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 

中南海的平民时代

来源: 作者:
中南海的平民时代    作者/黄金生    国民政府北伐成功后恼朱味,北京改名为北平恼朱味,失去了昔日政治中心的地位恼朱味,这也给神秘的中南海一个还权于民的机会究渐座。时任北平市公务局局长的华南圭要求保护中南海的函电引起国民政府的注意究渐座。经过一番努力恼朱味,1928年12月13日恼朱味,正在酝酿成立的中南海董事会给北平市公务局致函恼朱味,邀请其参加该会筹备工作究渐座。在邀请函中说:“中南两海系自远至清帝王苑囿之一部恼朱味,其风景清嘉恼朱味,宫室壮丽恼朱味,为国内有名建筑究渐座。但其经费所出恼朱味,无非我民众先代之脂膏恼朱味,乃以供少数人之娱乐恼朱味,实为我民众所不甘究渐座。民国成立以来恼朱味,又为十数军阀所把持恼朱味,藏垢纳污恼朱味,罪恶丛集究渐座。”“而此历史上之园林不为民有恼朱味,坐视荒废恼朱味,殊为可惜究渐座。同人等谨遵先总理天下为公之意恼朱味,佥以中南海应归市民直接管理恼朱味,以绝罪恶之根株恼朱味,以供游人之玩赏究渐座。”与此同时恼朱味,中央政治会议北平分会亦函请北平特别市政府费锐耕、平津卫戍部司令部费锐耕、北平警备司令部和宪兵司令部恼朱味,共同成立“接收中南海办事处”恼朱味,并准备让中南海“从速正式开放”究渐座。有关方面还希望“中南海为北平市民共同游憩之公园恼朱味,永远开放恼朱味,不收门费”究渐座。1929年4月恼朱味,中南海董事会推举熊希龄为主席委员恼朱味,李光汉为事务主任究渐座。不久恼朱味,北平市政府也成立“整理中南海公园临时委员会”恼朱味,负责中南海的有关事宜究渐座。    1929年5月恼朱味,北平特别市政府仿照当时的中山公园费锐耕、北海公园的成例恼朱味,将这里命名为三海公园恼朱味,正式开放究渐座。1930年12月恼朱味,又将公园名称改为中南海公园究渐座。在新华门楼底层门内恼朱味,悬挂着由清朝遗老张海若写的魏碑体“中南海公园”的横匾究渐座。    开放之初的中南海于新旧政权交叠之际也遭不同程度的破坏恼朱味,华南圭曾在一封信函中痛陈中南海“牲畜践踏费锐耕、污秽不堪恼朱味,于古物不无可惜”究渐座。北平市政府专门成立了“整理中南海公园临时委员会”恼朱味,负责整修究渐座。此外恼朱味,公园里有许多房屋被园外的一些单位费锐耕、机关使用或商人租用究渐座。据中国历史第一档案馆的哈恩忠先生统计:园内的居仁堂费锐耕、喜福堂费锐耕、欢喜庄费锐耕、增福堂费锐耕、来福堂费锐耕、果园等处100余间房屋恼朱味,1928年秋起就被国立北平图书馆筹备委员会长期借用恼朱味,一直到1929年临时委员会成立后恼朱味,几经交涉恼朱味,才因其文津街新馆建成而陆续迁出;园内的赐福堂费锐耕、永福堂费锐耕、颐园恼朱味,则被中国大辞典编纂处使用;静谷的50余间房屋恼朱味,被民国政府交通部北平短波无线电台占用;运料门及园内营房149间房屋恼朱味,早先经北平府院特派员办公处同意恼朱味,借给了北平美术学院作为校园究渐座。在当时市政府的干预下恼朱味,房产的收回也有了一些眉目究渐座。随着房产的陆续收回恼朱味,又接连开始了清理房租的工作究渐座。据中南海临时委员会调查恼朱味,园内“各商欠租约二千二百余元”恼朱味,园外房租欠一百二十余元究渐座。有些商人欠租多年恼朱味,反复协商周折恼朱味,公园最后勒令以水产商人徐璋为首的欠租商户于“六月十三日下午五时之前”交清欠款恼朱味,否则请警察局清理出园究渐座。    为改善公园的环境恼朱味,维修破损建筑恼朱味,公园还开发了一些创收的项目究渐座。公园的收入主要有以下几项:    门票收入:公园门票与北海公园一样恼朱味,均为五分究渐座。除正常购票入园外恼朱味,公园还根据旺季和淡季门票的销售情况恼朱味,设置了优惠门票——优字券恼朱味,券分两种恼朱味,“甲种券每本六十张恼朱味,售洋二元;乙种券每本二十五张恼朱味,售洋一元”究渐座。    设停车场:当时公园规定恼朱味,普通市民可以乘交通工具入园恼朱味,按“坐骑”的不同收费恼朱味,脚踏车每辆收大洋一角恼朱味,人力车大洋两角恼朱味,汽车大洋五角究渐座。园内的商户也可以购买长期车辆通行证恼朱味,收费更高一些究渐座。    出租房屋的收入:由于中南海内空闲房屋较多恼朱味,公园特向市民招租恼朱味,房屋分为五等恼朱味,租价每间两元至六元不等究渐座。于是恼朱味,不到两个月恼朱味,20余租户前来中南海安了家究渐座。如商人刚鹤峰租用听鸿楼楼下房间开设茶点社恼朱味,韩汝甲租用听鸿楼楼上办理中西书画社恼朱味,中国画学研究会费锐耕、东方绘画会租用流水音房屋究渐座。当时就读于大学的共产党员谢和赓和十几个同学合租在中南海流水音的一间大房内恼朱味,每月租金五角究渐座。据他后来回忆恼朱味,那个时候经常在中南海的游艇上举行秘密会议恼朱味,从事地下工作究渐座。他在反右运动中因提了“中南海应向老百姓开放”的意见恼朱味,被打为右派恼朱味,后在“文革”中一度精神失常究渐座。此外恼朱味,由于公园里水面浩大恼朱味,还有水产商人租用水面从事养殖业究渐座。    开辟钓鱼区域恼朱味,售票钓鱼究渐座。规定每张钓鱼票售大洋一元恼朱味,限一人当日使用恼朱味,进公园需另购门票究渐座。居仁堂费锐耕、万字廊费锐耕、听鸿楼费锐耕、船坞划船码头等处不得钓鱼究渐座。每张垂钓券只能钓鱼二斤恼朱味,超过重量要补票究渐座。    利用这些增加的经费恼朱味,公园内道路得以维修恼朱味,还增加了路灯和园内坐椅恼朱味,修建了厕所究渐座。如园内原有坐椅二十余张恼朱味,又另增加二十张恼朱味,增加路灯六十盏究渐座。还分轻重缓急恼朱味,对园内建筑进行了维修恼朱味,如损坏严重的新华门费锐耕、蜈蚣桥等究渐座。为改善公园的环境恼朱味,设置了清扫夫恼朱味,清理园内垃圾;招募花匠恼朱味,种植花草树木;请警察局派人驻园恼朱味,保护园内公共安全等究渐座。皇家园林逐渐焕发了昔日的光彩究渐座。与北海公园费锐耕、中山公园一样恼朱味,中南海这座昔日的皇家园林成了举行活动和普通民众休闲娱乐的场所究渐座。    知识链接:    怀仁堂办集体婚礼    1937年恼朱味,北平市社会局为了倡导“改进习俗恼朱味,提倡节约恼朱味,尊重婚姻”的新风尚恼朱味,专门成立了市民集体婚礼事务委员会恼朱味,决定举办集体婚礼并确定以后每三个月举办一次恼朱味,均在怀仁堂举行究渐座。1 937年6月22日中午1 2时恼朱味,首届集体婚礼在怀仁堂举行恼朱味,证婚人是北平市市长秦德纯究渐座。但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恼朱味,只办了一届的集体婚礼就被迫停办恼朱味,直到抗战胜利后的1947年9月3日恼朱味,在日本的战败日恼朱味,才在怀仁堂举办第二届集体婚礼究渐座。    中南海的开放使市民多了一个休闲娱乐的地方究渐座。据《钱玄同日记》记载恼朱味,1 932年3月2日恼朱味,他与阔别l6年之久的恩师章太炎以及朱希祖费锐耕、马裕藻费锐耕、黄侃费锐耕、吴承仕等人乘车逛中南海公园恼朱味,四点入园恼朱味,六点出园去饭馆吃饭究渐座。章太炎是2月29日抵京恼朱味,钱玄同在报上得到消息后3月2日与马裕藻一同前去拜会恼朱味,当天就去逛中南海恼朱味,可见恼朱味,在这些文化人的眼里恼朱味,中南海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聚会游玩之所究渐座。    摘自《国家人文历史》

Tags: 中国历史

本文网址:/lishi/zgls/156761.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