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相思本就无益恼朱味,但偏偏我喜欢啊

来源: 作者:

  只要我留在这个我们一起长大的城市恼朱味,我就会想他恼朱味,铭心刻骨地想究渐座。但我不能离开青岛恼朱味,这里是我灵魂的故乡恼朱味,是我所有悲伤与欢乐都能妥帖收藏的家究渐座。    

1    

我穿着墨绿色的格子衫在街上闲逛究渐座。青岛的5月恼朱味,阳光热烈究渐座。7点钟恼朱味,我沿着黄山路七拐八拐恼朱味,路过高密驴肉火烧店恼朱味,路过友客便利店恼朱味,来到一个小小的早市究渐座。早市已经全部开张恼朱味,黄瓜费锐耕、西红柿费锐耕、土豆们躺在从黄岛赶来的大叔的车上恼朱味,那黄瓜水灵灵恼朱味,鲜嫩嫩恼朱味,咬一口恼朱味,嘎嘣脆究渐座。    

对了恼朱味,黄岛是青岛的一个辖区恼朱味,从前我去黄岛要挤3个小时的公交车恼朱味,现在坐青西快线只需要一个多小时恼朱味,因为青岛和黄岛之间有了一条海底隧道究渐座。每次路过海底隧道时恼朱味,我都会看向窗外究渐座。五光十色费锐耕、眼花缭乱的恼朱味,我想象出来的海底恼朱味,有海妖恼朱味,有人鱼恼朱味,有玻璃窗倒影里费力地攥着公交车吊环的我究渐座。    

每到这时恼朱味,我都会有点想念宋珩究渐座。在我们还是初中生的时候恼朱味,每天呼呼啦啦刷着学生卡冲上公交车时恼朱味,他都会留一只袖子给我究渐座。我们把座位让给老爷爷老奶奶恼朱味,宋珩抓着吊环恼朱味,我抓着他究渐座。司机大叔开着车穿过开满蔷薇花的街恼朱味,接着又一个猛子扎入一条绿意温润的小径恼朱味,我们的车像一条大鱼恼朱味,我和宋珩是鱼腹里相依为命的两根水草究渐座。    

我把这个比喻悄悄说给宋珩听时恼朱味,他会不屑地朝我翻个白眼恼朱味,好像在说“不要浪费我时间”究渐座。好吧恼朱味,我理解他恼朱味,那个年纪恼朱味,哪个男生不臭屁呢究渐座。他替我背书包恼朱味,他给我当人肉吊环好几年恼朱味,我知足了恼朱味,我感恩究渐座。    

打断大清早的例行想念恼朱味,我现在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不让思念蔓延了究渐座。我开始买东西恼朱味,一个芸豆肉包子恼朱味,一个萝卜缨粉丝包子恼朱味,再来一碗加一大勺糖的红豆粥恼朱味,我的早餐就齐活啦究渐座。青岛的晨风很温柔恼朱味,我完全可以在街上啃一口包子吸溜一口粥恼朱味,我真爱这个适合养老的城市啊究渐座。继续往前走恼朱味,我还会买一点炸肉恼朱味,一点棋子究渐座。我说的棋子不是你以为的棋子恼朱味,棋子在我们这是一种菱形的面食恼朱味,新人结婚时棋子是必不可少的伴手礼究渐座。宋珩以前还说过恼朱味,我们结婚时他要亲手做棋子恼朱味,在每一个棋子上都写上我们的名字究渐座。    

“不要啦恼朱味,那岂不是我们会被所有客人吃掉?”我真不浪漫恼朱味,就这样戳破了直男少有的梦幻泡泡究渐座。    

说这话时恼朱味,我们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恼朱味,从同一所高中来到同一所大学恼朱味,我们不止同在海洋大学恼朱味,我们还同在一个校区究渐座。这样毫无悬念和波澜的生活对宋珩来说可能有些苦恼吧恼朱味,“我说蒜头恼朱味,你能不能找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啊恼朱味,跳舞也行恼朱味,织毛衣也行恼朱味,不要每天让我陪你放风筝啊恼朱味,很无聊的究渐座。”    

宋珩躺在中山公园的草坪上装死恼朱味,樱花纷纷落在他的衣襟上恼朱味,眉眼上究渐座。我想凑过去收好他眉间的樱花恼朱味,他却瞪着大眼睛红着脸朝我喊话:“我告诉你啊蒜头恼朱味,你要控制你自己恼朱味,这大庭广众的究渐座。”还没等宋珩耍完宝恼朱味,我就夹着那朵樱花跑到树下继续拍照去了究渐座。我们的风筝被宋珩垫在身子底下当铺盖恼朱味,春天真好恼朱味,我穿着单衣恼朱味,想坐在宋珩的自行车后座上去看看世界究渐座。    

2    

几天后恼朱味,宋珩真的搞到了一辆自行车恼朱味,他在我宿舍楼下喊话:“蒜头恼朱味,蒜头恼朱味,我带你去八大关玩!”我打开窗户朝着空气挥拳头恼朱味,这个欠揍的家伙恼朱味,昨晚我才陪他刷题刷到两点恼朱味,他倒是一大早就活蹦乱跳了恼朱味,完全不考虑每天要睡10个小时的我是什么感受究渐座。    

我的起床气很严重恼朱味,素面朝天坐在了宋珩的自行车后座上究渐座。    

“我说蒜头恼朱味,你有点女孩子的自觉吧!你看看你这一脑门的痘恼朱味,你看看你下巴上的肉恼朱味,缺钱就跟哥说啊恼朱味,遮瑕呀费锐耕、粉底呀恼朱味,咱都买得起究渐座。”宋珩这个聒噪的家伙恼朱味,我在他腰上掐住一小块肉狠狠拧了一圈恼朱味,呼恼朱味,世界总算安静了究渐座。只是我们的自行车好像喝醉酒一样扭了好一阵恼朱味,宋珩手忙脚乱控制着车子恼朱味,我们从斜坡上冲下去恼朱味,空气里是温柔甜蜜的花香究渐座。    

春天的八大关人可真多恼朱味,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来拍樱花小洋楼的还是来拍这满街的新娘子究渐座。是啦恼朱味,除了在樱花树下摆造型的大妈大姐们恼朱味,这里还盛产新娘子恼朱味,穿白色婚纱费锐耕、黑色婚纱费锐耕、粉色婚纱甚至蓝色费锐耕、绿色婚纱的女孩们恼朱味,她们不爱三亚恼朱味,不爱巴厘岛恼朱味,只爱小小的温柔的青岛究渐座。她们在八大关的花石楼前甜蜜地笑恼朱味,在海边温柔地搂住身边男子的腰究渐座。哪怕婚纱是租来的恼朱味,阳光热烈到会晕妆也没关系恼朱味,因为青岛美啊恼朱味,美到让人想醉在这宁静与温润之中恼朱味,美到海浪从脚边涌来时你会忍不住朝海里跑两步究渐座。    

“你給我停下恼朱味,说了多少次了恼朱味,不要往海里走究渐座。”我身后那个啰嗦的男子又发话了究渐座。我转过身看向他恼朱味,穿着红色格子衬衫的男子恼朱味,眉眼是我熟悉到在梦里都能勾画得一清二楚的男子究渐座。你什么时候才能长成男人啊恼朱味,给我买长长的曳地婚纱恼朱味,婚纱上要有绣娘手工绣上的满天星恼朱味,我捧着花走向你恼朱味,神父为我们祈祷恼朱味,亲友为我们祝福……我看着被宋珩拽住的手恼朱味,脑子里又开始跑火车究渐座。

Tags: 美文欣赏

本文网址:/meiwen/157294.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