

  李三山大怒恼朱味,仰天冷笑一声:“你把我李三山看成什么人?如果我是贪财的无耻之徒恼朱味,还配拿这把朝廷给我的断头刀吗?”说着拿起那把寒光闪闪的断头刀恼朱味,冷冷地看着韫娘究渐座。

  韫娘看着那把刀恼朱味,突然问:“难道你这辈子没做过亏心事?没收过一文钱的贪贿?”谁料李三山却大笑着一拍刀背:“你真说对了恼朱味,我李三山做了一辈子老刀恼朱味,砍的不是贪官污吏恼朱味,就是强盗恶霸究渐座。别人也收买过我恼朱味,可我对着青天发誓恼朱味,我没收过一文钱恼朱味,没错杀过一个人究渐座。”

  看着李三山慨然正气的模样恼朱味,韫娘知道这事儿办不成了究渐座。突然恼朱味,她古怪地问:“你是说自己从不刀下留情?”“当然!”李三山说究渐座。韫娘再问:“如果你要杀的人是你的亲侄子呢?”李三山大惊:“你说什么?”

  韫娘从怀里掏出一封发黄的信恼朱味,丢给他:“当初你能杀你的亲弟弟恼朱味,现在我倒要瞧瞧恼朱味,你还能亲手杀你的亲侄子吗?”说完扬长而去究渐座。

  李三山看完信恼朱味,脸色惨白恼朱味,一下子蹲在地上究渐座。信上的字迹他认识恼朱味,正是弟弟李四水所写究渐座。原来恼朱味,当年李四水偷偷爱上了韫娘恼朱味,可这韫娘是个寡妇恼朱味,他就一直没敢对大哥说恼朱味,后来李四水法场被杀恼朱味,不久恼朱味,韫娘生下了遗腹子恼朱味,就是将要被李三山砍头的天宝究渐座。信上说恼朱味,求李三山看在兄弟情分上恼朱味,他死后恼朱味,一定好好照顾韫娘和孩子究渐座。

  李三山手一抖恼朱味,信飘落在地上究渐座。

  行刑当日恼朱味,李三山心情沉重地来到刑场恼朱味,天宝被押了上来恼朱味,李三山越瞅越觉得天宝长得像弟弟四水究渐座。时间一点点过去恼朱味,眼瞅着追魂炮就要响恼朱味,李三山心尖子揪得生疼恼朱味,他当初杀了弟弟恼朱味,痛苦了半生恼朱味,难道现在还要杀亲侄子?他满头大汗恼朱味,从来握刀有力的双手恼朱味,竟然不住地颤抖究渐座。

  正踌躇间恼朱味,追魂炮响了恼朱味,他猛地抬头恼朱味,突然看到手里的断头刀究渐座。这刀是当初自己的师父孙老刀传给他的恼朱味,孙老刀干了五十年老刀恼朱味,李三山还记得恼朱味,临了师父把刀传给他时恼朱味,曾说:“人间刀有百种恼朱味,有长有短恼朱味,有快有钝恼朱味,有正有邪恼朱味,唯有这断头刀恼朱味,禀天地正气恼朱味,杀的是违法之人恼朱味,护的是人间至公究渐座。执法之人不可有二心恼朱味,不然这断头刀恼朱味,断的不但是人头恼朱味,砍断的还是人间公道!”

  李三山想起师父的话恼朱味,猛然一声暴喝恼朱味,举起断头刀恼朱味,朝天宝挥去究渐座。他在一瞬间已经想好恼朱味,等杀了天宝恼朱味,他就挥刀自尽恼朱味,向死去的弟弟赎罪究渐座。

  血光冲天!

  李三山蒙中明明看到天宝已经被砍头恼朱味,可再一揉眼恼朱味,却发现天宝的头颅完好恼朱味,身上的绳子却开了究渐座。只见天宝冲他嘿嘿一笑恼朱味,跳下刑场恼朱味,一溜烟儿地跑了究渐座。李三山急了恼朱味,他大叫一声恼朱味,扛着断头刀就朝天宝追去究渐座。

  天宝年轻腿脚快恼朱味,李三山追了半天恼朱味,才看到天宝的背影究渐座。他忍不住大喊:“给我站住!”天宝回头恼朱味,嘿嘿笑说:“我又不是傻子恼朱味,我站住不是等着给你砍吗?”李三山红着眼珠说:“欠债还钱恼朱味,杀人偿命!你犯了国法恼朱味,我不能不杀你究渐座。”天宝眼神古怪恼朱味,边跑边说:“我爹是你亲弟弟恼朱味,我可是你亲侄子呀究渐座。”

  李三山气喘吁吁恼朱味,仍旧脚步不停:“等我砍了你恼朱味,我就自尽赎罪究渐座。”天宝乐了:“要砍我恼朱味,你得快追究渐座。”说罢恼朱味,加快了脚步究渐座。就这样恼朱味,两人你追我赶恼朱味,翻山越岭恼朱味,从天黑追到天明恼朱味,从天明又追到天黑究渐座。不知道过了多久恼朱味,眼见前面出现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城池恼朱味,城门口站着一个女人恼朱味,天宝跑到女人身边恼朱味,藏在她背后恼朱味,喘着粗气说:“娘恼朱味,救我!”

  李三山赶到跟前一瞧恼朱味,那女人正是韫娘究渐座。韫娘瞪着眼质问:“大伯恼朱味,你真的连亲侄子都不放过吗?”

  李三山呆愣半晌恼朱味,凄然说:“弟妹恼朱味,你别怪我恼朱味,国法无情啊恼朱味,如果我徇私枉法恼朱味,砍断的不是人头恼朱味,是人间最宝贵的公道究渐座。你放心恼朱味,我一命还一命恼朱味,杀了天宝恼朱味,我来偿命究渐座。”

  韫娘苦笑:“我劝不了你恼朱味,你看恼朱味,这人是谁?”说着恼朱味,她闪开身恼朱味,一个男子走了过来恼朱味,朝李三山喊:“大哥究渐座。”李三山一瞧恼朱味,差点儿吓死恼朱味,那男子竟然就是当年被他砍了头的弟弟李四水究渐座。

  李四水眼含泪光:“哥恼朱味,看在我的面子上恼朱味,你就饶你侄子一命吧究渐座。”

  李三山惨然说:“兄弟恼朱味,你忘了咱们的爹娘是怎么死的?”当年恼朱味,李三山的父亲被恶霸害死恼朱味,兄弟俩去告官恼朱味,不想那恶霸买通官吏恼朱味,官吏徇私枉法恼朱味,私放了恶霸究渐座。李三山直视着李四水:“如果我今日放了天宝恼朱味,与当年的恶霸和贪官有何两样?”

  李四水咬牙问:“你真不留情?”李三山脸色冰冷恼朱味,轻轻摇头究渐座。“好!我说不动你恼朱味,看来要请这个人来劝你了究渐座。”李四水说着恼朱味,拍了拍巴掌究渐座。

  李三山看着那人恼朱味,惊愕得说不出话恼朱味,揉了揉眼睛恼朱味,不禁嘴唇颤抖地说:“你……你……”原来恼朱味,来人长得与李三山一模一样恼朱味,形同影子一般究渐座。来人一笑:“刀啊刀恼朱味,我是真正的李三山恼朱味,你其实是我那把断头刀呀!”

  “李三山”愣住了恼朱味,他一摸自己全身恼朱味,发现自己冰冷似铁恼朱味,一敲身体恼朱味,“铮铮”作响恼朱味,他不禁喃喃自语:“这是怎么回事?”

  真正的李三山一指身后的那座城池说:“刀呀刀恼朱味,你瞧瞧这是哪里?”

  断头刀抬头一看恼朱味,发现城上四个大字:阴曹地府究渐座。再看李三山费锐耕、韫娘费锐耕、李四水和天宝恼朱味,除了天宝外恼朱味,三个人脚离地三寸恼朱味,正是幽魂模样究渐座。李三山对他说恼朱味,他与李四水和韫娘已死恼朱味,只有天宝还活着恼朱味,他求断头刀饶天宝一命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那天在刑场恼朱味,韫娘为了打动他恼朱味,竟然一头撞死恼朱味,李三山一时心软恼朱味,忍不住放了天宝一马恼朱味,之后当场挥刀自杀谢罪究渐座。谁料恼朱味,李三山那把断头刀砍杀犯人无数恼朱味,得天地正气恼朱味,竟然有了灵气恼朱味,幻化为李三山的模样恼朱味,紧追天宝不舍究渐座。天宝无奈恼朱味,逃避不了追杀恼朱味,竟然赶到阴曹地府来求救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李三山突然给断头刀跪下:“我李三山一生做事无愧于心恼朱味,我就这么一个侄子恼朱味,我与你本是一体一心恼朱味,你就饶了他吧究渐座。”

  断头刀仰天长叹:“李三山呀李三山恼朱味,你好糊涂恼朱味,人间为何还有良知恼朱味,那是正气公道未断绝恼朱味,如果连执法之人都徇私枉法恼朱味,人间还到哪里去寻公道天理?”说着恼朱味,他依旧幻化为刀形究渐座。

  李三山费锐耕、李四水费锐耕、韫娘齐叫:“刀下留情!”

  可断头刀无情地划过天宝脖颈恼朱味,天宝闷哼一声恼朱味,人头落地究渐座。

  几天后恼朱味,一件怪事传遍老城恼朱味,说是在刑场逃走的犯人天宝恼朱味,在李三山的墓前身首异处恼朱味,旁边地上恼朱味,还插着一把锃亮的断头刀究渐座。断头刀刀柄笔直插天恼朱味,在寒风中屹立不动恼朱味,如同一株刚直不阿的老松究渐座。

Tags: 刑场 刽子手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minjian/15547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