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海兽掠城之谜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一

  唐高宗显庆元年恼朱味,李仁轨从京城调往青州任刺使一职究渐座。数月不到恼朱味,李仁轨发现青州城里拥进很多外地难民究渐座。难民们拖妻携子恼朱味,苦不堪言恼朱味,一打听才知道恼朱味,全部是渤海湾的渔民究渐座。当今天下风调雨顺恼朱味,五谷丰登恼朱味,百姓安居乐业恼朱味,生活安康恼朱味,哪里会有逃难的民众?李仁轨派人传讯一部分渔民恼朱味,调查详情恼朱味,为首的渔民哭诉道:“我等都是登州百姓恼朱味,世代靠出海捕鱼为生恼朱味,不知为何惹怒了海兽神灵恼朱味,神灵们连续数月登陆恼朱味,降祸于我等渔民恼朱味,不仅劫去所有值钱的东西恼朱味,还烧光我们的住宅恼朱味,杀死我们的亲人……”听起来似乎是一派胡言恼朱味,李仁轨仍然耐着性子听完究渐座。“你说是海兽神灵所为恼朱味,有谁见过这些神灵的真正面目?”李仁轨不愠不火地发问究渐座。“回老爷的话恼朱味,此神灵短小精悍恼朱味,形似侏儒恼朱味,却长着一个犹如八脚触须般的脑袋和一个坚硬丑陋的龟壳背恼朱味,它骑着一匹避水神兽恼朱味,从海里踏浪而来恼朱味,手执刀具恼朱味,发出惊悚的叫喊声恼朱味,突然出现在布满大雾的天气里恼朱味,袭击渔民和商船恼朱味,现在渤海一带已经没有渔船和商船下海了!”渔民对海兽的描述精辟而又形象恼朱味,李仁轨的脑海里不禁出现一副跳动的图画恼朱味,当图画中的海兽挥刀砍向渔民时恼朱味,李仁轨打了一个激灵恼朱味,瞬间就清醒了究渐座。他让手下详细记录渔民们的口供恼朱味,并安顿好这些渔民的住所恼朱味,捎带收拾一番恼朱味,就只身前往登州恼朱味,想亲眼见识下渔民口中的海兽究渐座。

  青州离登州有数百里之遥恼朱味,李仁轨身跨骏马日夜兼程恼朱味,几天之后就到达了登州城外究渐座。登州城外不远处就是渤海恼朱味,李仁轨遥望渤海恼朱味,海面上风平浪静恼朱味,不寻常的是偌大的海面竟然没有一只小船恼朱味,难道真有海兽作乱扰民?李仁轨心中浮起片片疑云究渐座。

  海兽神灵是流传在沿海百姓嘴里的一个神话传说究渐座。相传海兽是龙宫里的一个家奴恼朱味,它生性狡诈圆滑恼朱味,深得龙王信任恼朱味,因此常尾随龙王巡游四海究渐座。众海族看到海兽和龙王走得那么近恼朱味,全都以为海兽和龙王有不寻常的关系恼朱味,所以都很怕它究渐座。海兽便时常在龙王打盹之时恼朱味,溜出龙宫欺凌其他海族成员恼朱味,这就是最早的狐假虎威究渐座。后来海兽觉得在海底闹没什么意思恼朱味,就常常出海找人的麻烦究渐座。人只要一遇到海兽恼朱味,就有灭顶之灾恼朱味,它会掀起滔天巨浪摧毁船只恼朱味,或者上岸屠杀沿海的居民究渐座。沿海的渔民被迫无奈恼朱味,只好向大海扔祭品恼朱味,祈求海兽不要再乱杀无辜恼朱味,最终海兽做的事被龙王给发现了恼朱味,龙王大发雷霆恼朱味,一怒之下把海兽关在了海底最深的一个洞窟里面恼朱味,并用一个千年老龟的壳身压在上面恼朱味,让海兽生生世世不能再出来危害海底和人间究渐座。

  这么说是海兽顶开了那龟壳恼朱味,趁着龙王打盹之际恼朱味,再次危害人间了?李仁轨自嘲地从马上一跃而下恼朱味,牵着马匹向登州城内走去恼朱味,夕阳的余晖洒在他身上恼朱味,映出地上疲惫的身影究渐座。

  二

  登州刺史叫秦柏松恼朱味,此刻他正在后堂和几个妾侍玩乐究渐座。听说青州刺史李仁轨造访恼朱味,他不紧不慢地让下人请来客到后堂共乐恼朱味,秦柏松的姨父是当朝重臣恼朱味,他曾随姨父入京参加过几次宴席恼朱味,和李仁轨打过照面究渐座。

  两人寒暄一阵恼朱味,李仁轨切入正题恼朱味,向秦柏松说明了渔民所反映的问题恼朱味,并询问登州城最近是否发生过离奇事件究渐座。孰料秦柏松咧嘴一笑恼朱味,拍着李仁轨的肩膀说:“李兄恼朱味,你怎么还是老样子?你看你管得也太宽了吧?别说你听信几个渔民的谗言就跑来我登州瞎搅和恼朱味,就算真有此事恼朱味,也轮不到你来管啊!是不是?我劝你还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恼朱味,别到处乱管闲事恼朱味,不然就连青州你也待不下去喽!”李仁轨气得一甩衣袖恼朱味,本想一走了之恼朱味,不过他被眼前奇景吸引住了恼朱味,不由自主地停下了步子究渐座。

  秦柏松一看恼朱味,嘻嘻笑着说:“好看吧?学我多好恼朱味,每天吃喝玩乐恼朱味,真有海兽它还能攻进城来?要死的也是那些傻渔民!来人看座!”李仁轨不动声色地把秦柏松的话记在耳朵里究渐座。

  秦柏松的妾侍们正在进行着一个小游戏恼朱味,10个妾侍分成红白两队恼朱味,分别骑上小马比赛摘枣子恼朱味,看哪队的大枣摘得最多究渐座。种在后院里的几棵枣树又矮又小恼朱味,却枝叶茂盛恼朱味,长长的枝条往四周延伸恼朱味,有一丈来长恼朱味,上面结满了青红相间的果实究渐座。若让女子来采摘恼朱味,需要弯腰驼背才能采到树枝底下的那些枣子究渐座。现在这些妾侍们骑坐在一匹古怪的小马上恼朱味,就像稳坐在一片小舟里恼朱味,小马匹冲进枣树的枝叶下恼朱味,妾侍们仰头伸手就能疾速采摘到果实究渐座。一个时辰过去了恼朱味,几棵枣树上的枣子被一采而空恼朱味,红队所采果子明显胜过白队究渐座。红队妾侍扭腰摆臀恼朱味,正要赶着驮着枣筐的小马前来向秦柏松邀功恼朱味,突然白队中的一名妾侍嘴里一声呼哨恼朱味,胯下的一匹小马突然低头冲过去恼朱味,朝走在最前面的一匹小马枣筐上一顶恼朱味,枣筐落地恼朱味,枣子撒了一地恼朱味,着红白裙衫的两女子即刻便扭打在一起……秦柏松气得吹胡子瞪眼恼朱味,本想在李仁轨面前炫耀下如花美眷恼朱味,谁想让对方看到争风吃醋的泼妇场面恼朱味,他下令家丁将不知死活的两**拖到柴房禁闭两天究渐座。李仁轨乐得抚掌大笑恼朱味,“多谢秦兄美意恼朱味,让李某看到如此别开生面的场面究渐座。”秦柏松没好气地说:“看也看过了恼朱味,聊也聊过了恼朱味,送客!”“我走就是了恼朱味,只不过我的马匹过于劳累不好赶路恼朱味,是否可以向秦兄借用一匹良驹呢?”李仁轨用手指了指立于枣树下的小马儿究渐座。“这是当年高句丽国进献给前朝皇帝的小马恼朱味,名曰果下马恼朱味,此马长3尺3恼朱味,高3尺6恼朱味,四肢短小有力恼朱味,负重可达其自身重量的两倍恼朱味,不过都是妇孺儿童的玩伴究渐座。李兄要是赶路要紧恼朱味,不如乘坐此小马恼朱味,小弟我就此送兄台一匹!”秦柏松两眼放光恼朱味,顺便从地上捡起一个妾侍的腰带递给李仁轨说:“用此带缚马正适合你恼朱味,哈哈!”李仁轨懒得理他恼朱味,着急地牵上刚到手的果下马恼朱味,往客栈奔去究渐座。秦柏松望着他离去的背影恼朱味,对着内堂的刀客们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究渐座。

  三

  关上客房的门恼朱味,李仁轨匆忙从怀里取出一个羊皮画册恼朱味,来登州前恼朱味,他让画师根据渔民所述临摹了几幅海兽画像究渐座。刚才在登州刺史府里恼朱味,他发觉到妾侍们玩的果下马很像神兽们的避水坐骑恼朱味,虽然避水坐骑长着一副恐怖头像恼朱味,不过身高和大小却是差不多的究渐座。如果这些避水坐骑真的是果下马恼朱味,那么又有谁能够以它们作为坐骑呢?李仁轨皱紧了眉头恼朱味,虽然从小念的是四书五经八股文恼朱味,但李仁轨却从不相信有鬼神怪力一说究渐座。他细看画册恼朱味,只见漫天大雾之下恼朱味,一群恐怖的海兽果真踏着浪花从海底往岸上跑来恼朱味,这群海兽有着人的身子与四肢却唯独长了一个奇怪的脑袋恼朱味,再看侧面恼朱味,果真是一个硕大的乌龟背壳究渐座。

  李仁轨夜不能寐恼朱味,他干脆穿上衣服恼朱味,骑上果下马准备绕城走一圈究渐座。果下马当真只适合娇小的女子和儿童戏耍恼朱味,李仁轨堂堂一8尺大汉跨上去恼朱味,两只脚就要在地上划动恼朱味,就像小船的两支木浆一般究渐座。那果下马驮着李仁轨一点也不吃力恼朱味,它撒着欢地往前跑去恼朱味,李仁轨把两只脚盘在马背上恼朱味,任由马儿奔跑恼朱味,好不惬意究渐座。

  再说秦柏松为什么要派刀客灭了李仁轨?祸事还是因为这海兽!数月前就有成批的海兽上岸屠杀劫掠沿海渔民恼朱味,抢夺渤海上面的船只恼朱味,秦柏松早有耳闻恼朱味,但他苦无对策究渐座。他在京城为官的姨夫是皇上身边的红人恼朱味,刚给他谋了个刺史的帽子恼朱味,新官上任三把火恼朱味,这一把火都还没点上就弄出了个海兽的乱子恼朱味,如果摆不平它恼朱味,不是向京城方面证明自己是个窝囊废吗?秦柏松其他主意没想到恼朱味,想到的唯一一个主意便是:一过黄昏就马上关闭城门恼朱味,因为他听说海兽在多雾且夜黑时才会从海里上岸究渐座。他没想到登州城外的百姓会向百里以外的青州逃难恼朱味,并且把李仁轨也引了过来究渐座。李仁轨是个有名的木头官恼朱味,刚正不阿恼朱味,忧国忧民恼朱味,且油盐不浸恼朱味,所以姨夫才千方百计排挤他恼朱味,终于把他贬到青州做刺史究渐座。现在李仁轨已经起了疑心恼朱味,如果不杀死他恼朱味,这登州闹海兽一事很快将传到京城恼朱味,后果将不堪设想!

  刀客们穿着夜行衣恼朱味,排成一溜紧跟着李仁轨后面恼朱味,准备出其不意恼朱味,一刀封喉恼朱味,让对手死个痛快究渐座。果下马绕了一圈恼朱味,快接近城门口时恼朱味,突然慢了下来恼朱味,这**像疯了一般伸长脖子发出几声难听的嘶叫声究渐座。城门口对面马上传来对应的几声嘶叫恼朱味,李仁轨听明白了恼朱味,这是果下马发情时的叫声究渐座。前面还有马!他迅速抬头望向城门口恼朱味,只见城门已经洞开恼朱味,借着月光可以看到大门口整齐排列着几行乌漆麻黑的队伍究渐座。“扑哧”一声恼朱味,有人打燃了打火石恼朱味,那些队伍手上多了一束火把究渐座。火光月色当中恼朱味,李仁轨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恼朱味,“海兽神灵!”正是画册里的景象!“海兽进城了!”李仁轨一声惊呼恼朱味,在静谧的夜空中像一声炸雷般响起恼朱味,街道两旁的房屋里接二连三响起几声惊呼恼朱味,紧接着是搬桌子搬椅子抵住门窗的响动恼朱味,然后就没有声音了究渐座。就连李仁轨身后的刀客们也像被点了穴道般石化了恼朱味,明显是被惊吓镇住了!

  四

  唯一没有恐惧感的是李仁轨胯下的那匹母马恼朱味,它发春般地拼命狂叫恼朱味,每叫一声对面海兽座下的避水兽就有要往前冲过来的迹象恼朱味,但都被海兽们紧勒的缰绳给制止住了究渐座。李仁轨似乎看出了一点小名堂恼朱味,他不想让海兽先发制人恼朱味,只好拼死一搏恼朱味,双腿猛地一夹马小腹恼朱味,母马马上纵跃起来究渐座。那些避水兽们啥也管不住了恼朱味,驮着海兽们毫无章法地冲李仁轨奔了过来究渐座。

  神兽们来势汹汹恼朱味,火光照耀着它们的头部恼朱味,越发显得恐怖人究渐座。眼看着神兽们抽出了刀刃恼朱味,李仁轨也拔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恼朱味,他猛地一刀扎在小母马的背脊上恼朱味,突如其来的刺脊之痛让小母马发出震耳欲聋的哀嚎恼朱味,它剧烈地抖动着身子恼朱味,想把李仁轨给甩落地究渐座。避水兽们眼见心上人受刑法恼朱味,突然止蹄不前恼朱味,心慌意乱地跟着哀鸣起来究渐座。一只海兽一不留神从坐骑上滚落下来恼朱味,它的头颅从脖子上跌落恼朱味,一路滚到李仁轨脚旁究渐座。失去头颅的身子却慌忙从地上爬起恼朱味,重新骑上坐骑究渐座。

  李仁轨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恼朱味,他哈哈大笑着从地上拎起那个头颅左右端详一番恼朱味,厉声喝道:“海兽是假的!后面的刀客听令恼朱味,迅速拿下这伙海盗恼朱味,将功补过饶你们不死!”刀客们看清了李仁轨手中的面具恼朱味,这才大喊一声恼朱味,扑向一丈之外的海兽们究渐座。海兽们想迎战恼朱味,但坐骑们却不听使唤恼朱味,它们正甜蜜地对望着眼前的小母马恼朱味,海兽们只得下马迎敌究渐座。

  他们灵活地取下背后的乌龟壳拿在左手当盾恼朱味,右手举起弯刀砍杀恼朱味,刀客们刀法精准恼朱味,个个都是严加训练的刺史护卫恼朱味,对付海兽们绰绰有余究渐座。不过由于海兽们过于矮小恼朱味,拼搏起来刀客们感到特别吃力恼朱味,有种像孩童击打土拨鼠的感觉恼朱味,若多个洞口恼朱味,不知土拨鼠将从哪个洞口探出头来究渐座。不过高手终归是高手恼朱味,几个来回后恼朱味,海兽们无一逃脱恼朱味,全部被生擒恼朱味,刀客们下跪向李仁轨请罪究渐座。

  突然李仁轨喊道:“夺下他们的刀!”可是已经晚了恼朱味,还是有几名海兽趁刀客们下跪之际恼朱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拾起地上的弯刀恼朱味,切入自己的腹部恼朱味,切腹的海兽浑身抽搐倒在血污之中究渐座。李仁轨一声叹息恼朱味,命刀客将剩余的几名海兽看好恼朱味,等天亮之后再做论断究渐座。

  登州城内恼朱味,刺史府门外恼朱味,李仁轨亲自揭开海兽们头上的面具恼朱味,城内外的百姓刚开始还躲得远远的恼朱味,后来看到海兽头上的面具真的被拔掉后恼朱味,才凑近前来观望究渐座。那是几张成熟男人的面孔恼朱味,却显得如同凶神恶煞恼朱味,可笑的是那些男人一个个身材矮小恼朱味,而这种身高与体貌很符合临海一个岛国中的岛民究渐座。“我知道了恼朱味,这一定是倭奴人!”秦柏松拍着手笑道究渐座。冷不防被对面的一个倭奴人突然张嘴朝秦柏松的手指咬去:“八格!”秦柏松惊叫一声恼朱味,随即一个耳光甩了过去恼朱味,“你娘的!你一张嘴爷爷我就知道你是倭奴人!不过有人看到他们从海里冒出来恼朱味,这是怎么回事恼朱味,李兄你知道吗?”“事情很明了恼朱味,倭人只选择在大雾或者黑夜登陆恼朱味,就说明他们想营造一种神秘恐怖的氛围恼朱味,实际上他们乘坐了大船过来恼朱味,并把木筏并联在一起恼朱味,藏在浅水处恼朱味,然后戴上这种用猪尿泡缝制的面具恼朱味,踏着木筏上岸究渐座。有夜色做掩护或者在大雾缭绕中恼朱味,人在海岸无法看清海上的船只恼朱味,却只能看到他们踏在木筏上奔跑的状态恼朱味,由远及近恼朱味,看起来就像是从水里冒出来一样究渐座。如果不小心掉进海水里也淹不死恼朱味,面具上都连上了8根通气用的管子恼朱味,就像触角一样究渐座。他们故弄玄虚恼朱味,用一些大鱼的皮缝制了一层外皮恼朱味,包裹在这些雄性果下马身上……”李仁轨一一讲解说究渐座。

  “真卑鄙!漂洋过海就是为了上登州掳掠劫杀来了恼朱味,还装神兽?谁说给你听关于神兽的传说的?”秦柏松说着不解气上前又是几脚究渐座。“这些倭国人很精明恼朱味,时时刻刻都在学习我大唐礼仪文化恼朱味,从登州劫掠而来的钱财货物都通过大船从渤海运回了他们的国土究渐座。”李仁轨面露忧色地说究渐座。

  破了这起神兽案子后恼朱味,朝廷大为震惊恼朱味,随即派了重兵把守沿海防线一带究渐座。秦柏松疏于职守并且意图刺杀朝廷官员恼朱味,被贬到边疆充军恼朱味,而李仁轨重新受到朝廷重用恼朱味,被任命为海事都督一职恼朱味,专门镇守打击欲上岸作乱之“海兽”究渐座。

Tags: 海兽 掠城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minjian/154683.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