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黄白银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魏炜

  意外得金

  高安泰是个精明的药材商究渐座。这天恼朱味,他带着伙计刘四到南方去贩药材究渐座。谁知刚走到半路恼朱味,就着了奸人的道儿恼朱味,两个人都被下了蒙汗药恼朱味,醒来一看恼朱味,所带银两已被洗劫一空究渐座。

  当晚恼朱味,两人只得在一个破庙里栖身究渐座。刘四靠着墙打起了呼噜恼朱味,高安泰却睡不着恼朱味,越想越觉得自己倒霉究渐座。忽然恼朱味,他听到庙外传来了脚步声恼朱味,忙唤起了刘四恼朱味,躲进了暗处究渐座。

  只见两个人跨进庙来恼朱味,是一对老夫妻究渐座。他们进了庙恼朱味,先跪倒在地恼朱味,对着菩萨拜了拜恼朱味,然后掀起地上的青砖恼朱味,刨了一个坑恼朱味,拿出一个包裹埋进坑里恼朱味,又铺上了青砖恼朱味,相互搀扶着走了究渐座。

  等老夫妻走远了恼朱味,刘四小声问道:“当家的恼朱味,你猜他们埋的啥?咱扒出来看看!”说着恼朱味,他就扒出了包裹恼朱味,打开一看恼朱味,不觉惊叫出声恼朱味,“天呐恼朱味,金子!”

  高安泰凑近一看恼朱味,里面全是金锭子恼朱味,少说也有二百两究渐座。刘四兴奋地说:“当家的恼朱味,咱可发财了!这么多金子恼朱味,咱们一辈子也花不完呀究渐座。”高安泰点点头说:“正好可以先拿去做生意究渐座。”

  两个人就带着包裹出了庙门赶路恼朱味,天明时分来到一个小镇上究渐座。此时恼朱味,两个人都已走得腿软脚麻恼朱味,饥肠辘辘恼朱味,于是恼朱味,寻到一家饭馆恼朱味,要了几个包子两碗汤究渐座。吃饱后恼朱味,刘四掏出一个金锭子结账究渐座。小二看了看金锭子恼朱味,疑惑地问:“你这是啥呀?”

  刘四取笑他:“这是金子呀究渐座。咋恼朱味,你都没见过金子?”

  小二一撇嘴说:“我见过金子恼朱味,没见过你这样的金子究渐座。这金子我不要恼朱味,你换块银子吧究渐座。”

  刘四笑他:“你真是井底的蛤蟆——没见过世面究渐座。哥哥告诉你个办法恼朱味,一试就灵究渐座。这金子软啊恼朱味,一咬就能咬出个印儿来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他拿起金锭子恼朱味,咬了咬恼朱味,谁知这一咬就感觉不对头恼朱味,这金锭子太硬了恼朱味,快把牙给硌掉了恼朱味,也没咬出个牙印儿来究渐座。

  小二冷笑道:“咬啊恼朱味,你接着咬啊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就不客气地把他们赶出了饭馆究渐座。

  两个人打开包裹仔细一看恼朱味,发现那些金锭子比平常的金子略白恼朱味,又比银子略黄恼朱味,颜色有点奇怪究渐座。刘四问道:“当家的恼朱味,这是不是金子啊?”

  高安泰拿了个金锭子在手里掂着恼朱味,虽也是沉甸甸的恼朱味,倒真不太像金子恼朱味,他一时也疑惑了究渐座。刘四嚷嚷道:“非金非银恼朱味,原来是废物究渐座。快扔了吧恼朱味,省得带着累赘究渐座。”

  高安泰转了转眼珠恼朱味,说道:“非金非银恼朱味,或许比金银更值钱究渐座。咱们带着继续上路吧究渐座。”

  高安泰心想恼朱味,他和常州的老于家做了很多年的买卖恼朱味,也算是老主顾了恼朱味,跟他说说恼朱味,或许能赊得些药材回去贩卖恼朱味,完了再把银子还回来究渐座。

  于是恼朱味,主仆二人一路讨着饭恼朱味,来到常州恼朱味,寻到老于家究渐座。于掌柜看到他们衣衫褴褛的样子恼朱味,一时惊得说不出话究渐座。高安泰将路途所遇讲了一遍恼朱味,于掌柜连忙带二人洗澡换了衣裳恼朱味,又招待了饭食究渐座。

  吃饱喝足恼朱味,高安泰谢过于掌柜恼朱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究渐座。于掌柜略带歉意地说道:“高掌柜恼朱味,我做的是小本买卖恼朱味,是跟药农们赊来的药恼朱味,答应他们等药卖出即刻还钱恼朱味,你若拿走了药恼朱味,我不给他们钱恼朱味,他们就不会再信我的话恼朱味,以后我这生意就没法做了究渐座。”

  说着恼朱味,于老板从袖袋中掏出一个银锭子恼朱味,放到高安泰手上:“高兄恼朱味,这点银子恼朱味,也足够你们二人回家了究渐座。生意嘛恼朱味,今年没做成恼朱味,明年可以再做恼朱味,总有东山再起的时候究渐座。”高安泰谢过了于老板恼朱味,带着刘四告辞出来究渐座。

  非金非银

  只不过恼朱味,高安泰并没直接去码头租船回家恼朱味,而是在街上转悠着究渐座。刘四问他为何不回家恼朱味,高安泰说:“我估摸着有二两银子恼朱味,咱们就能搭船回家究渐座。余下的银子恼朱味,尽可以买些名贵药材带回去恼朱味,多少也赚一些究渐座。咱们这一趟恼朱味,总不能白跑吧究渐座。”刘四只得听从究渐座。

  高安泰货比三家恼朱味,終于在一家药材铺子选中了货物究渐座。正要买货恼朱味,却听到一声断喝:“慢着!”只见门帘掀起恼朱味,于老板冷着脸走了进来究渐座。原来于老板见高安泰虽十分落魄恼朱味,但随身携带着一个沉甸甸的包裹恼朱味,看样子里面装的非金即银恼朱味,怀疑他话里有假恼朱味,就派人悄悄跟着他们究渐座。

  听说他正四处挑选货物恼朱味,于老板更确信他编了套瞎话恼朱味,是想冠冕堂皇地甩了自己恼朱味,这才怒气冲冲地赶了过来恼朱味,说:“高兄恼朱味,你若嫌我家货物不好恼朱味,想另寻他家恼朱味,直说便是恼朱味,又何必演出戏来诓我呢?”

  高安泰连忙解释了一番究渐座。于老板还是不信恼朱味,眼睛盯着他的包裹究渐座。没办法恼朱味,高安泰只好倒出包裹里的锭子说:“这些锭子非金非银恼朱味,花不出去究渐座。贤弟你刚赠我的银子恼朱味,我想省下一点恼朱味,买点货物回去恼朱味,好歹赚一点儿啊究渐座。”

  于老板拿过那些锭子看了看恼朱味,确实非金非银恼朱味,一时也想不透高安泰的话是真是假究渐座。他一摆手道:“高兄既然花不了这么多银子恼朱味,我就不赠你这么多了究渐座。赠了你银子恼朱味,你却到别家店铺买货恼朱味,我心里不舒坦究渐座。你刚才不是说二两银子足够搭船回家了吗?那就给你二两吧究渐座。”说完恼朱味,他收起那锭银子恼朱味,从袖袋里掏出二两碎银子恼朱味,丢给了高安泰恼朱味,扬长而去究渐座。

  高安泰不敢再作他想恼朱味,带着刘四直奔码头恼朱味,搭船回家究渐座。

  船行几日恼朱味,到沧州靠了岸恼朱味,此时恼朱味,离家还有三百多里究渐座。两个人这一路要吃要喝恼朱味,眼下只剩百十个大子恼朱味,雇不起车马恼朱味,只能靠走了究渐座。他们也不住店恼朱味,那百十个大子恼朱味,只用来买饭吃究渐座。

  又走了几天恼朱味,百十个大子也已花完恼朱味,又得讨饭了究渐座。刘四还行恼朱味,每到一户恼朱味,多多少少总能讨到点儿吃的恼朱味,但高安泰就惨了恼朱味,常常空手而归恼朱味,还要遭到人家的白眼和数落究渐座。

  刘四只好把自己讨来的分一半给他吃究渐座。可没过两天恼朱味,刘四居然也讨不到了究渐座。人家不光不给他们吃食恼朱味,还不给他们好脸色究渐座。刘四可怜巴巴地问人家:“我都快饿晕了恼朱味,你就不能发点善心吗?”

  对方冷笑道:“你们带着一兜子金银恼朱味,却跟我们这穷苦人家来讨吃食恼朱味,真不要脸!”刘四这才明白恼朱味,高安泰始终背着那个包裹恼朱味,一走路就叮当作响恼朱味,人家都以为里面是金银财宝究渐座。

  刘四饿得不行恼朱味,就劝高安泰恼朱味,还是把那些没用的东西扔了吧恼朱味,不然恼朱味,再讨不到吃食恼朱味,两人非饿死不可究渐座。高安泰却把眼一瞪:“这东西非金非银恼朱味,世间罕见恼朱味,肯定非常值钱恼朱味,哪能就这么扔了?”

  刘四急得直跺脚:“当家的恼朱味,钱财都是身外之物究渐座。咱要是饿死了恼朱味,还要这值钱的东西干吗?你说它值钱恼朱味,怎么连个包子都换不来?”

  高安泰仍然振振有词:“宝贝当然不是普通人就能识得的究渐座。”

  高安泰让刘四先走恼朱味,快些到家骑马回来接他究渐座。他眼下虽饿恼朱味,但未必一时就会死究渐座。

  刘四想想恼朱味,这也是眼下唯一的办法了恼朱味,就告别了高安泰恼朱味,先走一步究渐座。

  作茧自缚

  果然恼朱味,刘四一个人就能讨到吃的恼朱味,脚下也快恼朱味,行了五日恼朱味,就赶回了高家究渐座。他把情况一讲恼朱味,高家立时派人骑着快马恼朱味,沿途来找高安泰究渐座。

  刘四带人寻到高安泰时恼朱味,高安泰已奄奄一息了究渐座。他们忙把高安泰抬进一家客栈恼朱味,熬了小米粥给他喂下恼朱味,又请来郎中给他医治究渐座。三天后恼朱味,高安泰神志清醒了恼朱味,脸色也好多了究渐座。刘四就套了马车恼朱味,送他回家究渐座。

  很快恼朱味,马车来到了镇上恼朱味,远远地都能看到家了究渐座。此时恼朱味,街边有个铁匠铺恼朱味,张铁匠正抡着大锤小锤打铁恼朱味,“叮叮当当”的打铁声传进马车里恼朱味,高安泰忽然说道:“停车!”

  刘四忙喊住了车子究渐座。高安泰下了车恼朱味,来到炉子前恼朱味,对张铁匠说:“铁匠恼朱味,给你看个宝贝究渐座。”说着恼朱味,他掏出一块锭子给他看究渐座。

  张铁匠接过来看了看恼朱味,就笑道:“我以为是啥宝贝呢恼朱味,原来是黄白银呀究渐座。”高安泰听了恼朱味,忙问:“你认得?快跟我说说恼朱味,这黄白银是咋回事儿?”

  张铁匠笑着说:“这里面有个故事恼朱味,我给你讲讲究渐座。”

  两年前恼朱味,张铁匠的师弟给他传信来恼朱味,说有个大活儿恼朱味,让他赶快去南方一趟恼朱味,他就风尘仆仆地赶去了究渐座。原来恼朱味,当地有个富戶恼朱味,家中有个纨绔公子究渐座。一日恼朱味,那纨绔公子突发奇想恼朱味,想看看黄金和白银熔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恼朱味,就偷拿了家中的百两黄金和百两白银恼朱味,让铁匠给熔铸成了新锭子恼朱味,就是这黄白银究渐座。等纨绔公子看到这黄白银的样子后恼朱味,又突发奇想恼朱味,想让铁匠把这黄白银重新分出黄金和白银来恼朱味,并许诺给予重奖究渐座。张铁匠想了些时日恼朱味,也没办法分出黄金和白银来恼朱味,只得走了究渐座。后来他听说恼朱味,那纨绔公子整天琢磨这事儿恼朱味,脑子都有毛病了恼朱味,其父母到处求神拜佛究渐座。

  刘四一拍大腿恼朱味,对高安泰说:“这么看来恼朱味,破庙里的那对老夫妻肯定是那公子哥儿的父母了恼朱味,想来是怕儿子老看着这些黄白银受刺激恼朱味,才给偷埋到破庙里的!”

  高安泰愣怔了好一会儿恼朱味,才问张铁匠:“你是说恼朱味,这黄白银没啥用处?”

  张铁匠点点头说:“没啥用究渐座。”

  高安泰呆了一呆恼朱味,身子立刻软了下去恼朱味,刘四忙扶住了他究渐座。但高安泰的身子却越来越重恼朱味,越来越凉恼朱味,刘四怎么唤他也不见应声恼朱味,他竟是死了

Tags: 黄白银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minjian/154530.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