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7年10月12日究渐座。国务院正式批准教育部意见恼朱味,宣布当年立即恢复高考究渐座。恢复高考的消息迅速传开恼朱味,在山区费锐耕、田野费锐耕、工厂恼朱味,一代年轻人奔走相告恼朱味,对他们来说恼朱味,这真正是一个改变 " />
[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 

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高考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佚名

1977年恢复高考恼朱味,是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的考试究渐座。探察当时的人心世情恼朱味,追寻29年前那次转折的内幕恼朱味,可以发现其影响至今不绝究渐座。

1977年10月12日究渐座。国务院正式批准教育部意见恼朱味,宣布当年立即恢复高考究渐座。恢复高考的消息迅速传开恼朱味,在山区费锐耕、田野费锐耕、工厂恼朱味,一代年轻人奔走相告恼朱味,对他们来说恼朱味,这真正是一个改变命运的时刻究渐座。

中国儿童剧院编剧恼朱味,北京师范大学78级学生陈传敏表达了许多人在当时的感受:“当时我一个同学特别兴奋地骑车来告诉我究渐座。我虽然早就盼望着这一天恼朱味,但还是一下子就惊呆了恼朱味,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究渐座。我跟我同学就在反反复复地说一句话恼朱味,这下有希望了究渐座。当时那种情况恼朱味,有点像在黑夜里走路恼朱味,四面全是黑的恼朱味,你什么东西都看不见恼朱味,迷路了恼朱味,你根本不知道往哪走究渐座。高考这个消息恼朱味,就相当于前头突然冒出火光恼朱味,你当时没有别的念头恼朱味,只想着我赶快蹦到那儿去究渐座。”

恢复高考的消息传开后恼朱味,图书馆费锐耕、新华书店里人头攒动恼朱味,成为最拥挤费锐耕、最热闹的地方究渐座。蒙满了尘土的旧课本究渐座。一时间洛阳纸贵究渐座。社会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辅导班费锐耕、补习班究渐座。然而恼朱味,就在很多人紧张复习的同时恼朱味,也有人心有余悸恼朱味,他们担心难以通过政审恼朱味,再一次被大学拒之门外究渐座。

国家教委考试中心主任杨学为恼朱味,当时参加了招生条例的起草工作恼朱味,他说他们很怕犯只专不红的错误恼朱味,结果受到了邓小平的批评究渐座。杨学为说:“强调考试了恼朱味,会不会冲淡政治?会不会让人说你只重视智育恼朱味,不重视德育?怕人家扣这个帽子恼朱味,所以对政审的规定都写得非常详细恼朱味,什么拥护共产党恼朱味,走社会主义道路恼朱味,参加集体劳动恼朱味,讲究卫生……把能想到的都写上了究渐座。这个稿子当时送给小平同志了恼朱味,小平同志看了非常气愤恼朱味,他连说了三个繁琐恼朱味,而且把我们起草的这一段全都划掉恼朱味,现在我们招生条例上写的政审条件基本上就是小平同志修改的究渐座。”

经邓小平亲自修改的政审条件恼朱味,几乎使所有人获得了平等的权利恼朱味,事实上开始了对“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拨乱反正究渐座。当时恼朱味,著名记者范长江尚未平反恼朱味,他的儿子担心自己不能参加高考究渐座。

《华声月报》社社长费锐耕、北京大学77级学生范东生:“当时心里一点儿把握都没有恼朱味,但是事实证明恼朱味,现在高考制度给青年人的机会都是均等的恼朱味,而不是看你出身怎么样究渐座。”

作家胡风当时还在狱中恼朱味,他的儿子张晓山也获得了高考的资格究渐座。

记者:“像您这样的家庭背景恼朱味,恢复高考对于您本人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中国社科院农村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恼朱味,内蒙古师范学院77级学生张晓山:“我觉得恢复高考实际上对我这样的人恼朱味,是给了一个平等竞争的权利究渐座。在某种程度上恼朱味,等于恢复了作为一个人的尊严究渐座。因为实际上恼朱味,在恢复高考之前恼朱味,评判一个人恼朱味,给不给他一个机会恼朱味,不是看你本人究渐座。而是看你的家庭恼朱味,看你社会关系恼朱味,把人分成了不同的等级究渐座。”

报刊显示恼朱味,高考成为当时社会最大的关注点恼朱味,积压了整整10年的考生拥挤在考场前究渐座。组织如此大规模的考试恼朱味,需要一笔很大的费用究渐座。国家几乎动员了全社会的力量来支持这场考试究渐座。

杨学为:“我们觉得如果要考试恼朱味,比方要印卷子恼朱味,要评卷子恼朱味,总要一部分钱恼朱味,全靠国家拿也是很困难的究渐座。我们希望报名费能够定在一块钱究渐座。当时政治局讨论说恼朱味,不要增加群众的负担恼朱味,收五毛钱就行了恼朱味,这都是政治局讨论决定的究渐座。”

《中国教育报》代总编辑赵书生:“都讨论完了恼朱味,好像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恼朱味,但最后出了一个问题恼朱味,没有纸张恼朱味,这么多人要考试恼朱味,上哪儿弄纸啊?当时纸张很缺究渐座。最后为这么一件事还请示中央恼朱味,最后中央决定恼朱味,可以动用印刷《毛泽东选集》第五卷的纸来印高考试卷究渐座。”

因为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恼朱味,所以1977年冬天的考试恼朱味,并不是全国统一考试恼朱味,而是各省考试究渐座。每个省都有一个试点究渐座。考试科目也比现在少究渐座。

1977年冬天恼朱味,在邓小平亲自过问和布置下恼朱味,关闭十年之久的高考考场大门终于重新打开究渐座。这也是恢复高考以来恼朱味,惟一一次在冬天举行的考试恼朱味,570万考生走进了考场恼朱味,如果加上1978年夏季的考生恼朱味,两季考生共有1160万人究渐座。迄今为止恼朱味,这是世界考试史上人数最多的一次究渐座。

1978年春天恼朱味,几十万新录取的大学生走进校园究渐座。由于是十年积压恼朱味,一朝应考恼朱味,学生年龄差异很大恼朱味,甚至有两代人同堂学习的情况究渐座。经过11年的艰难坎坷的积淀恼朱味,这批学生的素质之好令老教授们十分高兴究渐座。

那时校园中最流行的口号是:把失去的光阴夺回来!这一个“夺”字恼朱味,准确表现了当时一代人如饥似渴的求学心态究渐座。图书馆费锐耕、教室费锐耕、宿舍恼朱味,成为大学生日常生活的“三点一线”究渐座。而一本新书费锐耕、一个教室或图书馆的座位恼朱味,往往被许多人争抢究渐座。

中国社科院近代史所副研究员费锐耕、吉林大学78级学生雷颐:“在大学三年级以前恼朱味,我好像没有早上五点半以后起过床恼朱味,都是五点半以前起床究渐座。图书馆门口有个路灯恼朱味,在那下边站着背单词恼朱味,背到图书馆开门就进去究渐座。到七点多恼朱味,匆匆忙忙回到寝室恼朱味,洗漱费锐耕、吃饭究渐座。一天到晚就是泡在图书馆看书究渐座。”

《大学生》杂志社总编辑费锐耕、哈尔滨师范学院78级学生钟岩:“有一次恼朱味,老师宣布一门课是考查恼朱味,不考试了究渐座。全班突然一致发出‘哟’特别遗憾的声音来究渐座。老师觉得挺惊讶的恼朱味,怎么不考试了恼朱味,你们还不高兴?同学们就说恼朱味,因为我们太想检验自己学得怎么样了恼朱味,老师一看恼朱味,就说那就考吧恼朱味,一宣布说考试恼朱味,全班鼓掌恼朱味,非常热烈地鼓掌究渐座。”

恢复高考这一决策激活了整个社会恼朱味,使人们的生活方式为之一变究渐座。当时恼朱味,读书的身影随处可见恼朱味,新华书店的长龙司空见惯恼朱味,中国人才的培养由此走上了健康的轨道究渐座。二十多年来恼朱味,中国一共有五千八百多万高中毕业生参加了高考究渐座。录取了一千一百多万究渐座。据初步估计恼朱味,八百多万已经完成了学业恼朱味,走上了工作岗位恼朱味,二十多年来恼朱味,中国培养出两万八千多博士生和三十一万硕士生究渐座。

Tags:

本文网址:/lishi/zgls/49999.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热门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