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机访问]

故事

当前位置: 首页 > 中国历史 > 

金家“缘故人”:特别的朝鲜贵宾

来源: 作者:
金家“缘故人”:特别的朝鲜贵宾    文/易萱    有这样一群中国人恼朱味,他们在国内过着普通百姓的平常生活恼朱味,可只要一入境朝鲜恼朱味,就摇身一变恼朱味,有专机费锐耕、专车费锐耕、专人服务;坐景观台费锐耕、VIP坐席看文艺演出;免费参观风景名胜;甚至在朝鲜媒体的“长枪短炮”下恼朱味,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明星”究渐座。    这种“灰姑娘式”的华丽变身恼朱味,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或他们的家人是朝鲜开国领导人金日成的老朋友究渐座。在朝鲜恼朱味,他们被称为“缘故人”究渐座。一个“缘”字恼朱味,就是使他们“身价”倍增的最大动因究渐座。    为寻找“缘故人”惊动胡耀邦    “缘故人”恼朱味,意即缘分很深的知交老友究渐座。据一位生活在北京的“缘故人”费锐耕、金日成抗联时期的老战友之子介绍恼朱味,金日成自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就开始寻找失散多年的中国老友究渐座。    他们有些是金日成早年在吉林求学时结识的同窗和老师;有些是在东北抗日作战时一起战斗过的战友;还有些虽然与金曰成接触时间不长恼朱味,但却是在他投身革命的关键时间点提供过帮助的“恩人”;当然恼朱味,也包括一部分结婚后一直在中国生活的朝鲜侨民究渐座。    在金日成的要求和安排下恼朱味,朝鲜党史研究所的工作人员多年来持续不断地寻找和联系这些“缘故人”及其后人究渐座。    上世纪80年代金日成准备出版回忆录期间恼朱味,很多失散于中国各地的“缘故人”因此与朝鲜方面取得联系恼朱味,并在朝方的邀请下前往朝鲜与金日成见面究渐座。    对不少“缘故人”来说恼朱味,这个“相认”的过程并不容易恼朱味,有时还带有些戏剧性究渐座。    尚嘉兰是金日成在吉林求学时期中文老师尚钺的大女儿究渐座。1989年恼朱味,她因公赴朝鲜进行学术交流期间首次与金日成见面究渐座。据她回忆恼朱味,在与金日成见面前几天恼朱味,她曾被安排前往朝鲜劳动党党史研究室会谈究渐座。    “主要目的是想证实一下我的身份究渐座。”尚嘉兰说究渐座。朝方工作人员向她解释恼朱味,金日成开始寻找“缘故人”后恼朱味,有人联系朝方冒充金曰成的老友或“恩人”恼朱味,这种情况并不鲜见究渐座。    那次恼朱味,尚嘉兰接受的考核主要分为两个部分究渐座。首先恼朱味,围绕父亲尚钺的生平恼朱味,朝鲜党史研究所的工作人员设计了很多细节性的问题请她回答究渐座。另外恼朱味,朝方人员还拿了一张金日成和尚钺共同老友的家庭照片让她一一辨认这位老友的家庭成员究渐座。    与尚嘉兰经历的例行考核不同恼朱味,金日成和老同学费锐耕、老战友张蔚华的家人见面的过程恼朱味,甚至惊动了胡耀邦究渐座。    张蔚华与金日成是小学同桌费锐耕、玩伴恼朱味,东北抗日联军时期的战友究渐座。1937年恼朱味,抗日联军内部出现叛徒恼朱味,张蔚华被日本宪兵队逮捕究渐座。为了保护联络下线金日成恼朱味,张蔚华经受了酷刑拷问恼朱味,最后选择自杀守节究渐座。    由于局势动荡恼朱味,在张蔚华去世后恼朱味,金日成便与张的妻儿失去了联系究渐座。1949年起恼朱味,金曰成多次指派身边的工作人员寻找张蔚华的遗孀及子女究渐座。1959年恼朱味,朝鲜甚至派出一支考察团前往张家慰问究渐座。但由于种种原因恼朱味,张家人始终无法与金日成见面究渐座。    直到1984年5月恼朱味,胡耀邦访问朝鲜究渐座。张蔚华的女儿张金禄回忆恼朱味,得知胡耀邦将访朝的消息后恼朱味,她的哥哥张金泉马上给中国共产党中央办公厅写信恼朱味,希望胡耀邦能够在出访朝鲜时帮他们带一封亲笔信给金日成究渐座。    正是在胡耀邦的“撮合”下恼朱味,张蔚华的遗属才终于和金日成取得了联系恼朱味,并在朝鲜方面的盛情邀请下赴朝与金日成会面究渐座。    专列费锐耕、专车费锐耕、专机接送    每逢朝鲜节庆或纪念日恼朱味,朝方都会欢迎“缘故人”家庭赴朝参观究渐座。在朝鲜恼朱味,他们享受的是国宾级款待究渐座。几位“缘故人”都说恼朱味,朝方的热情除了让他们感动外恼朱味,还有些受宠若惊究渐座。    访朝的“基本款”行程是受到金曰成等朝鲜最高级别领导会见和宴请究渐座。一般来说恼朱味,每次“缘故人”代表团赴朝恼朱味,金日成都会抽出时间恼朱味,与他们叙旧究渐座。在短暂的朝鲜之旅中恼朱味,个别家庭甚至能够和金日成见面七八次究渐座。    此外恼朱味,朝鲜方面还为“缘故人”家庭代表安排了多项游玩和参观活动恼朱味,而且恼朱味,每一项行程都有高级别的优厚待遇——专车费锐耕、专机恼朱味,24小时专人服务究渐座。    张金禄去朝鲜参观时恼朱味,仅火车站欢迎仪式的隆重程度就令她手足无措究渐座。不仅朝鲜劳动党党史研究所的副部级干部费锐耕、中国驻朝鲜大使馆的相关官员到车站迎接恼朱味,朝方还特别安排了一大批手持鲜花的小学生夹道欢迎究渐座。“有点像电视里面迎接国家元首访问的场面究渐座。”张金禄至今记忆犹新恼朱味,“小孩子们都欢呼着‘欢迎恼朱味,张蔚华!’‘张蔚华恼朱味,欢迎!”’    张金禄还透露恼朱味,他们离开平壤到外地参观时恼朱味,服务人员都必须准备足量食品费锐耕、水果和水酒坐火车先行到达目的地恼朱味,提前准备究渐座。“与金主席第一次见面恼朱味,随行的记者和服务人员就有三十多人究渐座。我们居住的很多朝鲜休养所别墅都是西哈努克这样的外国领导人来朝时住过的究渐座。”她说究渐座。    1983年的访朝经历恼朱味,也给金日成的抗联老战友李敏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究渐座。从图们江进入朝鲜境内后恼朱味,金日成专程派外事领域的相关官员和咸镜北道的负责人恼朱味,用自己的专列到图们江对岸迎接究渐座。    尚嘉兰则记得恼朱味,她在朝期间乘坐的是朝鲜劳动党中央的专车究渐座。“因为车牌特殊恼朱味,车子在市区内行驶时恼朱味,戴着红领巾的朝鲜小学生看到后纷纷立正向我们敬礼究渐座。”朝鲜东北山区有一处革命纪念地恼朱味,金日成还曾特别安排私人专机接送尚嘉兰的弟弟妹妹前往参观究渐座。    “缘故人”岳玉宾1993年游览朝鲜海金刚时恼朱味,因为位置特殊恼朱味,面对公海恼朱味,金日成特别指示一艘舰艇在附近守卫究渐座。    朝鲜方面对“缘故人”的关心远不止嘘寒问暖恼朱味,赠送礼物费锐耕、纪念品恼朱味,也是金日成表达关怀的一种方式究渐座。    张金禄回忆恼朱味,1985年他们兄妹第一次访朝的欢迎宴会上恼朱味,朝鲜劳动党党史研究所副所长金泰浩一直在打听他们家是否有电视和洗衣机究渐座。哥哥张金泉意识到恼朱味,朝鲜方面是想了解一下张家的生活状况再决定送什么礼物恼朱味,赶忙表示家里电器很全究渐座。    “无奈”之下恼朱味,金泰浩直接提出要送他们一辆奔驰轿车恼朱味,张家人大惊失色恼朱味,赶忙连声谢绝了如此厚礼究渐座。    最终恼朱味,金日成挑选了两架德国产“禄来福”单反相机作为送别礼物究渐座。除相机外恼朱味,还有一个小皮箱——里面装了两万块现金究渐座。“1985年恼朱味,两万块人民币很实在究渐座。当时还没有百元钞票恼朱味,20捆十元钞票就装满了整个皮箱究渐座。”张金禄说究渐座。    尚嘉兰收到的第一份纪念礼物则是一盒朝鲜瓷器和一块欧米茄金表究渐座。她说:“名酒费锐耕、金表费锐耕、雕塑费锐耕、瓷器费锐耕、花瓶……这些年来朝方赠送给‘缘故人’家庭很多特产和礼物究渐座。有些家庭喜欢将这些礼物摆在家中纪念恼朱味,礼物多到可以摆满一整面展柜……”    故人情由浓转淡?    而在朝鲜普通民众眼中恼朱味,“缘故人”是革命烈士恼朱味,或英烈家属究渐座。每次“缘故人”家庭代表来朝鲜访问恼朱味,朝鲜国内的报纸费锐耕、电视都会跟踪采访报道究渐座。    1985年恼朱味,张金禄笫一次去朝鲜时恼朱味,朝鲜党中央机关报《劳动新闻》恼朱味,以及《劳动青年》都用较大篇幅报道了她父亲的生平事迹恼朱味,头版还刊登了金日成和他们会面的大幅照片究渐座。她昕朝方工作人员说恼朱味,张蔚华在朝鲜民众心目中的地位就好像白求恩之于中国人究渐座。    尚嘉兰则记得恼朱味,“报道一般都会以金日成主席会见来自中国的革命烈士家属代表团费锐耕、中国尚钺先生家属代表团赴XX地参观等作为标题”究渐座。如此一来恼朱味,其中很多人在朝鲜成了家喻户晓的中国贵宾究渐座。    1992年恼朱味,尚嘉兰在开城游览时利用午休时间散步恼朱味,就在一所中学校园里被校方认出是新闻报道中“金主席的中国客人”恼朱味,受到学校领导的热情欢迎究渐座。    经常去朝鲜交流的“缘故人”家庭还发现恼朱味,对于媒体报道恼朱味,朝鲜方面总有细致的安排究渐座。    张金禄发现恼朱味,“从(‘缘故人’)入境到前往各地参观恼朱味,在地标性场所让记者采访拍照成为了一项固定流程”究渐座。在妙香山国际友谊展览馆恼朱味,中国“缘故人”家庭赠送给金日成家庭的纪念礼物恼朱味,也和国家元首们送给朝方的礼物一同展出恼朱味,供朝鲜民众参观究渐座。    金日成去世后恼朱味,金正日和金正恩两代朝鲜领导人仍维持着和中国“缘故人”家庭的良好关系究渐座。不过恼朱味,招待规格依旧恼朱味,服务依旧恼朱味,张金禄却觉得朝鲜和这些中国故友的情感交流变淡了:“因为彼此不了解恼朱味,见面叙旧情的环节被取消了究渐座。每次恼朱味,我们只能远远地在公共场合见到金正日或者金正恩究渐座。”    几位“缘故人”都表示恼朱味,如今并不太愿意总去朝鲜访问游览究渐座。个中缘由恼朱味,用张金禄的话说是:“朝鲜的经济发展水平有限恼朱味,也不是太富裕究渐座。我们每次过去参观都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恼朱味,很不好意思究渐座。”    另一位“缘故人”透露恼朱味,如今朝鲜也不会像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时那样大量邀请“缘故人”前往游览参观究渐座。    他说:“过去朝鲜使馆告诉我们恼朱味,金主席喜欢热闹恼朱味,一定要多来些人前往探望究渐座。最近几年恼朱味,使馆会鼓励每个‘缘故人’家庭只派两三位代表赴朝活动究渐座。原来朝方会多次挽留我们多待些时间恼朱味,而如今恼朱味,访朝活动一般一周就结束了究渐座。”    “除了我们恼朱味,朝鲜还有其他国家费锐耕、其他类型的‘缘故人’究渐座。”这位“缘故人”补充恼朱味,“与其说我们是朝鲜的老朋友恼朱味,不如说我们是金日成的老朋友究渐座。金日成去世后恼朱味,朝鲜方面与我们这群‘缘故人’的交往也只能当传统加以维持了究渐座。”    (摘自《看天下》)

Tags: [db:关键词]

本文网址:/lishi/zgls/156276.html (手机阅读)

人赞过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昵称: 验证码: