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寸草不生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卢树盈

  南宋年间恼朱味,邛州蒲江有一个人叫魏了翁恼朱味,足智多謀恼朱味,为人正直究渐座。庆元五年恼朱味,魏了翁进京赶考恼朱味,到了连云山究渐座。在一户破落的院门前恼朱味,他看到一个老妪往院门上挂了根绳子恼朱味,站在小板凳上恼朱味,就要把头伸进去究渐座。

  魏了翁大叫:“老人家恼朱味,不可轻生!”

  老妪的眼泪扑簌簌地往下落恼朱味,说道:“我家的田地被阮霸天抢了恼朱味,儿子又被打死恼朱味,我还活着做什么?”老妪说完恼朱味,蹬掉小板凳恼朱味,一心求死究渐座。魏了翁连忙跑过去恼朱味,抱住老妪的腿恼朱味,把她救了下来恼朱味,说:“你有什么冤情恼朱味,只管对我说恼朱味,我魏了翁一定能为你报仇雪恨究渐座。 ”

  老妪听了恼朱味,激动地抬起头说:“你就是足智多谋的魏了翁?早闻先生大名恼朱味,请你为老身做主……”

  说起这老妪恼朱味,家有几亩田地恼朱味,和儿子相依为命究渐座。可阮霸天看中老妪家的田地风水好恼朱味,要修大宅院恼朱味,想出低价买走老妪家的土地恼朱味,老妪和儿子坚决不答应究渐座。几天以后恼朱味,老妪儿子进山砍柴恼朱味,被人打死在山中究渐座。阮霸天还拿出一张字据恼朱味,说老妪儿子把那几亩田地输给他了究渐座。

  老妪知道儿子从不赌博恼朱味,肯定是阮霸天杀害了儿子恼朱味,用他的手指画押究渐座。老妪去县衙击鼓鸣冤恼朱味,县太爷状子都不看恼朱味,杖责老妪二十大板恼朱味,把她赶了出来究渐座。阮霸天平时恶霸一方恼朱味,和县太爷串通一气恼朱味,干了很多伤天害理的事情究渐座。

  魏了翁愤愤不平道:“这世上还有如此恶人!我一定想办法恼朱味,为你儿子报仇究渐座。”他细细打探了阮霸天的情况恼朱味,知道阮霸天是一个很迷信的人恼朱味,他爹死后恼朱味,他找了十二个阴阳先生恼朱味,才选中现在的墓地究渐座。

  魏了翁对阮老爹的坟墓十分好奇恼朱味,就让老妪带他去看究渐座。这阮老爹的坟墓还真不错恼朱味,背靠青山恼朱味,前有小溪恼朱味,远处一片田园恼朱味,视野十分开阔究渐座。

  老妪在旁边说:“都说阮老爹的坟葬得好恼朱味,阮霸天作恶才不被惩罚恼朱味,有阮老爹护佑呢究渐座。”

  魏了翁绕着阮老爹的坟墓走了几圈恼朱味,发现墓地一侧几丈远处长的玉米恼朱味,比别处的矮了许多恼朱味,颜色还发黄究渐座。魏了翁蹲下去细看恼朱味,见有一股黄水从玉米地下渗出恼朱味,流入小溪究渐座。他用手捧了点黄水放在鼻子下闻了闻恼朱味,接着站起来恼朱味,信心十足地说:“老人家恼朱味,我有办法治阮霸天究渐座。你回家好生歇着恼朱味,等我的消息究渐座。”

  老妪不放心地一再交代:“阮霸天从小练武恼朱味,一把长刀舞得虎虎生风恼朱味,先生一定要小心……”

  别过老妪恼朱味,魏了翁去了连云镇恼朱味,住进仙云客栈究渐座。放下行李恼朱味,出了客栈恼朱味,魏了翁换上破衫恼朱味,在脸上抹点黑泥恼朱味,又找了一根竹竿恼朱味,假装成瞎子究渐座。接着恼朱味,他找了个最热闹的巷口摆起地摊恼朱味,面前一张纸上写着:摸骨算命究渐座。命好你给我一文钱恼朱味,命贱我给你一两白银究渐座。

  这奇特的算命方式恼朱味,引来很多看热闹的人究渐座。一个汉子伸出手恼朱味,魏了翁摸着他的骨头恼朱味,闻到他的身上有一股腥臭味恼朱味,便说:“你阳骨大恼朱味,阴骨小究渐座。祖上积德恼朱味,牲畜成群恼朱味,衣食无忧恼朱味,好命!好命!”

  汉子摸出一文钱恼朱味,递给魏了翁:“先生算得真准恼朱味,我在马厩干活究渐座。”

  这时有人大声起哄:“这瞎子是蒙人的恼朱味,我们的命都好恼朱味,他就只赚不赔究渐座。”

  魏了翁眯起眼睛恼朱味,看到仙云客栈的伙计也在人群中恼朱味,想起自己住店的时候恼朱味,听到老板娘说伙计刚死了老婆究渐座。于是魏了翁拿出一两白银恼朱味,放在地上说:“如果有人命不好恼朱味,这银子就是他的了究渐座。”

  见到银子恼朱味,大家都伸出手来究渐座。魏了翁瞅准伙计的手恼朱味,紧紧捏住恼朱味,然后慢慢摸骨恼朱味,摇头晃脑地说:“贱命啊!他骨中带刺恼朱味,刺中带血恼朱味,后骨凄惨究渐座。他家有亡故之人恼朱味,且是他最亲密的枕边人……”

  伙计说不出话来恼朱味,眼泪直往下流究渐座。魏了翁拿起银子恼朱味,放在伙计的手心里究渐座。有认识伙计的人叫了起来:“这瞎子算得真准恼朱味,他刚死了老婆!”

  于是恼朱味,瞎子摸骨算命神准的消息恼朱味,很快传遍连云镇恼朱味,魏了翁的算命摊前排起了长龙究渐座。

  过了不久恼朱味,一匹快马飞奔而来究渐座。有人叫了起来:“阮霸天来了!”

  魏了翁眯着眼睛恼朱味,看到阮霸天长得五大三粗恼朱味,腰上别着一把长刀恼朱味,一脸凶相恼朱味,他跳下黑马恼朱味,来到算命摊前恼朱味,不声不响伸出手究渐座。魏了翁捏着阮霸天的手恼朱味,眉头紧锁恼朱味,过了许久才说话:“此骨奇特恼朱味,阴骨壮恼朱味,阳骨小究渐座。”

  阮霸天等不及了:“到底是好命还是贱命?”

  魏了翁不紧不慢地说:“此骨出豪门恼朱味,享尽富和贵究渐座。美女结成群恼朱味,人心都别离究渐座。”

  阮霸天暗暗点头恼朱味,算得真准恼朱味,他抢回家的娘们多恼朱味,虽然长得美恼朱味,但没一个和自己贴心究渐座。

  魏了翁继续说:“头顶大树恼朱味,残枝破叶究渐座。祖上积德恼朱味,福气用完究渐座。贱命恼朱味,我给你一两银子究渐座。”

  阮霸天惊呆了恼朱味,这瞎子居然敢说自己是贱命?魏了翁的眼睛眯成一条缝恼朱味,看到阮霸天的脸上阴云密布恼朱味,就又给他来了一句狠话:“不出一月恼朱味,老爷必有大难究渐座。”

  阮霸天是听人说瞎子算命十分准恼朱味,才慕名前来恼朱味,此刻也惊疑不定:“先生乃世外高人恼朱味,请为我解除祸端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他硬拉魏了翁进了阮府究渐座。

  阮霸天好酒好肉伺候恼朱味,魏了翁酒足饭饱恼朱味,点起香烛恼朱味,嘴里念念有词:“你家的祖坟偏了偏恼朱味,阮家福气要用完究渐座。若要避过当头祸恼朱味,祖坟往旁挪一挪究渐座。左边是青山恼朱味,右边是银川恼朱味,如要红运照恼朱味,长椅要坐端究渐座。”

  阮霸天听不懂:“请先生明示究渐座。”

  魏了翁说:“给你爹看地的先生留了一手恼朱味,后面是青山恼朱味,如一把长椅恼朱味,只有坐在当中恼朱味,才能安稳究渐座。可你家祖坟葬偏了一点恼朱味,如同坐在三脚凳上恼朱味,就会出现祸端究渐座。”

  阮霸天不相信恼朱味,马上跑去看了祖坟恼朱味,真的如魏了翁所言恼朱味,没葬在青山当中恼朱味,偏向右方究渐座。

  魏了翁被阮霸天拉到了阮老爹的坟前恼朱味,他微微一笑恼朱味,拿起罗盘转来转去恼朱味,嘴里念念有词:“祖坟坐长椅恼朱味,金银堆满仓究渐座。祖坟靠青山恼朱味,儿孙考高官究渐座。”

  阮霸天按照吩咐恼朱味,让下人跟着魏了翁的脚步恼朱味,在某处撒上石灰恼朱味,标记挪坟的位置究渐座。接着恼朱味,阮霸天站过去一看恼朱味,这瞎子真是厉害!刚刚好在青山中间究渐座。

  挪完祖坟恼朱味,阮霸天却分文没给恼朱味,就把魏了翁给赶走了究渐座。奇怪的是恼朱味,从那以后恼朱味,不管阮霸天在坟头栽什么草恼朱味,都会枯死恼朱味,阮老爹的新坟上寸草不生究渐座。

  都说坟头无草是凶兆恼朱味,连云镇的人更在疯传恼朱味,说阮霸天作恶多端恼朱味,气数将尽恼朱味,搞得阮霸天整天心中惶惶究渐座。

  可阮霸天不甘心恼朱味,这天又带着几个恶奴出去招摇究渐座。他看到一个美艳的农妇在采茶恼朱味,色心又起恼朱味,光天化日之下就要强抢民妇究渐座。

  村民们平时敢怒不敢言恼朱味,如今想到阮霸天气数将尽恼朱味,壮起胆子恼朱味,拿着锄头铁锹往阮霸天一伙冲去究渐座。看着村民气势汹汹恼朱味,想到沸沸扬扬的传言恼朱味,恶奴们害怕了恼朱味,犹豫着都止住脚步恼朱味,只有阮霸天一个人冲在了前面究渐座。

  这下好了恼朱味,村民们的锄头铁锹都往阮霸天砸去究渐座。以阮霸天平时的武功恼朱味,只要奋起反击恼朱味,还是能够逃命的恼朱味,可面前这村民造反费锐耕、无人相帮的阵势恼朱味,让他双脚发软恼朱味,使不出力恼朱味,终于被打死究渐座。

  大家都说瞎子摸骨算命厉害恼朱味,挪了阮老爹的祖坟恼朱味,破了阮霸天的福根恼朱味,他才遭到报应究渐座。

  魏了翁听了暗暗发笑究渐座。他当初去看阮老爹的祖坟恼朱味,发现玉米地下流黄水恼朱味,知道那下面肯定是硝土究渐座。于是他利用迷信恼朱味,假扮算命先生恼朱味,让阮霸天挪祖坟恼朱味,那下面的硝土就正好盖在了坟头上恼朱味,可不就是寸草不生吗?

Tags: 寸草不生

本文网址:/minjian/15453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