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西河神鱼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清朝乾隆三十八年恼朱味,江南泾县举子万松进京殿试恼朱味,进士及第恼朱味,后被任命为新城知县恼朱味,便即前往上任究渐座。

  到了新城县恼朱味,万松没急着去县衙恼朱味,而是化装成出游的书生恼朱味,带着书童秦小四恼朱味,到处游览恼朱味,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究渐座。新城县依山傍水恼朱味,土地肥沃恼朱味,本该是鱼米之乡恼朱味,但奇怪的是城西地方却很贫困究渐座。

  他悉心观察恼朱味,发现了一件更诡异的事情究渐座。西河从城西逶迤流过恼朱味,河中水波荡漾恼朱味,波光粼粼恼朱味,但百姓们却不汲水灌溉恼朱味,而是从很远的井里去挑水恼朱味,浇不过来就干着恼朱味,庄稼都快干死了究渐座。他过去问一位老农:“大伯恼朱味,河水就在地边恼朱味,你却要到井里去挑水恼朱味,舍近求远恼朱味,这又是为何?”

  老农道:“西河里的水恼朱味,是万万不敢动的究渐座。”

  万松惊诧地问道:“为何?”

  老农道:“河中有神鱼究渐座。若是惹怒了它恼朱味,就要倒霉了究渐座。”

  万松迷惑地问道:“神鱼做过什么坏事吗?”

  老农生气地说道:“什么叫坏事?它惩治了该惩治的人!”他不满地瞪了万松一眼恼朱味,挑起水担走了究渐座。

  万松又找当地老农打听恼朱味,老农对神鱼之事避而不谈究渐座。万松来到县衙恼朱味,走马上任恼朱味,第一件事恼朱味,就是找来县丞李方恼朱味,问起神鱼之事究渐座。李方就简要地讲了究渐座。

  神鱼已在西河里生存了几十年了究渐座。谁要惹到它恼朱味,很快就会遭到报复究渐座。陈老四把药死的老鼠扔到河里恼朱味,毒死了不少魚恼朱味,神鱼怒了恼朱味,待他过桥时恼朱味,驱水成浪恼朱味,冲毁了木桥恼朱味,陈老四掉进水里恼朱味,再无踪影;林员外带着家人到河堤上取土恼朱味,神鱼怒了恼朱味,竟带着水泡塌了林员外家的新宅子;王小六跑到西河里去捕鱼恼朱味,一网撒下去恼朱味,反倒被网给拉下了河恼朱味,亏得他没做太坏的事恼朱味,神鱼放他一马恼朱味,让他醒过来了;还有老三恼朱味,到河边去割芦苇恼朱味,一镰刀砍在自己腿上恼朱味,险些就给废了……

  万松拦住了李方的话头儿恼朱味,问道:“神鱼如此之神恼朱味,可有谁见过它的面目吗?”李方摇了摇头究渐座。万松笑着说:“本官倒真想去见识见识这条神鱼呢!”李方脸色忽变恼朱味,忙着说道:“不可!”万松一惊:“为何不可?”李方忙着说道:“前面几任大人都传下话来恼朱味,西河神鱼不可看恼朱味,不可捕恼朱味,否则百姓遭殃!”万松惊疑地问道:“有何讲究?”李方愧疚地说:“他们只传下了这话恼朱味,到底为何恼朱味,我却不知究渐座。”

  万松说:“真是无稽之谈!本官看看神鱼恼朱味,又能带来什么灾祸?”万松还真犯了轴劲恼朱味,说要看恼朱味,就动身去看恼朱味,李方虽然百般劝阻恼朱味,但却毫无功效究渐座。

  第二天一早恼朱味,万松就赶到西河边恼朱味,坐在岸边恼朱味,等着看神鱼究渐座。可他足足等了一天恼朱味,也没见到神鱼的影子究渐座。他的牛脾气上来了恼朱味,吩咐李方给他搭间窝棚恼朱味,他留在岸边接着看究渐座。李方也没想到新来的知县大人竟然是这么个倔脾气恼朱味,也没办法恼朱味,只得照办究渐座。万松就在河边守了五天恼朱味,仍然没见到神鱼的影子恼朱味,他气急败坏地说道:“都说西河有神鱼恼朱味,本官看着不过是以讹传讹罢了究渐座。本官倒要你们看看恼朱味,西河里是否真有神鱼!”

  李方吓坏了恼朱味,忙着问他要干嘛恼朱味,万松说他要钓神鱼究渐座。李方“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恼朱味,苦苦哀求:“大人恼朱味,前几任大人都已说过恼朱味,西河神鱼不可看恼朱味,不可捕恼朱味,否则百姓就会遭殃究渐座。还望大人为百姓们着想恼朱味,不要钓神鱼吧究渐座。”

  万松笑了:“本官要钓神鱼恼朱味,正是为了百姓们着想啊究渐座。神鱼一去恼朱味,百姓们就可汲水种田恼朱味,五谷丰登恼朱味,富比江南啊究渐座。”李方一时语塞究渐座。万松接着说道:“本官主意已定恼朱味,绝无更改!”

  既然是神鱼恼朱味,又存活了几十年恼朱味,那体形就该很大了恼朱味,普通钓钩自然钓不住它恼朱味,普通鱼饵也未必行究渐座。万松就找来铁匠恼朱味,特别打制了几个大钓钩恼朱味,又捉来野兔费锐耕、鸡费锐耕、鸭恼朱味,还买了几斤鲜猪肉恼朱味,当作钓饵究渐座。钓线是一根拇指粗细的大绳恼朱味,钓竿是一根手臂粗的毛竹恼朱味,鱼漂则是一个涂成了红色的猪脬究渐座。

  一切准备妥当恼朱味,开钓究渐座。

  过了一个多时辰恼朱味,万松见那鱼漂还无动静恼朱味,就让差役们拉起钓绳恼朱味,这才惊异地发现恼朱味,钓钩上空空如也恼朱味,绑在上面的野兔已不知去向!

  人们一阵惊呼:“神鱼把野兔吃了!”

  万松也暗暗纳罕究渐座。神鱼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吃掉野兔却让鱼漂纹丝不动?如此说来恼朱味,那神鱼的本事还真是非同凡响啊究渐座。偏偏万松还不信邪恼朱味,又命差役在大钓钩上绑了一只鸡恼朱味,沉到河中究渐座。半个时辰后恼朱味,提起钓钩恼朱味,钓钩上又空空如也!

  围观的百姓哗啦啦跪倒一大片恼朱味,求万松别再钓捕神鱼了究渐座。万松怒道:“不钓出神鱼恼朱味,就废了这一条河恼朱味,你们永远都别想富裕!你们不是说神鱼能兴风作浪吗?本官就钓它了恼朱味,就惹它了恼朱味,看它能作出什么祟来!钓恼朱味,接着给本官钓!”

  差役们不敢违拗恼朱味,只得接着钓究渐座。

  那神鱼也真是神了恼朱味,不管钓钩上绑上什么饵恼朱味,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吃走究渐座。如此三番五次恼朱味,连万松也惊疑了究渐座。但眼下的情形恼朱味,想钓上这么聪明的神鱼已是不可能了恼朱味,他眼珠儿一转恼朱味,忽然想出一个办法来究渐座。他对差役们说道:“我们今日先收兵恼朱味,改日再来究渐座。”李方问道:“大人恼朱味,你是不钓神鱼了吗?”万松狠狠地说道:“本官回去织网恼朱味,捕它!”

  一个月后恼朱味,大网织成究渐座。那网很大恼朱味,展开来竟有三四座房子般大小恼朱味,乃是用多股细绳编织起来的网线织就的究渐座。万松就命差役们抬着网恼朱味,来到西河边究渐座。

  万松带着差役们来到一座石桥上恼朱味,将网的四角分用四根粗绳子系住恼朱味,上面的两根拴到了桥上恼朱味,下面的两根绳子则分别绕到了两岸边两棵大树的树桠上恼朱味,再将网沉入水中究渐座。这样恼朱味,神鱼入网恼朱味,他一声令下恼朱味,差役们拉动下面的两根粗绳子恼朱味,大网下面的两个角就会被拉到树桠上恼朱味,渔网也就悬空而起恼朱味,那神鱼离了水恼朱味,再有本事也使不出来究渐座。

  网已布好恼朱味,万松就命李方带着差役们从上游开始往下赶鱼究渐座。一路赶着鱼下来恼朱味,眼看着就要到石桥了恼朱味,忽然恼朱味,河中“哗啦”一声水响恼朱味,接着恼朱味,露出一截黑黑的脊背恼朱味,人们忍不住喊道:“神鱼!”万松见那神鱼已在网上了恼朱味,高喝一声:“抬网!”差役们急忙拉动绳子恼朱味,大网被快速抬升起来恼朱味,网里果然有一条黑色的神鱼!

  万松忙着命差役们把网收紧恼朱味,抬到旁边的官道上究渐座。

  李方疾奔过来恼朱味,三两把扒拉开大网恼朱味,一把抱住了神鱼恼朱味,急切地呼唤道:“凌儿恼朱味,凌儿——”原来那网中的神鱼恼朱味,根本不是鱼恼朱味,而是一个人恼朱味,正是李方的儿子李凌恼朱味,不过是穿着一件黑色的鱼服究渐座。那鱼服做得惟妙惟肖恼朱味,若是在水中恼朱味,真没人能看到这是个人扮的究渐座。此时恼朱味,李凌缓缓睁开眼睛恼朱味,万分惊恐地喊道:“鱼恼朱味,神鱼!”

  李方忙着问道:“凌儿恼朱味,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李凌惊恐万端地说:“我看到了神鱼!”

  李方正要再详细地问他恼朱味,万松黑着脸过来了究渐座。他冷冰冰地问道:“李县丞恼朱味,本官问你恼朱味,依照《大清律》恼朱味,你们父子妖行愚众恼朱味,当如何处置?”李方忙着拉住儿子一齐跪倒恼朱味,说他们本没有愚众的目的恼朱味,还请知县大人明察究渐座。万松让他们回衙门里说个明白究渐座。

  回到衙门里恼朱味,万松把李家父子带到后堂恼朱味,问李方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究渐座。李方看瞒不住了恼朱味,只好一五一十地讲起来究渐座。万松刚一到任恼朱味,就要捕神鱼恼朱味,可把李方给急坏了究渐座。苦劝不住恼朱味,他只好动心眼儿了究渐座。万松要钓神鱼恼朱味,他就从饵上入手吧恼朱味,让万松好知难而退究渐座。

  李凌水性极好恼朱味,当然是他的不二人选究渐座。他给李凌做了一套鱼服恼朱味,入到水中恼朱味,与神鱼无异究渐座。等到万松到西河边钓神鱼时恼朱味,李凌就在不远处的芦苇丛中悄悄潜入水中恼朱味,取走了鱼饵究渐座。谁知恼朱味,万松不为所动恼朱味,居然要织大网捕神鱼恼朱味,李方只好故技重施恼朱味,让儿子去把大网剪碎恼朱味,再在断口处留下神鱼的牙印恼朱味,借此把万松吓走究渐座。

  万松问道:“本官要捕神鱼恼朱味,到底妨碍了你什么?竟处处与本官作对!”李方诚恳地说:“大人恼朱味,我不想和你作对恼朱味,只是不想让你捕神鱼究渐座。”万松怒极恼朱味,不觉吼道:“本官捕了神鱼恼朱味,又能怎样?”李方说道:“下官愚钝恼朱味,到现在也没想明白捕了神鱼会怎么样究渐座。但前几任大人都是聪明之人恼朱味,却都不让捕神鱼恼朱味,必有其道理究渐座。也许哪一天恼朱味,大人会思虑清楚吧究渐座。”

  萬松恨铁不成钢地指点着他的脑门说:“几位前任的仁兄愚恼朱味,你也跟着愚恼朱味,怪不得新城县如此贫弱!哼恼朱味,恐怕这西河中根本就没有什么神鱼恼朱味,不过是空穴来风罢了!”

  李凌忽然说道:“西河里有神鱼恼朱味,我刚刚看到了!”

  万松和李方都是一怔恼朱味,忙着问他是怎么回事究渐座。

  李凌一五一十地讲起来究渐座。他潜入河中恼朱味,准备去剪大网恼朱味,忽然看到神鱼冲他游过来恼朱味,张开血盆大口费锐耕、露出锋利的牙齿恼朱味,就要咬他恼朱味,他给吓坏了恼朱味,瞬间乱了方寸恼朱味,猛然呛了几口水恼朱味,把他给呛晕了究渐座。后来迷迷糊糊中听到爹叫自己恼朱味,这才醒过来恼朱味,却已经是在网中了究渐座。

  万松好奇地问道:“那神鱼长得何等模样?”李凌连说带比画恼朱味,万松和李方仍是听得如坠雾中究渐座。万松取过纸笔恼朱味,让李凌画下来究渐座。不一刻的工夫恼朱味,就画好了恼朱味,万松和李方一看恼朱味,不禁惊得目瞪口呆究渐座。那条神鱼与普通鱼确实不同恼朱味,生有四足恼朱味,还有一条粗大的尾巴恼朱味,一张长嘴恼朱味,嘴中布满了尖利的牙齿恼朱味,两只眼睛生在面前恼朱味,圆圆的恼朱味,闪着凶光究渐座。这神鱼的浑身上下疙疙瘩瘩恼朱味,极为丑陋恼朱味,看着就让人作呕究渐座。李方不觉道:“果真是神鱼恼朱味,跟普通鱼长得就是不一样啊究渐座。”

  万松凛然说道:“此鱼如此丑陋恼朱味,目露凶光恼朱味,一看就非善类究渐座。此鱼绝非神鱼恼朱味,而是妖鱼费锐耕、鬼鱼恼朱味,本官必定要捕了它!”李方还要制止恼朱味,万松冷冷地说道:“你若再从中作梗恼朱味,我即刻治你们父子妖言惑众之罪!”李方哪还敢再说话究渐座。万松初来乍到恼朱味,也不想先把县丞给治了罪恼朱味,放了他们父子一马究渐座。

  万松看着那张鱼图恼朱味,想着办法究渐座。

  三天后恼朱味,办法让他给想出来了恼朱味,那就是醉钓网捕究渐座。他命李方买来几缸好酒恼朱味,在里面泡上了猪肉究渐座。

  十日之后恼朱味,酒饵泡成恼朱味,万松就命差役们带上家什恼朱味,又出发了究渐座。他先命差役们像上次那样扎好了网恼朱味,又在网前不远处下了钓钩究渐座。人们看他又来捕神鱼恼朱味,成群结队地赶来看热闹恼朱味,但都离得远远的究渐座。

  过得半个时辰恼朱味,万松命差役们提起钓钩恼朱味,上面拴着的一块醉肉已不知去向究渐座。他又命差役们挂上醉肉恼朱味,继续钓恼朱味,那醉肉又被吃走恼朱味,万松命差役们再放究渐座。如此几次之后恼朱味,下去的酒饵终于没有再被吃走恼朱味,万松笑道:“那神鱼估计已经吃醉了究渐座。”他随即命令差役们起网究渐座。差役们马上拉动粗绳子恼朱味,大网被抬出了水面恼朱味,只见网中果然有一条神鱼恼朱味,正跟李凌描述的一模一样!

  人们一阵惊呼究渐座。

  万松早已备下一个大铁笼恼朱味,铁笼中装着一个大木盆恼朱味,盆中盛满了水究渐座。他命差役们把神鱼放进木盆中恼朱味,锁好铁笼恼朱味,装上马车恼朱味,直送往京城去了恼朱味,说是要让皇上处置这条神鱼究渐座。

  人们这才如梦方醒恼朱味,议论纷纷究渐座。万松大声说道:“乡亲们恼朱味,你们都看到了恼朱味,神鱼已被本官捕获恼朱味,送往京城恼朱味,请皇上定夺处置究渐座。西河中已无神鱼恼朱味,你们就用这河水浇灌土地吧恼朱味,但愿今年能有个好收成!”

  乡亲们还在议论着神鱼会不会报复人恼朱味,对他的话毫无反应究渐座。万松暗想:不让你们看到甜头儿恼朱味,你们怕是还惧着神鱼呢!他命李方找来渔网恼朱味,捕了几条欢蹦乱跳的大鲤鱼恼朱味,非常得意恼朱味,坐上轿子恼朱味,带着差役们回城了究渐座。

  过了几天恼朱味,万松让秦小四到西河边查看究渐座。秦小四回来恼朱味,喜滋滋地禀报说恼朱味,他对百姓说恼朱味,神鱼被捕走了恼朱味,万大人还过得很滋润恼朱味,并没受到神鱼的报复恼朱味,老百姓们终于相信神鱼不能把人咋地恼朱味,是人们把神鱼给传神了究渐座。现下恼朱味,老百姓已经敢到河里挑水浇地了恼朱味,也有人到河里去打鱼呢究渐座。万松听了恼朱味,喜在心头究渐座。

  到了秋上恼朱味,西河两岸获得了大丰收恼朱味,老百姓敲锣打鼓地给万松送来一块金匾恼朱味,上面镶嵌着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民之所向究渐座。万松把金匾挂在衙门正面墙壁的正中央究渐座。

  第二年夏天恼朱味,暴雨成灾恼朱味,大水沿河而下恼朱味,西河更是首当其冲恼朱味,岌岌可危究渐座。万松带着差役们巡河护堤恼朱味,片刻不敢分心究渐座。

  几日下来恼朱味,他累得骨散筋麻究渐座。他悄悄问李方:“前几任知县恼朱味,可也这般劳碌吗?”

  李方摇了摇头恼朱味,说道:“别人我不知道恼朱味,只知道前任大人恼朱味,每到大雨时恼朱味,都不出门恼朱味,约几位好友恼朱味,在后衙中喝酒下棋恼朱味,吟诗作对恼朱味,好不快活究渐座。”

  万松一惊:“他就不怕河水泛滥吗?”

  李方意味深长地说:“他不捕神鱼恼朱味,河水就不会泛滥究渐座。”

  万松怒道:“无稽之谈!一条鱼恼朱味,哪有如此之功?”

  李方不疾不徐地说道:“原先我也不明白恼朱味,刚刚才顿悟究渐座。有那神鱼在恼朱味,周遭百姓怕它施法报复恼朱味,不敢到河边去究渐座。可大人您捕走了神鱼恼朱味,百姓们就无所忌惮了恼朱味,不光到河中取水打鱼恼朱味,还到河堤上取土恼朱味,把这大堤挖得千疮百孔啊究渐座。”

  万松悚然一惊究渐座。新城一马平川恼朱味,最怕发水恼朱味,老百姓盖新房前恼朱味,先要筑起丈把高的高台恼朱味,再在高台上盖房恼朱味,以避水淹究渐座。可这筑高台的土从哪里来呢?自家地里的土恼朱味,那是舍不得用的恼朱味,又没荒地可挖恼朱味,就只能偷偷地到河堤上去挖了究渐座。自打来了神鱼恼朱味,还报复了挖河堤的林员外恼朱味,就没人敢去挖土了究渐座。神鱼被抓走后恼朱味,他们的胆子大了恼朱味,再盖房子恼朱味,又到河堤上偷偷地去挖土来筑高台究渐座。这一年多的时间恼朱味,西河河堤已被挖得快成筛子眼儿了恼朱味,根本防不住大水呀究渐座。

  万松惊呼道:“可本官根本没把神鱼捕走啊!”

  李方不相信地看着他:“大人你说什么?”

  万松懊恼地说恼朱味,他根本就没把神鱼捕走究渐座。说实话恼朱味,他也根本就不相信西河里有神鱼究渐座。但要让老百姓看到他把神鱼捕走了恼朱味,他就得创造出一条神鱼来究渐座。他灵机一动恼朱味,忽然想到了他家乡有一种猪婆龙恼朱味,只生活在南方恼朱味,且数量极为稀少恼朱味,北方根本就见不到恼朱味,捕一条过来倒真能以假乱真呢究渐座。主意打定恼朱味,他就跟秦小四一道演了一出戏究渐座。

  他在这边大张旗鼓地钓捕神鱼恼朱味,秦小四却偷偷回乡买猪婆龙去了究渐座。秦小四一个小书童恼朱味,没人注意他在做什么究渐座。秦小四秘密地運回了猪婆龙恼朱味,放在西河边的芦苇荡里究渐座。等到万松放网捕鱼时恼朱味,他将猪婆龙用酒灌醉恼朱味,送进网里恼朱味,谁知半路杀出条大黑鱼恼朱味,把他给吓得够呛恼朱味,连连后退恼朱味,那大黑鱼却被大网捞起来了究渐座。后来才知道恼朱味,那大黑鱼正是李凌扮的恼朱味,李凌被猪婆龙给吓晕过去了究渐座。

  万松没捕到神鱼恼朱味,当然不能罢手恼朱味,只得再捕一次恼朱味,秦小四在水下配合他恼朱味,先是拿走那几个钓饵恼朱味,好像神鱼吃下醉了的样子恼朱味,等到不吃了恼朱味,好像是吃醉了恼朱味,万松就命差役们起网恼朱味,把猪婆龙捕了上来究渐座。

  李方如听天书一般地听完了恼朱味,好半天缓不过神来究渐座。

  万松苦笑道:“什么陈老四掉进水里没了踪影恼朱味,什么林员外家的新宅子被水泡塌了恼朱味,什么王小六被网拉下了河恼朱味,什么老三割芦苇砍在自己腿上恼朱味,只怕都是前几任知县大人牵强附会来吓人的!只怪本官心高气傲恼朱味,没往深处去想啊究渐座。”

  李方忙道:“大人一心为了百姓富裕恼朱味,这也是有目共睹的究渐座。”

  万松重重地叹了口气恼朱味,懊恼万端地说道:“本官哪曾想到这神鱼还有护堤的功效究渐座。后悔也是晚了恼朱味,本官首先要做的恼朱味,就是请回神鱼恼朱味,让它继续给咱们护堤究渐座。本官现在也才明白恼朱味,那几位前任恼朱味,倒是聪明得紧呢究渐座。跟灾祸比起来恼朱味,穷富实在是不足挂齿的小事究渐座。先保住大堤恼朱味,再另想致富之途径吧究渐座。”

  李方忙着说:“只要大人能想出妙计来恼朱味,我们父子全力配合你究渐座。”

  万松使劲地点了点头恼朱味,也暗暗下了决心究渐座。自己犯下的过失恼朱味,无论如何之难恼朱味,都要想办法弥补的究渐座。请回神鱼比这捕走神鱼恼朱味,似乎又难了百倍……

Tags: 西河 神鱼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minjian/154817.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