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孽债三十年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

  宋朝年间恼朱味,天下大乱恼朱味,弄得民不聊生恼朱味,由此九虎山一带山贼蜂拥而起恼朱味,纷纷三五成群占山为王恼朱味,肆意打劫过往的商旅与附近的村庄究渐座。作恶多端的张臂自然而然成了官府的头等通缉犯恼朱味,无奈张臂武艺高强又十分狡猾恼朱味,一次次临阵逃脱恼朱味,根本没把官府放在眼里究渐座。

  为了安抚民心恼朱味,官府立刻从全国上下调遣了一名年轻有为的铁捕头走马上任究渐座。铁捕头虽然刚刚三十出头恼朱味,却已立下汉马功劳恼朱味,名声鹊起恼朱味,令歹徒闻风丧胆究渐座。

  铁捕头一上任便不辞辛苦四处走访恼朱味,渐渐摸清了张臂的底细究渐座。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恼朱味,铁捕头带领全部捕快集中兵力围剿张臂恼朱味,打了个张臂措手不及究渐座。张臂连中几箭负伤而逃恼朱味,铁捕头等人穷追不舍究渐座。

  追至一个山脚下恼朱味,张臂突然闯入一户民宅恼朱味,铁捕头等人不敢轻举妄动恼朱味,潜伏在院子外静观其变究渐座。

  屋子里的男主人发现有动静恼朱味,起身掌了灯恼朱味,看到满身鲜血的张臂恼朱味,吓得失声大叫究渐座。愤怒的张臂立刻举刀朝他劈头盖脸地砍下去恼朱味,男主人应声倒下究渐座。女主人王梅香哽咽着大声惊呼恼朱味,蜷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铁捕头发现情势不妙恼朱味,慌忙带人冲进屋子究渐座。眼看逃生无门恼朱味,张臂突然发现床头正安睡着一个不满一岁的婴儿恼朱味,情急之下连忙抱起婴儿威胁道:“放我走恼朱味,否则我和他同归于尽……”说着右手已经放在了婴儿的脖子上究渐座。

  铁捕头不由自主地往后退恼朱味,让出一条道路来恼朱味,焦急道:“你先放下孩子恼朱味,我答应放你走究渐座。”张臂仰天大笑:“官府的话也能信?如果我发现半路有人跟来恼朱味,我绝不手软……”说着踉踉跄跄地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究渐座。

  铁捕头生拍孩子有任何闪失恼朱味,只好眼睁睁地放他走究渐座。女主人王梅香抱着丈夫哭得呼天喊地恼朱味,嚷个不停:“救救我孩子……”

  铁捕头一边安慰王梅香恼朱味,一边派了一名精练的孙捕快悄悄跟踪张臂究渐座。

  次日午时恼朱味,铁捕头仍然不见孙捕快前来衙门汇报恼朱味,便上山寻找恼朱味,刚上山不久便在一个废弃的陷阱里找到了狼狈不堪的孙捕快究渐座。原来孙捕快昨日晚上刚跟踪不久就不小心掉进了一个陷阱里恼朱味,摔断了骨头恼朱味,被困住出不来究渐座。陷阱原本是猎人打猎时布下的恼朱味,如今真真是坏了大事究渐座。

  铁捕头长叹一声道:“如今线索一断恼朱味,要再找到张臂堪比登天啊究渐座。”

  铁捕头立马动员衙门全体捕快封城搜索恼朱味,数月下来终究不见张臂的人影究渐座。且说那王梅香更是寻儿心切恼朱味,逢人便问恼朱味,却也没有打听到半点有用的消息来究渐座。

  数月来恼朱味,张臂的案子一直困扰着铁捕头恼朱味,使他夜不能眠究渐座。王梅香又三头两头跑来衙门要孩子究渐座。铁捕头被逼急了恼朱味,突然打听到张臂尚有妻儿在城中恼朱味,一咬牙恼朱味,把张臂的妻儿作为人质抓进大牢恼朱味,如果张臂一天不来自首恼朱味,便多关他们妻儿一天恼朱味,料想张臂再无情恼朱味,总不该抛下自己的妻儿不管吧究渐座。

  然而整整三年过去了恼朱味,张臂始终没有来衙门自首究渐座。每当看到他无辜的妻儿在牢中受苦恼朱味,铁捕头都于心不忍恼朱味,但一想到张臂滔天的罪恶恼朱味,便又铁了心:如果你一辈子不来自首恼朱味,我便囚禁你妻儿一辈子……

  或许是三年都没找到自己的孩子恼朱味,王梅香的泪水流干了恼朱味,已经看破红尘恼朱味,心灰意冷的她削发为尼恼朱味,从此不问世事究渐座。然而这个沉重的包袱却从来没有从铁捕头的肩上卸下过究渐座。

  时间流逝飞快恼朱味,自从张臂消失后恼朱味,转眼就过了十五年究渐座。世人仿佛忘记了这段尘封已久的往事究渐座。

  2

  这天恼朱味,铁捕头家里张灯结彩恼朱味,原来是年过四十的他盼星星盼月亮恼朱味,晚年得子恼朱味,转眼就到了孩子满月的大好日子恼朱味,举家欢庆究渐座。就在这一天晚上恼朱味,天降大祸恼朱味,孩子突然不翼而飞恼朱味,可叹孩子丢失时名字都没来得及取究渐座。

  铁铺头立刻动员全体捕快封城搜索三天三夜却毫无结果恼朱味,夫妻两人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恼朱味,料想自己做了半辈子的捕快恼朱味,得罪的恶人不计其数恼朱味,所以毫无头绪恼朱味,就在这时候恼朱味,有个叫花子送来一封信究渐座。

  铁捕头慌忙拆开一看恼朱味,顿时吓了一跳究渐座。原来写信人严明孩子正在他手中恼朱味,不过他有个苛刻的条件究渐座。

  铁捕头立刻给了那个乞丐几两银子问道:“可否还记得那人长得这么模样?”

  乞丐大笑道:“大人何不仔细看看恼朱味,我是个瞎子究渐座。”

  铁捕快摆摆手打发走乞丐恼朱味,铁夫人忧心忡忡地问道:“到底是什么条件?”

  “江洋大盗张臂的项上人头!”铁捕头一字一句说道究渐座。

  “官府缉拿他十五年恼朱味,他却整整消失了十五年恼朱味,从何取得他的项上人头?”一想到孩子恼朱味,铁夫人又掉下来心酸的眼泪恼朱味,大哭道恼朱味,“哪个天杀的恼朱味,你和张臂有仇恼朱味,为何要拿我孩子做筹码要挟?孩子是无辜的究渐座。”

  “张臂杀人无数恼朱味,就算是他的仇家所为恼朱味,可他的仇家太多恼朱味,根本无从查起究渐座。怪就怪我这个捕快无能恼朱味,十五年都缉拿不到张臂恼朱味,莫非真是他的仇家拿我儿子要挟恼朱味,他们之间到底有多大的深仇大恨呢?又或许是那人和我有仇?”铁捕头一下子陷入了迷茫之中究渐座。

  “莫非是王梅香?”铁夫人突发奇想究渐座。

  铁捕头回过神来道:“你猜得不无道理恼朱味,她的疑点最大恼朱味,这个王梅香一边痛恨张臂杀她丈夫费锐耕、拐她孩子恼朱味,一边又痛恨我不能破案恼朱味,所有她才拐走我儿子恼朱味,出此下策恼朱味,好报一箭双雕之仇究渐座。”

  事不宜迟恼朱味,铁夫人立刻动身前往王梅香修炼的庵堂恼朱味,找到主持师太委婉的说明了来意恼朱味,希望王梅香不要记仇恼朱味,放过自己的孩子究渐座。

  主持师太双手合十淡淡道:“十五年了恼朱味,王梅香历经丧夫失儿之痛恼朱味,人世间的事早不过问恼朱味,自从踏入佛门她就没踏出去过一步恼朱味,怎么可能会偷你的孩子呢?施主请回吧究渐座。”

  “我能不能亲自见她一面?”铁夫人问道究渐座。

  “她不想再见任何人恼朱味,施主还是请回吧究渐座。”主持师再次下了逐客令究渐座。

  “我没别的意思恼朱味,误会了她恼朱味,只是想和她道个歉而已究渐座。还望师太无论如何让我见她一面究渐座。”铁夫人再次央求道究渐座。

  师太突然显出淡淡的忧伤恼朱味,许久才道:“不瞒施主恼朱味,其实王梅香已经死了好几年究渐座。”

  铁夫人大吃一惊究渐座。师太继续说道:“王梅香虽然出了家恼朱味,却始终没有放下尘缘恼朱味,日夜思念丈夫和儿子恼朱味,久而久之恼朱味,卧病身亡究渐座。”

  铁夫人只好怀着悲痛的心情打道回府恼朱味,回家与铁捕头说了此事恼朱味,铁捕头也不禁十分难过恼朱味,一时又想到了自己的孩子恼朱味,更是心如刀绞究渐座。毕竟是人命关天恼朱味,次日铁捕头协同衙门商量一番恼朱味,请画师画了张臂的画像恼朱味,在城门内外贴了一份告示:悬赏缉拿张臂恼朱味,无论是死是活赏银千两……

  3

  告示一出恼朱味,全城沸腾究渐座。一千两——何其大的数目究渐座。只是三个月过去了恼朱味,没人缉拿到张臂恼朱味,甚至连提供线索的人都没有一个究渐座。急得铁夫人整日以泪洗面恼朱味,日愈憔悴究渐座。

  一天上午恼朱味,有个樵夫腰别明晃晃的柴刀恼朱味,站在告示下死死盯住悬赏令恼朱味,铁捕头觉得蹊跷恼朱味,紧握刀剑悄悄靠了上去究渐座。一会儿只看见那个樵夫哑然失笑究渐座。铁捕头顿时觉得这个樵夫十分可疑究渐座。

  等樵夫一离开恼朱味,铁捕头悄悄把他押到衙门问话恼朱味,樵夫禁不住铁捕头的一再追问恼朱味,突然叹息道:“此人已经死了整整十五年恼朱味,官府居然悬赏千两取他项上人头恼朱味,太可笑了究渐座。”

  “你刚才所说是真是假?”铁捕头连忙问道究渐座。

  “一字不假究渐座。”樵夫回忆道恼朱味,“我记得清清楚楚恼朱味,十五年前的一个晚上恼朱味,天将亮时恼朱味,有个威猛的汉子满身鲜血闯入我的屋子恼朱味,腿上和胸上各有一支断箭恼朱味,一进门他就说让我给他找点吃的究渐座。我吓得半死恼朱味,让妻子躲进屋恼朱味,给他下了碗面条恼朱味,当我把面条端给他时恼朱味,发现地上已经一滩鲜血恼朱味,那人已经死了恼朱味,后来我连夜把他埋了恼朱味,想不到他居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江洋大盗张臂究渐座。”

  随后樵夫立刻带着铁捕头等人来到樵夫的家乡恼朱味,樵夫家处于偏僻的半山腰究渐座。铁捕头在一个隐秘的土堆上挖了不到半米深恼朱味,果然看见一具尸体恼朱味,已经腐烂恼朱味,只剩下白森森的骨头恼朱味,腿骨与胸骨处依然残留着断箭恼朱味,可见樵夫并没有说谎究渐座。

  铁捕头把残箭拿在手里细心观看一番恼朱味,更加坚信眼前的尸体就是张臂恼朱味,残箭的箭头上明显烙有衙门独一无二的标志恼朱味,十五年前的一件往事不经意间爬上了他的心头究渐座。

  十五年前刚刚上任的铁捕头带领众捕快上山围剿江洋大盗张臂恼朱味,打了个张臂措手不及恼朱味,黑夜中恼朱味,张臂连中几箭抱着王梅香的孩子负伤而逃恼朱味,从此张臂就好像消失了一样……

  铁捕头前后一思索恼朱味,终于明白为什么十五年前那个晚上围剿之后张臂就从人间蒸发了恼朱味,原来他早已命丧黄泉究渐座。张臂一死恼朱味,本是一大好事恼朱味,可如今一个更大的难题摆在了铁捕头眼前恼朱味,自己的儿子被人劫走恼朱味,偏偏他的仇家却要用张臂的人头交换究渐座。自己拿什么去交换?

  铁捕头突然又想起来十五年前王梅香的孩子恼朱味,问道:“那孩子现在在哪里?”

  “什么孩子?”樵夫不解地反问道究渐座。

  “难道十五年前那个晚上恼朱味,张臂不是抱着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闯入你的家门?”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张臂闯进我家门的时候手上根本没有什么孩子恼朱味,就他一个人究渐座。”樵夫支支吾吾地说道究渐座。

  就在此时恼朱味,一个少年从里屋走了出来究渐座。樵夫立刻叫他进去究渐座。铁捕头死死盯住那个少年恼朱味,转身对樵夫道:“你在撒谎究渐座。”

  “铁捕头这话什么意思?”樵夫问道究渐座。

  “你根本就不是孩子的亲爹恼朱味,对吗?”

  “你无凭无据恼朱味,何来此言?”

  “少年额头上的胎记出卖了你究渐座。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恼朱味,十五年前张臂抱走的那个孩子额头上刚好也有一个这样一模一样的胎记究渐座。你刚刚赶他进屋恼朱味,完全是做贼心虚怕我发现恼朱味,结果反而欲盖弥彰究渐座。

  4

  眼看隐瞒不了恼朱味,樵夫这才道出了实情:“其实十五年前恼朱味,张臂确实怀抱一个婴儿闯进我的屋内恼朱味,张臂死后恼朱味,我们便把这个婴儿占为己有究渐座。因为我们一直没有自己的孩子恼朱味,这也是我们迟迟不敢报案的原因究渐座。”

  铁捕头动怒道:“因为你的一己私欲不来官府报案恼朱味,你知道耽误了多少事情吗?我们官府苦苦寻找了孩子十五年恼朱味,孩子的亲生母亲也因为日夜思念儿子恶疾缠身而亡恼朱味,同时官府也无辜地囚禁了张臂的妻儿十五年究渐座。”

  樵夫听完一言不发究渐座。既然那少年的父母都已身亡恼朱味,铁捕头没有当面把他的身世揭穿恼朱味,同时他也希望樵夫可以永远保守秘密恼朱味,不让孩子知道自己的身世究渐座。

  离开樵夫的家恼朱味,铁捕头感慨万千恼朱味,暗叹人世无常究渐座。铁夫人得知张臂已死更是心急如焚恼朱味,如今唯一能救自己儿子的筹码已经没有了恼朱味,心灰意冷恼朱味,久而久之变得神情恍惚究渐座。

  铁捕头联系不上劫走自己儿子的人恼朱味,痛定思痛只好在城内又贴了一张告示恼朱味,大意为张臂早已命绝恼朱味,希望此人能够放过自己儿子究渐座。

  三日后恼朱味,铁捕头又收到一封匿名信恼朱味,同样的笔迹恼朱味,还是那个人的究渐座。信中写道:既然张臂已死恼朱味,十五年后必还你儿……

  张臂已死恼朱味,那人却仍然不放过自己儿子恼朱味,劫持者到底和谁有仇呢?铁捕头疑虑重重究渐座。铁夫人收到这个消息恼朱味,精神支柱一下子就垮了恼朱味,当场晕倒在地恼朱味,醒来后神志不清恼朱味,就像王梅香一样又因日日夜夜思念小儿恼朱味,落得个恶疾缠身恼朱味,半年不到就撒手人间究渐座。铁捕头顿时家破人亡究渐座。

  悲愤交加的铁捕头再次拿起最后一封信仔细看了起来恼朱味,看到十五年后必还你儿恼朱味,突然打了一个寒颤:难道是他?莫非真是他?

  十五年前另外一桩往事渐渐爬上了铁捕头的心头究渐座。

  原来十五年前铁捕头全力围剿张臂恼朱味,张臂负伤而逃恼朱味,从此下落不明究渐座。铁捕头计上心来恼朱味,也为邀功恼朱味,一狠心抓了他的妻子张氏和他七岁儿子张牧云作为人质恼朱味,在全城各地贴出告示要求张臂十五日内前来自首恼朱味,如不来自首他妻儿性命堪忧究渐座。十五日已过恼朱味,张臂的人影都没见到恼朱味,一个月恼朱味,然后是两个月恼朱味,再就是一年恼朱味,两年恼朱味,直到十五年张臂都没出现过究渐座。也就是这一年张氏病死牢中恼朱味,刚好铁捕头老来得子恼朱味,他便心发慈悲放了张牧云恼朱味,此时张牧云已经在牢中整整度过了十五年恼朱味,受尽人间孤苦恼朱味,出狱时已经二十多岁究渐座。也就在张牧云出狱一个月后自己儿子被劫恼朱味,铁捕头怎么不能怀疑他呢?

  铁捕头再次封锁全城缉拿张牧云恼朱味,可把城里翻了个底朝天也不见此人究渐座。

  铁捕头浑浑噩噩恼朱味,整日借酒消愁恼朱味,岁月像把刀子提前把他的苍老雕刻出来究渐座。铁捕头一头思念已故的妻子恼朱味,一头思念劫走的儿子恼朱味,一头又到处打听张牧云的下落恼朱味,饱受煎熬究渐座。他日思夜盼还能见到儿子一面恼朱味,一年恼朱味,两年……头发斑白的他每天站在门口望穿秋水恼朱味,张牧云真的会把儿子还给自己吗?

  5

  铁捕头就这样默默等待了十五年究渐座。十五年后的一个秋天恼朱味,有个衣衫破旧的少年突然闯进铁捕头的屋子恼朱味,找到铁捕头目光呆滞地说道:“你就是铁捕头吗?我爹爹让我把这封信亲自交给你究渐座。”

  铁捕头接过信封打开一看恼朱味,犹如晴天霹雳究渐座。信中写道:十五年了恼朱味,送信人便是你儿恼朱味,如若不信恼朱味,他脖子上挂的那个平安符你应该记得究渐座。如果我猜得没错恼朱味,应该是你在孩子满月的时候为他戴的吧究渐座。估计此时你早料到我是谁了恼朱味,你害死我母亲恼朱味,你妻子也因失儿而死恼朱味,我们互不相欠;你无辜囚禁了我十五年恼朱味,我也要让你与亲骨肉分离十五年恼朱味,我们之间的恩怨从此一笔勾销究渐座。我曾经痛恨我爹爹是个江洋大盗又贪生怕死恼朱味,不顾我母子安危苟且偷生恼朱味,不敢来赎我母子究渐座。我们之间早已恩断义绝恼朱味,总有一天我要拿我爹爹的人头祭奠我冤死的母亲;我也曾经痛恨你滥用职权囚禁我母子恼朱味,发誓要让你们家破人亡究渐座。如今我爹爹已死恼朱味,你妻子早逝恼朱味,同样你也饱受十五年的心灵折磨恼朱味,家破人亡究渐座。大仇已报恼朱味,我心再无所恨恼朱味,孩子还给你恼朱味,不用找我恼朱味,我已经远走高飞了……

  人世沧桑恼朱味,铁捕头未老先衰恼朱味,看着眼前的孩子泪流满面究渐座。他不知道如何向他述说这三十年来的恩恩怨怨究渐座。在孩子眼里恼朱味,张牧云做了他十五年的爹恼朱味,自己却没尽到半分身为人父的责任恼朱味,彼此陌生毫无感情恼朱味,归根到底是自己自作孽不可活究渐座。自己无端折磨了张牧云十五年恼朱味,如今他却要折磨自己半辈子究渐座。铁捕头突然“扑通”一声跪在衣衫破旧的少年面前恼朱味,对天长叹:孽债啊恼朱味,孽债恼朱味,十五年的孽债……心酸的泪水磅礴而下究渐座。

Tags: 孽债 三十年

本文网址:/minjian/15468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