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升堂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第一回小县令奋擒大钦差

  县令施正迟头戴素金顶官帽恼朱味,身穿黑缎平金绣八宝鸳鸯补服恼朱味,望着大堂上方“明镜高悬”的牌匾恼朱味,他心情很好究渐座。绍兴师爷吕仁奉上一杯热茶恼朱味,施县令对他说:“身为一县之尊恼朱味,地方太平恼朱味,为善者多恼朱味,为恶者少恼朱味,实为本县幸事!”

  “对对恼朱味,这都是老爷您辛勤培育之果!不过今天是要忙乱些了究渐座。”师爷递茶给县令说究渐座。

  “为什么?”

  “老爷可知当今西太后慈禧老佛爷御前总管安德海安公公?”

  “西太后身边红人恼朱味,权倾朝野恼朱味,内阁宰辅费锐耕、军机大臣见了他都恭敬七分恼朱味,谁人不知?”

  “这安公公奉旨采买龙袍恼朱味,今日由本县过境恼朱味,乡绅富贾已到城外十里相迎恼朱味,可您……”

  县令面露愠色:“你先生饱读诗书恼朱味,可知道大清祖制严禁太监出宫?何来奉旨采买?”

  “是是恼朱味,龙凤袍乃是圣物恼朱味,也是大清律明禁的!”

  “本县又没有接到官文恼朱味,自见怪不惊!倒要看看何人狗胆包天恼朱味,敢破大清祖制招摇过市……”县令的话音刚落恼朱味,一身钦差服饰的大太监安德海恼朱味,带着一位身着四品文官彩绣雁补服恼朱味,头戴青金石顶子官帽的叶富和商人打扮长袍马褂的李有财昂然进了县衙正堂究渐座。安德海用女人嗓音道:“今天就让你这七品小吏见识见识敢违大清祖制恼朱味,狗胆包天之人!”并一脚踢开了要禀报的衙役究渐座。

  举座皆惊究渐座。

  四品官叶富喝道:“还不跪下?!”

  师爷腿一软就要跪下恼朱味,被县令一把拉住究渐座。安德海上前扯住县令耳朵把他拉下公座自己稳稳地坐了上去究渐座。

  县令:“你是何人敢在公堂之上与本县动粗?”

  叶富道:“这就是奉旨钦差恼朱味,当今西太后慈禧老佛爷御前大内总管安德海安公公!你还不快行大礼?!”

  县令说:“你不就是本县那个煤老板叶富吗?前两年你拜见本官恼朱味,两个鼻洞里还满是煤烟恼朱味,怎么如今就是四品的服饰啦?噢恼朱味,我明白啦!你买了个官!你捐了个官!”

  叶富很得意:“和县太爷同朝为臣恼朱味,幸甚!”

  县令:“我真想一头撞死!看看花钱买的候补官也对我指手画脚!”

  安德海立起恼朱味,他从靴页子里掏出几张纸选出了一张:“叶富接旨!”叶富跪下究渐座。“实授叶富正四品道员恼朱味,择日赴京面圣领命究渐座。钦此!”

  叶富:“领旨谢恩!”

  县令大怒恼朱味,冲至公案前一拍堂木:“大胆太监恼朱味,我等寒窗苦读二十载才考得个功名恼朱味,你给个官比吐口唾沫还容易恼朱味,你收了多少赃银?"

  安德海大骂:“本钦差口含天宪恼朱味,你他妈的不如老子一条京巴恼朱味,匡然敢如此冒犯究渐座。”

  大清国二百年铁律如山恼朱味,你个太监矫旨冒钦差恼朱味,这是死罪恼朱味,还敢咆哮我公堂恼朱味,还不从实招来?

  安大笑:“你凭什么?”

  县令托起官印究渐座。

  “凭这个?这值几两银子?”安德海把县令打倒在地恼朱味,县令用官印狂敲地面恼朱味,大喊:“升堂——升堂——”众衙役上堂恼朱味,雁翅排开恼朱味,刚挨了安德海一脚的捕头张虎照安德海就是一个耳光:“听你说话就是个太监恼朱味,还装有鸡鸡的孙子!”

  安德海连滚带爬又掏出一道圣旨恼朱味,念:“安德海奉旨采买恼朱味,沿途府道不得轻怠!……”

  张虎一把夺过恼朱味,交与县令究渐座。三人仔细看过有太后龙凤笺大玉玺的手谕恼朱味,绝对是真究渐座。这可怎么办?抓还是不抓?

  县令说:“他是个干啥的?太后老佛爷的尿壶他都天天抱着恼朱味,这懿旨弄几张还不容易?!”

  和安德海同来的古董店老板李有财此时可是条斯慢斯理地说话了:“正堂之上恼朱味,慢怠费锐耕、殴打钦差恼朱味,这才是死罪!

  安德海一脚踏在官椅上恼朱味,惊堂木一拍恼朱味,高喊:“刀斧手——”刀斧手应声而上究渐座。“你个狗胆包天的芝麻绿豆官恼朱味,今天我让****个来回!”丢令牌于地:“给我绑去砍了!”刀斧手把县令拖下大堂恼朱味,除去顶戴恼朱味,“还有这个!”刀斧手也把张虎拿下恼朱味,将二人按在地上恼朱味,头上垫了木墩子恼朱味,去了大刀的红封套子恼朱味,张虎对县令说:“老爷恼朱味,咱们下去和阎王伸冤去!我还跟着您老人家!”

  安德海高喊“用刑——”

  第二回县太爷妙审腐败案

  大堂外应声道:“刀下留人——”究渐座。疾步上来一位军官恼朱味,对大家一抱拳:“标下是巡抚标营把总恼朱味,有巡抚大人手谕究渐座。”说着挽起县令恼朱味,交给他一封信究渐座。县令看罢恼朱味,手一甩交给了安德海恼朱味,安公公一看立时面色惨白恼朱味,那是巡抚丁宝桢的手谕恼朱味,上面写着:“疑安德海矫旨私自出宫恼朱味,着即押送省城究渐座。”

  县令高举手谕:“诸位看清了恼朱味,这是本省巡抚丁宝桢的手谕究渐座。来人恼朱味,把安德海给我拿了!”

  “谁敢?”叶富叫一声恼朱味,横在了安德海前面恼朱味,安德海飞快地把一件白绢的什么东西塞给了叶富恼朱味,冷冷地说:“我倒要见识见识你们这位不知死活的丁大人究渐座。”

  县令叫李豹:“就由你将安公公送省城究渐座。”

  “一路小心恼朱味,千万不可逃了!”师爷又叮嘱究渐座。

  见押走了安德海恼朱味,四品道员叶富和古董店老板李有财也要开溜恼朱味,“慢!”县令制止说:“给叶大人看座究渐座。我有几句话请教这位古董店李老板究渐座。”

  李老板:“不敢恼朱味,不敢恼朱味,父台只管吩咐就是究渐座。”

  县令:“我请问你可有功名?”

  师爷:“功名就是有没有学历究渐座。”

  李有财:“小的没有究渐座。”

  师爷:“你没有功名恼朱味,按大清律在大堂之上见了朝廷命官你该下跪的恼朱味,为何不跪啊?是因为你仗了安德海和叶大人的势?!所以你不但不跪还羞辱县令咆哮公堂?”

  李有财胸脯一挺说:“师爷恼朱味,都怪小的腿硬究渐座。慢说是个小小的县衙大堂恼朱味,就是知府费锐耕、巡抚的大堂恼朱味,俺也是不跪的!”

  县令大怒恼朱味,叫人:“给我先掌嘴二十!叫他腿硬嘴也硬!”

Tags: 升堂

本文网址:/minjian/15466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