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县令不好惹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费锐耕、新官

  老知府张广陵在大厅上听着孙管家和钱师爷的对话恼朱味,就像在听一件最平常不过的小事究渐座。

  他的侄儿张长卫因口角打死了人恼朱味,今天一大早被同明县令李无华抓进狱了究渐座。

  同明县隶属广宁府恼朱味,在张广陵的管辖范围之内恼朱味,所以张长卫的管家第一时间赶过来禀报恼朱味,请他帮忙救出自家主人究渐座。

  “他不知道张老爷是知府大人的亲侄儿吗?”钱师爷问管家道究渐座。

  在知府大人面前恼朱味,孙管家显得非常卑恭恼朱味,无奈地答道:“我们都已经跟他说过好几遍了恼朱味,可他就是不知好歹恼朱味,执意拿人究渐座。”

  广宁府地处偏僻恼朱味,天高皇帝远恼朱味,张广陵为官几十年恼朱味,在这里独霸一方恼朱味,可谓只手遮天恼朱味,谁人敢去招惹?

  如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李无华恼朱味,居然敢抓张知府家的亲戚恼朱味,真是不想活了究渐座。钱师爷道:“张大人恼朱味,这个李无华初来乍到恼朱味,就敢如此猖狂恼朱味,也不知道他是真不明白恼朱味,还是假装糊涂究渐座。我们不如就给他点颜色看看恼朱味,让其他人也长点记性!”说着握紧了拳头究渐座。

  “不急究渐座。”张广陵微眯着眼恼朱味,轻描淡写道恼朱味,“长卫也不是第一次杀人了恼朱味,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究渐座。”

  “我寫封信给你送过去恼朱味,敲打敲打他究渐座。广宁有广宁的规矩恼朱味,他不知道恼朱味,你就教一教他嘛究渐座。不要怕麻烦恼朱味,年轻人学东西总是很快的究渐座。”

  虽然他是这样的笑恼朱味,孙管家却仍然能感觉到他那不可侵犯的威严恼朱味,并不敢少掉些许的卑恭究渐座。

  钱师爷送书信过来的时候恼朱味,李无华正和他的师爷易平生在院子里下棋究渐座。

  易平生望了一眼钱师爷恼朱味,心想:张知府好大的气派恼朱味,连师爷来送信恼朱味,都能派三四个武夫随从究渐座。

  李无华接过书信问道:“张大人身体安好?”

  钱师爷道:“知府大人一切安好究渐座。不过大人说了恼朱味,他年事已高恼朱味,受不了什么刺激恼朱味,希望李知县治理好同明的百姓恼朱味,不要出什么乱子才好究渐座。”说完就告退出去了究渐座。

  李无华知钱师爷话里有话恼朱味,他打开书信恼朱味,见说的都是些奉承之词恼朱味,并无实质内容恼朱味,就丢在一旁恼朱味,继续下棋究渐座。

  易平生拿过来阅览了一遍恼朱味,看不出端倪恼朱味,说:“李大人恼朱味,这老狐狸油盐不进净说些没用的话恼朱味,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李无华冷笑道:“都是废话恼朱味,他怎么会把这种事情写在信上恼朱味,留下把柄究渐座。只那句口信是要点恼朱味,说叫我治理好同明的百姓恼朱味,不要出什么乱子究渐座。这摆明了是叫我放过张长卫恼朱味,还要替他堵住百姓的悠悠之口究渐座。”

  “大人决定怎么做?”

  “张长卫目无王法恼朱味,无恶不作恼朱味,弄得民怨沸腾究渐座。他们张家蛇鼠一窝恼朱味,我已知悉恼朱味,绝不能纵容他们究渐座。”

  “张广陵羽翼众多恼朱味,遍居广宁要职恼朱味,一般人也拿他们没办法究渐座。”

  张广陵在广宁为官几十年恼朱味,可谓人脉广博恼朱味,独霸一方多年恼朱味,从来没有人敢与他为敌究渐座。明眼人都知道恼朱味,李无华要是动了张长卫恼朱味,就是摆明了向张广陵为首的地方豪强宣战究渐座。

  李无华笑了笑:“是啊恼朱味,一般人确实拿他们没办法究渐座。”

  李无华对张广陵似乎毫无顾忌恼朱味,次日便开堂审理张长卫究渐座。他罪行累累恼朱味,李无华新账旧账一并算恼朱味,给他判了个斩首示众恼朱味,上报刑部恼朱味,等待核准究渐座。

  二费锐耕、夜客

  “哦恼朱味,这么有脾气嘛?年轻人总是容易心高气傲究渐座。”得知张长卫被判了个斩首示众恼朱味,张广陵眯着眼斜靠在躺椅上恼朱味,缓缓地转着手里的串珠恼朱味,“备轿恼朱味,老夫去会一会他究渐座。”

  院子里恼朱味,李无华笑着上前行官礼道:“这是什么风恼朱味,把知府大人都吹到我这来了?”

  “是好大一场不知东南西北的风究渐座。”张广陵身后一名侍从冷哼道恼朱味,他中气十足恼朱味,显然身负武功究渐座。

  张广陵抬手示意侍从住口恼朱味,迎过来扶住李无华恼朱味,将他行到一半的官礼止住了:“我今天便服而来恼朱味,不论官职恼朱味,只叙情谊究渐座。”说着将李无华拉到身边坐下究渐座。

  易平生细看众侍从恼朱味,个个都是身姿矫健费锐耕、武功高强的模样究渐座。

  李无华笑道:“张大人是前辈恼朱味,晚辈不敢乱了辈分恼朱味,乱叙情谊究渐座。”

  张广陵客气道:“哎恼朱味,哪里的话恼朱味,我不过徒长年纪罢了究渐座。哪像你恼朱味,年少得志恼朱味,大有作为究渐座。”

  李无华见客套话说完了恼朱味,直截了当地问他:“张大人亲自临门恼朱味,有何指教?”

  张广陵说道:“昨日命人给你送了信来恼朱味,可能是手下人笨嘴拙舌恼朱味,没解释清楚书信内容恼朱味,故专程过来说明一趟究渐座。”

  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恼朱味,张广陵的意思是:我送书信的暗示你假装不懂恼朱味,我今日亲自过来给你提示恼朱味,别跟我耍滑头!

  李无华依旧装傻:“哦恼朱味,信里除了表扬我的政绩外恼朱味,还有别的什么意思吗?”

  张广陵也懒得绕弯了:“李老弟恼朱味,你秉公执法费锐耕、为民做主的性格恼朱味,我很是喜欢究渐座。我也是时常这样要求自己的究渐座。只是我在广宁为官久了恼朱味,亲戚朋友偶尔有些骄纵了恼朱味,也是在所难免究渐座。是我监管疏忽恼朱味,以至于长卫犯下这种错误恼朱味,还请李大人卖我个面子恼朱味,我日后定当严加管教恼朱味,不让他再生事端究渐座。”

  “那张大人的意思是?”

  张广陵笑得意味深长恼朱味,拿出一颗蓝色宝珠:“沧海月明珠有泪恼朱味,这颗不世出的沧海无暇珠恼朱味,与李大人的清廉正配究渐座。”说着拉过李无华的手掌恼朱味,将宝珠放入他的手心究渐座。

  “长卫虽然伤了人命恼朱味,但也是无心之失恼朱味,情有可原究渐座。这是我平日里疏于督导造成的恼朱味,应该好好反省究渐座。不如就叫长卫给受害者的家人一笔丰厚的赔偿恼朱味,让他一家老小生活有个着落恼朱味,这事就让它过去了吧!”

  李无华不以为然恼朱味,摇摇头道:“人命关天恼朱味,怎可赔钱了事究渐座。一切都需要依法处置恼朱味,恕下官不能迁就究渐座。”说着将手从张广陵掌中抽出恼朱味,宝珠往桌子边缘滚落恼朱味,还好被一旁的侍从及时接住究渐座。

  张广陵见他不识抬举恼朱味,脸色微沉:“李老弟也太较真了恼朱味,一颗硕大的沧海无暇珠恼朱味,险些被你自己摔碎了呢!”

  李无华笑道:“宁为玉碎恼朱味,不为瓦全究渐座。玉珠碎片恼朱味,亦是珍宝究渐座。不像乌瓦恼朱味,虽全不洁恼朱味,虽全不贵究渐座。”

  “虽全不洁恼朱味,虽全不贵究渐座。”张广陵不悦之色溢于言表恼朱味,“哼恼朱味,说得好啊!说得好!”

  他在广宁府为官多年恼朱味,从来没有人敢让他碰钉子恼朱味,如今李无华却这般不识抬举究渐座。知道自己是无法说动这个人了恼朱味,他缓缓地站起身来恼朱味,笑着说:“李大人高风亮节恼朱味,老夫佩服究渐座。”忽然他笑容转瞬收起恼朱味,盯住李无华恼朱味,一字一句冷冷地道:“只怕玉碎也贱!”

  说完领着众随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究渐座。

  三费锐耕、杀手

  见张广陵走了恼朱味,旁边的郑衙役小声道:“我的李大人恼朱味,这是闹哪出呀?何必自找麻烦恼朱味,与他为敌?”他是衙门里的老人了恼朱味,对广宁的官场最是熟悉究渐座。

  易平生笑着问他道:“老衙役恼朱味,你对张大人似乎很了解呀?”

  郑衙役左顾右盼恼朱味,见没有旁人恼朱味,先叹了口气才说道:“唉恼朱味,李大人恼朱味,我看你也是个好官恼朱味,就与你透个底吧!张知府在广宁主事多年恼朱味,树大根深恼朱味,素有‘广宁府恼朱味,广陵王’之称究渐座。他老人家只手遮天恼朱味,手握生杀大权恼朱味,谁不惧怕究渐座。大人年纪轻轻恼朱味,前途不可限量恼朱味,何必去招惹他们恼朱味,平白断送了自己的前程究渐座。”显然他知道惹怒张知府的后果究渐座。

  李无华却还是一点都不担心的样子恼朱味,安慰郑衙役道:“放心恼朱味,公道自在人心究渐座。”他拍拍郑衙役的肩膀恼朱味,就进里屋去了究渐座。

  郑衙役还想说些什么恼朱味,却被李无华的自信止住了究渐座。

  忙活了一天恼朱味,真的让人感觉很疲累恼朱味,晚上李无华很早就睡下了究渐座。

  次日一早恼朱味,只见易平生坐在门前石桌上喝着茶:“醒了?”

  “嗯究渐座。”李无华走过来恼朱味,倒出茶刚喝了一口恼朱味,立刻就吐了出来恼朱味,“这隔夜的茶恼朱味,都有馊味了恼朱味,怎么不去换一壶究渐座。”

  “换一壶?昨晚陆陆续续来了3拨刺客恼朱味,共十几个高手恼朱味,我若是去换茶恼朱味,谁知道会不会来第4拨费锐耕、第5拨究渐座。我的李大人恼朱味,你还能睡得这么安稳吗?”

  原来李无华早就料到会有刺客要来杀他恼朱味,所以让易平生提前做好防备究渐座。

  张知府麾下招揽了很多江湖杀手恼朱味,当日他派钱师爷来送书信恼朱味,何必用三四个武夫随从?不过是以送信为名恼朱味,踩点罢了究渐座。

  他早就做好了计划恼朱味,若是李无华不听劝告恼朱味,就下杀手究渐座。昨日到访恼朱味,便是最后的警告究渐座。

  这一切恼朱味,哪里能瞒过李无华的眼睛究渐座。

  李无华笑道:“那3拨人呢?”

  易平生向不远处的墙角一撇:“怕打扰到李大人安睡恼朱味,都敲晕捆起来了究渐座。”

  “想不到这个张大人恼朱味,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恼朱味,居然派了这么多刺客究渐座。”

  易平生双手抱胸恼朱味,得意道:“怎么样恼朱味,害怕了吧?以后你拜我为师恼朱味,保你无人能伤究渐座。”

  李无华偷偷一笑恼朱味,昂着头扬声道:“哎恼朱味,你能发现3拨恼朱味,已经很不错了究渐座。”

  “什么?你的意思是还有其他的刺客?”易平生被李无华刺激到了恼朱味,见他有点瞧不起自己武功的意思恼朱味,带着不服与怀疑的语气问道究渐座。

  两人此刻就像斗气的小孩恼朱味,李无华白眼一翻:“你去我房里看看不就知道了究渐座。”

  易平生几步跨进房间恼朱味,只见有3个人被封了穴道倒在地上究渐座。他仔细一瞧恼朱味,却是江湖上赫赫有名费锐耕、被官府重金悬赏的夺命三金刚!

  夺命三金刚武功高强恼朱味,若同时与他们3人交手恼朱味,自己也未必有胜算究渐座。李无华竟能悄无声息地将他们拿下恼朱味,不露一点痕迹究渐座。

  易平生知道李無华会武功恼朱味,却从不知道他有这么高强的武功究渐座。突然发现自己文武都在他之下恼朱味,易平生不禁瞪着眼睛恼朱味,满脸不服气究渐座。

  然而还没等李无华得意多久恼朱味,一个人的声音就拆穿了他的骗局究渐座。

  四费锐耕、风暴

  “太子究渐座。”

  突然有人隔着屏风叫道恼朱味,易平生循声望去恼朱味,明明能感觉到有数人的气息恼朱味,却不见一人究渐座。

  “离形卫!”他立刻脱口而出究渐座。

  只听一名离形卫说道:“张广陵目无王法恼朱味,滥用权柄恼朱味,证据确凿恼朱味,太子和皇上的赌局胜了究渐座。接下来的事情恼朱味,属下们可以处理恼朱味,还请太子早日回宫吧究渐座。”

  听到离形卫说话恼朱味,李无华的笑声尴尬地僵住了究渐座。易平生高兴道:“我就说嘛恼朱味,你的武功怎么可能比我高恼朱味,原来是离形卫在暗中帮你呀究渐座。”

  离形卫是秘密保卫皇帝的顶级高手组织恼朱味,有他们出手恼朱味,拿住三大金刚自然不在话下究渐座。

  张广陵怎么可能知道恼朱味,这个新来的县令恼朱味,就是当朝太子乔装改扮的恼朱味,易平生则是自小与太子一起长大的护龙卫究渐座。

  “哼恼朱味,不好玩恼朱味,游戏这么快就结束了究渐座。”李无华撕下戴了许久的人皮面具恼朱味,露出了另一副帅气的面容恼朱味,“记得给我作证恼朱味,告诉父皇我没猜错究渐座。”说完迈步朝外走去恼朱味,易平生紧随其后究渐座。

  “是究渐座。”屏风之后的离形卫答应道恼朱味,看见太子终于决定回宫恼朱味,他们也可以松一口气了究渐座。

  这些日子里恼朱味,他们暗中保护太子恼朱味,整天提心吊胆恼朱味,生怕自己一时疏忽恼朱味,令太子有个闪失恼朱味,被皇上怪责究渐座。

  张广陵进京面圣的时候恼朱味,曾被太子撞见过一次究渐座。太子聪慧过人恼朱味,自习鬼谷识人术恼朱味,单凭张广陵的言谈举止恼朱味,便推断出他是一个独霸一方的恶官究渐座。

  太子将自己的推测告诉皇帝恼朱味,皇帝不信恼朱味,说单凭见过一面恼朱味,怎么可以妄下定论究渐座。且在皇帝看来恼朱味,张广陵为人谦卑恼朱味,定是一个勤政爱民的好官恼朱味,怎么会是独霸一方的恶官呢?

  太子见皇帝不相信自己的鬼谷识人术恼朱味,于是就和他打赌恼朱味,要亲自来广宁府寻找证据究渐座。

  他请皇帝调走了同明县的县令恼朱味,自己填补了空缺恼朱味,轻装简从来到广宁恼朱味,果然没费多大力气恼朱味,就让张广陵的恶行暴露出来了究渐座。

  太子走出大门恼朱味,早有离形卫备好轿子在那等他恼朱味,他高高兴兴地上轿走了究渐座。

  后面的事情恼朱味,离形卫自会帮他料理恼朱味,真正的暴风雨才即将开始恼朱味,广宁府的污垢是该清理了究渐座。

Tags: 县令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minjian/15476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