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欣赏 > 

幽月仙雾林

来源:我爱故事网 作者:陈漪

  引子

  在永恒的梦境之中恼朱味,在夜半之时恼朱味,在你心雨无边萧萧下含情脉脉泪水悠悠之中恼朱味,请跟上我的节奏恼朱味,带你飞向我的想象恼朱味,飞向我的幽月仙雾林恼朱味,那么地飘逸恼朱味,那么地美妙空灵温暖究渐座。

  那时花开最美恼朱味,幽月仙雾林非常之美恼朱味,氤氤氲氲水气迷蒙恼朱味,一股催眠的雾霭漫溢出来恼朱味,一滴一滴地滴淌究渐座。仿佛白色的玫瑰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迷迭香恼朱味,仿佛白色的海芋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蒲公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马蹄莲恼朱味,仿佛白色的山百合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野菊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紫罗兰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三叶草恼朱味,各种奇葩异草恼朱味,从天而降般恼朱味,冰静心骨而香魂沁脾费锐耕、芬芳迷人究渐座。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恼朱味,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究渐座。氤氤氲氲水气迷蒙恼朱味,一股催眠的雾霭漫溢而纷飞究渐座。白色的玫瑰花恼朱味,白色的迷迭香恼朱味,白色的海芋花恼朱味,白色的蒲公英恼朱味,白色的马蹄莲恼朱味,白色的山百合花恼朱味,白色的野菊花恼朱味,白色的紫罗兰花恼朱味,白色的三叶草恼朱味,各种白色奇葩异草恼朱味,争先恐后而竞相开放恼朱味,白色的玫瑰花恼朱味,白色的迷迭香恼朱味,白色的海芋花恼朱味,白色的蒲公英恼朱味,白色的马蹄莲恼朱味,白色的山百合花恼朱味,白色的野菊花恼朱味,白色的紫罗兰花恼朱味,白色的三叶草恼朱味,各种白色的奇葩异草恼朱味,从天而降而漫天纷飞究渐座。冰静心骨而香魂沁脾费锐耕、芬芳迷人究渐座。

  在永恒的梦境之中恼朱味,在夜半之时恼朱味,在我心雨无边萧萧下含情脉脉泪水悠悠之中恼朱味,请跟着你的感觉恼朱味,拉近我的心究渐座。那时花开恼朱味,幽月仙雾林非常之美究渐座。那时的天空是晴晴的朗恼朱味,那时的大海是清清的蓝恼朱味,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恼朱味,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究渐座。在蓝雾般的月光里恼朱味,在一片朦胧幽蓝的梦呓里恼朱味,那是你所不能企及的纯爱的世界恼朱味,空灵而又美好恼朱味,温暖而又潮湿恼朱味,那里显出干净漂亮的样子恼朱味,温馨恼朱味,在咀嚼中隽永究渐座。

  在永恒的梦境之中恼朱味,在夜半之时恼朱味,在我心雨无边萧萧下含情脉脉泪水悠悠之中恼朱味,日升月落恼朱味,那些季节更迭里轮回辗转隐隐现现几多殇恼朱味,我只是固守恼朱味,等待一个人恼朱味,一个与我在冥冥之中有着某种联系和默契的人究渐座。在某一天某一个时辰来临恼朱味,我渴望承载起这个人生命的重量究渐座。蓓蕾一般默默地等待恼朱味,夕阳一样遥遥地注目究渐座。像一叶在秋光里寂寞的怀想中沉湎的孤舟恼朱味,泊在时间的岸边究渐座。我以执着与时间抗衡恼朱味,等待一个摆渡的人究渐座。纵使时光老去恼朱味,等待不老……

  A:

  每当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孤夜恼朱味,每当流星划过天空恼朱味,就会想起那个奇怪而又重复着的梦境恼朱味,那个关于幽月仙雾林的梦境究渐座。以及那段关于流星和碎碎之间的爱情故事究渐座。那段爱情干净而又无邪恼朱味,温暖而又美好恼朱味,仿佛白色的玫瑰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迷迭香恼朱味,仿佛白色的海芋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蒲公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马蹄莲恼朱味,仿佛白色的山百合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野菊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紫罗兰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三叶草恼朱味,各种白色的奇葩异草恼朱味,从天而降般恼朱味,冰静心骨而香魂沁脾费锐耕、芬芳迷人究渐座。那个梦境恼朱味,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孤夜之中恼朱味,在每片无尽的墨色海洋里恼朱味,轻得如同一首玛雅抒情之歌究渐座。最初的轻恼朱味,轻轻一碰恼朱味,美好就可以轻轻飞起来究渐座。

  那时的幽月仙雾林非常之美恼朱味,却像一阵魔幻巨风一样恼朱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席卷恼朱味,把我折磨恼朱味,把我刺痛恼朱味,我听见脑袋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巨响恼朱味,奇特的召唤从远处传来恼朱味,在这深褐色的夜晚把我折磨恼朱味,把我刺痛究渐座。刺痛只是一个人一瞬间的事情恼朱味,那么短恼朱味,那么安静究渐座。不止一千万双的忧伤的眼睛始终把我追随恼朱味,像影子一样究渐座。然而究竟什么是忧伤?忧伤有时就像一种抽象的视觉映象恼朱味,忧伤的时候恼朱味,你什么都看得见恼朱味,怪诞的恼朱味,荒缪的恼朱味,奇崛的恼朱味,玄妙的恼朱味,伤迹点点恼朱味,却唐突地什么都乱乱散散得理不清恼朱味,理不清恼朱味,理更乱恼朱味,只有忧伤恼朱味,惟有忧伤恼朱味,不得不在具像的形态里抽象地疼痛恼朱味,如此不可言传究渐座。碎碎那样的女孩子恼朱味,经常在暗夜里哭泣究渐座。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孤夜之中恼朱味,在每片无尽的墨色海洋里恼朱味,那个幽月仙雾林的梦境总是像播放电视连续剧一样恼朱味,像一阵魔幻巨风一样恼朱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我席卷恼朱味,把我折磨恼朱味,把我刺痛究渐座。

  那是你所不能企及的忧郁的世界恼朱味,黯蓝恼朱味,郁紫恼朱味,瘀红恼朱味,如果那种幻象像一位少妇的伤口恼朱味,那么恼朱味,那位少妇一定穿黑色衣服恼朱味,笃定恼朱味,只为穿黑色衣服的女人最过隐忍恼朱味,有时那种幻象又像一个小丑五彩斑斓的鼻子恼朱味,像一个黑色幽默一样究渐座。公主碎碎只是固守恼朱味,等待一个人恼朱味,一个与她在冥冥之中有着某种联系和默契的人究渐座。在某一天某一个时辰来临恼朱味,她渴望承载起这个人生命的重量究渐座。蓓蕾一般默默地等待恼朱味,夕阳一样遥遥地注目究渐座。像一叶在秋光里寂寞的怀想中沉湎的孤舟恼朱味,泊在时间的岸边究渐座。她以执着与时间抗衡恼朱味,等待一个摆渡的人究渐座。纵使时光老去恼朱味,等待不老究渐座。有什么比守望不息的爱更加久远呢究渐座。

  直到流星划过天空恼朱味,小迷糊碎碎懒懒慢慢地欠伸着打了一个哈欠恼朱味,又想起那个梦境恼朱味,那片幽月仙雾林究渐座。那时的天空非常之蓝恼朱味,闪烁的流星谕示着某种宿命的情节究渐座。那时的天空非常之蓝恼朱味,电闪雷鸣恼朱味,雨一直下恼朱味,单眼皮男生流星就这样戏剧化地出现恼朱味,像是一种宿命的情节究渐座。黑暗里的泅渡该划上休止符了究渐座。

  当流星划过天空恼朱味,当单眼皮男生流星就这样戏剧化地出现恼朱味,小迷糊碎碎又想起那个梦境恼朱味,那片幽月仙雾林究渐座。在永恒的梦境之中恼朱味,在夜半之时恼朱味,在你心雨无边萧萧下含情脉脉泪水悠悠之中恼朱味,请跟上我的节奏恼朱味,带你飞向我的想象恼朱味,飞向我的幽月仙雾林究渐座。在永恒的梦境之中恼朱味,在夜半之时恼朱味,在我心雨无边萧萧下含情脉脉泪水悠悠之中恼朱味,请跟着你的感觉恼朱味,拉近我的心究渐座。氤氤氲氲水气迷蒙恼朱味,纯白记忆开始定格恼朱味,那时的天空是晴晴的朗恼朱味,偶尔掠过的风吹散了大海的歌唱恼朱味,忽远忽近的心思想着青春可否永远就是这样恼朱味,永远仿佛白色的玫瑰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迷迭香恼朱味,仿佛白色的海芋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蒲公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马蹄莲恼朱味,仿佛白色的山百合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野菊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紫罗兰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三叶草恼朱味,各种白色的奇葩异草恼朱味,从天而降般恼朱味,冰静心骨而香魂沁脾费锐耕、芬芳迷人究渐座。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恼朱味,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究渐座。空灵而又美好恼朱味,温暖而又潮湿恼朱味,没有遗憾恼朱味,不会刺痛什么恼朱味,不会寂寞和难过究渐座。像一朵木槿花一样的纯美究渐座。

  流星再次划过天空恼朱味,小迷糊碎碎又懒懒慢慢地欠伸着打了一个哈欠恼朱味,又再次看到恼朱味,看到流星那张安静得有点唯美的侧脸恼朱味,那张唯美得有点伤感的侧脸恼朱味,那张像漫画一样精致的侧脸恼朱味,他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着恼朱味,仿佛潮湿得就要滴出泪来究渐座。如泪珠般透明而又冰静的忧伤啊恼朱味,跌落在螺旋状的梦魇中恼朱味,却像条嗜血巨蟒般恼朱味,漫天的赤色光罩罩住流星恼朱味,压住流星恼朱味,要一口一口吃掉他究渐座。就像张悦然所说恼朱味,沿着螺旋状的梦魇一直走上去恼朱味,这沉堕的王国却并不是地狱究渐座。一直走恼朱味,直到风声塞满耳朵恼朱味,灰尘蒙上眼睛恼朱味,荆棘缠住双脚恼朱味,梦魇的主人才幽幽现身究渐座。现身在那片幽月仙雾林里恼朱味,华丽转身恼朱味,流星回眸一笑恼朱味,我们回目交投恼朱味,相视一笑恼朱味,大片大片白色的鸟儿悬空拍翼恼朱味,灵光突然一闪究渐座。流星回眸一笑恼朱味,又再次看到恼朱味,看到碎碎像个尼罗河公主一样地惆怅究渐座。就像饶雪漫所说恼朱味,我们都是单翅膀的天使恼朱味,只有拥抱着才能飞翔恼朱味,那么恼朱味,我说恼朱味,我们都是单翅膀的天使恼朱味,只有拥抱着才能飞翔恼朱味,飞向幽月仙雾林究渐座。我们都是单翅膀的天使恼朱味,只有拥抱着才能飞翔恼朱味,飞向幽月仙雾林究渐座。在那片幽月仙雾林里恼朱味,碎碎如是说究渐座。

  在现实之中恼朱味,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孤夜之中恼朱味,在每片无尽的墨色海洋里恼朱味,在另外的一个时空里恼朱味,在月星金星木星水星火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九大行星里恼朱味,假使另外九大行星存在流星恼朱味,存在碎碎恼朱味,存在幽月仙雾林恼朱味,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孤夜之中恼朱味,在每片无尽的墨色海洋里恼朱味,在下世下下世恼朱味,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孤夜之中恼朱味,在每片无尽的墨色海洋里恼朱味,在那片幽月仙雾林里恼朱味,氤氤氲氲水气迷蒙恼朱味,纯白记忆开始定格恼朱味,那时的天空是晴晴的朗恼朱味,偶尔掠过的风吹散了大海的歌唱恼朱味,忽远忽近的心思想着青春可否永远就是这样恼朱味,永远仿佛白色的玫瑰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迷迭香恼朱味,仿佛白色的海芋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蒲公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马蹄莲恼朱味,仿佛白色的山百合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野菊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紫罗兰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三叶草恼朱味,各种奇葩异草恼朱味,从天而降般恼朱味,冰静心骨而香魂沁脾费锐耕、芬芳迷人究渐座。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恼朱味,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究渐座。空灵而又美好恼朱味,温暖而又潮湿恼朱味,没有遗憾恼朱味,不会刺痛什么恼朱味,不会寂寞和难过究渐座。像一朵木槿花一样的纯美究渐座。我们都是单翅膀的天使恼朱味,我们拥抱着飞翔恼朱味,飞向幽月仙雾林恼朱味,那么地飘逸究渐座。

  在永恒的梦境之中恼朱味,在夜半之时恼朱味,在我心雨无边萧萧下含情脉脉泪水悠悠之中恼朱味,日升月落恼朱味,那些季节更迭里轮回辗转隐隐现现几多殇恼朱味,我只是固守恼朱味,等待一个人恼朱味,一个与我在冥冥之中有着某种联系和默契的人究渐座。在某一天某一个时辰来临恼朱味,我渴望承载起这个人生命的重量究渐座。蓓蕾一般默默地等待恼朱味,夕阳一样遥遥地注目究渐座。像一叶在秋光里寂寞的怀想中沉湎的孤舟恼朱味,泊在时间的岸边究渐座。我以执着与时间抗衡恼朱味,等待一个摆渡的人究渐座。纵使时光老去恼朱味,等待不老究渐座。我的天空只为等待流星究渐座。一定会有流星把我等的恼朱味,笃定恼朱味,等待我的扑火恼朱味,穿越深邃的暗影恼朱味,穿越苍白的浅影恼朱味,穿越苍山弭海恼朱味,穿越蓝天与海之间的花与影的距离恼朱味,像是等待我的一个绝尘的吻究渐座。没有人像我一样爱你恼朱味,我的流星恼朱味,我的幽月仙雾林究渐座。

  就这样恼朱味,骤眼间时日飞过究渐座。划过恼朱味,直到流星划过天空究渐座。就像海天尽头的星星恼朱味,就像花瓣上的晨露恼朱味,消失在阳光出现的亮堂的瞬间究渐座。

  也许恼朱味,一开始就不该寻觅那个世界恼朱味,也许恼朱味,一开始就不该凝视那个世界究渐座。也许恼朱味,一开始就不该执迷那个世界恼朱味,也许恼朱味,一开始就不该沉醉那个世界究渐座。那个世界恼朱味,那片幽月仙雾林恼朱味,透明得恐怖恼朱味,忧郁得寒心恼朱味,飘渺得充满虚无感究渐座。

  那是你所不能企及的忧郁的世界恼朱味,黯蓝恼朱味,郁紫恼朱味,瘀红恼朱味,如果那种幻象像一位少妇的伤口恼朱味,那么恼朱味,那位少妇一定穿黑色衣服恼朱味,笃定恼朱味,只为穿黑色衣服的女人最过隐忍恼朱味,有时那种幻象又像一个小丑五彩斑斓的鼻子恼朱味,像一个黑色幽默一样恼朱味,那是只为流星而燃烧的世界恼朱味,在那片幽月仙雾林里究渐座。氤氤氲氲水气迷蒙恼朱味,纯白记忆开始定格恼朱味,那时的天空是晴晴的朗恼朱味,那时的大海是清清的蓝恼朱味,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恼朱味,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究渐座。在蓝雾般的月光里恼朱味,在一片朦胧幽蓝的梦呓里恼朱味,那是你所不能企及的纯爱的世界恼朱味,空灵而又美好恼朱味,温暖而又潮湿恼朱味,那里显出干净漂亮的样子恼朱味,温馨恼朱味,在咀嚼中隽永究渐座。偶尔掠过的风吹散了大海的歌唱恼朱味,忽远忽近的心思想着青春可否永远就是这样恼朱味,永远仿佛白色的玫瑰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迷迭香恼朱味,仿佛白色的海芋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蒲公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马蹄莲恼朱味,仿佛白色的山百合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野菊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紫罗兰花恼朱味,仿佛白色的三叶草恼朱味,各种白色的奇葩异草恼朱味,从天而降般恼朱味,冰静心骨而香魂沁脾费锐耕、芬芳迷人究渐座。仿佛沉浸在幽谷的忘川恼朱味,倚波靠水而昏昏欲睡究渐座。空灵而又美好恼朱味,温暖而又潮湿恼朱味,没有遗憾恼朱味,不会刺痛什么恼朱味,不会寂寞和难过究渐座。像一朵木槿花一样的纯美究渐座。我们都是单翅膀的天使恼朱味,我们拥抱着飞翔恼朱味,飞向幽月仙雾林恼朱味,那么地飘逸究渐座。

  可是恼朱味,传说恼朱味,如果流星哭着坠落恼朱味,那么恼朱味,地球上就有一个生命消弭了寂灭了究渐座。终究我还不是看到那场满天的流星雨究渐座。看到流星哭着坠落究渐座。那是天空为我掉眼泪究渐座。一滴眼泪掉下来恼朱味,整个世界都哭了究渐座。难道连哭都是我的错?全世界为什么都不要我?谁拉住我?谁救救我?我从高空狠狠地坠落恼朱味,流星狠狠地坠落究渐座。后来恼朱味,一天又一天恼朱味,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孤夜之中恼朱味,在每片无尽的墨色海洋里恼朱味,幽月仙雾林的天空像被一个恶狠狠的巫婆念了魔咒一样恼朱味,忧郁的天空恼朱味,黯蓝恼朱味,郁紫恼朱味,瘀红的天空恼朱味,再无流星究渐座。再无风雨雷电究渐座。再无他究渐座。再无爱情究渐座。

  B:

  那个女孩子好美恼朱味,看到她的第一眼就感到她病公主般的美恼朱味,那个如白樱桃树般修长优雅的女孩子啊恼朱味,满含着忧愁流连于幽月仙雾林畔恼朱味,和着夏夜的风语聆听醉人的呢喃恼朱味,就像一个满含破碎的梦想一样究渐座。就像一首悲歌一样究渐座。如歌悲鸣般究渐座。

  看到她的第二眼他感到她的瞳孔渐渐张裂成骇异的深渊究渐座。仿佛两枚黑檀木色的宝石恼朱味,如涟漪般渐次摇漾开孑然的忧愁究渐座。他又再次看到她恼朱味,看到她显出泪光点点恼朱味,娇喘微微的样子究渐座。闲静时如姣花照水恼朱味,行动处似弱柳扶风究渐座。简直一个现代版林黛玉究渐座。仿佛一朵最美丽的病之花恼朱味,来自地狱永无止境的暗夜恼朱味,凄凉的透析出绝望的华美究渐座。那个女孩子唤作碎碎恼朱味,破碎的碎恼朱味,碎是个多好的字啊恼朱味,就像一个满含破碎的梦想一样究渐座。就像一首悲歌一样究渐座。如歌悲鸣般究渐座。

  那个男孩子酷到骨子里恼朱味,碎碎几乎是在瞬间攫住了那张侧脸恼朱味,那张安静得有点唯美的侧脸恼朱味,那张唯美得有点伤感的侧脸恼朱味,那张像漫画一样精致的侧脸恼朱味,他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着恼朱味,仿佛潮湿得就要滴出泪来究渐座。仿佛冰静了心骨恼朱味,削尖了菱角究渐座。仿佛他的心冷耸如冰凌了恼朱味,阒寂如夜了恼朱味,仿佛他已经死了一样究渐座。缄默如夜般究渐座。如病王子般究渐座。谁都被禁止进入他的世界啊究渐座。他的世界恼朱味,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隔离着恼朱味,显出遥远而又哀伤的样子究渐座。他的心像个无法回春的冬那样地冷究渐座。那个男孩子唤作流星恼朱味,流星的流恼朱味,流星的星恼朱味,那个男孩子他可真帅恼朱味,仿佛流星一样划过天空恼朱味,仿佛流星一样哭着坠落恼朱味,仿佛那是天空流下的一串泪恼朱味,仿佛那是天空为他掉眼泪恼朱味,点缀了漆黑恼朱味,化成了美究渐座。那个女孩子终于站在青春门口泪流满面究渐座。

  男孩是第几次这样甜蜜而又傻疼傻疼地偷看女孩了究渐座。女孩是第几次这样甜蜜而又傻疼傻疼地偷看男孩了究渐座。那个女孩子唤作碎碎究渐座。那个男孩子唤作流星究渐座。流星划过就是相遇的时候恼朱味,流星划过恼朱味,星球一块一块破碎恼朱味,星球一块一块陨落恼朱味,他们相遇究渐座。

  仍是在那辆巴士上恼朱味,流星华丽转身恼朱味,回眸一笑恼朱味,我们回目交投恼朱味,相视一笑恼朱味,大片大片白色的鸟儿悬空拍翼恼朱味,灵光突然一闪究渐座。就这样恼朱味,我的初恋开始了恼朱味,纯洁而又痛苦恼朱味,终生不能磨灭究渐座。还不是因为爱究渐座。流星会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孤夜之中恼朱味,在每片无尽的墨色海洋里恼朱味,电闪雷鸣雨一直下也好恼朱味,冰天雪地北风刺骨也好恼朱味,他准会在楼下唱歌恼朱味,背着吉他弹情歌恼朱味,那些情歌恼朱味,轻得如同一首玛雅抒情之歌究渐座。最初的轻恼朱味,轻轻一碰恼朱味,美好就可以轻轻飞起来究渐座。我们的幽月仙雾林恼朱味,我们的天堂恼朱味,是可以飞的究渐座。他经常昂奋地买来碎碎最喜欢的Lacrimosa,Nightwish的音乐正版碟恼朱味,博尔赫斯的小说《小径分叉的花园》恼朱味,波德莱尔的诗集《巴黎的忧郁》恼朱味,《恶之花》送给她究渐座。因为他总是更喜欢这些究渐座。就这样恼朱味,他的初恋开始了恼朱味,纯洁而又痛苦恼朱味,终生不能磨灭究渐座。背靠背恼朱味,闭上眼睛恼朱味,流星划过恼朱味,许下心愿究渐座。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究渐座。

  直到世界末日终于像一个红棕色的古木钟摆一样幽幽地伸过来恼朱味,悠悠地漫过来恼朱味,缓缓地荡过来究渐座。如同五月的晴天竟闪了电恼朱味,军人流星随队远赴边疆恼朱味,战死杀场究渐座。

  那时恼朱味,花开灿烂恼朱味,他那样的男孩子恼朱味,经常眺望天空恼朱味,眺望远方恼朱味,眼神清澈迷离恼朱味,干净漂亮得令人窒息究渐座。他那样的男孩子恼朱味,经常眺望天空恼朱味,眺望远方恼朱味,眼睛饱含对天空对远方的渴望恼朱味,渴望一双隐形的翅膀恼朱味,渴望飞翔恼朱味,渴望遥远究渐座。渴望既然选择了地平线恼朱味,那么留给世界的就只能是背影究渐座。

  传说恼朱味,如果流星哭着坠落恼朱味,那么恼朱味,地球上就有一个生命消弭了寂灭了究渐座。终究我还不是看到那场满天的流星雨究渐座。看到流星哭着坠落究渐座。那是天空为我掉眼泪究渐座。一滴眼泪掉下来恼朱味,整个世界都哭了究渐座。难道连哭都是我的错?全世界为什么都不要我?谁拉住我?谁救救我?我从高空狠狠地坠落恼朱味,流星狠狠地坠落究渐座。后来恼朱味,一天又一天恼朱味,在一个又一个漫长的孤夜之中恼朱味,在每片无尽的墨色海洋里恼朱味,幽月仙雾林的天空像被一个恶狠狠的巫婆念了魔咒一样恼朱味,忧郁的天空恼朱味,黯蓝恼朱味,郁紫恼朱味,瘀红的天空恼朱味,再无流星究渐座。再无风雨雷电究渐座。再无他究渐座。再无爱情究渐座。

版权声明
1费锐耕、本文由陈漪原创发布在我爱故事网恼朱味,已支付稿费恼朱味,版权归原作者和我爱故事网所有究渐座。
2费锐耕、我爱故事网(mxgsw.net)已经获得原作者授权刊登恼朱味,其他媒体及报刊未经许可禁止转载究渐座。

Tags: 永恒 爱情 梦境 忧郁 天空

本文网址:/meiwen/155925.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