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 

“太平轮”惨剧

来源: 作者: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七日太平轮沉没恼朱味,近千人罹难恼朱味,多少家庭破碎恼朱味,这艘“东方泰坦尼克号”牵引的生死离别恼朱味,很快成为大时代里沉落的往事恼朱味,但是它带来的沉痛一直延续到今究渐座。    

1949年初恼朱味,农历除夕前夜恼朱味,太平轮载着千名乘客从上海驶往台湾恼朱味,突然和迎面而来的另一艘货轮相撞恼朱味,两船都不幸沉没恼朱味,只有36人生还究渐座。这一惨痛的意外事件曾经轰动一时恼朱味,事故里有生死离别恼朱味,也有新的相遇相知究渐座。    

1949年1月27日恼朱味,上海戒严前的最后一班太平轮恼朱味,卖出508张有效船票恼朱味,目的地是台湾究渐座。轮船原定计划上午起航恼朱味,后来改到下午二时恼朱味,最后因为不断进货费锐耕、上人恼朱味,午后四时半方才起航恼朱味,实际上船旅客远超千人究渐座。

为了在戒严期间赶着出吴淞口恼朱味,这艘太平轮在黄浦江头加足马力恼朱味,快速前进究渐座。冬日天暗得早恼朱味,船在近年关的费锐耕、阴冷的黄昏驶出港口恼朱味,一路没点灯恼朱味,没鸣笛;怕被军方拦截恼朱味,太平轮改变航程恼朱味,抄小路往前快行究渐座。    

开船那天恼朱味,正是农历小年夜恼朱味,第二天就是除夕恼朱味,全船大多数人都浸染在欢乐气氛中恼朱味,开心作乐恼朱味,大口吃菜大口喝酒究渐座。厨师张顺来后来回忆说:“看到船上大副费锐耕、二副们恼朱味,当天晚上喝酒赌钱究渐座。船行出吴淞口恼朱味,这天晚上海象极佳恼朱味,无风费锐耕、无雨恼朱味,也无雾究渐座。”    

但是船行出海恼朱味,过了戒严区恼朱味,迎面而来的是从基隆开出的建元轮恼朱味,这艘满载木材与煤炭的货轮恼朱味,要往上海去恼朱味,船上有一百二十名船员究渐座。那天晚上远处仍可见渔火恼朱味,约十一点三刻时恼朱味,两船呈丁字形碰撞恼朱味,建元轮立即下沉恼朱味,有些船员还立刻跳上太平轮;隔几分钟恼朱味,太平轮船员还以为没关系恼朱味,结果没多久恼朱味,有船员拿着救生衣下来恼朱味,这时全船旅客惊醒恼朱味,要求船长靠岸究渐座。船长立刻将太平轮往岸边驶去恼朱味,意图搁浅恼朱味,可是船还未及靠岸就已经迅速下沉;许多尚在睡梦中的旅客恼朱味,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命丧海底究渐座。千人遇难恼朱味,最后只有36人生还究渐座。最年轻的生还者

在官方公布的名单中恼朱味,王兆兰是太平轮36位生还者中最年轻的一位恼朱味,当时年仅16岁恼朱味,也是仅有的两名女性之一恼朱味,目前住在台湾究渐座。当年她与母亲费锐耕、妹妹费锐耕、弟弟一起搭船恼朱味,所有亲人不幸罹难恼朱味,只有不会泅游的她恼朱味,被人拉了起来究渐座。

1948年4月恼朱味,王兆兰全家已经到了台北恼朱味,父亲在台北开悦宾楼餐厅恼朱味,过去他们在上海开餐厅恼朱味,接着父亲留在台北恼朱味,母亲带着他们姐弟经常往返于台北费锐耕、上海究渐座。1949年1月恼朱味,母亲带着全家大小恼朱味,还有亲友们坐上太平轮恼朱味,一起要到台北陪父亲过农历年究渐座。家中衣物费锐耕、家产恼朱味,全都装带上了船究渐座。他们买了有房间的船票恼朱味,但是她们几个姐妹不想进船舱:空气差恼朱味,浪大恼朱味,很多人都挤在甲板上恼朱味,她与小两岁的妹妹王兆仙还有亲戚潘云凤恼朱味,手拉着手恼朱味,穿了厚衣服在甲板上恼朱味,甲板上人多恼朱味,也热闹究渐座。    “轰!轰!”两艘船突然以丁字形相撞恼朱味,船渐渐倾斜恼朱味,黑夜里人头攒动恼朱味,海浪呜呜地打在甲板船身究渐座。她用力牵起弟弟妹妹的手恼朱味,母亲与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带好弟弟妹妹呀!”还来不及再看母亲一眼恼朱味,妹妹已经被海浪冲走恼朱味,母亲也立刻在眼前消失了究渐座。    浮在海面的人越来越多恼朱味,王兆兰紧紧捉着弟弟的手究渐座。慌张费锐耕、混乱费锐耕、叫嚷费锐耕、哀号在海面震响恼朱味,随着时间分秒过去恼朱味,船逐渐下沉究渐座。在王兆兰的记忆中恼朱味,大约半个小时恼朱味,船就被没顶了恼朱味,她记得自己吃了几口水恼朱味,被浪打下去恼朱味,再漂起来时恼朱味,已经被人拉在木箱上究渐座。“别动!别动!”上面已经有几个人恼朱味,一边高费锐耕、一边低的木板恼朱味,大家扒在上面恼朱味,还有位老先生恼朱味,好像随时会掉下去恼朱味,有人还不愿上来恼朱味,怕一上来恼朱味,把木板压翻了恼朱味,就一手抓着木板一端恼朱味,在海面上漂浮究渐座。深夜的海面温度极低恼朱味,她不知道母亲费锐耕、弟弟费锐耕、妹妹在哪里恼朱味,只在心里祈求全家平安恼朱味,也祈祷他们也幸运地被人救上岸了究渐座。一夜不敢合眼恼朱味,身上的衣服全湿透了恼朱味,清晨阳光洒满海面恼朱味,一切噩梦似烟消云散恼朱味,经过了生死别离恼朱味,阳光初现究渐座。王兆兰面无表情恼朱味,远远地一艘船走过究渐座。

把他们救起来的是一艘澳大利亚军舰恼朱味,他们把飘散在海面上的生还者一一拉上船恼朱味,送回上海究渐座。王兆兰记得船上只有她与另一名女大学生是女性恼朱味,她年龄最小究渐座。父亲闻讯火速赶到上海恼朱味,把王兆兰带回台北究渐座。那年弟弟八岁恼朱味,妹妹一个十岁一个十四岁究渐座。袁家姑的回忆录    葛克在太平轮获救名单中排名第三十四恼朱味,当年是国防部参谋少校恼朱味,为了要在农历年前将妻子家小带到台湾恼朱味,便买了船票究渐座。原以为全家上船恼朱味,张开眼恼朱味,就可以踏上四季如春的宝岛恼朱味,没想到踏上的却是悲剧航程究渐座。船难发生恼朱味,每个人都惊慌失措恼朱味,争相逃命;救生圈不够恼朱味,葛克带着妻小往海里跳究渐座。船沉没了恼朱味,船舱的木板费锐耕、衣柜费锐耕、箱子四处飘落究渐座。会游泳的人抓着板子就在海上漂浮恼朱味,不会游泳的费锐耕、力气小的恼朱味,没多久就再也见不着人影了究渐座。入冬的海水恼朱味,越来越冷恼朱味,许多人熬不往冰冷恼朱味,逐渐失去体温而松手费锐耕、沉没究渐座。葛克在黑夜中看不见妻子恼朱味,也看不见孩子恼朱味,他焦急地四处寻找恼朱味,顺手拉起穿军服的陌生人究渐座。

黎明恼朱味,清晨雾中恼朱味,他们被路过的澳大利亚军舰救起恼朱味,获救的人被安置在锅炉边来烘干身体恼朱味,一人一条毛毯恼朱味,没有人说话究渐座。经过浩劫恼朱味,他们被送到医院究渐座。在医院里恼朱味,袁家姑遇到葛克:“你怎么没事啊?”袁家姑是袁世凯的孙女究渐座。当年的她刚从北平辅仁大学毕业恼朱味,到台湾旅行恼朱味,对台湾印象极佳究渐座。过年了恼朱味,回大陆的老家准备吃团圆饭恼朱味,听到太平轮出事恼朱味,因为兄长袁家艺也在船上恼朱味,她着急地赶回上海恼朱味,到医院探望生还者恼朱味,希望问出有关兄长的线索恼朱味,也为受难者家属提供协助恼朱味,那时第一眼就望见葛克究渐座。船难发生后不久恼朱味,葛克参与了受难者家属善后委员会恼朱味,来回两地恼朱味,出庭作证写下证词恼朱味,向中联公司索赔究渐座。

“我觉得船公司不守时间恼朱味,是最大的错误恼朱味,船上管理不得当恼朱味,救生艇不能利用救生恼朱味,反而与船同时下沉恼朱味,载重逾量恼朱味,全船无一空地恼朱味,非货即人恼朱味,因此加速下沉恼朱味,这次许多人死于非命恼朱味,中联公司当不能脱卸责任究渐座。”但随着时局吃紧恼朱味,太平轮船难后恼朱味,十二月十日蒋介石到了台北究渐座。太平轮的惨案不了了之究渐座。

Tags: 中国历史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lishi/zgls/156762.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