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民间故事 > 

三绝戏

来源:澳门新萄京 作者:马海涛

  1.比才论亲

  话说有个年轻人叫司马良恼朱味,是司马老先生的独子究渐座。司马老先生曾中过状元恼朱味,学识过人恼朱味,他因厌倦朝廷里的争斗恼朱味,便借故去一个小地方任了个闲职究渐座。

  这司马良长得一表人才恼朱味,然而幼年时不幸染上眼疾恼朱味,后来双目失明成了盲人究渐座。但他竟比常人还厉害恼朱味,不但身手不凡恼朱味,琴棋书画还样样精通恼朱味,见识过的人无不惊叹究渐座。

  眼看儿子年纪也不小了恼朱味,司马老先生很是忧虑:司马良虽然眼盲恼朱味,但才华超群恼朱味,连朝中许多官宦人家的女儿都仰慕不已恼朱味,然而他生性孤傲恼朱味,认为那些大小姐日后难免会挑剔自己的缺陷恼朱味,所以坚决不愿高攀究渐座。

  一天恼朱味,有人来司马家说媒恼朱味,原来是秦尚书的独女秦小婉中意司马良恼朱味,但提出要先见面试试对方的真才实学究渐座。老先生大喜恼朱味,秦尚书可是朝廷重臣恼朱味,名望极高且为人正直恼朱味,早就听说其女儿更是天姿国色费锐耕、聪颖过人恼朱味,便一口应承下来究渐座。司马良拗不过父亲恼朱味,只好答应前去一见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父子俩如约赶往京城恼朱味,来到尚书府究渐座。秦尚书看到司马良仪表堂堂恼朱味,心里已是十分高兴恼朱味,便吩咐:“叫婉儿出来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从屋内款款走出一女子恼朱味,明眸皓齿费锐耕、黛眉粉腮恼朱味,举手投足间透出一股灵气究渐座。

  司马老先生一见恼朱味,赞叹不已恼朱味,主动问这秦小婉:“听说姑娘想试试犬子才学恼朱味,不知怎么个考法?”秦小婉却歉意地指了指自己的喉咙恼朱味,秦尚书只好上前解释:“小女前些年不幸误服了药恼朱味,哑了嗓子恼朱味,不能讲话究渐座。她执意要当面告知恼朱味,还望见谅究渐座。”老先生恍然大悟恼朱味,没想到秦小婉竟是个哑巴恼朱味,一边叹息造化弄人恼朱味,一边却觉得跟儿子也算是扯平究渐座。司马良也始料未及恼朱味,但表情依然淡定自若究渐座。

  秦小婉含笑来到一具古筝旁坐下恼朱味,手指轻触恼朱味,一曲曼妙之乐随之响起恼朱味,在场的人无不侧耳倾听究渐座。初听那声音如泣如诉恼朱味,仿佛晶莹的珍珠撒落玉盘;而后又绵延不绝恼朱味,似有万语千言深藏其中恼朱味,突然间乐声戛然而止恼朱味,竟是一曲终了究渐座。

  旁人不知其意恼朱味,司马良却微微一笑恼朱味,也从自己包裹内掏出一支洞箫恼朱味,不紧不慢地吹奏起来究渐座。只听那箫声悠长凄凉恼朱味,如同在诉说一段长久的心事恼朱味,众人都呆住了恼朱味,这两人刚见面就都演奏起伤感的曲调恼朱味,不知是何用意?

  司马良正在吹奏恼朱味,秦小婉又再次弹拨起古筝恼朱味,两曲交汇时恼朱味,竟有了令人惊喜的变化:只听乐音陡升恼朱味,节奏也随之明快起来究渐座。众人恍惚看见两只鸟儿飞离枝头恼朱味,跃入山涧恼朱味,穿梭林中恼朱味,相互追逐嬉戏恼朱味,满是愉悦之情究渐座。这曲筝箫合鸣结束后仍余音袅袅恼朱味,众人沉浸其中恼朱味,连乐声停止都恍然不知究渐座。

  秦尚书好不容易缓过神恼朱味,女儿已经悄悄来到自己身旁究渐座。他低声问:“对司马公子印象如何?”秦小婉娇羞一笑恼朱味,点了点头究渐座。秦尚书顿时大喜恼朱味,将司马老先生拉到旁边恼朱味,告知女儿这关已过究渐座。老先生也喜不自禁恼朱味,赶紧去问儿子究渐座。

  司马良却不急着回应恼朱味,又从包裹内取出一支毛笔恼朱味,老先生立刻会意:儿子这是要以画作答呢!秦尚书早就听说司马公子盲眼作画是一绝恼朱味,不想今天可以亲眼一见“盲画”的风采恼朱味,便马上安排人铺开纸张恼朱味,自己亲自研墨究渐座。

  司马良深吸一口气恼朱味,笔尖在洁白的宣纸上游走恼朱味,眨眼的工夫恼朱味,一只美丽的小鸟就跃然纸上究渐座。众人凑过去看恼朱味,却见那鸟背对人立于枝头上恼朱味,脑袋转向一侧望着远方恼朱味,眼角还挂着一颗泪滴究渐座。众人大惊恼朱味,秦小婉一见恼朱味,立刻红了眼圈究渐座。

  司马良似乎早料到了大家的反应恼朱味,他又取出另一幅画铺在桌上恼朱味,那上面也有一只小鸟究渐座。两幅画合拢后恼朱味,两只鸟正好四目相对恼朱味,众人再看时恼朱味,前面那只鸟的哀伤之感竟荡然无存恼朱味,分明是两只美丽的小鳥在深情凝望恼朱味,不禁都大声叫绝恼朱味,秦小婉也忍不住莞尔一笑究渐座。

  其实恼朱味,当初秦小婉弹奏古筝时恼朱味,司马良立刻就听出了她内心的孤独与无奈恼朱味,竟与自己的心境相同恼朱味,便也以同样曲调回应;而当两人筝箫共鸣后恼朱味,都迫切地想向对方倾吐遇见知音的喜悦恼朱味,一切尽在不言中究渐座。最后自己的盲画恼朱味,则更是表露了“在天愿为比翼鸟”的心愿究渐座。

  众人大喜之时恼朱味,秦尚书却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可惜了这么好的眷侣恼朱味,以后的日子恐怕得风雨共担啊!”司马老先生听后一怔恼朱味,他不知秦尚书何出此言恼朱味,却也不便多问恼朱味,只能笑着点点头究渐座。

  2.京城奇遇

  司马良和秦小婉成亲后恼朱味,果然百般恩爱恼朱味,两人还琢磨出了不少特殊的方式来交流究渐座。然而秦尚书当初的忧虑也成了现实恼朱味,两人婚后不久恼朱味,两家就遭遇了巨大的变故:由于当朝宰相吕威专横无比费锐耕、排斥异己恼朱味,秦尚书不愿与其为伍恼朱味,竟被冠以莫须有的罪名关进了大牢恼朱味,还连带上了亲家司马老先生究渐座。双方家族也因此遭受牵连恼朱味,一下子衰落了下来究渐座。

  这对小夫妻突然就失去依靠恼朱味,生活异常艰难究渐座。两人无以谋生恼朱味,秦小婉便提出隐姓埋名恼朱味,去京城卖艺维持生活恼朱味,司马良也点头同意究渐座。夫妻俩便共同前往京城恼朱味,一边卖艺恼朱味,一边暗中打探双方父亲的消息究渐座。

  这夫妻俩一看就不是普通的江湖艺人恼朱味,而且乐器演奏和盲书盲画都十分了得恼朱味,很快就在百姓中有了名声恼朱味,许多人大老远赶来捧场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两人正在表演恼朱味,秦小婉一眼看见人群中有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恼朱味,个头比同龄的孩子大恼朱味,看样子十分聪明伶俐究渐座。小男孩时不时凑上前来捣蛋恼朱味,秦小婉理解孩子多动恼朱味,倒也不在意究渐座。

  司马良一幅盲画刚画完恼朱味,立即有人出了个好价钱买走恼朱味,他又想取包裹里的洞箫恼朱味,却发现不在了究渐座。秦小婉也着了急恼朱味,往人群中一看恼朱味,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恼朱味,只见小男孩正手举着洞箫恼朱味,得意地冲两人笑呢!刚才稍不留神恼朱味,没想到竟被他如此神速地偷了去究渐座。

  秦小婉过去拽住小男孩恼朱味,双手比画着要他还回东西恼朱味,旁边也有人大声训斥恼朱味,小男孩却淘气地指了指自己的耳朵恼朱味,嘴里也含混不清恼朱味,好像在说自己听不见究渐座。这时有人说:“这小鬼就是附近那耍猴戏老头的跟班恼朱味,真的是个聋子究渐座。”秦小婉才恍然大悟究渐座。

  只听一声大叫:“糟了恼朱味,你们的银子被偷了!”秦小婉赶紧又回去恼朱味,原来有人趁她不备恼朱味,拿走了桌上的银子恼朱味,司马良自然无法看见恼朱味,她见丈夫白忙活一场恼朱味,又气又急究渐座。这时小男孩好像明白了一切恼朱味,红着眼过来还回洞箫恼朱味,随后扭头跑开了究渐座。

  卖艺结束恼朱味,一无所获的两人正要失望离开恼朱味,那个小男孩忽又跑了回来恼朱味,将一包散碎银子递给秦小婉恼朱味,似乎想弥补之前的过失究渐座。秦小婉正纳闷恼朱味,一个牵着猴子的老头气冲冲地赶了过来:“你这个不要脸的聋儿恼朱味,居然敢偷我的银子!”说完他拉着小男孩就要打究渐座。

  秦小婉见状恼朱味,立刻上前护住小男孩恼朱味,把银子还给了老头究渐座。老头愣了半晌恼朱味,叹口气说:“这小子老是调皮捣蛋恼朱味,我早就不想要他了究渐座。”他试探地问恼朱味,“你们愿意收留他吗?”秦小婉想都没想就点了点头恼朱味,老头叹了一声道:“那我就放心了究渐座。”说完他赶紧牵着猴子离开究渐座。

  秦小婉就这样收留了小男孩恼朱味,她心想夫妻俩正好膝下无子恼朱味,这小孩虽然调皮恼朱味,但也很善良恼朱味,便让他跟着一起卖艺恼朱味,还给他取名叫龙儿究渐座。

  她万万没料到恼朱味,龙儿还真不一般恼朱味,他跟着老头学了不少绝活恼朱味,舞艺费锐耕、杂耍费锐耕、硬气功什么的都会恼朱味,给两人的表演又平添了不少趣味究渐座。于是三人更加名声大噪恼朱味,老百姓都说他们是“盲哑聋三绝”恼朱味,他们的表演被称为“三绝戏”恼朱味,很快就成了京城民间的头牌究渐座。

  这天三人又出去卖艺恼朱味,过街时恼朱味,龙儿调皮地走在前头恼朱味,秦小婉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急促的马蹄声恼朱味,便猛地将龙儿往旁边一推恼朱味,自己又想拉住身旁的司马良恼朱味,不料却被冲上来的高头大马撞倒在地究渐座。

  骑马人赶紧勒住缰绳恼朱味,从后面又跟上来几匹快马恼朱味,一个大汉跳下马大骂:“你这不长眼的婆娘恼朱味,想找死啊?”只听领头的骑马人一声呵斥恼朱味,大汉立刻站到一旁究渐座。领头那人下马扶起她恼朱味,关切地问:“没伤着吧?”秦小婉见此人仪表不凡恼朱味,感激地摇了摇头恼朱味,示意自己不能讲话究渐座。

  那人才明白她原来是名哑女恼朱味,他再看三人恼朱味,虽然都是寻常打扮恼朱味,但似乎不同一般恼朱味,这时有路人提醒道:“官爷恼朱味,这可是出了名的‘三绝戏哟!”他顿时心生好奇恼朱味,仔细打听了三人的情况恼朱味,赞叹道:“江湖上果真能人不少啊!”接着恼朱味,他将大汉叫到一旁耳语了几句恼朱味,随后上马继续赶路究渐座。

  大汉拉了两匹马恼朱味,恭恭敬敬请三人上马恼朱味,笑着说:“你们走运了恼朱味,如意楼有请!” 秦小婉心里一震恼朱味,她早就听说过名满京城的如意楼恼朱味,那里聚集了许多顶尖的演艺名伶恼朱味,来的客人也大都是王公贵族究渐座。大汉带他们来到京郊一栋气势恢宏的楼阁恼朱味,吩咐他们三人表演给一个老头看究渐座。老头欣赏完表演恼朱味,拱手笑道:“大人果然眼光独到恼朱味,小孩子的把戏虽不入流恼朱味,但这筝箫合鸣恼朱味,真是天籁之音啊!”大汉也笑了起来:“还不赶快谢过左老板恼朱味,你们马上就能在如意楼演出了究渐座。”

  三人惊喜不已恼朱味,连忙拜谢究渐座。秦小婉忍不住思量:在这里演出恼朱味,说不定就能探听到自己公公的近况恼朱味,兴许还能找到搭救他们的办法呢!

  3.西域三绝

  如意楼的一楼是露天演出之处恼朱味,中央有一处华丽的舞台恼朱味,看客坐在四周观赏恼朱味,二楼以上则是相对私密的厢房究渐座。“三绝戏”来后不久恼朱味,凭借独特的形式恼朱味,很快就大受欢迎恼朱味,将其他的演艺者陆续比了下去恼朱味,他们的表演也成了贵客们每到必点的节目究渐座。由于夫妻俩过去家教严恼朱味,甚少抛头露面恼朱味,加之装扮上的改变恼朱味,所以没人知道两人的真实身份究渐座。

  来这里的不乏朝廷中人恼朱味,秦小婉借机探听他们的谈话恼朱味,很快就得知自己父亲与公公都已冤死在狱中究渐座。夫妻俩抱头痛哭恼朱味,下定决心要在如意楼等待机会恼朱味,如果遇见宰相吕威恼朱味,就寻机报仇恼朱味,然而吕威却从没来过如意楼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左老板将他们领到楼上的厢房恼朱味,里面坐着一位相貌威严的朝廷官员恼朱味,自称中书侍郎霍起究渐座。霍起道明了自己专程前来的缘由:皇上的四十大寿就快到了恼朱味,到时皇宫内将举办盛大的仪式恼朱味,连外邦众国也将派使节前来朝贺恼朱味,他则奉命在中原挑选一个最精彩的表演恼朱味,作为寿宴上的压轴节目究渐座。他听说如意楼的“三绝戏”最为有名恼朱味,想要亲自来品鉴一下究渐座。

  司马良不敢怠慢恼朱味,赶紧带着大家表演最近新排好的内容究渐座。夫妻俩的筝箫合鸣经过反复磨炼恼朱味,早已配合得天衣无缝恼朱味,曲目也更加新颖:乐声刚一响起恼朱味,听者仿佛置身幻境恼朱味,闭上眼时恼朱味,就像被无数的鸟儿牵引恼朱味,在幽林中游走恼朱味,身心空灵无比;偶尔睁眼看时恼朱味,龙儿正俏皮地合着节拍起舞恼朱味,恍若一个顽童在林中自在嬉闹恼朱味,好不快活究渐座。一曲下来恼朱味,连一旁的左老板也忍不住拍手叫绝究渐座。

  霍起却皱起了眉头:“你们的表演尚可恼朱味,但与对手相比差得太远恼朱味,还是不看了吧究渐座。”说完他站起来就要走究渐座。司马良的倔劲也上来了:“大人所说的对手不知是谁恼朱味,可否让我们一见?”霍起冷笑一声恼朱味,告诉他恼朱味,这次西域胡王也派来了特殊的表演者恼朱味,据说极为了得恼朱味,正好胡王的使节就要去霍府拜访恼朱味,他们如果不服气恼朱味,可以一起去见见恼朱味,也好输个明白究渐座。

  三人便跟随霍起来到他的府上恼朱味,躲在一旁观察究渐座。不久后胡王的使节如约前来恼朱味,他邀请霍起走到院子中央恼朱味,两队人马并排从大门外抬着一个长长的物件进来恼朱味,来到院内刚往下放恼朱味,那家伙就忽地站了起来恼朱味,足足有几层楼高恼朱味,仔细看恼朱味,竟是一个非常高的人!只见那人头戴西域貂皮帽恼朱味,披着一件垂到地面的巨型长袍恼朱味,小小的脑袋和奇长的躯干显得极为不相称恼朱味,这怪异的亮相不禁让暗处的秦小婉等人大吃一惊究渐座。

  使节问霍起:“另一人进门也有些难度恼朱味,不知可否暂时将门板拆下?”霍起立刻叫人拆了门板恼朱味,这时从门外又硬生生挤进来一个巨大的胖人恼朱味,身躯得有几个常人大小恼朱味,他的穿着也很奇特恼朱味,从脖子到脚恼朱味,都套在一件宽大的连体衣衫内恼朱味,鼓鼓囊囊的显得十分滑稽究渐座。

  使节得意地问:“大人恼朱味,这两人的身材在中原不会有同类吧?”霍起连连叫绝恼朱味,说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高和这么胖的究渐座。使节笑了笑恼朱味,告诉他其实第三个人也早就进来了究渐座。

  霍起正在納闷恼朱味,只见大胖人旁边突然又冒出个侏儒来恼朱味,原来他一直就藏在胖人身后恼朱味,竟没有被发现究渐座。这侏儒脑袋奇大恼朱味,头上梳着几根胡人特有的小辫子恼朱味,身长不足三尺恼朱味,却穿着拖地的长袍恼朱味,让人误以为是大胖人背后拖着的袍子究渐座。

  霍起赞叹道:“皇上最喜欢奇人异事恼朱味,这三人到时必定会震惊全场恼朱味,不过要是能再加些表演就更绝了究渐座。”使节哈哈大笑恼朱味,一声令下恼朱味,院子里的三人居然又有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只见那长人长袖一拂恼朱味,一身长袍陡然落下恼朱味,让人看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那人原来竟是名矮小的侏儒恼朱味,站在两具高高的铁架子上!只见侏儒双腿驱动着特制的铁架子恼朱味,毫不费力地在院内走了起来恼朱味,这顷刻间的转变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恼朱味,使节也夸耀这本领没有几十年的功力无法练成究渐座。

  又听那名原本是侏儒的人大笑几声恼朱味,矮小的身子转眼间拔地而起恼朱味,连同拖地的长袍都一起长了起来恼朱味,侏儒一下子反倒变成了巨人恼朱味,一般人连他的肩膀也够不着!使节解释此人更不寻常恼朱味,不仅会惊人的“缩骨功”恼朱味,还精通中原戏曲中著名的“矮子功”恼朱味,之前他故意缩小身躯而且蹲着行走恼朱味,才让人误会成了侏儒究渐座。

  说话间恼朱味,大胖人也不闲着恼朱味,原地转了三圈恼朱味,再看时整个人已经完全变得干瘪恼朱味,那衣衫就像胖子消瘦后皮肤的褶皱一般耷拉了下来究渐座。使节又介绍恼朱味,这人练过一种独特的气功恼朱味,只要一发功恼朱味,外面套着的连体衣衫瞬间就会被空气胀满恼朱味,所以看上去像个大胖子恼朱味,最胖时甚至可以将整个身子都鼓成球形究渐座。

  使节得意地说:“这就是胡王特意为贵国皇上大寿献上的好礼:西域三绝究渐座。不知我们的‘长短圆三绝恼朱味,比之贵国如意楼的‘盲哑聋三绝如何?”霍起哈哈大笑恼朱味,拱手道:“胡王用心良苦恼朱味,西域的奇人自然要高明不少啊!”远处的司马良一听恼朱味,心里顿时怒火中烧究渐座。

  使节满意地带人离开了恼朱味,司马良三人也走了出来恼朱味,霍起问:“诸位该看的也看了恼朱味,应该知难而退了吧?”司马良已经通过秦小婉的提示弄清楚了刚才的一切恼朱味,他摇头表示不服恼朱味,自信他们还有技艺胜过对方究渐座。

  霍起不屑地看着眼前的三人恼朱味,说自己要跟其他大臣一起做裁决恼朱味,他们只有一次机会跟“西域三绝”当面较量恼朱味,时间就在三日之后究渐座。他冷笑着说:“双方的水平我都清楚恼朱味,看你们还能有什么奇招?”

  4.后来居上

  司马良并未被对手的奇技吓倒恼朱味,回到家中恼朱味,他告诉小婉恼朱味,自己想拼力争取参加皇上的寿宴恼朱味,不仅是要胜过胡人恼朱味,更是要赢得皇上的赏识恼朱味,日后才有机会找宰相吕威报仇究渐座。秦小婉虽然赞同恼朱味,但她今天亲眼看见了“西域三绝”的厉害恼朱味,难免担心究渐座。

  司马良猜到了她的疑虑恼朱味,微微一笑:“娘子恼朱味,我俩平时在家里是如何交流的?”秦小婉正好坐在古筝旁恼朱味,她指尖一滑恼朱味,顿时明白了司马良的用意究渐座。不过司马良提醒她恼朱味,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三天恼朱味,她必须日夜苦练恼朱味,把平日的习惯练成真正的“绝活”究渐座。

  司马良又转向龙儿恼朱味,不由叹了口气恼朱味,这龙儿不仅耳聋恼朱味,也不能正常说话恼朱味,沟通就更加艰难了究渐座。夫妻俩费了很大的劲恼朱味,才使龙儿明白恼朱味,必须让刚学会的乐舞有极大提升恼朱味,不仅时间很短恼朱味,真正考验他的是远超正常人的眼力和悟性究渐座。龙儿虽然年纪尚幼恼朱味,但异常聪明恼朱味,两人见他懂事地点了头恼朱味,才终于放下心来究渐座。

  三天后恼朱味,“三绝戏”和“西域三绝”都来到了约定的地点恼朱味,霍起及一帮大臣也悉数到场究渐座。霍起示意胡人先表演恼朱味,“长短圆三绝”一起亮相恼朱味,奇装异服加之诡异的伪装术让大臣们无不惊呼恼朱味,有人曾经看过司马良三人的表演恼朱味,不免替他们担心起来究渐座。

  胡人演完就走了恼朱味,司马良不紧不慢地来到台上恼朱味,朝众人一拱手:“各位大人恼朱味,请看第一个节目‘观形知音究渐座。”随后他安然坐下恼朱味,和秦小婉分别演奏各自的乐器恼朱味,一曲美妙的筝箫合鸣响起恼朱味,众人陶醉之余却看不出有何特别恼朱味,这时就见龙儿缓缓来到两人中间恼朱味,伴随着乐音起舞恼朱味,独特的童稚之感令人忍俊不禁究渐座。

  霍起左看右看恼朱味,不以为然:“这不跟我上次在如意楼见过的差不多吗?”有大臣似乎发现了端倪恼朱味,提醒道:“大人恼朱味,那小孩不是聋子吗恼朱味,他怎么能听得见声音?他其实是通过夫妻俩的肢体动作恼朱味,并且观察他们手指触摸的乐器位置恼朱味,自己猜出来的旋律啊!”众人这时才恍然大悟恼朱味,全都拍手称奇究渐座。

  霍起决定亲自试试恼朱味,他中断了三人的表演恼朱味,自己随机指令旋律恼朱味,让司马良夫妇演奏究渐座。不料那龙儿当真了得恼朱味,他的眼睛一边紧盯着夫妻俩的口型和动作恼朱味,一边留意二人碰触的乐器部位恼朱味,身子依然灵活地舞动恼朱味,无论乐声或长或短费锐耕、或悲或喜恼朱味,龙儿的表情和姿态都能准确无误地传递出韵律究渐座。其实龙儿习练乐舞本有一定基础恼朱味,但之前的动作更多是凭记忆恼朱味,这次恼朱味,经过三天的苦练恼朱味,就达到了靠眼力能感知旋律的境界究渐座。

  乐舞结束恼朱味,司马良又笑着问秦小婉:“第二个节目是‘以筝代话恼朱味,娘子可准备好了?”秦小婉微微一笑恼朱味,双手指尖同时拨弄起古筝上的弦恼朱味,也不知她究竟拨动了哪几根弦恼朱味,就听见一句清脆的回答从古筝上蹦了出来:“准备好了恼朱味,谢夫君!”这声音清晰可辨恼朱味,而且像极了人声恼朱味,令大臣们更为惊讶:没想到乐器除了可以演奏音乐恼朱味,还能说话!

  司马良笑着解释道恼朱味,这每个字的发音都是不同筝弦的组合恼朱味,力道的拿捏也要恰到好处恼朱味,夫妻俩平时就是靠这个沟通的恼朱味,但要练到逼真极其艰难究渐座。有人不信恼朱味,便主动向秦小婉提问恼朱味,但无论他问什么话恼朱味,秦小婉都能通过古筝对答如流究渐座。这也全靠了秦小婉的日夜加练恼朱味,毕竟平时跟司马良的对话相对简单恼朱味,为了应付这次考验恼朱味,她仅仅三天便找出了大部分文字的发音方法究渐座。

  最后轮到司马良了恼朱味,他要表演的是“摸骨画像”恼朱味,这也是他一直深藏不露的绝技究渐座。他邀请一位大臣坐在面前恼朱味,左手在对方的脸上摸索恼朱味,触摸五官与面部轮廓恼朱味,右手同时提笔在宣纸上游走恼朱味,只一袋烟的工夫就作画完毕究渐座。当他将画展示给大家恼朱味,在场的人无不惊叹:盲眼的司马良全凭用手感知恼朱味,竟然就画出了对方逼真的肖像恼朱味,分毫不差!

  表演結束恼朱味,众大臣纷纷推举让难度更高的“三绝戏”入选皇上寿宴恼朱味,唯独霍起依旧不认可恼朱味,他坚持胡人的表演也有独到之处恼朱味,而且寿宴这种场合理应给胡王面子究渐座。争执不下恼朱味,众人只好决定回禀皇上恼朱味,由皇上来定夺究渐座。

  这天司马良等人正在后台休息恼朱味,左老板急匆匆地催促他们登台恼朱味,说是皇上要亲自来看表演究渐座。三人刚上台恼朱味,就看见如意楼的大门开启恼朱味,皇上带着一群侍卫以及霍起等大臣走了进来恼朱味,四周的看客在惊慌中纷纷下跪究渐座。皇上和颜悦色地叫他们都起来坐好恼朱味,自己倒也不讲究恼朱味,选个中间的位子就坐下了究渐座。

  秦小婉打量着皇上恼朱味,大吃一惊:这人不就是当初在街头遇见的那名骑马人吗?再看他旁边那名贴身侍卫恼朱味,正是那个带他们来到这里的大汉究渐座。她突然想起曾经听朝廷的人闲聊恼朱味,说皇上有时爱在京城内微服私访恼朱味,没想到上次竟然让他们给撞上了究渐座。她心里激动不已恼朱味,暗暗祈求三人的表演能打动皇上究渐座。

  皇上看了“三绝戏”恼朱味,果然龙颜大悦恼朱味,昭告全场恼朱味,这正是自己期待在寿宴上看到的压轴表演究渐座。原来他也听说胡王派来了特殊的表演者恼朱味,但内心深处更希望中原有能人出现恼朱味,不能让胡人抢了风头恼朱味,而且他认为“西域三绝”流于形式恼朱味,“三绝戏”才有深厚的文化底蕴究渐座。

  5.三绝救驾

  皇上说完就想离开恼朱味,霍起却匆匆走了过来恼朱味,禀报说胡王的使节及表演者正在大门外恼朱味,他们听说皇上来到了如意楼恼朱味,便专程赶过来想与“三绝戏”再决高下究渐座。见皇上面露不悦恼朱味,霍起提醒他恼朱味,胡王这次特意派人前来贺寿恼朱味,不便伤其面子恼朱味,皇上只好同意再看看他们的表演究渐座。

  “长短圆三绝”先后进了如意楼恼朱味,当那名假长人登上舞台时恼朱味,头顶已经与厢房的四层楼平齐恼朱味,引得全场的人啧啧称奇究渐座。假侏儒和假胖人也一左一右地上了台恼朱味,三人站成一排恼朱味,恭恭敬敬地对着坐在下面的皇上作揖究渐座。

  皇上对这些胡人的固执感到不快恼朱味,催促道:“你们有什么绝招恼朱味,都尽快展示吧究渐座。”霍起一听恼朱味,示意三人不用再客套究渐座。只见那扮长人的侏儒长袖一拂恼朱味,身上的长袍登时落下恼朱味,再次露出了下面两根巨大的铁架子恼朱味,但出人意料的是恼朱味,这次铁架子顶端居然插着一张弓和许多利箭究渐座。侏儒怪笑一声恼朱味,迅速张弓搭箭恼朱味,那箭竟笔直地朝着对面的皇上射去!

  全场的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呆了恼朱味,侍卫们纷纷冲过去用身体保护皇上恼朱味,但由于铁架实在太高恼朱味,无法阻挡恼朱味,那侏儒站在上面不停放箭恼朱味,侍卫的尸体顷刻就在皇上面前堆成了小山究渐座。旁边的假胖人见侏儒没有得手恼朱味,猛地发力将全身膨胀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恼朱味,一骨碌就从舞台上滚了下来恼朱味,径直朝着皇上的方向碾压过去究渐座。

  眼看圆球就快要接近皇上恼朱味,突然冲过来一个瘦小的身影恼朱味,只听见“砰”的一声巨响恼朱味,两者硬生生地撞在了一起恼朱味,原来是龙儿及时赶来救驾!圆球被龙儿的硬气功顶过之后恼朱味,立刻泄了气恼朱味,刚滑出几步便被侍卫砍杀究渐座。这时舞台上那名假侏儒也已经长成了巨人恼朱味,他见情况不妙恼朱味,一把抄起铁架上挂着的长刀恼朱味,气势汹汹地冲下了舞台究渐座。

  就在这时恼朱味,舞台下的司马良和秦小婉同时站了起来恼朱味,司马良双手将古筝高高托起恼朱味,秦小婉则打开下面藏着的暗盒恼朱味,露出了一排隐秘的小圆洞!秦小婉用力转动后面的机关恼朱味,几支飞镖迅疾飞出恼朱味,不偏不倚正中巨人胸口恼朱味,对方立刻倒地毙命究渐座。铁架子上的侏儒见又冒出了强敌恼朱味,正想朝这边放箭恼朱味,夫妻俩奋力将古筝举过头顶恼朱味,又一排飞镖远远地直奔侏儒而去恼朱味,他“哇呀”一声就从架子上摔了下来究渐座。

  看见三名怪人相继毙命恼朱味,皇上刚刚松了口气恼朱味,谁知恼朱味,站在远处的霍起朝一旁的左老板使了个眼色恼朱味,左老板会意地大声号令恼朱味,场内一群伪装成看客的人恼朱味,突然纷纷拔出了砍刀恼朱味,朝着皇上冲杀过来究渐座。原来霍起和左老板得知皇上要来如意楼恼朱味,便提前在看客中暗藏了众多杀手恼朱味,以防万一胡人失手恼朱味,好及时补上恼朱味,他们铁了心要趁这次机会将皇上除掉究渐座。

  眼看众杀手逼近恼朱味,皇上身边的侍卫已经所剩无几恼朱味,一楼的大门早已被关闭恼朱味,外面的侍卫也进不来恼朱味,情急之下恼朱味,秦小婉向龙儿使了个眼色恼朱味,朝楼上指了指究渐座。龙儿会意地跑向皇上身旁的一根大柱子恼朱味,抱着柱子朝皇上示意恼朱味,皇上很快弄清楚了他的意图恼朱味,让龙儿把自己背起来究渐座。他还在担心孩子的身子骨能否撑得住恼朱味,龙儿已麻利地手脚并用恼朱味,顺着柱子往上爬恼朱味,眨眼间就上了三楼究渐座。下面的杀手见皇上上了楼恼朱味,又全都向楼上拥去究渐座。

  龙儿见杀手跟了上来恼朱味,赶紧领着皇上进入厢房恼朱味,自己先钻到窗户外恼朱味,示意皇上也出来究渐座。龙儿驮着皇上在楼外面腾挪恼朱味,像猿猴一样恼朱味,忽然间就从三楼向下滑去恼朱味,把下面的人全都看傻了究渐座。一转眼的工夫恼朱味,两人就到了地面恼朱味,赶来的侍卫们立刻把皇上围了起来究渐座。

  皇上终于长舒了口气恼朱味,感激地拍了拍龙儿的脑袋究渐座。不一会儿恼朱味,如意楼的大门被撞开了恼朱味,外面的侍衛全都冲了进去恼朱味,把杀手消灭恼朱味,然后搀扶着司马良和众大臣出来究渐座。这时皇上才发现唯独秦小婉不在恼朱味,他还在担心时恼朱味,一群侍卫也保护她走了出来恼朱味,并禀报皇上恼朱味,密谋造反的霍起和左老板双双毙命恼朱味,胡王的使节也已经自刎而亡究渐座。

  众人全都死里逃生恼朱味,皇上对三人的表现惊叹不已:“原来朕刚才所见恼朱味,才是真正的‘三绝戏啊!”秦小婉淡淡一笑恼朱味,这乐器里的秘密其实只有夫妻俩知道恼朱味,两人为了能有机会在如意楼手刃杀父仇人吕威恼朱味,早就将古筝精心改造成了暗器恼朱味,没想到今天却派上了用场究渐座。

  司马良却若有所思恼朱味,他断定今天行刺皇上的事绝非偶然恼朱味,而且主谋肯定不止中书侍郎霍起这么简单恼朱味,但朝廷中比霍起地位更高的人屈指可数恼朱味,谁会是真正的幕后主使呢?正想着恼朱味,司马良猛然感到手被秦小婉握住了恼朱味,纤细的手指在他手心飞快地写了几个字究渐座。

  6.奇曲终了

  谋逆者的阴谋失败恼朱味,让皇上也看清了胡王的真实面目恼朱味,由于中原和胡国曾经战乱不断恼朱味,皇上本想借祝寿来巩固得之不易的和平恼朱味,没想到胡王依然贼心不死究渐座。事后他查出正是霍起跟胡王预先串通恼朱味,想利用“西域三绝”在寿宴上行刺自己恼朱味,所以才一直阻挠“三绝戏”究渐座。司马良三人因立下大功恼朱味,被皇上邀请到宫内小住恼朱味,准备改日论功行赏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皇上在御花园里宴请群臣恼朱味,司马良等人也受邀在列究渐座。酒过三巡恼朱味,皇上看了一眼身边的宰相吕威:“吕爱卿恼朱味,朕赐你的虎形玉佩还在吗?”吕威一惊恼朱味,赶紧回答:“陛下亲赐之物恼朱味,自然随身携带究渐座。”他从身上取出一块玉佩来恼朱味,上面雕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老虎究渐座。皇上接过一看恼朱味,道:“仿得不错恼朱味,可以乱真了究渐座。”

  吕威不知皇上何意恼朱味,却见皇上自己也掏出一块玉佩恼朱味,上面雕的是一条龙究渐座。皇上将两块玉佩拼在一起恼朱味,长叹道:“可惜恼朱味,你这块看上去很像恼朱味,却是只知其形不知其意啊!”吕威浑身一颤恼朱味,只听皇上说恼朱味,这两块玉佩本是龙虎合璧恼朱味,当初赐予吕威一块恼朱味,为的是防范自己在外遭遇不测恼朱味,可以将玉佩作为传递皇令的凭证究渐座。这两样东西拼在一起本该天衣无缝恼朱味,假的玉佩自然现出原形究渐座。

  吕威大惊恼朱味,还想极力狡辩恼朱味,这时秦小婉站了起来恼朱味,也从身上掏出一块同样的虎形玉佩究渐座。皇上将小婉的玉佩与自己的拼在一起恼朱味,果然严丝合缝究渐座。

  原来恼朱味,那天秦小婉在如意楼救了皇上恼朱味,却没有着急离开恼朱味,她看见霍起和左老板仓皇地逃向了舞台背后恼朱味,便带着几名侍卫追了上去恼朱味,谁知众人进入后面的走廊恼朱味,却再也找不到人究渐座。秦小婉早就听说左老板在楼内设有许多机关恼朱味,便顺着走廊上的墙壁摸索恼朱味,果然发现有一处是活动的恼朱味,里面竟藏着一间密室恼朱味,等她和侍卫们冲进去恼朱味,发现霍起和左老板鲜血淋漓地躺在地上恼朱味,已经断了气究渐座。

  她打开密室另一侧的门恼朱味,发现这是如意楼的后墙恼朱味,杀死两人的凶手已经逃跑究渐座。她继续在密室中搜寻恼朱味,又看见墙上有个小孔正对着舞台恼朱味,这才明白凶手一直在暗中观察场内的动静恼朱味,等霍起和左老板逃进来后恼朱味,凶残地将两人灭了口究渐座。但这神秘人物逃走时太过匆忙恼朱味,将一枚玉佩掉在了地上恼朱味,被秦小婉拾了起来究渐座。

  皇上咬牙怒斥吕威:“你这个狗奴才恼朱味,我出于信任才将玉佩赐给你恼朱味,没想到养虎为患!”他一声令下恼朱味,侍卫马上将面如死灰的吕威拖了出去究渐座。皇上又下诏恼朱味,为之前被吕威害死的秦尚书费锐耕、司马老先生正名恼朱味,因为司马良夫妇私下已向他坦白了真实身份恼朱味,今天这场宴席正是有备而来究渐座。

  这天恼朱味,夫妻俩带着龙儿来向皇上辞行究渐座。皇上见挽留不住恼朱味,便命人将一名聪明伶俐的宫女带了进来恼朱味,原来他一直担心夫妻俩生活不便恼朱味,特意为他们挑选了一名贴身丫鬟恼朱味,想帮助两人更好地沟通究渐座。

  司马良和秦小婉婉拒了皇上的好意恼朱味,表示夫妻间交流毫无问题究渐座。皇上不解恼朱味,问他们:“你俩虽然能以筝代话恼朱味,但总不能随时都带着乐器出门吧?”秦小婉看见旁边桌上正好有副竹简恼朱味,笑着用小刀飞快地刻下一行字恼朱味,司马良用手触摸恼朱味,马上就会意地点点头究渐座。皇上吃惊得合不拢嘴恼朱味,原来对于这对夫妻来说恼朱味,随处都有沟通的法子啊!

  皇上又感叹龙儿小小年纪也本领了得恼朱味,爱怜地说:“你既然叫龙儿恼朱味,又救过朕的命恼朱味,这也是天意恼朱味,以后朕就认你做义子吧!”

  夫妻俩一听大喜恼朱味,赶紧拉着龙儿叩头谢恩究渐座。

  皇上哈哈大笑恼朱味,神秘地说还有桩大事要跟他们商议恼朱味,便领着三人来到了御花园内恼朱味,里面有一大群男男女女不知在忙活什么恼朱味,场面颇为壮观究渐座。秦小婉過去一看就呆住了恼朱味,原来那是群跟他们一样的残疾人在尽情施展才华:有失去上肢的人用嘴叼着毛笔游刃有余地作画恼朱味,有双手仅剩几根指头的人在熟练地弹琴恼朱味,也有双目失明的人演练着精湛的剑术……

  见三人吃惊恼朱味,皇上微笑着道出了原因:上次的如意楼事件恼朱味,据说已经在西域流传开了恼朱味,说中原仅靠三个残疾人便击败了胡王精心筹划多年的图谋恼朱味,因此胡人对中原更心生畏惧究渐座。

  皇上发现残疾人也能文能武恼朱味,甚至比正常人还有潜力恼朱味,便在全国征召了大批身有残疾的能人异士恼朱味,希望加以磨炼恼朱味,成为各类优秀人才恼朱味,从而振奋国家恼朱味,让胡人更加不能小觑中原究渐座。

  皇上殷切地问:“点拨这些人的重任就拜托各位了恼朱味,你们该不会再推辞了吧?”三人会意地点点头恼朱味,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

Tags: 三绝戏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minjian/15452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