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 

林彪真的是装病不去朝鲜吗

来源: 作者:
林彪真的是装病不去朝鲜吗    文/陈立旭    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决定抗美援朝时恼朱味,毛泽东与林彪有不同意见究渐座。当年恼朱味,毛泽东和中央确曾考虑由林彪带兵入朝恼朱味,但林彪因为身体不好而没有去恼朱味,改由彭德怀带兵究渐座。后来恼朱味,对这一问题有种种说法恼朱味,特别是“九一三”事件之后恼朱味,流传这样一个“版本”:林彪在抗美援朝问题上态度消极恼朱味,装病不带兵入朝究渐座。对这一历史情况恼朱味,笔者以为恼朱味,应该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恼朱味,进行深入分析恼朱味,探求历史真相究渐座。    林彪重视边防问题恼朱味,并推荐入朝主帅    朝鲜战争爆发后恼朱味,毛泽东考虑到东北地区直接受到战争威胁恼朱味,且战略地位重要恼朱味,建议中央成立东北边防军究渐座。中央领导人对此均表赞成究渐座。很快恼朱味,中国共产党中央做出决定:以13兵团组建东北边防军恼朱味,作为防患于未然的战略措施究渐座。    1950年7月7日F午恼朱味,周恩来在中南海居仁堂主持召开了保卫国防问题会议恼朱味,传达中国共产党中央费锐耕、毛泽东关于成立东北边防军的决定恼朱味,讨论保卫东北边防问题究渐座。参加会议的有解放军总司令朱德费锐耕、代总参谋长聂荣臻费锐耕、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和副政治委员谭政费锐耕、总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和副主任肖华费锐耕、总情报部部长李克农费锐耕、总后勤部部长杨立三费锐耕、作战部部长李涛费锐耕、摩托装甲兵司令员许光达费锐耕、海军司令员肖劲光费锐耕、空军司令员刘亚楼费锐耕、军委铁道部部长滕代远费锐耕、炮兵副司令员苏进等究渐座。    从这份主要领导成员的名单可以看出恼朱味,与会者主要是中央军委三总部费锐耕、陆海空三军及有关军兵种负责人究渐座。作为野战军领导人参加会议的恼朱味,只有林彪和谭政究渐座。林彪在会上发言恼朱味,积极支持组建东北边防军究渐座。    7月10日恼朱味,周恩来主持召开第二次保卫国防问题会议恼朱味,与会的基本还是上面那些人究渐座。林彪再次发言恼朱味,就组建东北边防军的具体问题谈了意见究渐座。    他发言的总精神是:第四野战军在这个问题上义不容辞恼朱味,要多少人出多少人恼朱味,要多少装备出多少装备究渐座。会议经过讨论恼朱味,决定分别从河南费锐耕、广东费锐耕、广西费锐耕、湖南费锐耕、黑龙江等地抽调13兵团的38军费锐耕、39军费锐耕、40军及42军恼朱味,炮兵第1师费锐耕、第2师费锐耕、第8师恼朱味,以及一个高射炮团费锐耕、一个工兵团恼朱味,共计二十五万五千余人恼朱味,组成东北边防军究渐座。    显然恼朱味,这些部队大多来自林彪原来所率领的四野部队究渐座。林彪历来对粟裕十分赏识恼朱味,认为粟裕有很高的军事才能恼朱味,他亲自提名粟裕为入朝部队的先期主帅恼朱味,到东北地区带兵究渐座。    考虑到当时还不能任命粟裕入朝的职务恼朱味,会议决定先任命粟裕为东北边防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恼朱味,肖劲光为副司令员恼朱味,肖华为副政治委员究渐座。这一系列决定会后经周恩来斟酌修改后恼朱味,给林彪看过恼朱味,于13日报毛泽东批准究渐座。    从上述决定可以看出恼朱味,林彪对于保卫祖国问题十分重视恼朱味,对于组建东北边防军是坚决支持的究渐座。可惜的是恼朱味,粟裕身体不好恼朱味,不能赴朝指挥作战究渐座。    从近期出版的《粟裕年谱》可以看到:就在中央决定组建东北边防军时恼朱味,粟裕正在青岛治病究渐座。他得知中央的任命后十分着急恼朱味,便托罗瑞卿给毛泽东捎了封信恼朱味,说明了自己的身体状况究渐座。毛泽东收到信后即于8月8日回信恼朱味,信中说:“罗瑞卿同志带来的信收到了恼朱味,病情仍重恼朱味,甚为系念究渐座。目前新任务不甚迫切恼朱味,你可以安心休养恼朱味,直至病愈究渐座。休养地点恼朱味,如青岛合适则在青岛;如青岛不甚合适恼朱味,可来北京恼朱味,望酌定之究渐座。”    此前恼朱味,周恩来和聂荣臻考虑到粟裕正在治病恼朱味,而肖劲光费锐耕、肖华二人一时也无法到东北边防军任职恼朱味,便联名致函毛泽东恼朱味,建议东北边防军“先归东北军区高岗司令员兼政委指挥”恼朱味,待粟裕费锐耕、肖劲光费锐耕、肖华赴任后再成立边防军司令部究渐座。毛泽东同意他们的意见究渐座。    在毛泽东和周恩来看来恼朱味,林彪是不二人选    毛泽东从来就没有放松对国家安全问题的警惕性究渐座。当年恼朱味,他每天一起床恼朱味,首先要看的恼朱味,就是朝鲜战事的文件和东北边防军情况的文件究渐座。此时恼朱味,林彪对这方面情况也十分重视究渐座。    在中央的统一领导和精心安排下恼朱味,东北边防军的部队建设费锐耕、武器补充费锐耕、物资筹措等准备工作一直在紧张进行恼朱味,应该调动的部队也开赴东北恼朱味,但由于主帅没有定下来恼朱味,东北边防军的领导班子一直没有成立究渐座。    8月下旬恼朱味,朝鲜人民军向南的攻势减弱了恼朱味,朝鲜战场上呈现僵持局面恼朱味,战局发生逆转的可能性增大了究渐座。在这种情况下恼朱味,毛泽东预见到恼朱味,中国不出兵朝鲜已经不可能究渐座。他和周恩来开始物色新的东北边防军统帅人选究渐座。很自然地恼朱味,想到了林彪究渐座。    为什么会想到林彪?因为林彪是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恼朱味,时任中南局第一书记费锐耕、中南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费锐耕、中南军政委员会主席究渐座。组建东北边防军时抽调的大多是原四野的部队恼朱味,他本人也参与了东北边防军的组建工作恼朱味,由他指挥作战比较顺当究渐座。    更重要的原因是——毛泽东和周恩来都认为恼朱味,林彪在军事上是有才干的究渐座。长期革命战争的考验证明林彪很会打仗恼朱味,而且恼朱味,在解放战争中恼朱味,林彪又以善于打硬仗费锐耕、大仗而闻名究渐座。军队中当时就对林彪有“三大战役有其二”(指林彪参加指挥了辽沈费锐耕、平津两大战役)恼朱味,“渡江战役有其半”(指林彪在渡江战役中指挥了西线军队过江)之说究渐座。    同时恼朱味,林彪很受毛泽东的赏识恼朱味,毛对林有过这样的评价:林彪打仗又狠又刁究渐座。    毛泽东和周恩来的另一个考虑是:出兵朝鲜肯定要与朝鲜领导人和苏联军事顾问配合行动恼朱味,林彪在东北期间恼朱味,曾和朝鲜党领导人共同作战恼朱味,朝鲜人民军的许多高级将领曾是林彪的部下究渐座。林彪在苏联治病期间恼朱味,与苏军的高级将领关系很好究渐座。    毛费锐耕、周还有第三个考虑:抗美援朝恼朱味,必定要在冬季作战究渐座。林彪在东北时恼朱味,有指挥大部队冬季作战的经验究渐座。这样反复斟酌恼朱味,林彪当属不二人选究渐座。    毛泽东就拟派林彪赴朝指挥作战一事恼朱味,曾与中央书记处的几名书记谈起恼朱味,大家也都赞成恼朱味,中央亦曾在一定范围内酝酿过究渐座。    毛泽东与周恩来商议后恼朱味,有意识地让林彪多接触一些关于东北边防军出国作战的准备情况恼朱味,以及来自朝鲜战场的信息究渐座。其他中央领导恼朱味,如军委副主席彭德怀费锐耕、代总参谋长聂荣臻费锐耕、国家副主席高岗费锐耕、政务院财经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等人都知道此事究渐座。但中央没有正式讨论过这件事恼朱味,也没有为此作出过正式决定恼朱味,自然也没有与林彪正式谈过这件事究渐座。    9月15日恼朱味,美军在仁川登陆恼朱味,朝鲜人民军陷入被动局面恼朱味,美军趁机加速向朝鲜北方推进究渐座。毛泽东认识到入朝的迫切性恼朱味,并指示东北边防军加快出兵朝鲜的步伐究渐座。    同时恼朱味,毛泽东也不能不考虑最后确定主帅人选了究渐座。但毛显然已考虑到林彪的身体情况恼朱味,他并没有直接向林彪下令让他率兵赴朝作战恼朱味,而是先就出兵朝鲜问题恼朱味,征求林彪的意见究渐座。    毛泽东和林彪确有意见分歧    1950年9月下旬恼朱味,毛泽东和林彪曾就派兵入朝参战等问题作过一次长谈究渐座。长谈中恼朱味,林彪十分坦率地向毛泽东讲了自己对于派兵入朝作战的不同意见究渐座。    林彪是从中国国内情况和军事力量两个方面谈的究渐座。    他认为恼朱味,国内战争刚刚结束恼朱味,各方面工作都未就绪究渐座。美国是最大的工业强国恼朱味,军队装备高度现代化恼朱味,一个军就有各种火炮一千五百门恼朱味,而我们一个军只有三十六门究渐座。美国有强大的空军和海军舰艇恼朱味,而我们海费锐耕、空军才刚刚开始组建究渐座。    他认为在敌我装备极为悬殊的情况下恼朱味,若贸然出兵恼朱味,必然引火烧身恼朱味,后果不堪设想究渐座。他的意见是恼朱味,中国可以派出重兵在东北驻扎恼朱味,一方面保卫中国边境恼朱味,另一方面可作为朝鲜人民军的战略支持力量恼朱味,而朝鲜人民军在目前情况下恼朱味,应该转而采取游击战方式恼朱味,与美国军队继续作战究渐座。    林彪所谈的意见是直截了当的恼朱味,毛泽东也没责怪他究渐座。但是恼朱味,他的意见毛泽东不能接受究渐座。此时恼朱味,毛泽东出兵朝鲜的决心已下究渐座。此后恼朱味,毛又多次约林长谈恼朱味,但不谈派他做统帅恼朱味,谈的主要是我们为什么要出兵恼朱味,不出兵将来会有什么结果恼朱味,出兵有哪些有利条件恼朱味,对美帝国主义应该采取什么对策等恼朱味,目的是做林彪的工作恼朱味,争取林彪在政治局会议上支持派兵入朝作战究渐座。但是恼朱味,林彪在毛泽东的面前恼朱味,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恼朱味,不同意派兵赴朝究渐座。    在这个问题上恼朱味,毛泽东做不通林彪的工作恼朱味,转而就派兵入朝后具体作战的战略战术问题恼朱味,征求林彪的意见究渐座。林彪在这方面倒是积极献计献策恼朱味,他在分析了敌我双方的情况后恼朱味,设想了各种各样的可能恼朱味,提出了一些方案供毛泽东参考究渐座。    林彪认为恼朱味,派兵入朝后恼朱味,要先打几个大的歼灭战恼朱味,稳定战场局面;为了打大的歼灭战恼朱味,就要集中火力恼朱味,把分散在许多个师的重炮恼朱味,尽可能集中到打歼灭战的几个师去究渐座。    对林彪的这些意见恼朱味,毛泽东是赞赏的究渐座。    应该说恼朱味,毛泽东和林彪在是否出兵朝鲜的问题上恼朱味,是存在意见分歧的究渐座。显然恼朱味,林彪也知道了毛泽东和中央书记处其他领导人有让他率兵入朝作战的意图究渐座。林彪也不能不在毛泽东面前如实讲清楚自己的身体情况究渐座。    林彪说他每晚失眠恼朱味,身体虚弱多病恼朱味,怕风费锐耕、怕光费锐耕、怕声音究渐座。对于林彪的身体情况恼朱味,毛泽东是相信的费锐耕、了解的究渐座。就在谈话当中恼朱味,毛泽东也看出了林彪身体的虚弱究渐座。林彪此时谈这些话的意思恼朱味,是身体情况不允许他率兵入朝作战恼朱味,如果中央决定出兵朝鲜恼朱味,最好另外物色率兵的人选究渐座。    林彪究竟有什么病    林彪是不是有病呢?他说的是真话究渐座。    林彪年少时身体就不算强健恼朱味,入黄埔军校后恼朱味,由于军事训练恼朱味,身体逐步强壮起来究渐座。后来在中央苏区恼朱味,他也同广大红军战士一样过艰苦的生活恼朱味,进行激烈的战斗恼朱味,身体顶了下来究渐座。再到后来恼朱味,红军长征时恼朱味,他也在艰难的情况下恼朱味,走了二万五千里究渐座。    他身体真正不好恼朱味,始于平型关战役之后恼朱味,被国民党哨兵误伤究渐座。当时恼朱味,林彪骑着从日本军队缴获的战马恼朱味,披着缴获的日本军官的大衣外出恼朱味,国民党哨兵误以为是敌方人员恼朱味,喊口令后开枪恼朱味,枪弹打穿了林彪的肺部究渐座。更糟糕的是恼朱味,子弹擦伤了林彪的脊髓神经恼朱味,他不得不到苏联治疗究渐座。林彪的身体从此极度糟糕究渐座。    解放战争期间恼朱味,林彪回国参加指挥重大战役时恼朱味,身体情况也十分不好究渐座。在东北恼朱味,他多次发病恼朱味,但还是咬牙挺了下来究渐座。    那段时间恼朱味,为了对付疾病恼朱味,林彪自己想出了许多怪办法究渐座。一是吃饭十分简单恼朱味,只吃白菜炖豆腐和土豆炖豆腐两种菜恼朱味,不吃或很少吃肉食究渐座。二是长年不洗澡恼朱味,因为他怕水究渐座。据身边工作人员讲恼朱味,由于林彪长年不洗澡恼朱味,他的衬衣穿两天就要换洗究渐座。三是不在有水的地方居住恼朱味,因为他只要听到流水的声音就拉稀究渐座。这的确是一种伤了神经后的怪病究渐座。不光苏联权威医生很无奈恼朱味,林彪自己也感到奇怪恼朱味,但确实没有办法究渐座。    林彪的病还不止于此究渐座。自从被伤了神经恼朱味,他就必须经常嗅火柴燃烧的味道恼朱味,否则便头痛恼朱味,也会有昏昏欲睡的感觉究渐座。因此恼朱味,林彪虽不吸烟恼朱味,但身边总要预备一些火柴究渐座。他平时听汇报费锐耕、看文件时恼朱味,经常要划着一根火柴恼朱味,嗅一嗅火柴燃烧的味道究渐座。    除了神经受伤恼朱味,林彪还有一个重病恼朱味,就是不知什么原因费锐耕、什么时候恼朱味,就会突然脸色发白恼朱味,身体立即虚弱下去恼朱味,浑身出汗恼朱味,急剧喘息究渐座。这时恼朱味,什么药物费锐耕、什么办法恼朱味,都治不了究渐座。而他自己却在久病之中摸索出一个办法恼朱味,那就是“颠车”究渐座。    他身边警卫人员回忆了这样的情形:    某次林彪在广东恼朱味,叶群突然在屋中高喊:“快恼朱味,林总病了!”随着这一声喊叫恼朱味,跑来的不是医生恼朱味,而是专门给林彪配备的一个警卫兼特殊“司机”陈良顺究渐座。他也不是跑到林彪卧室去抢救恼朱味,而是跑到林彪居室西北角的一间空屋子里恼朱味,那里停放着一辆从部队淘汰卜究渐座。来的老式带斗摩托车究渐座。这个摩托车被固定在墙边恼朱味,排气筒伸向屋外究渐座。陈良顺跳上摩托恼朱味,立即发动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叶群和林彪的一些警卫员一起恼朱味,扶着身披军大衣恼朱味,脸色煞白费锐耕、身体极度虚弱的林彪恼朱味,坐到摩托车的坐斗里究渐座。十分难受的林彪咬牙忍着究渐座。陈良顺加大了油门恼朱味,摩托剧烈地颤抖起来究渐座。林彪小声命令:“开猛些!”陈良顺再次加大油门恼朱味,摩托车颠簸得更猛烈了究渐座。    这时恼朱味,奇迹发生了——林彪的脸上有了血色恼朱味,咬着的牙松开了恼朱味,紧闭着的双眼睁开了恼朱味,重新放出锐利的光芒恼朱味,全身也有了力量究渐座。过了十几分钟恼朱味,林彪小声说:“好了究渐座。”他自己迈出摩托车坐斗恼朱味,慢慢走回办公室继续办公究渐座。    林彪到中央工作后恼朱味,住在北京毛家湾一号究渐座。在这里恼朱味,给林彪配的车恼朱味,比别人多了一辆——这就是一辆卡车究渐座。在这辆卡车上恼朱味,安放着一个类似集装箱的东西恼朱味,里面固定着一张行军床究渐座。每当林彪犯病时恼朱味,他就要在警卫员搀扶下躺上行军床恼朱味,让司机开出毛家湾恼朱味,在大街上颠簸究渐座。    后来恼朱味,条件稍微好一些后恼朱味,上边给林彪配了一辆旧轿车究渐座。每当犯病恼朱味,他就坐上这辆车恼朱味,让司机开到北京市郊外恼朱味,在乡间崎岖不平的路上颠簸十几分钟后恼朱味,才能恢复正常究渐座。这是林彪自己摸索出来的“土办法”究渐座。    当时恼朱味,中央主要领导人和中央办公厅都了解林彪这一情况恼朱味,对于林彪这种办法恼朱味,只要有利于他缓解病情恼朱味,没什么危险恼朱味,也是同意的恼朱味,因为再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能治他的怪病究渐座。    林彪在指挥第四野战军参加解放战争时恼朱味,身体已经同上面所描述的样子差不多了究渐座。不过由于刚从苏联治病回来时间不算长恼朱味,有原来治疗的基础恼朱味,加上在延安那段时间比较清闲恼朱味,林彪的身体勉强能顶住究渐座。但他在指挥辽沈费锐耕、平津战役恼朱味,后来的渡江战役恼朱味,以及渡江后追歼国民党的紧张工作中恼朱味,也多次发病究渐座。这几次发病恼朱味,把林彪的精力耗得差不多了究渐座。    解放后恼朱味,林彪受命主持南方军政恼朱味,事情头绪多恼朱味,很复杂恼朱味,处理起来自然很繁重究渐座。有一个时期恼朱味,他睡得很少恼朱味,连续召开会议恼朱味,还要召集部队高级干部部署军事恼朱味,加上不能吃油腻的食物恼朱味,营养也成了问题恼朱味,因此身体状况更差了恼朱味,发病的次数不仅多恼朱味,而且一次比一次重究渐座。他多次病倒恼朱味,但在病床上还得处理电文恼朱味,决定重要事情恼朱味,这使林彪的身体基本垮了究渐座。他与中央的往来电报中恼朱味,多次谈到自己的身体情况恼朱味,中央对他也很关心究渐座。    那一时期恼朱味,林彪的身体情况到底怎么样呢?可以这么说:只要身边警卫人员和医护人员稍稍疏忽恼朱味,就有生命危险究渐座。他的身体情况与他在东北指挥第四野战军时已经大大不同了恼朱味,也与他挥师南下平定南中国时大大不同了究渐座。    此时恼朱味,林彪若到朝鲜指挥作战恼朱味,别说紧张的指挥工作他的身体顶不下来恼朱味,单是异国他乡生活这一项恼朱味,他也顶不下来究渐座。在这种情况下恼朱味,林彪提出自己身体不行恼朱味,也是实事求是的恼朱味,是负责任的做法究渐座。他如实向中央讲明身体情况恼朱味,也是合乎组织原则的究渐座。    林彪怪病难治恼朱味,毛泽东抄诗相送    早在派林彪去东北时恼朱味,毛泽东就特别注意林的身体情况究渐座。林彪主政南方时恼朱味,毛泽东还特地派医生去为他治病究渐座。    由于担心林彪在南方吃不消恼朱味,毛泽东调林彪到北京工作恼朱味,一方面在中央参与重大事情决策恼朱味,更主要的是让林彪有一个好的医治条件究渐座。林到北京不久恼朱味,毛泽东就委托负责中央高级领导人保健的傅连暲医生前去看望林彪究渐座。毛泽东还指示傅连障恼朱味,让他出面恼朱味,从上海费锐耕、北京费锐耕、天津调来一流的医学专家恼朱味,专门为林彪治病究渐座。为了使这项任务能有个统一的协调恼朱味,毛还专门派肖华代表中央统一负责究渐座。    1953年恼朱味,专家小组对林彪的神经费锐耕、心脏费锐耕、胃肠费锐耕、泌尿费锐耕、血液费锐耕、肝脏费锐耕、肺部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检查恼朱味,发现林彪确实十分虚弱恼朱味,但外在的脏器却没有大问题究渐座。他们知道恼朱味,这是一种怪病恼朱味,苏联专家也治不好究渐座。尽管他们研究了多次恼朱味,拿出了各种方案恼朱味,但没有一种是专家们满意的恼朱味,对林彪的病也没有多大帮助究渐座。除了采取一些维护性措施外恼朱味,专家组只好允许林彪按照他自己发明的减轻病痛的办法去做了究渐座。医生们建议恼朱味,林彪需要长期静养治疗究渐座。    医疗小组的意见恼朱味,通过肖华转告中央恼朱味,毛泽东很快知道了结果究渐座。对林彪的这种状态恼朱味,毛泽东的心情是很沉重的恼朱味,但也没有办法恼朱味,只能让林彪长期休养治疗究渐座。为此恼朱味,他特意给林彪抄写了曹操的诗《龟虽寿》:    神龟虽寿恼朱味,犹有竟时究渐座。    腾蛇乘雾恼朱味,终为土灰究渐座。    老骥伏枥恼朱味,志在千里究渐座。    烈士暮年恼朱味,壮心不已究渐座。    盈缩之期恼朱味,不但在天究渐座。    养怡之福恼朱味,可得永年恼朱味,    幸甚至哉恼朱味,以歌咏志究渐座。    林彪的态度:“我还是那个意见恼朱味,要慎重”    不久恼朱味,毛泽东决定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恼朱味,讨论决定是否出兵朝鲜这件大事究渐座。此时他已物色了另一指挥人选——彭德怀究渐座。在1950年10月2日召开的为准备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的中央书记处会议上恼朱味,毛泽东说:“出兵援朝已是万分火急恼朱味,既然林彪说他有病不能去恼朱味,我的意见还是彭老总最合适了究渐座。”    10月4日恼朱味,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专门商讨出兵援朝的问题究渐座。出席会议的有:毛泽东费锐耕、朱德费锐耕、刘少奇费锐耕、周恩来费锐耕、任弼时费锐耕、陈云费锐耕、高岗费锐耕、彭真费锐耕、董必武费锐耕、林伯渠费锐耕、张闻天究渐座。彭德怀于会议中间赶到究渐座。李富春费锐耕、罗荣桓费锐耕、林彪费锐耕、邓小平费锐耕、饶漱石费锐耕、薄一波费锐耕、聂荣臻费锐耕、邓子恢费锐耕、杨尚昆费锐耕、胡乔木列席了会议究渐座。    政治局扩大会议一开始恼朱味,毛泽东就要求大家先摆一摆派兵入朝参战的困难究渐座。林彪在这次会议上发言了恼朱味,他仍然坚持他当面和毛泽东谈的观点——不宜派兵入朝究渐座。他说了各方面的困难后恼朱味,用一句话总结:“我还是那个意见恼朱味,要慎重究渐座。”    在随后的几天会议里恼朱味,林彪又多次发言恼朱味,表达同样的意见究渐座。由于他的发言有材料费锐耕、有根据恼朱味,得到了政治局不少成员的赞成究渐座。    对于林彪在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态度恼朱味,曾任周恩来军事秘书的雷英夫在回忆中有所记述:“他(指林彪)在军委常委居仁堂会议上说恼朱味,为了拯救一个几百万人的朝鲜恼朱味,而打烂一个五亿人口的中国恼朱味,有点划不来究渐座。我军打蒋介石国民党的军队是有把握的恼朱味,但能否打得过美军很难说究渐座。它有庞大的陆海空军恼朱味,有原子弹恼朱味,还有雄厚的工业基础究渐座。把它逼急了恼朱味,它打两颗原子弹或者用飞机对我大规模狂轰滥炸恼朱味,也够我们受的究渐座。因此恼朱味,他不赞成出兵恼朱味,最好不出兵究渐座。如一定要出恼朱味,那就采取‘出而不战’的方针恼朱味,屯兵于朝鲜北部恼朱味,看一看形势的发展恼朱味,能不打就不打恼朱味,这是上策究渐座。”    但林彪的意见还是被毛泽东否定了究渐座。    毛泽东是从国际和中国今后长远战略这个大视角看待出兵朝鲜问题的究渐座。他决计必须出兵朝鲜恼朱味,而且恼朱味,他的意见得到了中央政治局许多成员的支持恼朱味,其中包括另一领兵主帅彭德怀究渐座。    10月5日恼朱味,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继续讨论抗美援朝的决策问题究渐座。前一天刚从西安赴京的彭德怀表态说:“出兵援朝是必要的恼朱味,打烂了恼朱味,最多等于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究渐座。如让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恼朱味,它要发动侵略战争恼朱味,随时都可以找到借口究渐座。”    听完彭德怀的发言恼朱味,毛泽东站起来坚定地说:“彭老总说得好!我们出兵参战的困难确实很多恼朱味,但是恼朱味,朝鲜是中国的友好邻邦恼朱味,中国人民不能眼看着美国侵略者对其肆行践踏而置之不理;唇亡则齿寒恼朱味,户破则堂危究渐座。我们应当参战恼朱味,必须参战究渐座。参战利益极大恼朱味,不参战损害极大究渐座。”    这样恼朱味,出兵朝鲜的事情就定下来了究渐座。当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作出这个决定后恼朱味,林彪也在会上表示服从恼朱味,并说自己会告诉第四野战军中准备入朝的部队恼朱味,让他们坚决拥护中央抗美援朝的决定究渐座。    政治局扩大会议结束后恼朱味,毛泽东对彭德怀说:“给你10天准备的时间恼朱味,出兵时间初定10月15日究渐座。”这样恼朱味,关于由谁率军入朝作战的问题最终确定了究渐座。    在这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恼朱味,中央从没有提起林彪不同意出兵朝鲜恼朱味,以及他因病不能带兵入朝的问题恼朱味,更没有提起他与毛泽东曾有过的意见分歧究渐座。因为在中央看来恼朱味,这些都是正常的恼朱味,并没有违反党内原则究渐座。    林彪从头到尾都不赞成打恼朱味,毛泽东并未表示不满    朝鲜战争爆发后恼朱味,在出兵朝鲜问题上恼朱味,党内有许多同志与林彪的看法基本相同恼朱味,不同的是:林彪不赞成中国出兵朝鲜的意见恼朱味,大概是他从朝鲜战争爆发一开始就形成了恼朱味,是他固定的看法究渐座。而且恼朱味,林彪一旦形成自己的看法恼朱味,是不轻易改变的究渐座。    据时任中国驻朝鲜大使馆政务参赞费锐耕、临时代办柴军武回忆恼朱味,1950年9月初恼朱味,他从平壤回到北京后恼朱味,接到中央军委办公厅的通知恼朱味,说林彪要见他恼朱味,了解朝鲜方面的情况究渐座。柴军武马上去林彪住处汇报究渐座。    此前恼朱味,柴军武已经向林彪汇报过朝鲜方面的情况恼朱味,这是第二次汇报恼朱味,需要谈新情况究渐座。林彪听完汇报恼朱味,问柴军武:“他们有无上山打游击的准备?”显然恼朱味,“他们”是指朝鲜人民军及其领导人究渐座。    柴军武回答:“我不能确切地讲有恼朱味,但根据和金日成相处的了解恼朱味,如果形势需要恼朱味,他是能够上山打游击的究渐座。”    林彪又问:“我们不出兵恼朱味,让他们上山打游击行不行?”林彪问这个话恼朱味,实际上是自言自语恼朱味,或者说恼朱味,他在谈自己的看法究渐座。因为这个问题柴军武是不能回答的究渐座。林彪也理解柴军武恼朱味,谈话就此结束了究渐座。    当时恼朱味,党内有许多同志与林彪意见相同究渐座。毛泽东本人也回忆过当时党内存在不同意见的情况恼朱味,并且认为是正常的究渐座。    1970年10月10日恼朱味,毛泽东在北京同来访的金日成会谈时恼朱味,提到了当年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在讨论出兵朝鲜问题上意见分歧因而犹豫不决的情况恼朱味,他说:“我们虽然摆了5个军在鸭绿江边恼朱味,可是我们政治局总是定不了恼朱味,这么一翻恼朱味,那么一翻恼朱味,这么一翻恼朱味,那么一翻恼朱味,嗯!最后还是决定了究渐座。”毛泽东在这里所说的“翻”恼朱味,就是中央政治局在讨论中意见不统一恼朱味,翻来覆去争论的情况究渐座。    就是坚决主张出兵朝鲜的毛泽东等人恼朱味,在做出这个决策时恼朱味,也经过了反复思考费锐耕、多次犹豫的过程究渐座。聂荣臻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谈道:“对于打不打的问题恼朱味,毛泽东同志也是左思右想恼朱味,想了很久究渐座。那时部队已经开到鸭绿江边恼朱味,邓华同志的先遣队已经做好过江的准备恼朱味,毛泽东同志又让我给邓华发电报恼朱味,让他慢一点恼朱味,再停一下恼朱味,还要再三斟酌斟酌恼朱味,最后才下了决心究渐座。毛泽东同志对这件事确实是思之再三恼朱味,煞费苦心的究渐座。”    胡耀邦也在回忆中谈道:毛泽东在思考是否出兵朝鲜时恼朱味,“他不作声恼朱味,一个礼拜不刮胡子恼朱味,留那么长恼朱味,想通以后开个会恼朱味,大家意见统一了恼朱味,毛主席就刮胡子了”究渐座。当时担任毛泽东秘书的胡乔木也说:“我在毛主席身边工作了20多年恼朱味,记得有两件事使毛主席很难下决心究渐座。一件是1950年派志愿军入朝作战恼朱味,一件就是1946年我们准备同国民党彻底决裂……”    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结束后恼朱味,林彪按照毛泽东的意见恼朱味,与周恩来一起去莫斯科恼朱味,就苏联对中国入朝参战军队提供援助问题与斯大林谈判究渐座。    谈判中恼朱味,林彪对苏联表示了中国共产党中央抗美援朝的决心恼朱味,并且在基本战略费锐耕、需要的武器等方面恼朱味,与苏方谈得很具体究渐座。谈判结束后恼朱味,周恩来回京恼朱味,林彪留苏治病究渐座。此后恼朱味,毛泽东仍安排林彪在军队里担任重要职务恼朱味,并没有表示出对林彪的失望和不满究渐座。    在林彪问题上恼朱味,黄克诚为我们做出了榜样恼朱味,中央也尊重了黄克诚的意见究渐座。    1985年春恼朱味,《中国大百科全书·军事卷》正在编纂恼朱味,解放军总政治部百科全书编辑室将“林彪”条目释文送黄克诚审查恼朱味,释文中讲到林彪在抗美援朝前夕不赞成出兵的错误究渐座。    黄克诚就此事谈道:“在党内来说恼朱味,一个下面的干部恼朱味,向党的领导反映自己的观点恼朱味,提出自己的意见恼朱味,现在看来这是个好的事情究渐座。如果把自己的观点隐瞒起来恼朱味,上面说什么就跟着说什么恼朱味,这是不正确的态度究渐座。林彪不隐瞒自己的观点恼朱味,尽管观点错误恼朱味,但敢于向上面反映恼朱味,就这一点说恼朱味,是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态度究渐座。”他还说:“我考虑恼朱味,如果其他人的条目释文中像这类问题都写恼朱味,‘林彪’这一条也可以写;如果在其他人的条目中这类问题不写恼朱味,对林彪也不要那么苛刻究渐座。在我们党几十年革命斗争中恼朱味,没有错误的人是没有的恼朱味,没有讲过错话费锐耕、没有做过错事的恼朱味,恐怕一个也找不出来究渐座。”    在研究历史和评价历史人物时恼朱味,应该学习黄克诚的实事求是精神究渐座。    (作者系文史学者费锐耕、当代中国研究所研究员)    (摘自《同舟共进》2013年第6期)

Tags:

本文网址:/www. httpmxgsw.net://www.mxgsw.net/lishi/zgls/156518.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